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娘娘她天天咒暴君,竟宠冠后宫了

>

娘娘她天天咒暴君,竟宠冠后宫了

慕容小星儿 著

古代言情 御景尧 苏妖娆

热门小说《娘娘她天天咒暴君,竟宠冠后宫了》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慕容小星儿”的又一力作。剧情主要讲述的是:”“那妹妹就在此多谢杜姐姐了。”杜元溪的话让苏妖娆感到有些浑身不适。不愧是众星拱月的万人迷女主,顶级白莲花。“高公公,我能否同杜姐姐单独说几句话?就几句话,绝对不会误了高公公的事情...

来源:fqxs   主角: 苏妖娆御景尧   更新: 2023-03-07 06:5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网友对小说《娘娘她天天咒暴君,竟宠冠后宫了》非常感兴趣,作者“慕容小星儿”侧重讲述了主人公苏妖娆御景尧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糕点跟茶水的香味从寝室飘了出来苏妖娆打量一眼跟前满头热汗的侍女,心头有一丝感动按小说情节,珠珠是苏家二夫人柳如梅安排到原主身边监视原主的,但这小妮子心疼年幼丧母被柳氏撵到乡下的原主,随原主进宫之后,一直尽心尽力地伺候原主,从未出卖过原主,原主被五马分尸,尸块曝晒荒野,还是这小妮子冒死前去为原主收尸,结果被金吾卫发现,小妮子死于金吾卫的乱刀之下“别恭喜了”苏妖娆冲珠珠摆了摆手“赶紧回寝室收......

第009章 还是那个女人有意思

听琴轩这边。

杜元溪接到今夜前往养心殿侍寝的旨意,整个人都乐疯了。

“文竹,看赏,

送了传话太监离开,杜元溪急忙梳洗打扮。

文竹给她化了个风情万种又不失楚楚可怜的妆容。

如此妆容搭配一套薄得透肉的粉红色纱裙,颇有几分青楼花魁的视觉冲击力。

一切准备妥当,杜元溪坐在铜镜前嘴角抿出一丝满意的微笑。

今晚过后,她就是皇上真正的女人了,若能一举怀上龙胎,往后这大御后宫就有她杜元溪的一席之地了。

好不容易等到了戌时,杜元溪怀揣美梦在两名太监的带领之下进了养心殿。

养心殿内灯火通明,龙涎香的气味从黄铜雕刻的镂空香炉里冉冉飘出。

杜元溪被太监领入养心殿时,御景尧正坐在案前批折子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勤奋得像尊雕塑。

“臣妾给皇上请安。

夜晚的御景尧未着龙袍,未戴金冠,一头墨缎似的黑发随意散落肩头,绣了金边的黑袍衬得他高贵慵懒,俊美无俦好似天神跌落凡尘。

杜元溪第一次见到如此模样的御景尧,心动的同时,娇羞无比地跪下给御景尧请安。

紫毫笔落在纸上,发出轻微的声响。

御景尧仿若未闻,继续面无表情地批着折子。

杜元溪跪了许久。

高义瞧了她一眼,见她脸上娇羞的表情已经逐渐凝固,眉宇间露出一丝痛苦的神情,这才硬着头皮提醒御景尧“皇上,杜美人已经跪在殿内许久了。

御景尧这才放下手中紫毫笔,从那堆积如山的奏折里抬起头来。

他抬手示意杜元溪起身说话。

“谢皇上。

见御景尧朝自己投来了关注的目光,杜元溪忙抓住机会楚楚可怜地谢恩起身。

“杜美人,是朕没给你吃饱饭,还是你身体有不适之处?

瞧她说话小声,起身时摇摇晃晃,仿佛风一吹就能倒下,御景尧眼中闪过一丝明显的烦躁。

他可没兴趣折腾一个病恹恹的女人。

还是那个死女人有意思,生龙活虎,两面三刀,嘴里没一句实话。

“你要是觉得身子不适,朕就遣人送你回听琴轩好生养着。

杜元溪瞬间脸色煞白。

她现在的位份只是一个小小的美人,若失去了这次侍寝的机会,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轮到她侍寝,她也绝不能在皇上心里留下病美人的形象。

侍寝被退回也是一件会遭人耻笑的事情。

“皇上,臣妾身子并无不适。

杜元溪咬了咬唇,鼓起勇气扑向御景尧。

思及苏妖娆那天晚上对自己说的那些话,杜元溪娇羞地退下自己身上那薄得透明的外衣,露出里面粉红色绣荷花的齐胸襦裙主动往御景尧身上靠,一双雪白修长的藕臂像蛇一样攀附在御景尧的肩膀上,朱唇凑到御景尧耳边对着御景尧的耳根子吹气。

“皇上,夜已经深了,让臣妾伺候您就寝吧,臣妾一定把您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高义倒吸了一口凉气,忙将双眼闭上背过身去。

皇上不喜欢被外人随意碰触,嫔妃也不例外。

这杜美人今晚怕是要遭殃了。

要不要准备担架?要不要准备裹尸布?

“杜元溪,谁给你的胆子碰朕?

高义正纠结要不要安排两个人去准备担架跟裹尸布,身后就响起了御景尧恼怒的吼声。

御景尧一把抓住杜元溪的手腕,用力从自己身上扒下她的两条胳膊,丝毫不怜惜地将她摔在地上。

杜元溪听到咔的一声,感觉自己手腕都要被御景尧捏碎了。

她顾不上痛就颤颤巍巍地跪趴在地上求情。

“臣妾知错,臣妾再也不敢了,念在臣妾是初犯的份上,请皇上宽肃臣妾这一次。

“常胜将军府教养出来的女儿,果真是教养好,叫朕大开眼见。

御景尧阴沉着一张脸,抬手嫌弃地拂过自己的肩膀。

“大晚上穿成这样,知情的晓得杜美人你是朕的嫔妃,不知情的还当杜美人是青楼的花魁。

“臣妾知错,臣妾再也不敢了。

杜元溪泪流满面,娇滴滴的一张俏脸险些贴上了地面。

“丢人现眼的东西,滚回你的听琴轩。

常胜将军府握有实权,暂时不能处置杜元溪。

御景尧迅速压制了怒火,一脸嫌弃地朝跪在地上的杜元溪挥手。

杜元溪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谢恩起身,泪流满面退出养心殿。

“主子……

文竹跟另外两名侍女在养心殿外候着。

见杜元溪摇摇晃晃从养心殿走出来,文竹急忙迎上去正打算恭喜一番,眼看杜元溪脸色煞白,双眼红彤彤的,忙不迭咽下了恭喜的话。

“主子,您怎么了?您别吓唬奴婢啊。

杜元溪瞪大红彤彤的双眼,咬牙切齿地盯着一个方向不说话,文竹被她的样子吓坏了。

“主子,您是哪里不舒服吗?您跟奴婢说句话好不好?

从惊恐中回过神来的杜元溪只觉得浑身脱力,身子一歪就倒向了文竹。

文竹忙将她扶稳,又跟另外两名侍女手忙脚乱地将她送回听琴轩。

回到了听琴轩,杜元溪平躺在床上,通红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帐顶,像失了魂似的。

蚕丝被下,她白葱一般的双手紧握成了拳头。

今夜本该是她获得恩宠,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日子,都是苏妖娆害了她。

从今往后,她杜元溪跟苏妖娆势不两立。

……

御花园西北角偏僻之处有一池锦鲤,这一池锦鲤距离永巷宫仅有一墙之隔。

夜深人静,两道纤细的人影迈着轻巧的步伐往那一池锦鲤挪去。

“主子,咱们还是别钓鱼了。

珠珠提着一只木桶,心惊胆战地跟在苏妖娆的身后,不时扭头东张西望。

“那可是御花园的锦鲤池,那里面的鱼可是供皇上太后跟各宫嫔妃观赏的,要是被人发现池子里的鱼少了,查到咱们头上,可是要掉脑袋的。

“咱们都走到这里来了,现在折回去也有可能被人发现。

苏妖娆沿着鹅卵石铺就的小路继续小心前行。

“那天晚上皇上交待过,我要是敢私自走出永巷宫就折断我的胳膊,打断我的腿,与其被削成人棍,不如赶紧去钓几条鱼打打牙祭,死也不做饿死鬼。

吃了十天咸菜稀粥,她这个肉食动物做梦都想吃口热乎的肉。

见珠珠磨磨蹭蹭,苏妖娆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拉着她往前走。

“我踩点时仔细观察过,那锦鲤池里少说也有上百条鱼,咱们就钓几条,没人能发现端……

“十皇妹,你母亲不过是一名卑贱的洒扫宫婢,若非父皇垂怜宠幸了你母亲,你母亲如今还是一名卑贱的洒扫宫婢,你这出身凭什么跟本公主争段大哥。

苏妖娆拉着珠珠刚走了几步,一道凌厉的话音就从前方传了过来。

有情况!

《娘娘她天天咒暴君,竟宠冠后宫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