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古代言情> 一别三年:乖乖,该改口喊老公了文章全文

>

一别三年:乖乖,该改口喊老公了文章全文

卷毛啊吖著

本文标签:

火爆新书《一别三年:乖乖,该改口喊老公了》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卷毛啊吖”,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十三岁的时候,他遇到了他。此时他是一个锦衣玉食的少爷,而他是一个缩在垃圾桶旁边的小可怜。兴许是善心大发,他把这个小可怜带回家,拿自己的零花钱养他,为了这个小可怜和父母抗衡。终于小可怜长大了,他的情感也发生了变化,为了不让小可怜知道,他狠心送走了小可怜。不过,小可怜回来了,那他可不会放手了。这次要改口了,他才不是哥哥,他是老公。...

来源:yylrsj   主角: 阮温喻吴叔   更新: 2024-06-11 19:39:1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小说叫做《一别三年:乖乖,该改口喊老公了》是“卷毛啊吖”的小说。内容精选:吴叔语气一如既往的冷漠,“任何人都会背叛你,只有你自己不会。”“背叛是什么?”“就是对你不好,伤害你。”小温喻愣在那里,无措的眨巴着大眼睛看他,隐隐要冒出水雾,“哥哥为什么要伤害我?”吴叔停下手里的报告,抬手摁了摁眉心,垂着眼,看不出情绪。他投入忙碌时,总透着一份不近人情的冷漠,眼中充斥着厌烦与不耐...

第18章


从小到大的记忆里,吴叔是个情绪很少外露的人,并没有在意的东西。

别墅里的大家都知道吴叔对他好,但也知道,阮温喻是个说丢就能被丢走的人。

也是因为有了三年前那一出,荣姨才会苦口婆心跟他说那样一番话。

让阮温喻趁现在能捞到好处就捞,别把希望寄托在少爷身上,不然等哪天被丢了不仅什么也没有,还没生存能力。

好像所有人都觉得阮温喻离了吴叔就活不了。

但事实上,阮温喻这三年自己在国外,有在认真照顾自己,只是会控制不住难过而已,并没有消极对待生活。

他体质一直都很差,被吴叔精心养了这么多年,依旧容易生病,体重降下来是难以避免的事。

阮温喻确实渴求着吴叔的温情,也觉得自己离了他好像什么也没有了,生活很难过得下去。

但等到他真正要面对这件事时,一切又能有条不紊的进行。

因为吴叔对他的教育从来都是:不要依附任何人而活。

“包括我。”吴叔面无表情敲着键盘,似乎在赶什么报告。

“为什么啊?”小温喻不明白,他觉得全世界除了父母,最喜欢的就是哥哥了。

为什么最喜欢的人不能依靠呢。

吴叔语气一如既往的冷漠,“任何人都会背叛你,只有你自己不会。”

“背叛是什么?”

“就是对你不好,伤害你。”

小温喻愣在那里,无措的眨巴着大眼睛看他,隐隐要冒出水雾,“哥哥为什么要伤害我?”

吴叔停下手里的报告,抬手摁了摁眉心,垂着眼,看不出情绪。

他投入忙碌时,总透着一份不近人情的冷漠,眼中充斥着厌烦与不耐。

小温喻见他不答,嗓音不可控制的染上哭腔,“为什么啊?”

吴叔闭了闭眼,从工作状态中脱离出来,然后才把人抱到腿上,伸手轻轻抚着他的背,“哭什么,只是在教你道理。”

“那你为什么要对我不好?”

“只是一个可能性。”吴叔想保护他,但还是要告诉他,“凡事都会有一个可能性。”

小温喻扁着嘴,顷刻间就酝酿好眼泪攻击。

他不想听。

但吴叔并没有像以往那样顺着他意,而是继续说,“你要随时做好应对突发情况的准备。”

小温喻泪眼汪汪,“你随时要背叛我吗?”

“对。”吴叔残忍的承认,“所以不要依附任何人,包括我,你要独立。”

就算自己一个人也要过得好,不会被别人的想法、行为左右,不会为了一个人寻死觅活,永远把自己放在第一位。

阮温喻记忆力很好,从小到大,吴叔教过他的东西,他全都记得。

这个关于独立的话题,他那时并不理解,还被那个假设的可能性伤了心,狠狠咬了吴叔一口就跑了。

但是这件事并没有因此结束,假期的时候,吴叔会带着他进厨房,跟着请回来的大厨学做菜。

小温喻只当他是在带自己体验生活,没多想,有他陪着,他也乐意去学,反正是很简单的事。

吴叔还会带他辨认食材的新鲜程度,辨认各种洗护产品,了解各项品牌优劣势等等。

来这个家之前,阮温喻被保护的很好,很多常识都不知道,来这个家之后,依旧被保护的很好。

自从独立的话题之后,吴叔就开始慢慢给他灌输各种生活知识,还会在过年的时候让所有佣人放假,别墅里就剩下他们两人。

他们要去买菜,处理食材做饭,要晾洗衣服等,以此来检验生活上的独立成果。

通常阮温喻学会的事,吴叔就不会再让他去做了,他的目的很明确,并不需要阮温喻在这些琐事上学精,会了就行。

思维上,吴叔有空了会带他听讲座,听演奏会,去不同的地方体验很多很多东西,遇到什么难题了也会让他自己解决。

那时的吴叔20岁,很年轻,却比现在看起来要严肃严厉,肩上像是压着什么沉甸甸的东西,每走一步踩下去都是很深刻的印子。

但他并不会在他面前表露出任何一点。

他的疲倦,烦躁,藏在冷漠斯文外表里的一些恶意,对周围人与物的厌恶,都是阮温喻自己观察来的。

吴叔在他面前总会放松一些。

至少他从不会对着他皱眉头。

阮温喻曾经有偷偷去集团找他,无意撞见他冷着脸,把助理骂哭的样子。

才20岁,压迫感却像与生俱来一般,强烈得让人不敢靠近,不敢直视。

等到回家吃饭时,佣人们知道他心情不好,站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出。

只有阮温喻坐在他旁边,还敢小心翼翼看他,也不知道这人消气没有,会不会连着自己一起骂。

但最后,他只是被温柔的摸了摸头,吴叔没什么情绪的看着他,“认真吃饭。”

与平时无异的冷淡,却能让阮温喻觉得安心。

他可以冷漠的看着他,跟他说话,但在行为上要让阮温喻知道,他并不是真的要冷落他。

但是这段安宁并没有持续太久,后来吴叔真的很忙,也真的冷落了他,经常飞国外,时差也跟他不一样。

阮温喻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但能感觉到他有种分身乏术的疲倦,像是被压缩到极限的弹簧,等力度松开的时候,不知道是会坏掉,还是会反弹到一种可怕的程度。

可即便这样,他也依旧像一尊雕塑,稳稳立在阮温喻前面。

阮温喻看得到他的后背,触碰到他的坚固,但不知道他内里是否完好无损,不知道他表面是否产生裂痕。

他开始减少找吴叔的次数,减少很多无意义的分享。

这样总能给吴叔再挤出更多的时间吧?

阮温喻真的把他看得很重要,总在渴求着克制着,放任心里矛盾不断滋生,用自己那个年龄段能想到的办法给他分担。

等他发现减少的一切让他们距离疏远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去挽回了。

一旦习惯了保持距离,关系好像也变得陌生起来,就连普通的交流也不能像以前那样顺畅自然。

只有吴叔不用外出,在家里睡的时候,他们照旧抱在一起进入梦乡,才勉强证明着他们还是彼此最亲近的人。

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阮温喻对吴叔还是很了解的,但了解也不代表他看得到全部。

吴叔十分善于隐藏,没人窥见过他最真实的一面。

但只要他表露出一点点,阮温喻就能及时发现并接受。

吴叔藏起来的阴暗面对他来说,反而是能够了解他全部的途径。

所以他从不排斥。

《一别三年:乖乖,该改口喊老公了文章全文》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