首页 > 资讯 > 新书热荐免费小说(沈矜陈槿之)全本小说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全文完整版-全本小说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小说

全本小说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

全本小说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

一颗小白杨

本文标签:

小说《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沈矜陈槿之,也是实力派作者“一颗小白杨”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我与他相爱了六年。婚礼那天,男友却缺席了。为了去接回国抢婚的初恋,我被一个人抛在了空荡荡的婚礼台上。被抢婚当晚,男友的好兄弟找上了门。“我不是什么好人,你缺钱的话可以找我。”我笑着婉拒了。后来奶奶病危,我又找上了他,“能给多少?”……...

来源:yylrsj   主角: 沈矜陈槿之   时间:2024-06-11 19:33:27

小说介绍

火爆新书《婚礼上,白月光把男友截胡了》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一颗小白杨”,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嫂子又要缺钱了吧。”不知何时,陈槿之已经站到了沈矜身旁。他偏头,暧昧地看向身旁的小女人。他就随时躲在那暗处的猎人,只要猎物一露面,便会立刻下手...

第11章


沈矜眼皮一跳。

怎么哪哪儿都有他?

邵子行见那女孩小心翼翼抓着祁敬衣摆,又看了看旁边脸色微白的裴佳,戏谑地笑了。

“我看祁先生一个人也养不了两个女朋友,如果你没钱赔,倒是余出一个女朋友来抵债。”

祁敬最是经不得激。

邵子行这话一出,他什么理智都没了,一拳甩到了绍子行脸上。

邵子行也不是吃素的,他车被砸了本来就冒火,如今祁敬居然还敢打他,他也没客气,狠狠打了回去。

“祁敬哥!”

方若若惊呼一声。

“嫂子又要缺钱了吧。”

不知何时,陈槿之已经站到了沈矜身旁。

他偏头,暧昧地看向身旁的小女人。

他就随时躲在那暗处的猎人,只要猎物一露面,便会立刻下手。

沈矜咬牙切齿:“又不是我砸的!”

她看着跟邵子行扭打在一起的祁敬,心中升起浓浓的怒意。

他为了其他女人强出头,惹了这样的事,如今居然还敢打绍子行,也不看看人家是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阿行这人最爱计较,你这朋友估计今晚要去看守所度过了。”

沈矜瞳孔微张:“你威胁我?”

她当然知道邵子行是什么德行。

邵子行是这海城里出了名的混世魔王。

惹了他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

“看嫂子这话说的。”陈槿之懒懒掀起眼皮,“我只是给你指条明路,免得你走投无路时不知道怎么办。”

沈矜一口银牙几乎都要咬碎,“我叫沈矜!”

“陈某随时恭候沈小姐的大驾。”

陈槿之说完便掏出手机报了警。

-

海城警局。

沈矜站在调解室外走廊上。

对面的方若若一直哭,哭得她心烦意乱,“你有那时间哭不如回去筹钱,你哭能解决事儿?”

沈矜从前不是这样疾言厉色的人。

她不管对面的人到底是真单纯还是装单纯,但方若若介入到裴佳的感情中是事实,她对方若若自然没什么好态度。

方若若抽抽噎噎:“我......我没那么多钱。”

“那你跟来干嘛?”沈矜揉了揉太阳穴。

邵子行狮子大开口,要祁敬赔偿三百万,如果不赔就直接起诉。

邵家家大业大,若是起诉,祁敬必输无疑。

裴佳脸色沉重走出来,她先是凌厉扫了一眼方若若,这才看向沈矜:“夏夏,你手上还有钱吗?”

她在里面嘴皮子都说破了,祁敬才不情不愿道歉。

可三百万......

她知道沈矜跟谢清淮分手了。

可谢清淮一向大方,她只能寄希望于谢清淮给的分手费够多。

“要多少。”

“我手上有点,还差两百。”

裴佳是做主播的,收入不错,她存这些钱是为了将来跟祁敬结婚买房的。

可仅是因为一次强出头。

这些钱都打了水漂。

沈矜垂下眼睫,声音很轻,“我转给你。”

裴佳眼底闪起亮光。

不过旋即又被歉意填满内心,因为祁敬的事,这两年她麻烦了沈矜很多次,如今沈矜刚失恋不久,她却还要因为这些事来麻烦沈矜。

“谢谢你夏夏,这钱我一定会还你的。”

裴佳抱了抱沈矜。

后有转身冷脸看着方若若:“你一直在这儿干嘛?”

“准备让祁敬为了你再打一架?再赔三百万?你要是真感激他帮你,麻烦你以后别出现在他面前了。”

“不是的,我只是担心......”

裴佳冷哼了声。

“要是你真担心,你怎么不去借点钱帮他赔了呢?”

“祁敬看不出你是什么货色,难道我还看不出?你那点把戏骗骗男人也就罢了,别搁我面前装模作样。”

裴佳没再管方若若端的那副楚楚可怜样。

她转身进了调解室。

方若若哀戚地看着对面的沈矜。

沈矜拿着手机起身往外走去。

走到警局外,她找到陈槿之的电话拨了出去,“两百万,你给得起吗?”

“扑哧~”

男人低低的笑声从听筒传来。

“沈小姐这话说的可就有点羞辱人了。”

沈矜脚尖有一下没一下地踢着水泥地,过了半晌她听到自己说:“我缺钱。”

陈槿之淡淡吐出两个字:“一周。”

沈矜语尾拔高,“上次是一夜!”

以陈槿之的精力,她根本受不住他一周。

“我不急,沈小姐可以慢慢考虑。”陈槿之站在窗前,从顶楼看去,整个海城的夜景皆收入眼中。

上次他只是想碰一次试试。

那点钱他自然没放在心上,可尝过了,方知根本不够。

他有钱,却也不是没处花,用两百万买一夜,又不是雏儿,这无疑是笔亏本买卖。

“我......我发卡号给你。”

沈矜将电话掐断,颤抖着手将卡号找出来发给了陈槿之。

卡号发过去不到一分钟。

便来了钱到账的短信。

她给裴佳转了过去,这才点开陈槿之的微信。

陈槿之发来了地址。

盛林大厦?

沈矜迷茫两秒,很快便猜到陈槿之的意图,她在心里啐了句“流氓”,可还是不得不打车过去。

沈矜坐上出租车,微信忽然弹出了视频。

屏幕上闪烁着的阿淮二字让她本就低落的心情变得更加低落。

沈矜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按了接听。

“卧室的梳妆台上有一份文件,你找出来发传真给我。”

视频里谢清淮视线都没移过来,他目光一直在腿上的笔记本电脑上。

谢清淮工作一直很忙。

他们恋爱三年从没出去旅游过,谢清淮总说闲了就带她出去。

她那时心疼谢清淮工作忙,也没真想让谢清淮陪她出去。

只要跟谢清淮在一起。

她觉得在哪里都无所谓。

看。

他也是能出去旅游的,甚至去了近一个月。

主要看跟谁去。

谢清淮从没把她放心上,又怎会为了她把手边工作停下呢?

“我已经没住哪儿了,你让小陈去拿吧。”

“嗯?”

谢清淮抬头看向手机屏幕,沈矜那种平淡无波的脸映入眼帘,他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情绪。

“你搬走了?”

沈矜觉得谢清淮这话挺好笑的。

他们都分手了,难不成她还要厚着脸皮继续住下去不可?

她做不出来这样不要脸的事。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