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一百零一梦中楼

>

一百零一梦中楼

缄小生Silence 著

余小安 现代言情 缄小生Silence

热门网络小说《一百零一梦中楼》是著名作者“缄小生Silence”的最新佳作。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即使在梦里死去,睁眼的那一刻也就活了过来。”余小安有种劫后余生的错觉,刚才她真的就像被淹死似的,以前她听说人死之前会回忆起过往的种种,她刚才好像也看见很多自己曾经的记忆,她也以为自己即将死去。待身体的不适消失后,她才摸索着打开手机,在做梦三人组里报了平安。她应该是在任务里死了,所以大概率任务又要重...

来源:fqxs   主角: 余小安缄小生Silence   更新: 2023-01-23 01:5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叫做《一百零一梦中楼》是“缄小生Silence”的小说。内容精选:为了此次辩论能顺利完成,学院决定给自愿参加的十二位同学放假,让他们做好充足的准备余小安也因为双系唤者的身份在学院扬名,每个老师看见她都再三叮嘱她是这次胜利的希望,每个同学看见她都会投来羡慕的眼光但余小安却是万万受不住的,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一旦适应这里的吹捧,保不齐就不愿意出去了接下来的几天里,余小安用书籍建起高墙,将无关的人和夸奖隔开,专心研究起神主教与学院这些事儿三人奔波于现实和梦境......

第7章 弥耳4

余小安大口的呼吸着,湖水淹进她的鼻子和嘴巴,窒息感随之而来,她连憋气都做不到了,她挣扎着想逃离这里,却是越陷越深。

“真难受……余小安意识模糊,眼前飘过很多很多画面,每个画面都有她,每个画面又都不是她。

余小安脸憋的通红,猛的睁开眼,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想起室友们都睡了,她压低呼吸,控制住自己呼吸的声音,唯恐惊扰到这安静的夜晚。

闭上眼睛,心脏还在猛烈的跳动,呼吸也很顺畅,鼻腔也没有不适感,仿佛一切真的就是梦。

“即使在梦里死去,睁眼的那一刻也就活了过来。

余小安有种劫后余生的错觉,刚才她真的就像被淹死似的,以前她听说人死之前会回忆起过往的种种,她刚才好像也看见很多自己曾经的记忆,她也以为自己即将死去。

待身体的不适消失后,她才摸索着打开手机,在做梦三人组里报了平安。

她应该是在任务里死了,所以大概率任务又要重新开始,那这七天算是白干了,余小安不禁有些沮丧和懊恼。

“如果我能控制住她就好了,为什么拖后腿的一直是我,如果我清醒一点就好了。她想着,眼眶里有了泪水。

她一向不喜欢麻烦别人,也没有如此拖过旁人后腿,这种自责让她生出一种强烈的无力感。

如果,自己再优秀一点就好了。

余小安心事重重的睡去,明天还要早起,还要上课,还要应付各科试卷与作业,她没有晚睡的资本。

余小安没办法去恨去谴责代白枝与黄妍妍,自那天把话讲开后也一直和她们保持普通的同学关系,一天下来也讲不了几句话。

这个星期轮到她带早饭,于是她早十分钟起床洗漱,拿出校服口袋里的饭卡清点了一下,数量没错是四张。

然后迅速跑到食堂买早饭,自己的小笼包豆浆、汪的酱香饼豆浆、李的包子馒头鸡蛋、刘的蒸饺鸡蛋。

买完看了眼表,还有十二分钟才上课,她还是加快了脚步,不想次次早自习躲着吃东西。

初秋晨间的风便足矣扫去余小安心头的灰尘,果然,她还是喜欢忙碌但有目的的现实,还是喜欢做一个普通人过普通日子,当然,如果能发财就更好了……

她胡思乱想着到了教室,把饭卡和早饭挨个放到他们的桌子上,还有三分钟打铃。

余小安一顿狼吞虎咽,卡点吃完饭也能让她觉得开心和知足。

幸好,余小安有足够多的试卷与作业让她忙到没时间想起任务里的那堆烦心事,晚上回到寝室也会在收拾完以后逼自己背书,直到困的睁不开眼睛,她才随手碰下开关,然后闭眼睡去。

余小安再次睁开眼,身体传来撕裂般的疼痛,她想闭上眼睛,却感受不到眼皮的存在,疼痛无时无刻都在刺激着她的神经系统,牙齿也因过度疼痛开始打颤……

“为什么会这么疼。余小安喊出了声,却开始意识模糊。

“嗯?怎么这么快醒了?一个声音从一旁传来。

余小安痛的昏厥过去,黑袍男子听着没了动静,道“嗯,这才对。

黎初淼和叶廷儒是在任务中学院分配的宿舍里醒来的。

黎初淼看着自己被烧坏的衣袖以及被包扎的手臂,不可思议地说“没有重新开始?

他忙从衣柜里找出一件新的校服换上,然后出门敲响隔壁的门,叶廷儒就住他隔壁。

“等下,我换衣服。叶廷儒的声音从门内传来。

这里最值得夸赞的就是宿舍了,单人间,虽说不大但热水器、空调、饮水机都有,简直是学生宿舍天花板级别的了。

黎初淼在门口等了两分钟左右,叶廷儒就将门打开走了出来。

“我们去哪里找余小安?叶廷儒关上门,跟着黎初淼往宿舍楼外走着。

黎初淼摇头,叹气道“我也不知道,她掉下了湖,但没有生命危险,我们抓紧时间把这里的事情弄清楚,完成任务,我们就能一起出去,先去找老教授问清楚神主教和学院的关系。

于是二人先回到教室,问了班上同学老教授的办公室,叶廷儒发现余小安的座位上坐着一个男生。

“我们换座位了吗?这里之前坐的不是你吧?叶廷儒问道。

“你在说什么?我一直坐在这里。男生不耐烦的回答着。

“那你认识余小安吗?叶廷儒问。

“不认识,别来烦我。男生厌烦地说。

黎初淼听见了叶廷儒这边的动静,问清楚老教授的办公室后,就去查看贴在门后的座次表。

叶廷儒也走了过来一同查看。

一一看去,确实没有余小安的名字。

两人只好一同前去办公室问清楚,但老教授今天在家陪孙女过生日,没有来。

他们问了详细地址,便出发了,隔两条街也找到了。

黎初淼敲了门。

只听见一个女孩怯生生的声音“谁呀?

黎初淼微怔,问“我来找倪老教授,他不在家吗?

门开了,门里站着一个五六岁、披头发的小女孩,穿着印有菠萝图案的裙子正对着门甜甜地笑着,小女孩很可爱,但是叶廷儒看得出,她的目光并不聚焦。

“爷爷出门买蛋糕了,你们进来等他吧!女孩往后退了一步。

黎初淼觉得一且太过简单,疑惑地问“我们,就这样进去?

女孩侧了侧身体,说“对呀,敲门的都是客人,爷爷说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敲门抢劫的坏人了,这个世界很安全。

叶廷儒示意黎初淼往里面走,自己用手在女孩眼前晃了晃。

女孩突然捂嘴笑了“我看不见,但是,我感受的到,你在扇风。

叶廷儒只好尴尬地收手,转移话题问到“倪老教授他什么时候回来。

女孩挠着头,为难地回答“我也不知道。

叶廷儒摸了摸她的头,温柔地说“没关系,我们可以多等等。

于是黎初淼和叶廷儒跟女孩聊了起来,他们特别喜欢听小女孩形容的她的世界里的色彩。

“我虽然看不见,但是我的世界里的天空都是彩色的,我能想象的出来,还有橙色的阳光,老师说,温暖的阳光是橙色的,我晒过太阳,那是比被窝还暖和的温度……

开锁的声音响起,黎初淼和叶廷儒站起身看着门的方向,老教授提着蛋糕,对他们的到来丝毫不意外,将蛋糕放到桌子上,慈爱地抱起小女孩。

“这是我爷爷!小女孩搂住老教授的脖子,亲昵地蹭了蹭。

“哈哈,这是我孙女小萝,小萝先去午睡好不好?蛋糕晚上再吃。老教授宠溺地说。

“好!那两个哥哥也留下来陪我一起过生日,可以吗?小萝对着黎初淼和叶廷儒站着的方向问。

“好,小萝先去睡午觉。黎初淼哄道。

“爷爷放我下来,我自己去,我睡醒了要吃到爷爷做的饭哦!小萝撒娇道。

老教授笑眯了眼睛,将小萝放到地上,说“好好好,答应你。

目送着小萝回了房间,老教授将蛋糕放进冰箱。

“坐下说。老教授坐到沙发上说着。

黎初淼和叶廷儒坐下,叶廷儒问道“您知道余小安去了哪里吗?就是前两天的双系唤者。

老教授眼里有了明显的落寞,说“她应该是去见了弥耳。

“弥耳?两人呼出声问。

老教授点点头,说“我原本叫顾同,上一个双系唤者,和你们一样是外来者,但这里存在时空差,我存在于三百年前,在那场辩论里胜出确实将这个世界分割成两个大集体,我的任务就完成了,完成后我便被弥耳接去做了交易。

他重重叹了口气,哀伤地说“他问我愿不愿意留下来,让我做自由一派的引领者,我当然愿意!因为我在这看见了小萝。

他想起自己尘封已久的往事,眼泪忍不住地溢出眼眶,说“我来这里之前出了车祸,车上有我的妻女,昏迷之际被拉了进来,起初我还惊讶小萝长的很像我的女儿,可弥耳告诉我,我的妻女抢救无效早已经离开了,我不信,他便让我醒过来去看她们最后一眼,我操办了她们的后事便回来了,小萝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我看着许多人来这里完成任务,我也日渐年迈,小萝察觉到她无法长大,只能看着我老去,便自瞎双眼,弥耳再次找到我,帮我消去了小萝的记忆,但没恢复她的眼睛,我便将自己彻底留在这里同小萝一起,不断的换身份。

弥耳告诉我,这里的正义与邪恶随着他主人的消失严重失衡,他需要我利用双系唤者的身份带着人类寻求正义与自由,而他则需要站在邪恶面维持这个世界的平衡。

他说这个世界的恶一旦消失,那这个世界也会从梦中楼剔除,里面的万物都会消散。

他还说,这里的人类,是受过他主人恩惠的人留下的一丝善念。

现在同我一般的双系唤者只有余小安一个,弥耳自是要接她去谈谈,等他们谈妥,你们就该一同出去了。

说罢又想起什么,接着说道“她看见我放火了吧?是个正直的孩子,希望你们帮我和她说句对不起,希望她能继续保持内心的这份正直。

黎初淼和叶廷儒心里也是一阵难受,生活有些盼头的,也不会留在这里度过遥遥无期的以后。

叶廷儒轻咳一声,说“那我们要如何去找弥耳?

黎初淼看向老教授,也想知道答案。

老教授却是摇摇头,说“找不到的,只有他来找我们,不过你们不必担心,余小安不会有生命危险,留在这里等她吧。

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留下来,毕竟答应了小萝陪她过生日。

余小安再次惊醒,但是眼前仍然黑袍男子,只是他早已将面具摘下,眷念地看着她,眼里满是失而复得的喜悦,嘴角压着笑。

余小安只觉得惊恐,疼痛早已消失,但眼前这个男人却是让她有阴影,嘴唇也止不住的颤抖着。

黑袍男子看着她,带着歉意的笑着解释道“你别怕,她已经离开了,你还是你。

说罢,他伸出手想要扶起余小安,余小安置之不理,自己坐起来,颤颤巍巍地走到一旁的水池边。

方才的疼痛,明明就像……

果然,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陌生而熟悉的脸,是别人,却与自己的脸有些相似,只是这张脸更为精致,皮肤更为白皙,美的让人呼吸一滞。

衣服也变了样式,一袭白色的长裙,肩膀上点缀着几簇粉色的花儿,淡粉花瓣一样的碎纱撒落在裙身、堆积在裙摆,配上这张脸,俨然如同仙女现世。

“我……这是谁?衣服……你给换的?余小安盯着水池里的倒影,移不开眼睛。

“这是我的主人,是她的皮囊选择了你,这衣服也带着她生前最后一丝灵力,是它跟随我主人的皮囊一同换上的,我自然不会窥探主人的身体,也不会唐突任何一个人。男子背负着手,站的笔直。

余小安看着他,无语道“你难道不知道什么是免疫排斥么?

黑袍男子暗想“那是什么?

面上却是不露痕迹道“这里怎可与你们那相提并论,我主人说合适那就是合适。

余小安想想也是,随口道“你主人是弥耳?我一直以为弥耳是个男生来着。

黑袍男子噗的笑出来,说“我是弥耳,你是我的主人,或者是这副皮囊。

余小安凌乱了,问“弥耳不是那个大肉块吗?

弥耳眉间染一丝怒气,道“他偷走我的皮囊,我自然是能拿回来的。

余小安又问“那你为什么不承认你是弥耳,那样不更有说服力吗?

弥耳无奈,道“你也知道,那个世界关于我的记载就停留在我的皮囊被偷那了。

弥耳身体突然一僵,他感受到自己身体的能量在流向余小安,他看向余小安,眼泪瞬间便掉了下来。

他声音沙哑、似是撒娇一般轻轻喊着“主人。

余小安本能地往后看去,什么也没有。

“我……我不是,你别这样,虽然你主人的皮囊选择了我,但是我真的不是,我是余小安,你…..你不要哭啊!你一个教主你哭什么!哎呀一个大男人哭啥……余小安有些手足无措。

弥耳带着泪,听着余小安的话又笑了出来,擦去自己的眼泪,带着歉意说“抱歉啊,吓着你了,我只是太想她了。

余小安虽然可怜他,但她清楚的知道他是坏人,鳄鱼的眼泪,怎么能相信呢?

“我要怎么出去?余小安问。

弥耳感受到身体的能量流逝很快,他有些支撑不住了,席地坐了下来,他很开心,能帮主人恢复一点是一点,但这个世界不能消失,他只好用手在空中编着什么,将部分能量留给这个世界。

他回答道“很简单,听我讲个故事,就让你离开。

《一百零一梦中楼》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