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霸道总裁> 精品慌!把前夫扔给白月光后,他疯了

>

精品慌!把前夫扔给白月光后,他疯了

乐恩著

本文标签:

完整版霸道总裁《慌!把前夫扔给白月光后,他疯了》,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傅祁川阮南枝,是网络作者“乐恩”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结婚三年,我很安于现状。老公帅气多金,温柔体贴,情绪稳定,从没和我红过脸,吵过架。直到,我看见一向内敛温和的老公,将白月光逼在墙角,怒声质问:“当初是你自己选择的另嫁他人,现在有什么资格要求我?!”我才知道,原来,当他真爱一个人时,是热烈又滚烫的。我识趣地离婚走人,人间蒸发。很多人都说傅祁川疯了,恨不得把江城掘地三尺,只为了找到我。他那么沉稳自持的人,怎么可能疯呢,更何况还是为了我这个不值一提的前......

来源:yylrsj   主角: 傅祁川阮南枝   更新: 2024-06-11 19:35:4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以傅祁川阮南枝为主角的霸道总裁《慌!把前夫扔给白月光后,他疯了》,是由网文大神“乐恩”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随着他的步步逼近,我忽然有些提心吊胆。这件事,可大可小。小则赔钱了事,大则……以阮南枝在江城的权势,让江莱蹲监狱也易如反掌。更毋庸置疑的是,他肯定会维护傅衿安...

第30章 不被爱的才是小三


在人前,阮南枝神色是一贯的疏冷。

黑色风衣更平添了几分生人勿进的强大气场。

随着他的步步逼近,我忽然有些提心吊胆。

这件事,可大可小。

小则赔钱了事,大则……

以阮南枝在江城的权势,让江莱蹲监狱也易如反掌。

更毋庸置疑的是,他肯定会维护傅衿安。

意料之中,他站在傅衿安的身侧,眼眸微垂,薄唇轻启:“你想怎么处理?”

我手心蓦地攥紧,在傅衿安开口前,江莱一把将我拉到身后。

“我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事和阮阮没关系。”

“江莱!”

我急了,江莱却看向我,故意嘲讽:“你想怎么管?为了我,大庭广众求前夫吗,还是求不要脸插足你婚姻的小三?”

她话音未落,气氛就愈发剑拔弩张起来。

傅衿安连连冷笑,“你骂谁小三?按先来后到的说法,我和阿川自幼就相识,自然不是我。如果说不被爱的才是小三,那就更不是我了!”

字字诛心。

按她这么说,我这三年自以为过得不错的婚姻,都是偷来的。

我对上阮南枝犹如寒潭般的黑眸,扯出一抹苦笑,“是她说的这样吗,阮南枝。”

死心塌地爱了他七年,居然被人扣上一个“小三”的帽子。

别人怎么说都不重要,我只想知道他的想法。

傅衿安抱着他手臂撒娇,轻抬着下巴,“难道不是吗,阿川?”

“行了。”

阮南枝眉心微蹙,不动声色地将胳膊抽出来,“不就是砸了辆车吗,明天再去提一辆就好了。”

我一愣。

他这是不准备替傅衿安出头了?

这么息事宁人,傅衿安当然不同意,“这事有这么简单吗,她们砸的是车吗,是在打我的脸!”

阮南枝瞥她一眼,凉声道:“你晚上不是也打了南枝的脸?”

这话一出,不只是我,江莱都有些诧异。

她与我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见了不解.

阮南枝这是在……替我说话?

傅衿安饶是心虚,也不愿放过,红着眼睛委屈道:“这根本不是一回事,你分明就是偏心她。”

“她是我老婆,我偏心她也是应该的。”阮南枝淡声道。

我浑身一怔。

他……也会偏心我么。

我眼睫微垂,半分都不敢相信。

傅衿安脸色有一瞬间的难看,旋即又气定神闲开口:“那你还不是为了我,要和她离婚。”

阮南枝面沉如水,“傅衿安,谁告诉你我是……”

“不是吗?”

傅衿安一脸不服的打断。

我压下心里的苦涩,不愿意听他们打情骂俏,目光落在阮南枝身上,“你确定不追究今天这件事了,对吧?”

“那是我的车,你应该问我才对。”傅衿安强势道。

“是他的钱吧?”

我抿了抿唇,挺直背脊,一字一顿道:“我和他现在还没离婚,他用婚内财产给你买车,法律上来讲我是可以追回的。我奉劝你,见好就收。”

“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这件事轮不到你说话。”

我自始至终只要阮南枝对这件事松口。

傅衿安掀不出什么水花来。

闻言,傅衿安眼神如刀,恨不得活剐了我,看向阮南枝,皱眉道:“你的好老婆还真是又计较又强势……”

“……”

我不想继续在这里丢脸下去,“阮南枝,既然你不追究,那我们就先走了。”

话落,我牵着江莱去办了手续,利索离开。

离开前,还听见傅衿安在絮絮叨叨。

“阿川,你和她一起生活三年,你挺累的吧……”

“当初要不是爷爷一意孤行,你也不用受这个气。”

……

江莱听得白眼翻上了天,要不是我拉着,又要冲回去理论。

不知何时下起了雨,秋风萧瑟,气温骤然降了不少,冷得人恨不得缩脖子。

上了车,江莱气冲冲道:“你拉我干什么,没听见她说的话吗?妈的,什么傻逼东西。人类进化的时候,她是躲起来了吧!”

“听见了。”

我无奈,启动车子缓缓驶入道路,“阮南枝这个人心思多变,我只想趁他改变主意前,赶紧离开。”

和傅衿安,没什么计较的必要。

“你不生气啊?”她问。

“还好。”

与其说是不生气,不如说是习惯了。

这个点,江城的夜生活刚刚开始,街道上人流如织,格外拥堵。

一路上堵堵停停。

江莱突然弯唇笑了起来,凑过来,冲我眨眨眼,“爽不爽?”

“什么爽不爽?”

“看见她车被砸成那个破烂样子,爽不爽?”

“……”

我想了想,并不否认自己内心的阴暗想法,“爽。”

傅衿安将一模一样的车停在我旁边时,我心里一直憋了一口气。

不止是一辆车那么简单。

更像是她在宣告主权。

看见那辆车破破烂烂停在警察局门口时,我担心江莱,没顾得上开心。

但此时此刻,回想起来,只觉得狠狠出了口浊气,身心舒畅。

“那就行。”

江莱心满意足地挑了挑眉。

我失笑,“但你不可以再这么冲动了。”

“知道啦知道啦。”

“别敷衍我。”

“没敷衍没敷衍,我最听你的话了。”

“……”

我拿她没办法,将她送到家楼下时,才轻声道:“江莱,你真的不可以再冲动了,今天是阮南枝不计较,他如果非要替傅衿安出头呢?”

“你当我是傻子呀。”

江莱狡黠一笑,“不是还有贺廷嘛。”

我倒是把她和贺廷这茬给忘了!

顿时明白过来,她心中早有计较。

我在阮南枝面前不值一提,但贺廷与他是从小玩到大的。

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

“行吧,算我白操心了。”我轻笑。

“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安安心心养胎。”

她指了指我的肚子,下巴微扬,“我才不会让自己去蹲大牢呢,到时候你和小崽子在外面被人给欺负死,我都不知道。”

说着,她话锋一转,“不过,阮南枝今天怎么替你说起话来了?”

我沉默片刻,“不知道。”

“他会不会是失去后懂得珍惜了,突然发现自己喜欢的是你?”江莱抛出一个狗血问题。

“怎么可能。”

我苦笑一下,想都没想就否决了,“他不会喜欢上我的。”

“他要是不喜欢上你,孩子怎么怀的?”

江莱开车的技巧纯熟,我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嗔了她一眼,将她轰下车,“滚蛋!”

回临江苑的路上,我脑海好几次浮现她问的这个问题。

又一次次否定。

阮南枝。

他不会喜欢我的。

朝夕相处了一千多个日夜,他都没喜欢上我,分开就更不可能了。

不过,这个想法在我走出电梯,看见家门口站着的那道身影时,又一次破碎。

江莱的问题,也又一次跳了出来。

“你怎么来了?”

我问完,才发现男人身侧,还有一只与他衣着颜色一致的黑色行李箱。

明亮光线下,阮南枝身姿挺拔,疏淡的神色有了几分松动,声音低沉温柔。

“来找你。”

我掀眸对上他的视线,“找我还带着行李箱?”

“顺便搬家。”他说。

《精品慌!把前夫扔给白月光后,他疯了》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