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女尊:妖媚夫君撩人醉

>

女尊:妖媚夫君撩人醉

葡小萄 著

古代言情 段烟景 瑾昱

小说《女尊:妖媚夫君撩人醉》是网络作者“葡小萄”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详情:段烟景一开始是不想去的,但架不住徐禾的眼泪攻击,她一下心软就同意前去。灵山上有着凤栖国最有名的姻缘树,民间流传着凡是到姻缘树求过的,不出七天,就会灵验。段烟景当然对这传闻是不信的,她怀疑那就是个骗人的,姻缘哪有那么轻易就能出现。徐禾却是信的很,他对着段烟景说道:“当初我爹爹就是在姻缘树下给我求了个符...

来源:fqxs   主角: 段烟景瑾昱   更新: 2023-01-23 01:1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段烟景瑾昱是《女尊:妖媚夫君撩人醉》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葡小萄”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凤栖国,女子为尊,男子在家相妻教子男人身上有着守宫砂证明自己的清白,一旦在婚嫁前,男子守宫砂不在,便会被世人唾弃,拉走充妓而女子,行为颇为自由,可行军,可从文,亦可行商,只要女子有钱,就能娶许多夫侍段烟景,则是凤栖国的小将军段家世代习武,都曾在战场上留下赫赫战功而段烟景的母亲,带领着军队,将凤栖国周边的小国打了个遍,使凤栖国成为了整个大陆最大,最强盛的国家不幸的是,在一次带兵打仗当中,......

第 7 章 再次碰面

隔日,段烟景从外面听到了俞朝朝的消息,女皇大人在知道她花费了两千两黄金后大怒,让三皇女面壁思过一个月,并罚抄国历十遍。

段烟景想到那无比厚的国历,打了个颤,那可有的三皇女受了。不过也好,想起昨日爹爹说的磨镜之好,段烟景感觉现阶段已经无法平静面对三皇女了。

接着,段烟景就被徐禾拉着前去灵山去求姻缘了。段烟景一开始是不想去的,但架不住徐禾的眼泪攻击,她一下心软就同意前去。

灵山上有着凤栖国最有名的姻缘树,民间流传着凡是到姻缘树求过的,不出七天,就会灵验。段烟景当然对这传闻是不信的,她怀疑那就是个骗人的,姻缘哪有那么轻易就能出现。

徐禾却是信的很,他对着段烟景说道“当初我爹爹就是在姻缘树下给我求了个符,我才能和你爹爹成亲。徐禾满脸回忆。

“但是你们两人不是女皇大人赐婚的吗?段烟景拆穿道。

“你懂什么?徐禾瞪了一眼段烟景“反正今天就是得把那符给求下。

段烟景叹了口气,连忙点点头,老老实实跟在徐禾身后。

很快,徐禾就带着段烟景来到了灵山山顶。山顶处,有一棵很大的树,树上挂满了红绳,树前还有一座庙,庙里供奉着一位身上挂满红线的老婆婆。山顶有很多人,在树下,庙里来来回回走着。

徐禾带着段烟景,穿过川流的人群,来到了庙里。那里,除了有神像,还有个老太在一旁算卦。

“小烟,我听说她算姻缘可准了。徐禾在段烟景身边说道,随即开始排起队。段烟景脸上十分不情愿的跟在他身后。

等了片刻,便轮到段烟景了,徐禾坐在那位老太面前,拽着段烟景将她凑到老太面前“大师,您看看我女儿,她的姻缘什么时候才能来呀?

老太睁开眼,打量了一番段烟景,随后看向徐禾,手中比了个钱的手势,徐禾立马明白,从怀中拿出一大块银子,放在老太面前。

老太见了,眼睛一亮,将银子放在手心,掂了掂重量,随后满意一笑,开口“老妇刚刚看令女,她的姻缘可是十分坎坷。

一听到这,徐禾慌了,他满脸紧张,匆忙问道“这是何意?

“令女很快就会遇到自己的姻缘,只是这姻缘,有些邪门,可能会使她身心俱损,最后只身一人。也可能两人最终白头到老。这一切都要看她怎么选择了。老太老神在在的说道。

徐禾一听这,着急起来“大师能不能再多说说?

老太却是摆摆手,一副不愿再多说的样子,她又闭上眼,开口道“下一个。

无奈,徐禾只好带着段烟景离开。

“爹爹,你别信那人的话,要我说,她就是骗人的。段烟景在徐禾身边说道。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你可是咱段家唯一的继承人,要是从你这断了,你爹我将来怎么去见你娘?徐禾满脸郑重。他又带着段烟景去姻缘树下求了个符,将它交到了段烟景手中。

“你可给我拿好了,别弄丢了!徐禾严肃的说道。

段烟景无奈点点头,将它放在了怀中。

两人朝着下山走去,为表诚意,徐禾在山脚就下了马车,徒步走向山顶。到了山脚,他们便坐上段府的马车,准备回去。

谁知道,马车才走了没多上时间,便撞上了另一辆马车。

“怎么回事?徐禾拍了拍自己的心口,刚刚那一下,属实是把他吓一跳。

段烟景皱着眉,朝着徐禾说道“我下去看看,爹爹你先在这等一会。徐禾点点头。

一下马车,段烟景便看到马妇白着脸站在前面,她走上前,马妇看到,满脸焦急的朝着她走来。

“小姐,小人刚刚一个不留神,撞到前面的马车了。马妇满脸无措,抬手擦了擦自己额间的汗。

“马车还能走吗?段烟景问。

“可以,只是对方的马车好像不能走了。马妇低着头说道。

段烟景轻点头,越过马妇,留下一句话“罚你一个月月例。

“谢谢小姐,谢谢小姐。马妇听了,长舒一口气,对着段烟景后背不停鞠躬。一个月月例,这惩罚算的上清了。

段烟景走到辆车相撞的地方看了一眼,果然,对方的马车轮子已经被撞松了,没有办法再走。

她走到马车车厢前,轻轻敲了一下马车,对着里面开口“在下的马车无意撞上贵人,贵人可安好?

“你们马车怎么走路的,我家公子都被你们撞伤了!马车里传来一道清脆的男声。

“公子身上的伤可重?在下会负责到底的。本就是自家理亏,更何况对方还受了伤,段烟景声音满是歉意。

“哼,今日真是倒霉….里面男子再次出声,却被另一道声音给制止。

“阿青!另一道声音轻轻传来,段烟景猛地一愣,这声音….

“是段姐姐吗?那声音再次响起,接着一只白嫩的手掀开了马车上的帘子,带着面纱的瑾昱出现在段烟景的面前。

段烟景脚步向后移动,眼睛一下就看到了瑾昱眼角的朱砂。

“真的是段姐姐呀。看到段烟景,瑾昱眼睛弯了下来,声音带着笑意。

段烟景耳朵一红,朝着瑾昱抱拳行了礼“真是抱歉,在下的马车将公子的给撞毁了。

“没事呢,段姐姐,这可能就是咱们之间的缘分。瑾昱柔柔媚媚的声音响起“不过,可能得麻烦段姐姐将奴家送回去了呢。

“这是当然,本就是在下的不对。段烟景应道。

瑾昱点了点头,朝着马车面里喊道“阿青。马车里的人应了一声,接着从里面走出来,是个年纪尚小的男子。

阿青跳下马车,瞪了段烟景一眼,恶狠狠的说道“公子的腿受伤了,劳烦小姐将公子移到你家马车上。

“阿青,不得无礼,段姐姐可是奴家的贵客。瑾昱娇声嗤道。

阿青听了,哼了一声,走到马车一旁,没再看段烟景。

段烟景抿了抿嘴,走上前,朝着瑾昱说道“瑾昱公子的腿伤的重吗?

瑾昱垂下眸,将帘子收了上去,马车里的情况一下看的清楚,里面有个碟子碎掉,有个碎片上还沾着血渍。

段烟景瞳孔猛地缩了一下,她的眼睛看向瑾昱的腿,这次他穿着红色的丝衣,比之前那个纱衣遮挡的多了,但依旧十分的薄。

他的右小腿处,有个被割烂的地方,里面的伤口还正在冒血。

段烟景看着伤口上的血,紧皱眉头,她拿起剑将自己里层的衣服割下一片,走进瑾昱的马车,看着他“多有得罪。

接着,她将瑾昱腿上受伤处的丝衣撕开,伤口周围白皙的肌肤露了出来,印得那伤口格外吓人。

《女尊:妖媚夫君撩人醉》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