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醉樱

>

醉樱

乐喻著

本文标签:

火爆新书《醉樱》是由网络作者“乐喻”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内容概括:“来啦。”岑樱出了厨房,穿过走廊,就看到奶奶坐在四合院中间的老槐树旁,拿着针线正在刺绣。正值冬季,难得遇上个这么好的天气,整个院子全部被暖烘烘的阳光包裹着。她往这边走,嘴里还劝着:“奶奶,您眼睛不好就不要绣了嘛,到时候爷爷又要怪我没拦着您了...

来源:fqxs   主角: 岑樱顾衍寒   更新: 2023-03-07 21:20:4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现代言情类型《醉樱》,现已上架,主角是岑樱顾衍寒,作者"乐喻"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折腾一上午,岑樱和奶奶总算回到北城到家收拾完东西后,她又赶紧往包里装了几袋零食,准备出门"奶奶,我同学约了我吃饭,估计晚上回来"奶奶对于岑樱交友这方面从来不限制什么,认为小姑娘就应该大大方方和人相处,只要在门禁九点前回来就行"囡囡路上注意安全啊,有事情记得给奶奶打电话"老人家最后还是多叮嘱了两句岑樱应了一声,而后穿过客厅就往外走,脚刚踏出门去,又折回拿了茶几上散落的几颗脆梅,揣进荷包......

第1章 “冷就出去!”


岑樱吃完了碗里的最后一个小馄饨后,把碗和锅都放进了洗碗机。

这是她用自己兼职赚取的零花钱买的,本想着坑一下爷爷的私房钱,奈何没成功,索性只能自食其力了。

洗碗机洗碗很快,没一会儿,就全部冲洗干净了。

“囡囡,快过来帮奶奶穿一下针,哎哟,这年纪大了,眼睛真是比不上你们年轻人咯!

奶奶是从苏城嫁到北城来的,这么多年过去了,说话的习惯还是改不来,因此“囡囡就一直是岑樱的小名。

“来啦。

岑樱出了厨房,穿过走廊,就看到奶奶坐在四合院中间的老槐树旁,拿着针线正在刺绣。

正值冬季,难得遇上个这么好的天气,整个院子全部被暖烘烘的阳光包裹着。

她往这边走,嘴里还劝着:“奶奶,您眼睛不好就不要绣了嘛,到时候爷爷又要怪我没拦着您了。

“哎呀别告诉你爷爷啊,替奶奶保密,奶奶这一阵子不绣,手闲着也是闲着。

奶奶说话的空当,眼睛还一直望着针眼,努力穿着。

刺绣所用到的绣线、绣绷等工具以及各种颜色的布料全部都被摆在了木桌子上,阵势浩荡。

然而刺绣人正在为一个针眼发愁。

岑樱蹲下来,接过奶奶手中的针和线,没到三秒就成功了。

她把穿好的递了回去,又开口:“奶奶,我知道这是您一辈子的爱好,但您要保证这次不能超过半个小时哦!

奶奶的手停了下来,目光终于落到了自己的孙女身上,怎么看怎么标致。

不禁感叹:“还是囡囡好,出落得这么亭亭玉立,还善解人意,不像那老头子,简直是,迂腐!

听到这话后,岑樱直接笑出了声,“要是爷爷听到您这么说他,那他可又要伤心一阵子了哈哈哈……

“囡囡,你之前买的那什么洗碗机,奶奶也不懂,不过你这大学还没毕业呢,能有几个钱?

“喏,这里有张卡,都留给你,以后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奶奶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张银行卡,递给岑樱,而后又补充道:“密码是你的生日。

她还没来得及拒绝,银行卡就直接被塞到口袋里了。

算上交学费的卡,生活费的卡,还有额外零花钱的卡,这是奶奶给她的第四张了。

既然不能拒绝,那就大方收下好了,反正爷爷还会再给奶奶新的卡。

“这是你上次没诓来的私房钱,嘿,被我找着了。奶奶笑眯眯的,脸上尽是得意的小表情。

和其他七十几岁的老人不一样,像个老小孩儿。

岑樱憋着笑,这下彻底心安理得了。

忽然,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岑樱掏出来,就看到来自损友熟悉的微信——

苏北伊:【小樱花,江湖救急!】

一看到这四个字,岑樱就头皮发麻。

所有的坏事儿总被她那损友碰上,然后让她去救急。

救急其实也没什么,但偏偏那么巧,江湖救急完毕后,她总能遇到些尴了个大尬的糗事。

深吸一口气,保持微笑,岑樱抬起纤秀的手指,优雅地点了“加入黑名单旁边的小按钮。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不带任何犹豫。

谁知,忘了拉黑电话,某位苏姓损友的跨城电话就直接打来。

实在没办法,塑料姐妹花的友情面儿上还得过得去,岑樱接起了——

“事先声明啊,救急可以,但是帮老头儿找假牙,把教授的假发气掉了要去道歉,以及开车撞别人车屁股等。

“诸如此类的救急,我拒绝!

苏北伊赶紧往回找补:“这回真不是,我发誓!

听出了损友语气中多了一丝认真,岑樱的顾虑打消了一些:“行吧,那你说。

“之前我找咱们音乐学院的高教授借了一本《钢琴教学论》,说好期末考完试就还给他的。

“结果我直接把这茬儿给忘了,小樱花你能不能帮我把书还给教授啊?

“我现在已经坐上回家的高铁了,再赶回去的话,就买不上回家的票了,教授的书也不能及时还上……

“然后,我可能就见不到下学期的太阳了……

论高教授对苏北伊的仇恨值,他说第二,那没人敢说第一了。

自上次不小心那一回,再往后苏北伊碰上高教授都是绕道走。

生怕又一个不小心直接将仇恨值拉满了,人教授再一个不高兴直接把学分扣光。

岑樱意识到了这个看起来很严重的问题,于是爽快答应了。

这比起之前的江湖救急,确实正常了许多。

挂完电话,岑樱跟奶奶交代了去向,就出门了。

四合院的位置距离学校不是很远,大概走个二十分钟就能走到。

岑樱先按照苏北伊给的地址拿到钢琴书后,有点累,就直接打了个出租车到达学校门口。

期末考完试后,学校里的同学就陆陆续续提着行李箱回家了,再加上下午这个点,主干道基本看不见什么人。

而在这样安静的环境中,后头那辆轿车的引擎声就格外引人注意。

岑樱回头看了一眼,黑色的劳斯莱斯古思特加长,颜色倒是很低调,但是车就不算低调了。

恐怕又是来接学校的哪位少爷或者千金吧。

还能直接开进来,说不定和学校领导还有点沾亲带故的关系。

黑色轿车一直沿着主干道往前开,和岑樱要去的方向一致,因此她被迫欣赏了几秒那傲娇且锃亮的车屁股。

等她人来到办公楼下,呵,还真是挺巧的,又看到那个熟悉的车屁股!

高教授的办公室就在一楼,岑樱还没走近就听到那熟悉的声音——

“我们学院的学生都已经放假回家了,您的这个请求恐怕有些难呀。

岑樱就抱着钢琴书站在原地,本想等那位看起来很精致的高个子女人和教授说完再进去,结果被转过身来的教授看到了。

“诶,那位同学,正好,过来一下。教授直接开腔。

突然被cue到的某位岑同学愣愣地走到教授旁边,礼貌打了声招呼:“高教授好,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这位是给咱们学校捐了一栋音乐楼的温夫人,现在想请一位家庭钢琴演奏师。

“我记得你琴弹得还不错,正好也可以趁此机会锻炼一下。

这个时候,岑樱终于明白刚刚教授所说的那个为难的请求是什么了。

这请求对于她来说也挺为难呀,以她目前的水平去做钢琴师,这怎么好意思呢?

但是教授都发话了,拒绝肯定是不太行的,得另想个办法。

站在一旁一直没作声的高个子女人,从手中的爱马仕Birkin里面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岑樱。

岑樱接过来,一眼就看到最上面的几个字——顾氏珠宝·温澜。

温澜:“时间不会很久,也就一个多月左右,不需要多高的技巧,能给我那个大儿子解解闷儿就行。

高个子女人的字里行间处处透着强势,让岑樱有点儿不太舒服,“那个,我其实……

“我会付你酬劳,按小时计算。

高教授也在一旁帮腔:“你们大学生不是都勤工俭学吗,这不,正好是个机会,赚点生活费也好。

两边骑虎难下,岑樱实在是没有办法拒绝了,只好硬着头皮答应。

就当锻炼自己的琴技吧,顺便再赚点零花钱。

第二天在去往郊海别墅区的路上,岑樱就在网上搜起了顾氏珠宝。

以前只从室友那儿听了些只言片语,以及一些网传的小道消息,没怎么特意了解过。

现在搜完才知道,顾家大少爷因为腿疾常年坐轮椅,导致性情阴郁,没有人敢接近。

就连他的亲生母亲温澜都还要看他的脸色。

岑樱慢慢意识到,这好像不是一件很妙的事情,可是回过神来,出租车都已经开到了。

“小姑娘,进不去哈,一共八十五。司机就将车停到了别墅区门口。

岑樱拿好自己的琴谱和书下了车,按照温女士给她的地址,顺利到达目的地。

顾家的别墅大得离谱,一百个人同时住进去都是可以的,这是岑樱对眼前这栋豪华别墅的第一印象。

“是钢琴师来了吧?快进来。阿姨从别墅里面看到了她,给她开了门。

“您好,是温夫人让我来这里……岑樱话还没说完。

阿姨就带着她往三楼走,边走还边解释:“温夫人都已经给我们交代了,琴房在三楼,一会儿您直接进去就行。

岑樱有些奇怪,琴房明明在三楼,但是阿姨只走到二楼就停下了,让她自己上去。

“阿姨等一下,我想问问,顾家大少爷是不是……岑樱欲言又止。

阿姨往三楼房间口看了一眼,小声叮嘱道:“小姑娘,看你是个善良的孩子,阿姨跟你说啊,一会儿你进去弹琴就行,千万别说话。

岑樱默默将叮嘱记牢了,上到三楼,轻轻推开钢琴房的门,一股凉气直接钻到衣服里,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嘶,好冷!

意识到说了话,岑樱立马用手捂住嘴巴。

过了几秒后,发现房间里没有任何动静,她悬着的心才放下来,应该没被听到。

琴房里面很黑,所有的窗帘全部被拉上了,岑樱进去之后,视线一下子没适应过来,抬腿便撞在了类似于车轮的东西上。

“冷就出去!

低沉清冷的声音近在咫尺,就像沁入在冰水中,寒彻透骨,整个声线都显得森寒。

借着房间外的光,岑樱这才勉强看清眼前的人,坐着轮椅。

冷傲的眼睛正望着她,面无表情,对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

原来这就是顾家大少爷,的确和传言中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