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军事历史›叹梅落

>

叹梅落

梦蝶山人 著

军事历史 墨子轩 文崖山

热门小说《叹梅落》是作者“梦蝶山人”所著。小说精彩内容概括:夜深,暴雨也早已停歇,天空中闪着点点星光,似乎一片祥和,但墨府上却认是鸡飞狗跳的,也许墨子轩是真的受了凉,当晚便高烧不退,屋漏偏逢连夜雨,墨子轩母亲巢韵也突然大出血,两人都是半昏半醒的躺在床上,郎中请了,为两人开了药方,墨涵为两人煎药煮药,忙活了大半夜,代两人都饮了药,渐渐的睡了过去去,方才悄悄的出...

来源:fqxs   主角: 墨子轩文崖山   更新: 2023-01-23 02:3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军事历史小说《叹梅落》,主角分别是墨子轩文崖山,作者“梦蝶山人”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墨林看着四周的花草,不由的感叹道:“好一方园林”,却恍然间听闻侧边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墨林顿然一惊,回过头,却见一人缓缓从侧边转角处走出,却见他身穿一袭素白的长衫,头带一方蓝色头巾,腰间垂着一块洁白的璞玉,手拿一把雕花折扇,正面画着桃菊盛开的场景,反面则题着黄巢的《题菊花》,那人见到你,拱了拱手:“我知公尚有满腹疑问,且听我一言,再问不迟”,语罢,便开始介绍起自己身份:“我姓苏,单字云,邀汝前来,......

第4章 暗流攒动

深夜,长春宫,朱廉坐在桌前,呆呆的望着那跳动的烛火,盯的出神,“皇上又在烦恼些什么?朱廉猛地一回头,方才注意到是钱皇后来了,继而苦笑了一下“没什么大事,却见那钱皇后缓步走到桌前坐下,双目盯着朱廉的眼睛,见他那虚心的样子,笑道“让妾想想,莫不是前朝又有什么大事?她见朱廉的样子,继而又说到“北方战事新定,鞑靼都已经称了臣,瓦剌那群狄族虽略成气候,但也非迫在眉睫,当今安南也已攻下,东边倭寇虽有麻烦,但也并非迫在眉睫,莫不是白、韩,鲁三家又在试探了?

朱廉听闻,又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还是瞒不过梓童,最近大哥生了个儿子,朕让刘公公去打听,谁知他告诉我说,大哥儿子出生时是紫气东来,满屋红光,金龙腾空,彩凤引唱,十里梅花全部绽开,满城飘香,这分明是暗示朕,希望朕怀疑那孩子是帝王之姿,届时让墨家落个满门抄斩,省去他们的麻烦。

钱皇后听闻笑道“皇上既然知道真相,那不信便就可以了吗,又何故在此发愁?朱廉苦笑道“朕分明是恐大哥他道听途说,信以为真,朕虽知大哥他绝无反心,只是三人成虎啊,这不是真的,届时也怕要成真的了。

钱皇后的笑容顿然在脸上消失了,她不无担忧的看向朱廉“皇上切记不可妄动,昔日高贵公轻躁忿肆,自蹈大祸,前人经历历历在目,皇上若此时清算,白、韩,鲁三家必反,而曹,义两族立场未明,飘忽不定,若是五家共反,皆时大明必乱,皇上性命必危,还请皇上静待时机。

朱廉听闻,脸上的愁苦顿然化作笑脸“梓童,朕又未曾言语,只是尔凭空猜测罢了,放心,朕自知厉害,他继而看看屋外“天色不早了,还是快快就寝吧,明日朕还要早朝呢,他继而喃喃的嘟囔了句“该死的早朝,非要定的这么早,转而吹灭了蜡烛,上了龙床。

夜深,暴雨也早已停歇,天空中闪着点点星光,似乎一片祥和,但墨府上却认是鸡飞狗跳的,也许墨子轩是真的受了凉,当晚便高烧不退,屋漏偏逢连夜雨,墨子轩母亲巢韵也突然大出血,两人都是半昏半醒的躺在床上,郎中请了,为两人开了药方,墨涵为两人煎药煮药,忙活了大半夜,代两人都饮了药,渐渐的睡了过去去,方才悄悄的出了屋。

进了正厅,便见青白正半靠在椅子上,双目微闭,呼吸匀称,显然是已经睡去,或是墨涵进屋吵醒了青白,只见他睁开了眼,抬头望向墨涵,问道“嫂子和侄子都睡了?墨涵点点头,满脸忧愁的样子“不知这次他们能否挺过,郎中说了,恐是凶多吉少啊,青白听了,也是满脸愁容“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大哥也不必担心,我侄子出生不是天降异象吗,这次定会化险为夷。

青白正说到这,恍然间想起什么,转向墨涵问道“涵兄,嫂子怎无缘无故大出血,我记得之前不还好好的,莫不是吃了什么不该吃?墨涵想了想,略显疲惫的答道“她也未乱吃什么,要说有,便是饮了碗生化汤……,他想到这,猛然间抬起头,对着青白道“莫不是喝了碗生化汤的缘故?青白想了想道“这生化汤本是养血祛瘀,温经止痛的,照理来说不会有大事,大哥可否取来,小弟我也学过药理,可以看看。

墨涵听闻,忙取来那药方,青白接过一看,顿然神色巨变“涵兄,这郎中可是何人?墨涵见他神色不对,也顿然紧张了起来,“这郎中乃是太医院来的,说是皇上派来的,怎得,有问题?青白听闻叹息道“问题大了,涵兄,你看这方子,其中加有一味蓬术,《大明本草》中言‘治一切气,开胃消食,通月经,消瘀血,止扑损痛,下血及内损恶血等’,嫂子本来无事,吃了这一味蓬术,便定然要大出血啊。

墨涵一听,也乱了手脚,恍然间又想起什么,取来两张药方道“白兄,这是另外两张那太医开的药方,二弟也请看看,青白闻声接过,只看了一眼,便拍案而起“这太医在何处,墨涵忙说“现已回去……,正在这时,只听一下人喊着“老爷,不好了,夫人血崩了,恐是快要没了气了,少爷也是命悬一线了……

青白听了,忙指着那下人道“快去药铺,就说取一副茯苓四逆汤的方子,再取一副固冲汤的方子,要快,又忙拿起墨涵的手说“快去看看嫂子他们的情况,言罢,便领着墨涵到了屋内,眼见两人都是气若游丝,青白搭了下巢韵的脉,脸色顿然苍白,又搭了搭墨子轩的脉,也摇了摇头,长叹了口气,墨涵见状,忙问道“你嫂子他如何?青白摇摇头,迟疑了片刻道“恐是无力回天了,墨涵顿然间跌坐在地上,抓着青白的衣袖“真的无力回天了?真的青白神色凝重的点点头,迟疑了片刻又说道“涵兄,此事绝非天意,乃是人为啊,方才那两副方子里,嫂子的那副加了一味丹参,而侄子的那副方子,分明就是大青龙汤,这都是医家大忌啊,言罢,又重重的叹了口气。

话说墨子轩自喝了大青龙汤后,只觉得迷迷糊糊的,身上一冷一热,而又头疼欲裂,恍然间似乎看见苏云那面带笑容的面容,耳边又听见自己那便宜父亲的哭声,不觉心中烦闷,只觉是上气不接下气,感觉神魂飘飘而起,方才惊觉“自己这是咽了气去了,却见眼前那桃花林是越来越清晰,他甚至看见苏云面向自己举起的酒杯,只听得耳边恍然一阵翅膀扑腾的声音,惹得他一惊,定睛一看,方觉是那青鸟衔着那块“清梅映月的玉,耳边隐隐约约的听闻苏云对自己说了句话“因果未了,还请稍待,便又沉沉的睡去了。

再说墨涵见母子二人双双咽气,不觉是悲上心头,顿然间失声痛哭,青白站在其边上,也是沉默不语,良久过后,青白见一只三足鸟衔着块玉飞尽屋内,长叫一声,停在了墨子轩身边,将玉挂在其身上,青白见状,便悄然走过去,一摸脉搏,继而惊异的叫到“大哥,侄子活了,墨涵听闻,忙站起身,那三足鸟见状,便长叫一声,飞出门外。

墨涵口中喃喃的念叨着,起身看了看墨子轩,发觉他的的确确又活了过来,转眼又看见巢韵咽了气的尸体,一时不知是悲是喜,还是青白提醒道“大哥,当务之急是先保住侄子性命,再安排嫂子后事,不可再拖啊墨涵方才恍然间醒悟过来,抱起墨子轩,到了侧室,命下人燃起了炉子。

待一切都安顿好后,青白仿佛想起了什么,问道“大哥,方才那神鸟衔来何物?墨涵闻声也会想起来,便伸手取下那玉传与青白,青白取过玉来,细细端详了一会,口中喃喃的读着玉上的字“清……梅……映……月,

《叹梅落》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