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都市小说›油画

>

油画

边城小子 著

晓风、明捷 章师傅 都市小说

经典热门小说《油画》是大神级网文作者“边城小子”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我也顺着章师傅的眼神看着这一切,长长的舒了一气。是的,心之释然。好似许久之前的郁气,一下子突然消失一般。于是,我顺势的坐在他的旁边...

来源:fqxs   主角: 晓风、明捷章师傅   更新: 2023-01-24 13:1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油画》主角晓风、明捷章师傅,是小说写手“边城小子”所写。精彩内容:第六章当我转过一个路口,突然看见章师傅独自一人的坐在公园的长凳上,孤独的身影在夕阳下,影子拉得特别的长,眼神空洞没有一丝神采的注视着舞水河,手里似乎拿着什么东西我向他打了声招呼,他转过头来,见是我之后,微笑着回应了一下,然后又转了过去,继续凝视着舞水河舞水河在缓慢地流淌,像沉睡的孩子,安静从容舞水河的对岸,群峰倒映在舞水河里,斜阳在峰顶上挂着,像一个巨大的煎饼我也顺着章师傅的眼神看着这一切......

第6章 沉默

第六章

当我转过一个路口,突然看见章师傅独自一人的坐在公园的长凳上,孤独的身影在夕阳下,影子拉得特别的长,眼神空洞没有一丝神采的注视着舞水河,手里似乎拿着什么东西。我向他打了声招呼,他转过头来,见是我之后,微笑着回应了一下,然后又转了过去,继续凝视着舞水河。

舞水河在缓慢地流淌,像沉睡的孩子,安静从容。舞水河的对岸,群峰倒映在舞水河里,斜阳在峰顶上挂着,像一个巨大的煎饼。我也顺着章师傅的眼神看着这一切,长长的舒了一气。是的,心之释然。好似许久之前的郁气,一下子突然消失一般。

于是,我顺势的坐在他的旁边。掏出一支烟给他,他看了我一眼,接过烟,我拿出火机,给他点上,只见他猛吸一口,然后就是一阵咳嗽,咳的很是厉害。我赶忙给他拍拍,然后把烟掐灭,我们谁也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地坐着,注视着舞水河河面。

我有些好奇,想知道这个老人到底经历过什么?我朝他手里瞅了瞅,他的手里拿捏的是一张照片,一张泛黄的老旧照片,黑白的,照片中的女孩穿着朴素,梳着两条长长的辫子,穿着白色裙子,领口花边,稚气的脸庞清秀而文静。尤其是那双迷人的眼睛,像是一汪清泉,清澈又明亮,睫毛弯弯的,清晰看见,微微向上翘的嘴唇,略显俏皮可爱。照片的背景是丰城一中的旧址,上面写的日期是一九八八年夏。

我已经连续好几次看到他坐在这个位置,之前不怎么熟悉,也就没去打招呼。有一次,我问他“为什么每次都来这里坐。他沉默,犹如舞水河的江水一样,沉默着。他的神情是黯然的,是思念,有怀念。我想“他这里一定有故事,而且故事一定很精彩。

于我而言,有故事也好,没故事也罢,我从不强求,也不追问。若他想说,自然会告诉我,若不想说,就算我问,他也不会说,徒增尴尬而已。

夕阳晚照,落日黄昏。这里远离喧嚣的都市,时有一些闲散的爱好散步的行人,缓慢的在这条河滨的鹅卵石的路上行走。他们大多是老人,或老夫老妻,或结伴同行。但就是他,融不进社会的圈子般,一个人孑然的独自坐在长椅上。我也静坐着一会儿,然后从上衣的口袋里拿出一支烟来,点燃,轻吸一两口,然后就任由烟在自由的燃烧。我见他沉侵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忍心打断,也觉得,他现在这个状态不适合说出心里的故事,于是,我悄悄的走开。

南方有一个公司要我们做一个传媒广告,我们必须得派遣人员过去。开会的时候,李总直接点了我的名,这次又是美菱跟我一起,当她听到要跟我一起出差,而且就只有我们两人的时候,那神情要多夸张有多夸张。我嘲讽她一句“至于么。然后我就丢下她在那臆想,自个儿去准备出行的行李和对方公司的资料。李总特意叮嘱我说“多带换洗衣服。我不以为意,以为就是三五天的事,谁知这一次出差会是很久。

当我回到丰城的时候,已经是三个月的事了。也终于明白李总在出发前所说过的话,多带点换洗的衣服的含义,但这已是后话。

周末的天总是阴沉沉的,像哭泣的脸,闷热燥心。我无心工作,便出门散步,还是去河滨公园,还是熟悉的鹅卵石铺成的路,还是曲曲折折的向着前方,还是那段河滨那条长凳,章师傅还是坐在那,眼神空洞的看着舞水河的河水。我也顺势的坐在长凳上,注视着渐行渐远的日落,余辉散落在河面上亮晶晶的,像碾碎的玻璃碎片。

我们都没有说话,各自的沉默着沉侵在各自的世界里,彷佛这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存在,也彷佛我们并不在这条长凳上。章师傅像一位老僧,而我则像一个教众。

我们原本平行的两条直线并不会交叉,但命运的轨迹偏偏要我们交叉了。我感受到章师傅的孤独,像是从遥远的地方孑然一人的彳亍的走来,又消失在遥远的地方去一样。他的落寞我是能感同身受的,就像一个孩子失去了心爱的玩具一样,失去了光泽。

章师傅突然回过头来对我说“晓风啊,谢谢你陪我这个孤独的老人。并抬了抬他那瘦小的干枯得犹如木柴般的手掌,向我挥了挥手。我报之一笑,此刻不需要言语,我想章师傅也一样会懂的。之后的日子,我因为工作上有所调动,很少去河滨公园散步了。

当我再一次听说章师傅的事儿的时候,已经是半年之后的事情了。那一次明捷叫我去吃饭,说是他们圈子有一个无关痛痒的饭局,不好意思推脱,但又不得不去,故而叫上我一起。说是有我认识的人,我仔细的回想我与明捷共同的朋友的时候,硬是没有想出来,我问他“哪个?他贼笑,不说话。很显然是想给我一个惊喜。他还特意叮嘱我,穿着体面些,里面有几个大人物。我比划一个OK的手势,然后去找这次饭局的衣服。

明捷自己开车,是一辆现代的伊兰特,白色的车身,上了年纪的车龄。我问他“你为啥不换个新车勒?他一边开车一边认真的回我“你不觉得车子越老越有味么。我不以为然,“你说的品味呀、形象呀、气质呀什么的,应该跟这没关系吧。他扭头瞟了一下我,然后说“这叫低调,反正圈子里的人都认识,没必要显摆,更何况车子只是一个代步工具,过于追求就失去了代步的意义。

“凡事都有两面性,追求奢华固然可以带来经济上或者物质上的满足,但人的內心才是更重要的,一位成功男士不是看你的车和你的名贵衣饰,而是举止谈吐,包容内敛。

“就比如,我们为什么能成为朋友,你想过这个问题没?是因为我很健谈?还是因为我有钱?那问题是我为什么会认可你这个朋友?所以说这些都是现实问题,但我们不去深究,如果真要深究这朋友就没得做了,你说是不是?人与人之间就是对眼,眼缘,你合乎我胃口,你喜欢我这调调,所以我们才会成为朋友。

《油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