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奇幻玄幻> 六道北斗

>

六道北斗

落霜著

本文标签:

看奇幻玄幻的小说,一定不要错过“落霜”写的《六道北斗》。精彩截取:落寒打那时就跟着陈叔打铁,除了跟着陈叔打铁外,落寒就喜欢和小朋友们打架、摔跤、游泳,还常跟张伯去大丰山里打猎,或者跟陈叔去草药王那里拿草药。河历十四年,落寒转眼间就在平岗城呆了四年。这天,落寒被炉火烫伤,陈叔正帮落寒上烫伤药,随口唠道:“落寒,听说最近你打架老是赢,他们都不跟你打了?”“是啊,陈叔,...

来源:fqxs   主角: 落寒落寒   更新: 2023-03-06 22:56:2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奇幻玄幻小说《六道北斗》,由网络作家"落霜"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落寒落寒,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转眼间就快到河洛学院和平岗城守备军招收时间了平岗城里这几天是人来人往,平岗城附近城镇想进河洛学院的孩子都来了,由于这次河洛学院是提前到与平岗守备军军招收一起,所以很多其他城市的商人也都聚集到了平岗城,再加上许多看热闹的人,现在的平岗城可谓是车水马龙,人满为患练兵场,跟往年一样,平岗城守备军军招就在练兵场招收,练兵场也只在这个时间对外开放今年的练兵场可是经过了专门布置的,今年不同往年,因为今年......

第1章 落寒


河历八年,河洛大陆河图国爆发内乱,邻国耶罗国趁机攻击河图国,是时,两国战乱爆发,河图国内忧外患,逃难民众无数。

落寒的父母在逃亡中不幸身亡,从此五岁的落寒就开始了一个人的流浪生涯,先是随着众人逃亡,最后终于跟不上大人的步子,一点点落在了后面。

河历十年,落寒流落到了平岗城,被陈叔所收养。陈叔是平岗城大丰村人,祖传铁艺,在村里开了个小铁铺,家里一手铁艺在平岗城也算是小有名气,家中老父母病亡,陈叔一时伤心至今单身。

落寒打那时就跟着陈叔打铁,除了跟着陈叔打铁外,落寒就喜欢和小朋友们打架、摔跤、游泳,还常跟张伯去大丰山里打猎,或者跟陈叔去草药王那里拿草药。

河历十四年,落寒转眼间就在平岗城呆了四年。

这天,落寒被炉火烫伤,陈叔正帮落寒上烫伤药,随口唠道:“落寒,听说最近你打架老是赢,他们都不跟你打了?

“是啊,陈叔,最近我发现我浑身有劲,落寒兴奋地道,“我左一拳,右一拳,再来个下摆腿,就把胖儿搁倒了。

“那胖儿是毫无还手之力了。陈叔边给落寒抹药边道。

“那是……哎呀……落寒咧嘴看着手背的伤。

“好了,看你都烫成这样,今天下午放你半天假,出去玩吧,顺便去城里带些酒和牛肉回来。

“好啊,好久没有去城里了!落寒高兴地差点跳起来。

“落寒过来,这把菜刀你带去给半爿天的梁大厨。陈叔抓了盒子随手递给落寒。

落寒接过陈叔手里的盒子,打开一看,“这大厨的菜刀真是不一般,难怪菜做的那么好,陈叔啥时再叫他来我们这啊。

“呵呵,快去快回吧,你把刀带到,他梁大厨肯定会给你好处的。陈叔一眼就看穿了落寒的小九九。因为每次梁大厨来,都会带点好吃的过来,尤其是牛肉。

“那我先去了,陈叔。落寒咧嘴道。

陈叔和落寒的大丰村离平岗城有一个时辰的路程,落寒看看头上的太阳,加快了步子往平岗城走去。刚过了村口的木桥,就听见了后面有人在喊他的名字。转身一看,发现是四胖儿,就停了下来等他。

看着跑到跟前气喘吁吁的四胖儿,落寒笑道:“你干什么啊?我这是去平岗城,又不是去玩。

“呼……呼……,四胖儿两手支着膝盖,喘着粗气看着落寒道,“就…就…知道你去平岗城,所以才追来,我……跟你一块去。

“你又去找你二胖哥。落寒笑着道。

“走吧……,四胖儿起身先走了,边走边喘着嚷嚷,“我…我…就不……不相信,小样儿,你少得意,晚上……咱们再战。

“好,那我们快点。落寒追上四胖儿。两人一起往平岗城奔去。

平岗城,城池不大,却是附近一带的商贸集结地,甚是热闹。

二胖哥就是四胖儿的二哥,凭着当年在内乱中,平乱有功,回家在平岗城守备军里当统领,在平岗城里也算个人物,手头上也有点真功夫。

四胖儿自然是向他二哥求招去的。输给了落寒,四胖儿觉得很不是滋味,因为以前落寒就是他的手下败将,十架十输,从无意外,所以四胖儿也是村子里的小头头,自然也是沾了他二哥的光。

落寒和四胖儿一到平岗城就分开了,落寒去半爿天,四胖儿就去了守备军那找他二哥二胖儿。

半爿天,可是平岗城最大的休闲娱乐场所,集酒楼、戏院、赌坊、春楼于一体。

有时候落寒就在想,即使是在里面做个小二抑或是杂役也好,这可是他们这些乡下人实现进城梦想的最佳途径。

落寒背着刀盒,看了看半爿天酒楼,转到酒楼后院去。落寒一走到后门门前,门恰好就打开了,开门的中年人一看是落寒,楞了一下,马上就道,“是落寒啊,给大厨送刀吧。

“是的,保叔。落寒跟保叔还是比较熟的,因为陈叔带他来找过梁大厨几次,走的都是后门。

“进来吧,你陈叔还好吧。保叔很自然地把落寒让进门。

“很好啊,他叫我转告保叔,怪想念你跟梁叔的。落寒来往惯了,挺会讲话的,保叔也爱听。

保叔待落寒进门,就把门关上了,道:“你自己过去吧,大厨现在不是很忙。

落寒欠身谢过保叔道:“那我先过去了,保叔。,转身朝厨房过去。

保叔看着落寒小小的背影,若有所思:“难道我看错了?这小子体格感觉有点不一样了。

梁大厨,半爿天的招牌,烧了一手好菜,半爿天酒楼的大部分食客都是冲着他的手艺而来。

落寒走进厨房的时候,梁大厨正坐在堂中挑选蔬菜,他的三个学徒正在忙着洗、切、泡。

“梁叔,我给你送刀来了。落寒大声道。

“是小寒啊,来来来,先把刀给我。梁大厨擦了擦双手起身招呼落寒,并转头对他学徒道,“胖九,你去切些酱牛肉来,小三去打一壶枣集酒来。

梁大厨矮胖的身子站起来也就和十二岁的落寒差不多高,圆圆的脑袋,满脸都是肉,两个小眼都快挤在一块了。梁大厨肥嘟嘟的胖手一从落寒手里接过刀盒,三学徒立马停下手里的活,跑了过来想一睹为快。

“看啥看,梁大厨小眼一翻,“就你们的水平,还能看出个名堂?干活去,快把东西整备好,一会好让小寒带走。

“是、是、是。三学徒不情不愿地各忙各的去了。

梁大厨打开木头盒子,小眼一看,胖手一摸,眼睛突然一亮,把刀抓在手里一掂,突然“哈哈哈哈地笑了起来:“好刀,好刀,好手艺!

“梁叔,又在高兴什么啊?门外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

“哈哈……原来是叶二小姐,我上个月订的那把菜刀到了。梁大厨抬头看着刚进门口的女子,举起手中的菜刀示意着。

叶二小姐叶雨欣,平岗城半爿天的二小姐,虽然年方二八,却隐隐有接管平岗城酒楼的实力,落寒看了一眼这个叶二小姐,赶紧把眼睛移开,心道:也不是很好看啊,四胖儿非说好看。落寒忍不住又多打量了几眼。

“我看看。叶雨欣轻轻地走到梁大厨跟前,仔细地得打量着这把菜刀,伸出那纤纤玉手摸了摸刀背说到:“我看不出什么,还请梁叔指教。

“哈哈哈……,叶二小姐,我最喜欢你这性子了,爽快!你稍等一会,我交代下这个送刀的孩子。梁大厨宽厚的大手拍了拍落寒的肩膀,虽然力道不大,但是落寒还是晃了晃。

落寒咧着嘴道:“大厨,轻点的,我这小身板儿还要跟四胖儿打架啊。

“四胖儿?叶雨欣这时才注意这个不大的孩子,原来不是家里的仆人,就朝落寒微笑着示意了下,暗自留意了下落寒。因为叶雨欣见过四胖儿,没有见过落寒。

这时,梁大厨的三徒儿急急忙忙从里面把大厨交代的东西备好出来要塞给落寒,都着急看大厨的菜刀啊。

看着胖九、小三把酱牛肉和枣集酒打包交给落寒,叶雨欣暗想:这个男孩是谁?梁叔怎么如此重视。因为据她所知,梁叔的朋友并不多,她基本上都知道,但是这个男孩却没见过,不知道谁家的娃。

“梁叔,那我先走了,有空就来我家坐坐。落寒打了个招呼就出来了,顺便欠身跟叶二小姐道了个别。

而梁叔则给叶雨欣讲起来了这把菜刀的用处。“这刀我主要切蔬菜用的,刀刃锋利,刀把、刀刃长,起伏很大,适合切较厚、较多的蔬菜等,不会觉得累;刀身宽,重量大,适合我的身材。说着,梁大厨还用他胖嘟嘟的手在三徒儿前挥了几下刀。

“梁叔不亏为大厨,对了,梁叔我看刚才那孩子还不错,是否可以介绍他来店里,我那边还少了料理花肥的。叶雨欣知道梁大厨的朋友不多,虽然不知道小男孩谁家的,但是看着刚才的举动,家教还可以,顺手帮一下挺好的,让梁大厨也有面子。

“这个……梁大厨放下手上的刀,小眼眨巴了几下道“我可以问问,至于他来不来就不知道了。

“好的,叶雨欣厨房轻轻转了一圈后道:“另外,梁叔,管叔让我转告你一下,河洛学院招生提前了,时间定在下个月十五,与平岗城守备军招兵一起进行,届时又要劳烦梁叔了。

“好的,我知道了。梁大厨看了看三徒弟及厨房的菜,知道下个月又有得忙了。

“那我先走了,梁叔,你们忙。叶雨欣打了个招呼,丝丝然地走了。

梁大厨小眼看着门外转角消失的背影,心道:这娃真不是一般的厉害。又看了看正看着自己的三徒儿道:“都听见了,下个月的菜品要准备起来了。

落寒出了半爿天后院,就去平岗守备军哪里找四胖儿,但是兵卫不让进,只能让兵卫带话给四胖儿,自己先回去了。落寒到了家,发现陈叔不在,铁铺里又没有啥事,就自个儿去找张猎户了。

张猎户,跟陈叔是很要好的朋友,一个打猎的,一个打铁的,很然的就成为了好朋友。张猎户住在大丰山脚,也只有张猎户这样的猎人才住在大丰山脚。

大丰山,乃是丰原山脉大丰支脉的主山系,山不高,但是地势奇特,沟壑众多,猛兽出没,很少有人敢深入大丰山,更不要说是丰原山脉了。落寒也只是跟着张伯进过大丰山外围,再里面张伯也没敢带他进去。

落寒老远就看到了正在自己院子里整理刀具的张伯,落寒一直都在纳闷,为什么张伯不要用猎狗,因为其他猎人都有几条猎狗,虽然以前问过,但是张伯并没有告诉他为什么。

老远,张伯就看到了落寒,招呼落寒进去。猎人,天生就对周围非常敏感,只是张伯今天感觉落寒步伐,跟以前有些不一样,好像更加轻盈了。

“张伯,落寒远远地打了个招呼,“陈叔有来吗?

“没来,他不在家啊,那准是找村里的寡妇去了。张伯笑侃道,“对了,落寒,几天没有见,我发现你步子轻盈很多了。

“有吗?我怎么没感觉到?落寒确实没怎么感觉到自己的变化,实在是太细微了,自己又没有注意。

“有人教你了?张伯随手关上了院门。

“没有,真的没有。落寒自然不会把自己无意之下练习的东西告诉别人,实在是落寒自己感觉太低级了,胡乱练着玩儿。

那是落寒无意中发现村边丰矽河里村里妇人洗衣服青石上的图案,那图案落寒老早就发现了,已经被洗得比较模糊了,但是一直都没被洗掉。一开始并没有在意,直到前段时间在草药王那里看到人体的经络图,才感觉那图好像跟经络有点类似,就胡乱地照着练,后来还把草药王的药书借来比较,当然这事没有告诉别人。陈叔也仅仅以为落寒突然对医学感兴趣了,草药王那里借着医术学习,想想落寒学点也好,也没注意落寒具体在干什么。

“来,把手给我。张猎户轻轻搭上落寒的手腕。

“怎么样?落寒知道张伯会功夫,缠着张猎户道,“要不张伯你教我几招。

“你这孩子。张猎户拍了拍落寒的小手,“是不是四胖儿又去二胖那求招去了?

“就知道张伯肯教。落寒咧嘴笑着说。

“我教你可以,但是你得告诉我,你的修炼功法是谁教你的。张猎户看着落寒的眼睛问道。

“没有人教我啊,我是照着河里那块洗衣服的青石上的图案练着玩儿的。落寒想着丰矽河边的青石,疑惑地说,“难道那是一种功法,张伯?

“我不确定,但是你的情况很特殊。张猎户并没有隐瞒,他刚刚探测落寒体内经络时,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修炼真气,但是张猎户却能够感觉到落寒身体的变化。

“但是我告诉你,真正的攻击和防御方法都是实战中获得的,招式都是形式化的东西,就跟我打猎一样,我以前所学的招式基本上用不到,只能靠随机应变。张伯我已经错过了最好的修炼时间,我希望你不要错过。张猎户摸了摸落寒的头说道,“今年河洛学院就要开始招生了,我希望你能去河洛学院学习,你陈叔应该会支持你的。那里有跟你差不多年龄的对手,而且是各式各样的功法。不是我不教你,而是我不想让你落于形式。即便你以后学习了招式,到时候也要忘记招式,化繁为简,要给对手最直接的打击,一击即中,这个跟打猎是一个道理。

“那张伯你不教了?落寒惊讶地道。

“我刚才已经教给你了。张猎户看着落寒笑道,“希望你能够明白。

“那我练习的那图是不是一种功法?我看了王大爷的药书,那青石上的图有些像人体的经络。落寒看着张伯问道。

张伯一听,双目精光一闪,“你先在这里帮我清理下东西,张伯去去就来。


《六道北斗》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