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都市小说> 王者战兵

>

王者战兵

梦醉孤新9cb6著

本文标签:

来源:花生小说   主角: 秦青寒秦广南   更新: 2022-03-27 05:57:2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秦青寒秦广南《王者战兵》讲的是八年前,夜风武被人陷害,以强歼犯的罪名入狱,八年后,他化身军中战神回归都市当他得知当年因他而被祸害的女孩,为他生下一个女儿,并过着任人欺凌的凄惨生活后,战神的怒焰顿时铺满整个都市……

第1章

精彩节选


“我要走了。”

华.夏某处秘密基地的拜将台上,男子在做最后的诀别。

拜将台下,却是一眼看不到头的健壮战士,一排排一行行!身姿挺拔的站立,就如扎在地上的枪矛!眼神一概凝视着台上的男子,双眸尽皆变得湿润了。

八年兵戎,一朝归隐。

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却又谈何容易。

“真要走吗,教官?”

一名有着小麦色皮肤的健壮男子走上前来,眼中尽是不舍。此人叫杨路,是血狼特种部队的精英。

“要走。”

男子眼神恍惚,尘封的记忆随之打开。

夜风武是一个弃儿,从小学开始,便是一个任人羞辱嘲讽的小野种,家里又穷,周围邻居和同学的羞辱没能让他奋发图强,反而是让他的心理越发的扭曲,打架斗殴、收取保护费,他样样精通。

也正是因此,十六岁的时候他没有考上高中,之后更是跟着地痞流氓堕落下去。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他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人砍死在街头。

然而就在十八岁那年,他被人下药算计,祸害了一个女孩子,然后被捕入狱。

谁又能想到,在他入狱的一个月后,却是被人接走,自此一步步成为了整个华.夏最出色的兵王。

“刘鹏,我让你调查的事情查清楚了吗?”

刘鹏也是血狼特种部队的精英,和杨路一样是夜风武的得力臂助。

“教官,查清楚了,八年前的那个女孩在海华市,她叫秦青寒,她也是被人下了药,才会被教官你……”

“秦青寒……”夜风武呢喃道,“怪不得她当年的状态也那么奇怪。”

“教官,秦小姐在那一晚后的第二年产下了一个女婴。”刘鹏欲言又止。

“什么!”夜风武的身体猛地一震,语调都是提高了不少,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那一晚,他竟然有了一个女儿。

那秦青寒这些年又会受到多少委屈?

可以想象,一个女孩子,在被人强歼之后,究竟会承受多么巨大的痛苦,未婚先孕,她恐怕被无数人嘲笑羞辱过吧。

渐渐的,夜风武的脸色变得无比的凝重起来,沉声道:“从今日后,我夜风武这条命……就是她们母女的。”

“教官,我还调查到,最近秦青寒遇到了很大的麻烦。”

“怎么了?”

“秦家家主秦广南,今天是他的七十大寿,他想要趁此机会将秦青寒嫁给一个叫张戈的人,张戈的老爸是一个大公司的董事长,实力比不上秦家,但也是身价上亿。”

“不过,这个张戈人品很差,祸害过很多女孩子。”

“另外,秦家还想把教官的女儿过继给别的人家!”

“什么?”

夜风武瞬间暴怒!

不但要让我的女人嫁给一个纨绔子弟,还要把我的女儿过继给别人?

好大的胆子!

秦家找死!

“赶紧给我安排专机,我要即刻赶往海华市!”

……

晚上七点钟,海华市最繁华地段的一家高档酒店之中,整个大厅摆满了奢华的酒席。

酒店之中,其他酒席都是热火朝天,那秦广南身穿红色唐装,眼眉之中都是满满的笑意,不停有人朝他举杯道贺。

而这十几桌酒席的最角落里,却是有着一桌最不起眼的小桌子,这张桌子只有四个人,也可以说是三个半人吧。

因为,这四人中有一个约莫六七岁的小女孩儿,小女孩儿生的眉清目秀,一双雪亮的大眼睛尤为可人,给人有一种说不出的精致,两条小马尾在后脑更是显得可爱至极。

而坐在小女孩儿旁边的人则是一个让人很是惊艳的女人,女人也就是二十来岁的样子。

她长发披肩,身着休闲,却挡不住那祸水级的容貌,一举一动间都是那般的柔美,让人有一种揽入怀中去疼爱的冲动。

女人时不时朝着旁边的小女孩儿望上一眼,眼中有着说不出的温柔,但这温柔的目光之中,似是掺杂着一抹浓浓的忧郁。

一旁,一男一女四十多岁的样子,面色却是异常的苦闷。

“青寒,听妈的话,妈也舍不得静思,只要将静思寄养给一个好人家,你就可以没有后顾之忧的嫁给张氏集团的公子,你这一辈子……也会好过一些。”杨玉望着秦青寒,口苦婆心的劝解道。

杨玉是秦广南二儿子秦志的老婆,这些年,她为了秦青寒,也是忍受了太多太多的委屈和羞辱,女儿被人强歼,更是在所有人的羞辱谩骂中生下了强歼犯的女儿。

所以,杨玉不仅痛恨那个强歼犯,而且连带着这个本不该来到世上的外孙女也是恨上了,她甚至有过将这个孩子偷偷遗弃的冲动。

秦青寒为小女孩儿夹了一口青菜,而后抬眼道:“妈,我命苦我认了,但让静思离开我的话,我宁愿流落街头。”

见得秦青寒依旧倔强,一旁的秦志叹道:“青寒啊,静思虽然乖巧懂事,但她……毕竟是一个强歼犯的女儿,你不能养她一辈子啊!”


闻言,秦青寒的脸色顿时变了,她皱眉道:“爸,您怎么能这么说呢,我知道静思的亲生父亲是个恶人,我甚至不知道他的长相和姓名,但静思是我的女儿,是我把她带到了这世上,她有一个坏父亲,难道你要让她再多一个狠心的母亲吗?”

说着,秦青寒再次落下了心酸的泪水,没有人能够体会她这些年的委屈。

被人强歼,朋友没有同情,家人没有理解,有的只有无尽的羞辱和谩骂,她甚至知道自己的一生都被那个人毁了。

她绝望过,想过了结此生,但静思的出生重新给了她希望,所以,她背负了所有羞辱,只想将女儿养大成人,哪怕自己痛恨那个强歼犯,痛恨他毁了自己的人生。

小女孩儿嘴唇渐渐抿了起来,她年纪虽小,但却异常的聪明,她能够察觉到除妈妈外,所有人都嫌弃她。

小女孩儿抽出纸巾递到秦青寒的面前,有些哽咽的道:“妈妈,静思又让你难过了,都是静思不好,不要把静思送人好吗,静思会听话的。”

听到小女孩儿的话后,秦青寒的泪水更是无法止住,紧紧的将静思拥入了怀中,哽咽道:“不会的,不会的,妈妈永远不会不要静思。”

“诸位,安静,安静一下,接下来有秦老爷子宣布一件喜事。”

就在这时,酒席的主座之上,一个中年男子忽是起身说道。

此人正是秦广南的大儿子秦飞,秦飞有一个独子名叫秦授,此时的秦授将得一双嘲弄的目光瞥向了秦青寒一家。

秦青寒虽是残花败柳之躯,但在海华市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大美女,如果她不是自己的堂妹的话,自己都想一亲芳泽了。

酒店瞬间安静下来,那一身唐装的秦广南缓缓起身,而后笑道:“今日是秦某人大寿,感谢诸位赏脸来贺,而秦某借此寿辰,为我那女孙秦青寒定下一桩婚事。”

而后,秦广南忽是看向邻桌的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文弱男子,道:“张公子,秦某倒要多谢你不嫌弃我那孙女的残花败柳之躯,以后,她就托付给你了。”

张戈急忙起身,笑道:“秦老爷子哪里的话,能够与秦家联姻,是小子三生有幸,不过……”

张戈将得目光望向了角落里的秦青寒,那一瞬间的惊艳,让他恍惚了一瞬,他对秦青寒早已仰慕已久,今日在秦老爷子的主持下,自己终于要如愿以偿的抱得美人归了。

但是,张戈望到秦青寒旁边的静思之后,眼中顿时泛起一抹厌恶,而后道:“秦老爷子,我爸说了,我们张家能够接受青寒的过去,不过,这个孩子……却不能进入张家。”

张戈的话音一落,秦青寒眼中的愤怒便是无法压制了,这桩婚事她本就反对,自己的爷爷完全是用一种强硬的手段逼迫她嫁给张戈。

自己知道自己的命苦,所以,只要他对静思视若己出,自己……宁愿承受这一切,但他若无法接受静思,那么……自己就是流落街头,也不会同意。

秦广南朝着张戈笑道:“放心吧,我已经答应过你爸,那个孩子是不会随着青寒进入你张家的,我会给她找一个寄养家庭。”

“谢谢秦老爷子。”张戈急忙朝着秦广南答谢,眼中有着说不出的期待。

秦青寒虽然被人下药强歼,但她的美名可是早已传遍大江南北,这样的女人做老婆,光是想想都觉得气血沸腾啊。

秦广南的话音一落,秦青寒的脸色就是变得愤怒起来,她起身朝着秦广南道:“爷爷,我的命运我做不了主,我只有一个条件,静思如果离开我,我就离开秦家。”

“放肆……”秦广南怒拍桌子,朝着秦青寒就是怒道:“你给秦家带来的耻辱还不够多吗,你残花败柳之躯,张家公子不嫌弃你,张氏集团愿意容忍你,你应该感到庆幸才是。”

说着,秦广南朝着自己的孙子秦授道:“去,把那个小野种从她身边带走,送到寄养家庭去。”

闻言,那秦授舔了舔嘴唇,道:“交给我吧爷爷。”

见那秦授大步走来,秦青寒吓得脸色一白,急忙抱住了静思,小丫头也是吓得直往秦青寒怀里钻。

“爷爷是为你好,把她交给我。”秦授走到秦青寒的面前,一把就是抓住了静思的手臂,很是粗鲁的向外拽。

“你放开我女儿,放开……”秦青寒发疯一样的抽打秦授的手臂,但她娇柔的体力对于秦授那种人高马大的男人来说,就似是挠痒一样。

“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我松开。”秦授面带怒意,猛地用力,一把将得静思拉开,因为用力过猛的原因,让得静思娇小的身体顿时甩了出去,而后摔在了两米之外。

而秦青寒也因此撞在了自己母亲杨玉的身上,当她想要起身扑向静思的时候,杨玉却是死死的按住了她,急声道:“青寒,这是为了你好,不要让这孩子拖累了你一辈子啊。”

就在秦授准备抱起静思离开的时候,一道低沉如一头猛兽一样的嗓音响彻全场。

“你……竟敢……对她们母女动粗?”


秦授转身,却是看到一个身材健壮,英俊帅气的男人走了进来。

也就是在这一刻,整个酒店忽然变得异常的安静,因为这个男人的目光太可怕了。

不仅冰冷骇人,隐隐中还能看到一丝血红,就仿若是一头即将发狂的饿狼一般。

这样的神情,让得秦授猛然一颤,本能的朝后退了一步,但依仗旁边有着十几个保安,于是,他朝着夜风武骂道:“妈的,动粗怎么了,你一个地痞流氓竟敢管我们秦家的事,趁老子没发火之前,赶紧滚蛋,否则,老子让你躺着出去。”

说着,秦授直接将手伸向了夜风武旁边的静思。

啪~!

一声轻响,那秦授的手臂顿时停在了半空,就连他的整张脸也是瞬间痛苦起来。

此时此刻,夜风武的大手犹如铁钳一般捏住了秦授的手臂,周围甚至能够听到骨头压缩的咯吱声。

“我靠,你他妈……”秦授暴怒,顿时大骂一声,不过,他的声音刚刚出口,就只觉得一股猛烈的飓风迎面袭来。

嘭~!

一声闷响,夜风武一巴掌扇在了秦授的脸颊之上。

这一巴掌的力道之大,让得整个宽大的酒店都是清晰可闻。

仅仅一下,那秦授一米八足有一百八十多斤的身体就是狠狠的栽在了地上,而且是正脸朝地。

噗~!

血花顿时爆了一地,可以清晰的听到鼻梁碎裂的声音。

秦授甚至没能来得及惨叫一声,就是昏死了过去。

这极度暴力的一幕,瞬间就是惊呆了酒店的所有人,周围的十几个保安都是没能反应过来,因为夜风武出手太快,不仅快,而且更狠。

秦青寒性格本就柔弱,何曾见过如此暴力的画面,瞬间就是惊得花容失色。

她不认识夜风武,可是,他的怒火似乎是因为秦授抢夺自己的静思而起,这个素不相识的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儿子……”那秦飞见到儿子被打成那般样子后,脸色顿变,朝着那十几个保安怒道:“还他妈愣着做什么,给我废了这个混蛋。”

秦广南见到自己唯一的孙子生死不知后,心脏也是狠狠的抽动了一下,语气低沉道:“不用有任何顾虑,一切后果老夫来处理。”

闻言,周围的宾客顿时惊得张大了嘴巴,这秦老爷子一向疼爱这个孙儿,眼见孙儿被打成那般凄惨样子,怕是彻底激怒了他。

听他的语气,秦老爷子是没想让这个突然出现的人活着离开啊。

闻言,那十几个保安的脸色顿时变得兴奋起来,他们跟在秦家身后,收拾人的勾当可没少干,而且,他们也都是训练有素的练家子。

所以,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恐怕活不成了。

“兄弟们,给我打,往死里打。”领头的保安率先抡起橡胶辊,冲上去就是朝着夜风武的脑袋上劈去。

嗖~!

夜风武眼神依旧冰冷的可怕,在那保安的橡胶棍即将落在自己脑袋上时,他终于动了。

嘭嘭嘭~!

每一次出手都是犹如闪电,每一拳每一脚都如同狮子搏兔之力。

夜风武身为战功赫赫的最强兵王,这些保安虽说训练有素,但他们的速度在夜风武的面前就像是慢动作一样。

当这十几个保安的半招还未到时,夜风武已是攻出了五拳六腿。

惨叫声顿时不绝于耳,十几个保安如皮球般四散开来,每一人都是飞出去了十几米,将得六七张餐桌都是撞翻。

每人身上只挨了一招,但就是这一招,却是再也没有人能够起身。

一瞬间,整个酒店再次变得安静的可怕,所有人都是像看怪物一样看向夜风武,这个人……好暴力,他是故意来捣乱的吗。

瞬间让十几个训练有素的保安失去意识后,夜风武依旧脸不红气不喘,他转身看向秦广南和秦飞父子,语气低沉的道:“老东西,你想杀我,是么?”

一声老东西,让秦广南的老脸顿时怒不可言,但他很清楚,这个人非常的暴力,绝对不是普通的地痞流氓,眼下,他的孙儿生死不知,若是继续纠缠下去,难免让自己下不来台。

而后,秦广南沉声道:“今天是秦某寿辰,你打伤我孙儿,捣乱我秦家与张家的喜事,究竟是什么目的?”

夜风武嘲讽的笑道:“喜事么,强行拆散一对可怜的母女,蛮横的逼迫自己的孙女嫁人,这也算喜事,你有什么资格做人家的长辈。”

听得夜风武对自己父亲的嘲讽,秦飞顿时怒了,指着夜风武就是骂道:“混账东西,你以为有蛮力就了不起了,你……嗯……是你。”

秦飞脸色忽是变得惊讶了几分,紧跟着,一抹嘲弄的笑意就是在眼中闪过。

秦飞突然的异样,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秦广南也是皱眉道:“飞儿,你认识这个人?”

秦飞嘲讽的笑道:“爸,这家伙是个强歼犯,八年前,我跟他在一个号子里待过两天,怪不得看他这么眼熟,算算时间,这家伙应该是最近才出狱的。”

八年前,秦飞曾猥.亵公司女职员,被人告上了法庭,不过,秦家在海华市有些实力,所以,秦飞只是在看守所住了两天就出来了。

而当时,夜风武也刚好与他在同一个号子里,只是,当年的夜风武根本没有正眼去看这样的小角色。

不过,强歼犯三个字一出,周围的目光瞬间就是鄙夷和厌恶起来,毕竟,这样的人渣本应被人唾弃。

情绪最为激动的莫过于秦青寒,当知道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是一个强歼犯后,秦青寒第一情绪就是厌恶,还有敌视,她这一辈子便是毁在了一个强歼犯的手中。

而在他手中被伤害的那个女人,希望她没有自己这样的遭遇吧。

紧跟着,秦青寒看向了站在夜风武身后的静思,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挣脱杨玉的怀抱就是扑向了静思。

她将静思紧紧抱住,而后一脸警惕的跑到了一边,尽量与夜风武保持安全的距离。

夜风武也是小小的意外了一把,竟然当着秦青寒母女的面被揭穿了,真是该死,他怎能看不到秦青寒对自己的厌恶和警惕。

秦广南面色犹豫,既然知道这是一个强歼犯,那么弄死他的事就不需要着急了。

于是,秦广南不再理会夜风武,而是看向秦青寒,道:“青寒,今天是我大寿之日,也是你订婚之时,所以,你订也得订,不订也得订。”

秦青寒倔强的道:“爷爷,我还是那句话,我早已认命,这八年我像是活在炼狱中一样,唯一支撑我的就是静思,若你让我抛弃静思,那我宁愿流落街头。”

听到秦青寒的话后,夜风武眼中的愧疚更浓,也许他对秦青寒没有爱,可他对她有愧,这份愧疚让他想要不顾一切的去照顾她,补偿她。

“这由不得你。”秦广南脸色冰冷的喝道。

那张戈也是说道:“秦老爷子,我爸是不会同意一个强歼犯的女儿进入张家的。”

很明显,这张戈虽然垂涎秦青寒,但也不可能去抚养一个强歼犯的女儿。

见状,秦广南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他指着秦青寒就是道:“好,既然你放着大好前程不要,那你就找个强歼犯嫁了吧。”

“你是在为我们做媒么?”夜风武忽是插嘴道。


闻言,所有人都是愣神,那秦青寒的脸色更是厌恶之极。

听到夜风武的话后,那秦广南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秦飞忽是凑到秦广南的耳边,道:“爸,既然这秦青寒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让他跟一个强歼犯过日子吧,反正这个强歼犯我们早晚会弄死,到时候,她还是会哭着回来找张公子的。”

闻言,那秦广南眼神一变,而后诡笑起来,朝着夜风武道:“如果你看上了这残花败柳之躯,那就给你了。”

秦广南语气犹如送出一个奴隶一样,他根本没有将秦青寒当作一个人来看,更不要说是自己的孙女了。

话音一落,秦青寒的脸色瞬间就是苍白一片,她知道,自己拒绝不了,也无力拒绝。

不过,秦青寒的父母却是无法接受,自己的女儿毁在一个强歼犯的手中,如今又怎能嫁给一个强歼犯呢。

“爸,您怎么能这样对待青寒,青寒为秦家做了不少贡献,她是您的孙女啊。”杨玉朝着秦广南就是喊道。

秦志死死按着杨玉,苦涩道:“算了,这也许就是青寒的命吧!”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顿时落在秦志的脸上,杨玉怒骂道:“秦志,你这个没用的东西,你连自己的女儿都保护不了。”

秦志任由妻子打骂,不还手也不还口,因为,他的确无能,他如今在秦家的地位,根本保护不了自己的女儿。

夜风武望着秦青寒那无助和绝望的眼神,心中也是心疼不已,他只能心中说声抱歉,因为,只有用这种方法,他才能够去保护她们母女。

而后,夜风武忽是道:“看来,你这老东西还是成全了一桩美事啊,既然是订婚,那么,订婚戒指应该有吧。”

说着,夜风武忽是从口袋中取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而后缓缓走向了秦青寒。

见夜风武朝自己走来,秦青寒抱着静思的双手本能的紧了紧,眼中的警惕和厌恶更加浓烈。

夜风武尽量让自己的眼神和笑容温和起来,他先是朝着静思说道:“静思,我来做你爸爸好吗?”

静思望着夜风武,眼中有些惧怕,因为,她刚才目睹了夜风武那极具暴力的一幕。

而后,静思摇了摇头,道:“妈妈不会同意的。”

夜风武做出一副苦涩表情,柔声道:“如果我做你爸爸的话,以后就没有人能够分开你们母女了。”

闻言,小丫头眼中明显闪过一抹希夷,但她还是没有点头,而是仰脸看向了秦青寒。

秦青寒虽然警惕和厌恶,甚至有些惧怕,但她异样的目光一直在盯着夜风武,她能感觉到夜风武对静思那种发自内心的温柔。

这绝对不是一个人能够装出来的,因为,她也是一个母亲,她能感觉到这种真挚的慈爱。

可是,她知道强歼犯都是虐待狂,这个人的暴力她更是亲眼目睹,她甚至无法想象自己以后的生活将是怎样的人间炼狱。

夜风武望向秦青寒,近距离盯着这张有些苍白,却难掩丽色的脸庞,心里满是疼惜。

“对不起……”夜风武忽是将这八年来的想说的三个字说了出来。

秦青寒明显一愣,这句对不起她不知从何而来。

夜风武打开了盒子,朝着秦青寒道:“嫁给我吧,你们母女以后的人生,由我夜风武来守护。”

这句求婚誓言对于普通人来说是那般的浪漫,但在一个强歼犯口中说出之后,却是变了味道。

秦青寒也是女人,也是从小女孩过来,她何尝不曾憧憬过美好的爱情,但她甚至没能谈上一场恋爱,哪怕与一个男人牵手都是没有。

她的人生彻底被一个强歼犯毁了。

她多么希望这句话是从一个普通人口中说出。

但她知道,她拒绝不了,所以,她颤抖的手掌似是在缓缓向前伸出。

如此浪漫的求婚仪式,在整个酒店却是一个笑话,所有人都在嘲讽的看着。

“一个强歼犯竟然还有戒指,八成是抢来的吧。”秦飞面露嘲弄的哼道。

“没准儿是一个几十块钱的地摊货呢!”张戈眼中也是充满了嘲讽和不屑,语气极为的嫉妒,今天为秦青寒戴上戒指的人本应该是自己。

忽然,张戈从西装口袋取出了一个很是精致的盒子,而后将其打开,一瞬间,在灯光的映照下,那至少有十克拉的钻戒顿时发出让人惊艳的光泽。

一瞬间,整个酒店的人都是倒吸了一口气,一枚十克拉的钻戒,市场价格至少上千万吧,想不到,这张戈为了秦青寒,竟是不惜耗费如此巨大的财力。

“青寒,如果你肯将孩子寄养出去,这枚戒指就能戴在你的手上。”张戈望向秦青寒,眼中满是高傲的笑意。

女人对金钱和珠宝都是毫无抵抗之力的,所以,在一枚价值上千万的钻戒面前,哪怕秦青寒这种高傲的女人,怕也会心甘情愿做出任何羞耻的事情吧。

这是张戈玩弄无数女人后的经验,因为他知道,再高傲的女人,也会屈服在金钱之下。

但一秒钟后,张戈的脸色就是难看起来,因为,在他拿出那枚价值上千万的钻戒之后,秦青寒的目光甚至没能朝他看来哪怕一瞬。

也在这时,夜风武将戒指戴在了秦青寒的无名指上,他满意的笑了起来,道:“很合适。”

“那是……”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南男人忽是看到了秦青寒手上的那枚戒指。

一瞬间,他的脸色就是震惊的无以复加,因为,那枚戒指之上,竟是镶着一颗拇指肚大小的海蓝宝石,相隔十几米,他依旧能够看到那蓝宝石的璀璨光泽。

更多的人看到了秦青寒手上的戒指,都是被那璀璨的蓝色光泽吸引了眼球,不少女人甚至露出了一脸的艳羡。

一瞬间,张戈手中的那枚十克拉的钻戒瞬间就是暗淡无泽,所有人的眼球都被那枚又大又刺眼的蓝宝石吸引了过去。

刚才那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面色凝重的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那颗宝石,应该是三瑰宝之一的碧海宝石,全世界只有两颗,每一颗都价值上亿美刀。”


闻言,不仅整个酒店的人都是震惊失色,就连秦广南父子和张戈,也都是瞪大了双目。

这句话若是从别人口中说出,他们也许会当做玩笑话来嘲讽几句,但这个西装革履的人,正是海华市最有名的珠宝商,同时也是一个出色的鉴定师。

如果那枚戒指上的是真的话,岂不是可以买下两三个秦家的产业了。

这一刻,张戈原本高傲举起钻戒的举动,也是显得越来越无地自容,自己……竟然被一个强歼犯给比了下去。

但很快秦广南就打消了这个想法,如此瑰宝出现在一个强歼犯的手中,相信它是真的那才是傻透了。

更何况,这枚稀世珍宝还戴在了一个遭人嫌弃的残花败柳手上。

秦青寒自始至终都是没有去看一眼手上的戒指,哪怕这颗戒指真的价值上亿美刀,但与自己又有何关系,自己绝不可能真正的收他的东西。

戴上戒指后,秦青寒便是重新抱紧了静思。

但周围的所有人都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们真的担心那枚宝石会被磕了擦了,毕竟,秦青寒抱孩子的举动太随意了。

见秦青寒接受了戒指,夜风武也是松了一口气,而后笑道:“老婆,我饿了,带我回家吧,让我尝尝你的手艺。”

一声老婆,让秦青寒心中极度的排斥,但自己管不了他的嘴,从他的口气上来听,他似乎真的是刚刚出狱,还没有一个安身之所吧。

难道自己真的要带一个强歼犯回家过日子吗。

“妈妈,叔叔饿了,我们回家吧。”静思忽然说道。

闻言,秦青寒终是认命的点了点头,而后面无表情的走向了酒店的门口。

秦志和杨玉夫妇也是紧随其上。

夜风武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缓缓走到那昏死过去的秦授跟前,抬眼看向秦广南,笑道:“老东西,我夜风武再次感谢你成全了一桩美事,今日是你寿辰,我却空手而来,实在是惭愧啊,所以,给你留下一些深刻的印象吧。”

夜风武的话透露着诡异,秦广南猜不透夜风武的想法。

但紧跟着,夜风武忽是抬脚,而后狠狠的踩在了秦授的小腿之上。

咔嚓~!

瞬间,骨头断裂的声音就是传入了所有人的耳中,紧跟着,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就是从秦授的口中咆哮而出。

“住手,小子猖狂。”秦广南脸色大变。

“我的儿……”秦飞更是心疼的一阵抽搐。

做完这一切后,夜风武满面春风的扬长而去,追向了自己的老婆和女儿。

秦家如此对待他的妻女,那么……就慢慢体会一下秦青寒这些年的炼狱生活吧。

当夜风武一家离开之后,那秦飞才是神色慌忙的扑到了秦授的身前,此时的秦授再一次昏死了过去。

“快叫救护车。”秦飞近乎嘶吼的咆哮着。

一个秦家之人急忙掏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

原本风风光光的秦家大寿,此时竟是被一个强歼犯毁得一塌糊涂,所以,所有来道贺的人也都是陆陆续续的离开了。

最后,整个酒店只剩下了秦家的二十几个人,那秦广南的老脸尤为的阴沉。

“爸,我要让他……坐一辈子的牢。”秦飞抬眼望向秦广南,脸色无比阴狠的说道。

秦广南几乎不忍去看孙子的惨状,而是阴沉着老脸道:“坐牢……太便宜他了,我要让他……生不如死,既然他愿意娶一个残花败柳,那么,老夫就让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人被人糟蹋。”

“我孙儿变成这个样子,那秦青寒也逃不了干系。”

如果秦青寒听到秦广南的话后,不知会作何感受,秦授是他的孙子,自己也是他的孙女啊,秦授在秦家如同一个呼风唤雨的纨绔,而自己……却像是一个只懂得给他们挣钱的奴隶,甚至可以说是连奴隶都不如的畜生。

秦广南之所以没有选择报警,为的也是不想便宜了夜风武,他要用自己的手段,让他生不如死。

“明天秦氏集团的那个大项目,让秦青寒去谈判签约。”秦广南浑浊的老眼之中忽是泛起一抹阴冷之色。

闻言,那秦飞却是疑惑道:“爸,您说的是与风浩地产集团的那单么,秦青寒虽然有些能力,但风浩地产那种黑白通吃的大集团,就是我亲自过去,也没有多大把握谈成啊。”

秦广南却是哼道:“风浩地产实力雄厚,背后的势力也是不容小视,他们当然看不上我秦家,不过,郊区项目的负责人是风浩地产的金豹,你觉得秦青寒过去之后还能完好无损的回来吗?”

听到金豹这个名字后,那秦飞本能的脖子一紧,明显有些忌惮,但紧跟着,他就是诡笑起来:“金豹是个好色如命的疯子,秦青寒那种姿色的女人,这金豹肯定不会放过,看来,秦青寒是逃不了金豹的魔爪了。”

金豹不仅是风浩地产的项目经理,而且在地下组织也是占有一定的地位,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手中有不少人命案子,被他糟蹋的女人没有一百也至少有八十个了。

……

离开酒店后,夜风武上了秦青寒的车,一辆低配的雪佛兰。

作为秦氏集团的高管,这辆六七万的低配车还真是寒酸。

一路上,夜风武坐在副驾驶,作为司机的秦青寒始终无法全神贯注的开车,因为,旁边坐着的可是一个最让她痛恨的强歼犯。

好在路程并不长,大约二十多分钟后,雪佛兰开到了一个并不算太破的小区。

小区没有电梯,秦青寒一家又住在六层顶楼,唯一庆幸的是楼道并不是太脏乱。

进入秦青寒的家门后,夜风武才知道,房子只是六十多平的两室一厅,客厅甚至还没有卧室大,更不要说狭窄的厨房和唯一的一个卫生间了。

家具大都很破旧,不过,环境却是打扫的非常干净。

夜风武皱眉说道:“听说你算得上是秦氏集团的高管,每月工资至少也能拿上六位数吧,这房子……是不是寒酸了点。”

秦青寒心中始终对夜风武有着一丝警惕,听到夜风武的话后,她红唇抿了抿,却是没有回答夜风武的问题,而是直接朝着静思说道:“妈妈去做饭,饭好之后妈妈喊你,好吗?”

静思抬眼看了看夜风武,小小年纪的她,似乎听到了妈妈的意思,与是很乖巧的回到了属于妈妈和自己的卧室。

至于夜风武,也当然能够听出秦青寒对自己的防备,她是不想让自己与静思单独在一起。

一旁,杨玉虽然对眼前这个有暴力倾向的强歼犯没有好感,但听到夜风武的话后,便是气不打一处来,哼道:“青寒在秦氏集团做的是牛马的工作,拿的却是普通职员的工资,所以,你想拿女人的钱白吃白喝是不可能了。”

听到杨玉这么嘲讽夜风武后,一旁的秦志却是变了脸色,他朝着杨玉使了个眼色,轻声道:“别乱说话,你想害死我们啊。”

很明显,秦志心中还是有些惧怕夜风武的,毕竟,这可是一个刚刚出狱的强歼犯啊。

而听了杨玉的话后,夜风武的脸色明显不大好看。

望着夜风武的脸色,秦青寒心中一紧,本能的想到这个人会不会是嫌弃自己没有钱。

她最怕的就是这样游手好闲的不法分子会因为钱而伤害她们母女。

“对不起,我应该早点找到你们母女的。”

就在秦青寒心中隐隐担忧的时候,却见夜风武一脸愧疚的说道。

秦青寒总觉得夜风武很奇怪,他表面上暴力冷血,但对自己和静思,总是透露着一股异样的温柔,他到底想要怎样折磨自己呢。

“你在客厅休息一会儿吧,我去做饭。”秦青寒心中一叹,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要不要帮忙。”夜风武朝着秦青寒喊道。

不过,秦青寒明显不愿与夜风武多说哪怕一句话,而是直接走进了厨房,顺便把房门也是紧紧关了起来。

望着那玲珑曼妙的背影消失在厨房里,夜风武总觉得心中失落落的。

“人不仅漂亮,身材又好,关键是人品也不错,这样的女人做老婆真是赚了。”夜风武忽是禁不住傻笑起来。

“变.态。”

杨玉望着夜风武那傻傻的笑脸,顿时忍不住说道。

秦志脸色一变,急忙拉住杨玉就是回到了自己的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