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武侠修真›重生年代:懒汉的辣媳妇有空间

>

重生年代:懒汉的辣媳妇有空间

梁晓南 著

周严 梁晓南 武侠修真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梁晓南”的新书《重生年代:懒汉的辣媳妇有空间》,这是一本武侠修真小说。本书的精彩内容:梁晓南松了脚,顺手拿了一根捅炉子的铁钎子,玩转笔一样在手上转圈。武兵爬起来,看着她手里转成残影的铁钎子,往后退一步:“你想干什么?”“你想娶我?”武兵看着煞气一身的梁晓南,心里犯怵,不是说胆小怕事,指东不敢往西吗?“你了解我吗?这娶媳妇就和赌博一样的,你可要想好了,不能含糊!”她一双细瘦、满是疤痕的...

来源:ywqd   主角: 梁晓南周严   更新: 2023-01-23 07:2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重生年代:懒汉的辣媳妇有空间》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梁晓南”,主要人物有梁晓南周严,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母狼救过她的一塘鱼,她得想办法救它!不管有没有用,小狼一直喜欢喝,对身体肯定没坏处,灵泉液先给母狼用上再说她从空间里把灵泉液取出来半碟子,放在母狼的嘴边“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救你,你喝点试试”母狼极力移动,想喝,但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它的头一点都不会抬了“我现在帮你灌进去,你可不准咬我,否则,我一拳打死你”面对一头成年狼,说不害怕是假的,即便它现在这个样子,也还是很......

第二十章 你说亲了吗?

自从大块头和小个子出来,梁晓南就想到了在鱼县饭店吃饭的那个谢先生。

也想到了梁晓北上厕所小便时,她遇见的几个人说要灭了某人,看来就是针对谢先生来的。

这人应该是个大人物,张鸣巴结成那个样子,又被这么多人刺杀,一定不凡。

可是再不凡,她也不想来往。

穷人的世界和权贵离得太远,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就行了,别多事。

可是,她的车子被人拿去做打斗的工具了,不仅拿去做工具,还把她辛苦好久的战果都毁了,大米和白面,满地白花花的。

她被迫目睹一场血腥的搏杀,还搭上自己的口粮。

这去什么地方说理!

她一瞬间就决定了自己应该站在哪一方,谢先生她不知道是个干嘛的,但是抢她车、毁她车和物资的,是那五六个杀谢先生的人。

路边有个白天卖茶水的摊子,竖着两根挂塑料棚布的大铁杆子,她一把拔出来,朝着那几个人背后就抡过去。

她重生过来,力气很大,虽然她不会种地,但是老天赐给她一把子力气。

一杆子就把两个男人给抡出去了,再一杆子把那个举着枪要开第二枪的人,脖颈给打个高位截瘫。

三步走到车前,路灯的映照下,她看到一个二三十岁的男人坐在车里,周身的凌厉令人心惊,但是十分违和地,他手里还在转着一串佛珠。

她一把拉住他,不客气地说“人家都要杀你了,你还念个什么咒!把眼睛闭上,我带你离开。

谢浩匀扭脸看看她,冷冷地说“你快离开。

“离开个鬼,我的车子和粮食都被你们毁了,你要赔我,快闭上眼睛跟我走。

这是第二次说叫他闭眼!

谢浩匀不知道她啥意思,救他就救他,为什么一直叫他闭上眼睛?

“不想死就闭眼,你的那俩跟班快要顶不住了,你在这里,他们投鼠忌器。

“行,我跟你走。他离开时低沉地喊了一声,“王力,曹原,不要留活口,都处理了。

“不喊你睁眼,不准睁开,否则,我要你命!

谢浩匀一时有点惊异,这个小姑娘看着很是娇弱,却用最甜美娇糯的声音说着最狠的话。

他遵守约定,把眼睛闭上,就觉得自己被一股大力猛地一拽,扑腾扔在某个地方,他摸索着坐起来,眼睛依旧闭着。

周围极端安静,静到汩汩的泉眼流水声和鱼儿打情骂俏的声音清晰入耳!

这是哪里?

他作为第一江湖人士,诚信自然顶重要,梁晓南没有说叫他睁眼,他就一直闭着。

梁晓南把谢浩匀扔进空间里,放心了。现在是晚上,找个黑暗角落躲起来,偷看着大块头和小个子收拾那帮人。

那帮人又打了一枪,大块头中枪,倒下了,弄堂里又出来四五个人,应该是谢先生一伙的,和小个子把那一伙人全部干掉了。

杀得干净利索。

小个子着急地说“谢先生呢?

那几个人说“没看见。

梁晓南慢慢地从阴影里出来,把谢先生从空间里放出来,说“呐,你们的谢先生被我藏在车底下了,现在还给你们。

谢浩匀低声说“全部处理干净。

大块头受了重伤,被抬上车,那几个人也不吭气,一人扛一个,街上瞬间清理干净了。

小个子塞给梁晓南一沓钱,开了车一溜烟地走了。

除了地上的血迹,只剩下她和她的板车,还有倒在地上的粮食袋子、背篓什么的。

梁晓南把自己的车子翻过来,把粮食和面粉等都收拾好。

这个时代法制混乱,本来晚上人也不多,又有打群架的,街面上人早跑空了。

梁晓南看看左右无人,把东西往空间里一收,背个背篓大踏步地往家里跑去。

车子和大米白面上都沾了鲜血,她不能推着走,留下车辙痕迹,回头被人找麻烦。

月亮已经升上来了,在出城的路口,周严和二狗子等得心焦。

“周哥,那女孩会不会住在城里不回家了?

“不会,她买了很多东西,怎么可能住外面。

“这都月上柳梢了,还没出来,到家不得半夜啊?我们先走吧,不然杨爷爷杨奶奶要急死了。

“二狗子,你先走,回去给我外公外婆说一声,我晚一点回去,你也快点走,别叫陈婶子着急。

二狗子是家里的独子,他妈看着比眼珠子还金贵。

“那我先回去,我回去先到杨爷爷那里说一声,你也早点回去。

二狗子离开,周严忍不住想回去寻找梁晓南,可是又不知道去哪里找,心里有些焦躁。

又等了一会儿,他远远地看见一个细瘦的身影大步走来,影影绰绰看不清楚,但是感觉身形很像梁晓南。

她不是拉个板车,买一大堆东西吗?

怎么一个人光着两手跑回来了?

走近了,果然是梁晓南,他一颗心放下来,说“你怎么回去这么晚?

梁晓南诧异地看着他“你也来城里了?怎么还没回去?

周严说“我办点事,就回去迟了。

梁晓南脚步不停,说“你快点回去吧,家里人要着急了。

“你要是不嫌弃,我带你一段?

梁晓南有点犹豫,按说回去11公里,这路可不近,要跑2个多小时,可是她和周严素不相识,坐人家车回去?不合适!

周严看她不作声,说“我家就在南峰镇,回去刚好带你一段,你放心,我不是坏人。

“不是,我们不认识。

“我都买过你两次桃子,还买了你的鱼,算是你的客户,半拉熟人也算的吧?

“行吧,你带我到南峰镇,后面的路我自己走。

“好。

周严心花怒放,又不想表现出来,人坐在车座上,两腿撑着地,对她说“上来吧。

梁晓南坐在后座,脚踩在自行车外面的轴承上,周严就稳稳地往家里骑。

很想问她的名字,可是又怕她也反过来问自己的名字,如果说了叫周严,是不是她立马跳下车就走了?

还是扯扯买卖的事吧。

“你怎么天天进城?

“在山上找到一些野果子,潭水里抓一些鱼,镇上卖不出价钱,就来城里卖了。

“那天你和你弟弟唱的歌真好听,叫什么歌?

梁晓南听他说起那首悟空,就笑着说“那是瞎编的歌,叫悟空。

“真的非常好听。

“那是我弟弟唱得好。

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路就走得快,周严已经很有意识地压着速度,谁知道还是那么快就走完了,他恨不得路再延长一倍。

梁晓南下车,说“谢谢你,要不是你带着我,要走到半夜了。

周严不知道怎么回事,脑子一抽,就问了一句“你说亲了吗?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