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古代言情> 精品全集大胆驸马宠妾灭妻?骨灰扬了!

>

精品全集大胆驸马宠妾灭妻?骨灰扬了!

弦公子著

本文标签:

小说《大胆驸马宠妾灭妻?骨灰扬了!》,是作者“弦公子”笔下的一部​古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冷澜之沈逸之,小说详细内容介绍:【尊贵无双长公主×权倾朝野大奸臣,宅斗 打脸 爽文 高甜 全家火葬场 养子后悔 绝不原谅】前世,冷澜之以为遇到了良人,掏空自己去爱沈逸之,替他培养养子,将平南侯府扶持成最显贵的名门望族。她以为沈逸之就算不爱她,看在她的功劳的份儿上,也至少有一丝情意。以为养子会敬重她,公婆会感念她的功劳。不料临死前,沈逸之领着一个与她有三分相似的女子,冷酷地说:她才是我此生挚爱,你不过是与她有三分相似的替身和完美工具。养子冷笑:我的母亲不是你,看到你我觉得恶心!婆母翻着白眼:总算要死了,我堂堂当婆婆的还要看儿媳妇儿的脸色,晦气!重生一世,冷澜之满眼疯狂。长得有三分像的替身?棋子?普天之下,没人配利用本公主!背着我养外室,生孩子!嫌弃我!厌恶我!还妄想踩着我爬到高位?统统到地底下忏悔去吧!就在她即将杀红眼时,某权倾朝野的佞臣满眼心疼地握住她的手:“您的手,只需用来抚琴、烹茶、作画、享受生活。其它的,微臣来。”...

来源:cd   主角: 冷澜之沈逸之   更新: 2023-09-22 20:58:4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冷澜之沈逸之是古代言情《大胆驸马宠妾灭妻?骨灰扬了!》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弦公子”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是夜,沈逸之早早就沐浴更衣完毕,特意换上了熏着冷澜之最喜欢的香的衣服,只等着锦绣苑点灯他坐在书房内,右手弯弯曲起,轻轻地敲击着桌子,叩叩的闷顿抚平了他心头的躁动若是她和他的娇儿一样吴侬软语,他也不是不能碰她他想忽然,阿北来报:“驸马,锦绣苑未点灯”叩叩的敲击声突然变成了巨大的撞击声沈逸之的脸色顿时黑沉如锅底,声音似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一般:“未点灯?”阿北不敢看他的脸色,应道:“是的...

第15章


想到自家孙子,赵氏只觉得一言难尽。

沈临安一到要读书写字的时候,不是喊饿了,就是喊累了,要么就是想去小解,想去大解,想去……

总之,他有办不完的事,生不完的病。

就是没心思写字。

赵氏一开始还想着顺应孩子的天性,等孩子玩高兴了,就可以静下心来学习了。

然后……她就发现自己太天真了。

这孩子似乎没有静下心来的时候。

比如现在。

他刚刚才因为觉得天气太热吃了两块冰镇西瓜,然后就开始喊肚子疼……

揉了揉眉心,赵氏压下了心头的烦躁感觉:“你先休息,我有事出去一趟,回来再陪着你练字。”

“好……”沈临安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声。

听着他没什么力气的回答,赵氏皱了皱眉。

难道说她错怪这孩子了?他是真的肚子疼?

想到这种可能性,她赶忙让下人去传府医,她则是着急忙慌的朝着冷澜之的锦绣苑走去。

平南侯府虽说听起来很显贵,她的丈夫也继承了爵位,成为了三品的侯爷,但……并没有实权。

而沈逸之这些年来屡立战功,也不过是被封为了个正六品的中军府百户。

冷澜之的爷爷在马背上夺天下,天下安定之后便开始大肆削弱武将的权利,除非有特殊情况,否则武将们永远别想掌权。

赵氏的见识并不足以看穿这些,但她能感觉到平南侯府的日渐没落。

是以,她拼命想要结识朝中的重臣……的夫人们,以给自己的儿子铺路。

奈何,那些夫人个个眼高于顶,虽说她是三品的诰命夫人,却没什么人愿意带她玩儿,平日里也鲜少有人拜访她。

偶尔几个上门的,都不怎么入流,她根本看不上人家的身份。

如今好不容易来了个四品的官儿的家眷,虽说对方没有诰命在身,户部侍郎的品阶好似也没有平南侯高。

但,对方有实权啊!

赵氏想着,若是能跟对方混个脸熟,帮着儿子弃武从文就好了……

赵氏来到锦绣苑的时候,冷澜之正饶有兴趣地考贺珩玥学问。

起因是,她问起黄氏贺珩玥有没有启蒙?

不等黄氏开口,贺芊芊突然抢答道:“回公主,珩儿已经自学了三字经,只是他只会背,还没学认字。”

黄氏顿时冷汗涔涔,呵斥了一句:“公主面前,谁允许你擅自开口?”

贺芊芊垂下了头,但能看出来,她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依旧梗着一张小脸,满脸都写着不服气。

冷澜之眸中染上了一抹笑意。

这姑娘从小就聪明,就像那时在破庙里,小姑娘看出了那些追捕她的人的不是好人,就故意指了个反方向将他们引走。

如今……大概是小姑娘看出了她身份不俗,故意在给弟弟制造机会。

她不看满脸倔强的小姑娘,对一脸懵懂的少年问道:“哦?你真的会背三字经?”

小小的少年涨红了脸,偷偷瞥了自家姐姐一眼。

小姑娘虽然低着头,却仿佛感受到了少年的目光,她抬眸使劲儿眨了眨眼,少年才呐呐道:“回公主,我真的会。”

黄氏正满心惶恐,没看到姐弟二人的交流。

冷澜之假装看不到姐弟二人的互动,淡淡道:“背来听听。”

少年于是开了口:“人之初,性本善……”

一开始他的声音很小,咬字也不甚清楚。

但越到后面,他背的也越来越熟练,人也越来越自信。

赵氏进来的时候,恰好听到贺珩玥背完最后几句:“勤有功,戏无益。戒之哉,宜勉力。”

她心中有些不屑。

她的安儿早就会背了,还会写前面几句呢。

又听冷澜之问道:“你可知这是何意?”

少年茫然地看向自己的姐姐,却见小姑娘也是一脸懵,于是只能诚实地摇摇头:“回公主,不知。”

说完,他羞赧地把头垂的更低,小姑娘身上也笼罩上了颓丧之气。

冷澜之抿了口茶水:“教给你《三字经》的人,没有告诉你其中的意思吗?”

“没……没有……”少年又看了自家姐姐一眼:“她……她应该也不知道。”

“哦?”冷澜之眸中的笑意几乎要藏不住:“本宫很好奇,究竟是哪位先生如此误人子弟,只传授文章,却不负责解惑?”

“这……这……”贺珩玥不知道怎么回答。

黄氏有些心虚:“公主,这孩子还没蒙学,估计是偷偷听他的哥哥们背诵,便学会了吧?”

冷澜之眸中的笑意消散,神色冷漠道:“户部侍郎府的公子,四岁了还未蒙学?本宫记得,寻常官家的孩子,三岁便可以蒙学了吧?”

黄氏顿时冷汗涔涔。

蒙什么学?

她前些年恨不能将这小子丢得远远的,没让对方饿死已经算她仁慈了。

就在黄氏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贺芊芊再次抢答:“回公主,我弟弟的《三字经》是我教的。我是跟我姨娘学会的,我姨娘可有才了。”

黄氏:“……”

冷澜之面无表情地看了黄氏一眼,目光落到贺芊芊身上的时候,重新染上了笑意:“哦?你也会背?”

贺芊芊一抬头,傲然道:“我不但会背三字经,还会背《弟子规》!还会背很多诗!”

小丫头虽然只有七岁,却已经在一日复一日的苦难生活中长出了一颗七巧玲珑心。

她隐约明白,眼下是一个天大的机遇。

只要能让这位尊贵的公主看重她弟弟,她和弟弟就不用再忍受府中下人的冷眼、父亲和嫡母的苛待,不用再过朝不保夕的生活。

“背来听听?”冷澜之放下茶杯,饶有兴趣地看着小丫头。

贺芊芊也不露怯,粉嫩的嘴唇一张一合,先是完整地背出了《三字经》,又背出了几首诗。

其中甚至有两首深宫怨妇写的哀怨陈词。

小丫头显然不明白其中的含义,但这并不妨碍她将它们记住。

黄氏有些坐立不安。

冷澜之绝美的面容上却渐渐染上了笑意:“这丫头倒是个妙人儿,晓柔,赏。”

晓柔给了小丫头两片金叶子。

冷澜之笑着看向小丫头,问道:“本宫这里无趣的紧,正缺一个逗趣儿的人,你可愿意过来陪本宫?”

贺芊芊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一刻都没有犹豫:“我愿意!”

黄氏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公主,这……这是否不合规矩?”

冷澜之淡淡睨她:“本宫就是规矩。”

黄氏顿时不敢再说什么。

院中,赵氏只觉得世界观有些颠覆。

她平日里巴结不得的官夫人,竟然对她的儿媳如此恭敬?

她发现,她好像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这个儿媳的分量。

小说《大胆驸马宠妾灭妻?骨灰扬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精品全集大胆驸马宠妾灭妻?骨灰扬了!》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