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君行殊不返

>

君行殊不返

相思意 著

古代言情 秦南树 花昭熙

《君行殊不返》小说是网络作者“相思意”的倾心力作。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他话落,苏氏父子及薛紫苏均不约而同松了口气。听见苏若程无大恙,霄长乐也甚为高兴。不过看着这满屋成堆的人,他感觉实在是说话不便。于是挥手道:“你们且去外边候着吧,朕再跟苏卿说点事...

来源:zsy   主角: 花昭熙秦南树   更新: 2023-01-25 01:4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君行殊不返》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花昭熙秦南树是作者“相思意”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杜若领命,请苏若程坐于桌边,伸指给他认真把起脉来苏章在一旁瞧着,简直心惊肉跳他忍不住看一眼薛紫苏,在接触到对方投来的安抚的眼神后,才稍稍缓和了些片刻后,杜若松开苏若程的手,走至霄长乐面前躬身回话道:“回皇上,苏大人的确顽疾缠身,不过从脉象上看,他的病症诊疗得当,不出几日,应当便大好了”他话落,苏氏父子及薛紫苏均不约而同松了口气听见苏若程无大恙,霄长乐也甚为高兴不过看着这满屋成堆的人,他......

第14章

圣元五年九月十八,立冬前夕。

这一天,整个苏府张灯结彩,府中众人皆在为明日大小姐的婚事做着最后准备。

清苑的丫环下人们都被管家叫去了,为的是就明日婚礼的各种事宜做着最后的嘱咐。

而身为婚礼的主角苏璃欢,倒是落了清闲。

说是清闲,然而她的心情实在是好不到哪里去。

她其实是不想嫁人的。

嫁了人,就不如在家中那般自由了。

若是嫁的是自己喜欢的倒也罢了,若是不喜欢,那这此后漫长的一生该多么无聊啊。

纵使那沈公子貌比潘安、才胜李太白,但苏璃欢深知,终究,她是绝无可能爱上他的。

怎么可能会爱上呢?

世间好男儿千千万万,却只得一个霄长乐。

想到霄长乐,苏璃欢忍不住又拿出怀中的玉佩细细摩挲着。

这块玉佩由白玉制成,通体晶莹剔透,无一丝杂质。

上面雕刻的是一株兰花,冰叶碧根,淡雅大方。

犹记得,当初霄长乐将这个玉佩赏赐给她时,曾笑言“苏卿在朕心中,便如同这兰花一般,有君子之姿,有傲视群芳之才。

那时,她是怎么回应的?

苏璃欢已经记不太清了。

左不过是恭谨地谢恩,然后战战兢兢,只盼着他早些让她退下罢了。

她曾经那么幸福,与他离得那般近。

却也是她自己不知珍惜,逐渐地将他推远。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犯过的错付出代价,自苏璃欢代兄赴考那一日起,她就知此后必定要担惊受怕,每日将性命系在腰带上。

但她万万没有想到,她付出的代价竟如此之大。

那是她的爱情。

是她也许此生唯一的心之所系。

她就这么缓缓地摩挲着那玉佩,想着以往的一幕幕,忽而哭,忽而笑。

没过多久,外头闹哄哄的声响便扰乱了她的回想。

隐约听见有人在哭,还有人在厉声说话,吵吵嚷嚷的。

苏璃欢皱皱眉,将玉佩小心地收回怀中,而后推门出去。

动静是从清苑外头传来的,她循声前往,没多久,就在苏府的前院看到了闹哄哄的人群。

“爹、娘,她奔至父母的身边,只见苏大学士满脸忧色,而苏夫人已经在掩帕泣哭,“发生何事了?

“程儿被抓起来了。

苏璃欢闻言,脸色一变,急道“哥哥可是朝廷命官,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胆敢来苏府抓人?

“是东厂的魏公公。苏学士脸色灰败道。

苏璃欢不由悚然一惊。

东厂,自太祖开朝以来,便是直接隶属于皇帝的存在。

抓贪官、惩污吏、查谋反,任何一件事,但凡是东厂插手,那么便是不死不休。

任何一个进了东厂的人,就算侥幸能出来,也是命去了大半,与废人无异了。

这下,苏璃欢总算是明白事情的严重程度了。

眼见得府中下人一个个人心惶惶,她皱皱眉,跟管家苏康道“先让大家都散了,让他们都不许背后妄议,各干自己的事去。

苏康应了一声,忙去安排了。

苏璃欢又喊绣春、兰馨道“把老爷、夫人扶去书房。

苏大学士此刻六神无主,自是全听女儿安排。

一时几人到了书房,苏璃欢待苏夫人情绪稍微好些了,才问道“东厂的人怎么会忽然来抓哥哥?他们可说了是因为何事?

东厂虽为百官所惧,但是他们代表的是至高无上的皇权,平日做事素来秉公执法,从来不曾滥用职权的,今夜这却是怎么了?

苏学士刚喝了口茶顺气,听完女儿这话,顿时便唉声叹气。

半响,他方道“魏大人跟我说,有人举报你哥哥与景王谋反一事有关。说是数日前,皇上曾在京中酒楼遇刺,当时刚巧你哥哥也在,怀疑是他报的信。

苏璃欢闻言,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原来,是因为那件事。

那伙人果然是景王的人,难怪最近京中动静那般大。

可是,此事怎么会查到哥哥头上呢?

那一日,明明是她而不是哥哥呀!

而且,若不是霄长乐相救,她都差点死于非命了。

她又怎么可能是景王的人呢?

苏璃欢正凝神想着这中间的关窍,一旁的苏夫人已经紧紧抓着苏大学士的胳膊,哭道“老爷,你快想个法子呀!

“我能有什么法子?程儿跟景王从无联系,肯定与此事无关。待到他们查清了,自然就会放了他了。

“查清?那得等到什么时候?谁不知道东厂的人最善用刑,只怕还没等到那一天,程儿便要受不住了!

苏夫人这话让苏璃欢心中一沉。

是啊,哥哥身子那么差,如何能在东厂熬得住?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三人正各自惶然之际,忽而苏康进来道“老爷,宫里的李公公来了,此刻就在前厅呢,他说倘若想救少爷,那只有一个法子,就是让小姐即刻随她入宫。

入宫?

此言让苏学士、苏夫人齐齐面露惊愕。

而苏璃欢,则是恍然。

她明白哥哥这祸事从何而来了。

他知道了。

霄长乐知道她假扮男装的事了。

如此一想,苏璃欢倒是松了一口气。

既然此事是针对她而来,那么,哥哥便有救了。

于是她跟双亲道“爹、娘,女儿这便回房收拾一下,随李公公入宫。

苏夫人依旧在哭,但苏学士则稍微清醒些。

他沉声道“不行,你不能进宫,明天就是你的大喜之日了,你须得留在府中待嫁。

“爹,苏璃欢苦涩一笑,“就让女儿去吧。还有,您把沈府的聘礼退了吧,这亲,怕是成不了了。

《君行殊不返》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