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我在一人之下批马甲

>

我在一人之下批马甲

谁偷了我家白菜著

本文标签:

热门网络作者“谁偷了我家白菜”的新书《我在一人之下批马甲》推荐大家阅读。内容精选:“帮罗天大醮做宣传?”诸葛青在一旁插话。“啊……是,差不多算是帮罗天大醮做宣传吧。”“但是罗天大醮还需要宣传么?这都比赛当天了,该来也都已经来了。难不成这种类型的罗天大醮还要再办?”诸葛青疑惑发声...

来源:fqxs   主角: 何禾何禾   更新: 2023-03-06 22:51:2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谁偷了我家白菜"创作的《我在一人之下批马甲》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这……王也这话说的苟卷棘的大脑一下有些宕机王也的师傅云龙道长罗天大醮的时候有没有在场,他还真的不是很清楚他是有看过原著,可他也不是特别细的去看过,他就是看了个热闹你要问出场率比较高的角色大概会经历什么事,他大体可以回答的上来但要说问云龙道长这种出场率并不是太高的角色的话……说老实话他是真的不太记得说的像找借口一点罗天大醮出场的角色那么多,选手他都记不太过来,云龙道长这种肯定不是选手的出......

第10章 和王道长一起出发


“喂……睡眠严重不足的王也此刻是非常的没精神。

“所以你要怎么办?你是要和我一起走,还是要等最终的比试结束了再走?

“当然是和王道长你一起走了。苟卷棘苦笑。

“我这现在因为一时冲动得罪了王家那边,再留着容易被找麻烦啊……

其实按照苟卷棘一开始的想法,他这个时候是不会选择走的。

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

不过幸好他的新马甲差不多可以用了。所以苟卷棘这个旧马甲是不是要留在这里,其实也没那么重要。

“我先说一句,我不回武当了。

“啊?!

王也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直接把苟卷棘惊的差点从坐着的地方翻下去。

“这怎么还……云龙道长对你平常偷懒耍滑的表现已经是非常看不下去,直接把你扫地出门了?苟卷棘完这话总觉得自己这话好像有点那啥,又重新组织了下语言:“不是,那个,我的意思是,嗯……也许你有什么别的任务?

王也看他一眼:“没有那种事。

“还记得我和老青的比试么?

苟卷棘点点头。

“当然记得了。我还有录像呢!

“录像……呃,我这几天也没看到你发那个时候的录像。总之你要是本来打算发的话,我还是想拜托你尽量别发了……

“明白明白,本来也没打算发的。一个是我现在其实也没什么做视频的心情,另一个是……那个视频发出去的话会给王道长你带来麻烦的吧。

王也惊讶的看着苟卷棘。

“你知道了?

“知道什么?苟卷棘先是一副迷茫的模样,随后又试探着说话:“你的风后奇门的事?

这话一出来,王也的表情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

苟卷棘连忙出声安抚。

“别这么紧张啊王道长,我对你的风后奇门没有兴趣。别说风后奇门了,我对术师这个行业就没什么兴趣。

“什么乾、兑、离、震、巽、坎、艮、坤,烦的要死。

王也沉默片刻,发出自己的质疑。

“你对这些分明是有着一定的了解的。

“有着一定的了解也不代表我就有兴趣,就不觉得它烦啊!苟卷棘说的理所当然:“我对这些的了解也就仅限于此而已。而且,我知道的这些不就只是些非常简单的常识性的东西么?

“虽然‘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这种事听起来很有趣,但果然还是看着别人这样更有趣一点。

“行吧。王也算是暂时被他的说法给说服了。

“总之,从我把风后奇门暴露出来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有人盯上我了。

王也这么一说苟卷棘就懂了。

“所以你不回武当是不想给武当带去祸事。

“是。王也点头。

“如果执意跟着我的话,你可能会面临更多的危险。危险程度不是现在可以比的。

“你现在所面临的,可能只是王蔼可能会进行也可能不会进行的报复。但如果选择跟着我的话……

“这我知道。苟卷棘应声。

“王道长你说的这些,我自己都清楚。

“但是说实话,和王道长你也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了,多少也有了些感情。我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王道长你独自一人面对那些危险呢?

王也笑了。

“你倒是和老青挺像,老青走之前也和我这么说过。

“啊?苟卷棘一脸惊讶:“你和诸葛兄还在我不知道的时候说过这种话吧?

王也满脸黑线:“你这话说的怎么这么奇怪!好像我背着你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一样。

“分明是你自己不愿意出去的好不好?

“你赖在屋里不出去的时间里,我在外面接了个电话……然后就碰见了老青和他弟弟,之后不就聊了几句。

“那家伙走出一段距离了又翻过身和我搭话安慰我,说有什么需要他帮忙的尽管招呼他,我这才发现他居然用听风吟偷听我打电话……

这话苟卷棘信,毕竟那晚聚会的时候他就把用听风吟偷听张灵玉和枳瑾花说话的诸葛青给抓了个正着。

“哦……苟卷棘应声:“所以说你怎么就刚好碰上老青了?老青要干什么去?

“他和他弟弟二人要坐飞机回家。

“这样啊……那还挺巧,王道长你不是也打算要今天回家。

王也点头:“是。

“你买票了吗?王也问苟卷棘。

“还没呢。

苟卷棘摇摇头。

“本来没打算这个时候走的。而且那会儿我不是还不能正常说话,也没顾得上买。

王也点点头。

“王道长你已经买票了?

“也还没呢,这不问问你要不要一起。你要打算一起,就直接买两张了。

“行。

“那王道长我们是坐动车还是坐飞机啊?

王也盯他:“当然是动车了。我一个穷道士,哪儿来的钱坐飞机。

“这样啊……

苟卷棘思索了下。

“我看不如这样吧王道长!你呢,就正常的买动车票。当然了,只买你自己一个人的就行。

“我这边给我们两人买飞机票,我们坐飞机出发。

王也抬眼看苟卷棘:“你是觉得……

两人四目相对,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我在一人之下批马甲》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