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都市小说> 短篇小说觉醒记忆后,废渣逆袭都市神医

>

短篇小说觉醒记忆后,废渣逆袭都市神医

执笔墨丹青著

本文标签:

网文大咖“执笔墨丹青”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觉醒记忆后,废渣逆袭都市神医》,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都市小说,陈路杨明亮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妻子的背叛,事业的蹉跎,父母的生病,儿子的懦弱……种种不如意的事刺激到了他心灵深处,打开了百年轮回的深处记忆。他曾与老子论道,与孔子相交,曾踏足山巅登顶巅峰,也曾跌入谷底与深渊凝视。百年轮回,如今一朝觉醒,却被人当成癞蛤蟆般欺负?孰可忍孰不可忍!让你们看看哥真正的实力……...

来源:yylrsj   主角: 陈路杨明亮   更新: 2024-06-13 13:01:2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精品都市小说《觉醒记忆后,废渣逆袭都市神医》,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陈路杨明亮,是作者大神“执笔墨丹青”出品的,简介如下:陈路顾不上送孩子上学,直接匆忙的赶往医院这边刚到病房门口,就听见里面嘈杂声不断响起“护士,今天怎么没有用药啊?”“你们已经欠费很久了!”“可是……不是说……我儿子是咱们医院的医生,可以先欠着吗?”“医院这么大,大大小小职工上千人,难不成每一个家属都欠着吗?你们今天上午十点如果交不上费用,就出院吧,今天开始所有费用都停了!”“还有,这个床有患者了,马上就要过来了,你们赶紧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赶紧...

第3章


《奇疾方》是宋朝名医夏子益取师传方药及家藏方收集而成!

而陈路,就是当初夏子益的授业恩师!

《奇疾方》就是他帮忙修改的。

所以,陈路一眼就认出来了,患者的情况,属于是“水湿虫”!

这种病十分罕见,而且治疗起来很麻烦。

不过,麻烦并不代表陈路没有办法。

腹部肚脐属于任带之脉,患者寒湿凝滞,痰气壅滞,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这时候,陈路直接伸手把男子扶着侧躺。

右手拇指从头顶开始缓缓向下!

中医不是玄学,更不是神学,不可能做到小说中那般一针治病。

但是,这种任脉带脉虚寒证,必须要通开督脉!

督脉乃是一身之阳脉,总管诸身之阳气,唯有通阳散寒,方能缓解。

陈路的拇指顺着头颅往下走,直到尾椎,这才停止,循环往复九遍之后,他才停了下来。

这时候,原本躺在床上痛苦不堪的中年男子,突然忽然松了口气,平复了下来。

腹部的剧烈瘙痒和疼痛,让他的精神几近崩溃。

方才陈路的按摩,让他终于感觉腹部的不适开始缓解。

“呼……”

“谢谢,谢谢医生!”

中年男子看着陈路,满脸感恩。

身后的顾红棠更是满目惊喜的看着陈路,似乎回到了几年前的大学时期。

那时候,陈路高大宽阔的背影,总是让她得以心安,现如今……和当初一样。

“对了,红棠,给医生倒杯水,辛苦了。”

看着陈路的头上满是汗水,中年人连忙招呼起来。

陈路微微一笑:“叔叔,别客气,顺手的事儿。”

“不过……你这情况,比较严重。”

“腹如铁石,即所谓寒以坚之,因内兼寒也,并有水湿。”

“我猜测和你工作环境有很大的关系。”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之前你工作和生活的地点应该是在阴寒潮湿的环境下,而且长期有寒水侵袭,日积月累下,才有了这样的情况。”

“我刚才的按摩虽然可以让你缓解症状,但是治标不治本。”

听见陈路的话,顾海生顿时愣住了,他看了一眼顾红棠,满目惊讶。

顾红棠同样也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陈路。

陈路继续说道:“并且,您的先天之本有所损耗。”

“也就是您母亲在生您的时候,应该有过寒疾。”

这话一出,顿时房间里瞬间安静了下来,顾红棠和顾海生两人的眼睛顿时瞪圆。

如果说之前的是诊断的话,方才陈路的话简直……绝了!

“你……您怎么知道?”

顾海生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有些瞠目结舌的看着陈路。

陈路继续说道: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您今年应该只有48岁,而您出生的年月是在1976年冬月,那时候您的母亲,可能受过阴寒类的伤痛。”

此话一出,顾海生激动的差点从床上站起来。

作为一名坚定的马克思思想践行者,科学唯物主义价值观下成长的顾海生,第一次动摇了……

“这……这能猜到?”

陈路继续说道:“其实不难猜,1976年为丙辰年,这一年太阳寒水司天,太阴湿土在泉,中见太羽水运。

特点是水运太过,气化运行先天,太过而同天化,是谓天符。

具体到人体的影响,丙辰年中,人们可能会表现出偏阴、偏寒的体质特征。”

“本来您的先天体质就是偏于阴寒,而您去年很可能遭遇到了寒湿侵袭,落下了病根。”

“冬伤于寒,春必发病!”

“您的病,应该是清明过后开始发生加重的。”

陈路的这一番话,彻底把顾家父女二人说的愣在了原地。

因为……这一切都很正确!

顾海生就是1976年农历十月十七出生,那一天节气是大雪。

而那时候,顾海生的父母在东北大连的海监处工作。

出生之前,顾海生的母亲为了救人跳进海里,那时候的东北天气寒冷至极,当时生了一场大病。

可是……这一切,也就顾海生知道啊!

眼前的这个年轻医生,他怎么会猜到呢?

还有!

去年的时候,顾海生作为原发改委下属规划处的领导,和海事局共同研究一个新的项目,在海上待了整整两个月,顺利完成了那件事儿,甚至成为了锦川市的市长。

这一切,竟然全都被眼前的年轻医生给说的清清楚楚!

一瞬间,顾海生看着陈路的眼神里甚至多了一丝震惊。

“好厉害!”

“太厉害了,开眼了!”

“小同志怎么称呼?”

陈路微微一笑:“您客气了,我和红棠是朋友,刚才恰巧路过,顺手而为,我叫陈路,叫我小陈或者小路都行。”

“但是,叔叔,我刚才的按摩只能缓解。”

“虫生水湿,必得阳气吹之方生!

此水在腹,本已得生生之气,而有生虫之象,因客寒内入,气不复化,故但流水于外。”

“单靠推拿按摩,效果肯定不行,我的建议是用中药外洗加外敷。”

顾海生看了一眼陈路:“陈医生,这个……能不能劳烦你给我开点药?”

“这个病困扰我一个多月了,哎……说实话,工作都耽搁了不少。”

“中医西医我找了很多,可是压根就没用。”

顾红棠也是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陈路:“学长……麻烦你了。”

陈路看见顾红棠这边姿态,笑了笑:“好吧。”

“我给你开两个方,第一个方是洗剂,第二个方是外敷的。”

“不过,我叮嘱你一句。”

“用了药以后,第二天不要揭开伤口。”

“切记!”

说完,陈路在纸上写了起来。

“苍术500g浓煎,加四七汤,加南星、木香……熬制外洗。”

“苍术、麝香、硼砂……各10g,研磨外敷。”

写完之后,陈路把方子递给了顾红棠。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顾红棠眯着眼睛对着陈路摆了摆手:“再见!”

“嘿嘿,小样儿,又想跑!

上次一跑就是七年!

我看你这一次往哪儿跑!

哼哼!

你跑得了和尚还能跑得了庙?”

得知陈路就在锦川市人民医院上班之后,顾红棠内心开心坏了。

“对了……”

“他应该结婚了吧……”

“哎!”

想到这里,顾红棠的眼神瞬间再次失落了下来。

转过身来来以后,顾海生看见女儿的样子,忽然想到了什么:

“哎,这看啥呢?人家都走了半天了……”

“这个陈路,我怎么有点耳熟……是不是你之前……”

顾红棠忍不住嘟着嘴坐到了床边:“是啊,当初大学毕业直接换了手机号,再也联系不到了。”

顾海生沉默些许,看着女儿说道:

“这孩子人不错,有水平!”

“难怪能被我家姑娘惦记。”

“可惜啊……”

顾红棠:“可惜什么!”

顾海生:“可惜人家结婚了,你没看到戒指?”

此话一出,房间里再次陷入了沉默,很快,顾红棠站起身子朝着外面走去:“我去买药!”

顾海生看见女儿的模样,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虽然顾海生现在贵为锦川市市长,可他……终究没有办法解决很多问题。

比如自己的病,比如……女儿的心思。

……

……

陈路来到父亲病房,母亲这时候正好搀扶父亲从卫生间出来。

看见陈路之后,二老神色着急的看着陈路。

“孩子怎么样了?”

“没事儿吧?”

两人急切的问道。

陈路也担心父母担心,笑了笑说道:“没事儿,已经解决了。”

“爸,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陈东升叹了口气:“好多了。”

“儿子,要不……你去和医生打个招呼,我们出院吧!”

“我感觉自己好多了。”

陈路微微一笑:“术后是要有恢复期的,而且现在刚刚手术,需要消炎一类的,回家也不方便。”

“你在这里安心住下,别担心了。”

陈东升愁眉苦脸的说到:“这一天一两千的住院费,可不是小数目啊!”

“你挣钱也不容易,还得养活孩子。”

“爸妈没能力,给你添麻烦了啊。”

一旁的母亲杨爱莲也是忍不住说了句:“今天护士来催费用了……”

“现在欠了一万二……”

“你看看能不能早点出院。”

听着父母的话,陈路的内心酸楚无比。

不过,他还是忍不住笑着说道:“爸妈,不用担心,我有钱。”

“你们好好养病。”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阵电话响了起来。

陈路看着来电显示,走了出去:“爸妈,我接个电话,爸你安心养病就行,钱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出来房间以后,看着来电显示里的杨明亮,陈路犹豫片刻,还是接了起来。

此时此刻,在医院不远处的一个高端小区内。

杨明亮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他真的没有想到陈路这个废物真的报警了。

他们也是刚从公安局回来,这件事情要立案。

虽然说,孩子未成年,不需要被抓,但是……档案里有了这个记录之后,这一辈子可就毁了!

电话刚刚接通,就传来了一阵吼声!

“陈路,你想不想干了!”

“我告诉你,你赶紧去撤销了。”

“要不然,我让你好看!”

陈路淡淡的说了句:“就你这个态度,我直接告诉你,杨明亮,不可能!”

“你就等着吧!”

说完,陈路直接挂了电话。

这个态度还想要自己原谅?不可能!

回到科室之后,陈路收拾了一番东西就回家了。

陈着一个人在家,父母又在住院,他回去还得做饭。

又当爹又当妈的日子不好过。

吃过晚饭,陈着忽然对着陈路说道:“爸,我……我想回去上学。”

陈路一愣:“不休息休息?”

陈着摇了摇头:“我怕落下功课,到时候还得补课,补课费很贵的,而且……我要好好学习,长大了挣好多好多钱,好好孝顺你。”

陈路闻声,摸着儿子的头,笑着说道:“爸爸不需要你挣多少钱,爸爸只希望你能健康,快乐。”

次日。

一大早,陈路正要去上班,忽然一个电话打了个过来。

“你好,陈路吗?”

“这里是锦川市人民医院普外科。”

“赶紧补缴费用,要不然就停药了,而且现在等床的患者很多,上午十点之前如果不能补缴费用,就只能出院了!”

陈路听完之后,顿时脸色一变!

这是……赶父母出院吗?

怎么回事?

普外科那边自己不是打过招呼吗?

为什么还这样?

忽然,陈路想到了一个人,杨明亮!

《短篇小说觉醒记忆后,废渣逆袭都市神医》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