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拥有不死之身的我恋爱了

>

拥有不死之身的我恋爱了

狂想末梢 著

古代言情 季时岁 盛鸿钧

《拥有不死之身的我恋爱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狂想末梢”。《拥有不死之身的我恋爱了》内容概括:又或者说,皇子们又多了一位竞争者。一个质子而已,已经远离自己的国土十四年,应该是对皇子们造成不了什么实质性的威胁。争夺皇储之位,最重要的是什么,才华、治国之道?最重要的是人脉,朝堂中,获得皇帝的认可是第一位,那么第二位就是朝堂当中的势力。势力是人拥有的,是地位带来的,所以,权臣,就是皇子们必须拉拢的...

来源:fqxs   主角: 季时岁盛鸿钧   更新: 2023-03-08 05:2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精品古代言情小说《拥有不死之身的我恋爱了》,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季时岁盛鸿钧,是作者大神“狂想末梢”出品的,简介如下:深山之中,要比陈望平想像的更加难走,他可从来不会跟着他爹上山打野物和砍柴,这些粗活只要陈胜安去做就够,他只需要舒舒服服的在家里面安心读书,等到他考上,现在父母们吃点苦也没什么,等到他考上了,就可以带着全家吃香的喝辣的但是偏偏他在乡试的时候就被刷了下来,什么狗屁考试,尽是一些天灾该如何治理,如何建立好两国的交往关系,他怎么知道,都是一些狗屁问题陈胜安肯定就只是运气好,这一次先给他一点教训,反正这......

第2章 质子回国置风波

二月十八,日跌,春风料峭。

京城的城门口停着一辆豪华宽大马车,穿着蓝色服饰的侍从并排并的,面向着城门恭敬的站在马车不远处。

季时岁就在其中,他感觉有那么一点冷,眼神不停的朝着城门外看去,在想着什么时候这个传说中的皇子什么时候才能够出现。

不光是季时岁,剩下在外面的人也在等待着,都快要一个时辰了,还是依然不见大皇子的身影,更甚至有人猜测,这质子回国的路上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吗?

无论是夙国,还是玄国,都有着大把的人不想让盛鸿钧回到玄国,因为对于夙国,他们少了一个可以牵制玄国的把柄,而对于玄国来说,时隔十四年,皇储的位置又多了一位候选人。

又或者说,皇子们又多了一位竞争者。

一个质子而已,已经远离自己的国土十四年,应该是对皇子们造成不了什么实质性的威胁。

争夺皇储之位,最重要的是什么,才华、治国之道?

最重要的是人脉,朝堂中,获得皇帝的认可是第一位,那么第二位就是朝堂当中的势力。

势力是人拥有的,是地位带来的,所以,权臣,就是皇子们必须拉拢的后台。

要是说盛鸿钧的母妃只是一个普通的妃子还好,可偏偏,他是沈皇后的儿子。

在三岁之前,五皇子盛鸿钧颇受宠爱,皇帝对他的宠爱所有人都是有目共睹的,不仅仅是因为五皇子是皇后所出,最重要的是沈皇后的母家,是沈丞相,沈府。

就连皇帝都要礼让三分的权臣。

虽然没有人会在明面上说出来,但是大家都知道,皇帝,忌惮着沈府。

所以,如果盛鸿钧如果在路上被人刺杀,那也不是没有可能。

所有人的心中都在想着,五皇子,不会,薨了吧。

可是无论如何猜测,依然需要在此等待着消息传来。

马车内,一个披着披风的少女,头上戴着名贵珠宝,镶金就只是基本操作而已,少女靠在软垫上,神情有一些倦怠。

这个马车中的人,就是当今的大公主,盛郜旸,五皇子的妹妹,玄国唯一的公主。

盛郜旸一直以来都是被宠爱的对象,无论是皇帝,还是皇后,都对她万般宠爱,就单单看这马车的规格,足以摆下一个成年女子可以酣睡的软榻,还有一个将近三尺长,二尺宽的檀木茶几,马车之外还有着用金做成的装饰之物,随便一掉点碎金,被普通百姓家捡到,差不多就是这家百姓一年还多的费用。

再说一说配置,为了让公主不受寒,六尺之长的北疆兔毛披风说制就制,就连公主所用的茶具都不逊于皇帝,随便一个装点心的盘子,都是琉璃所制。

这让许多的皇子都眼红,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机会得到这些东西,无论是什么,只要是好的东西,他们都会统一献给皇帝,以搏得一丝机会,毕竟现在的沈家也只有着一个三岁的七皇子而已。争不到的。

公主是女子,又不能够当皇帝,受宠就受宠吧。

可是现在呢?

五皇子快要弱冠就被放回了玄国,那他们怎么办,沈家的气焰只会越来越大。这无疑是让其他人慌乱了起来。

盛鸿钧的回国之路一定是不太平的。

因为战败,再加上盛鋐珖如此喜爱盛鸿钧的消息传了出去,夙国点名一定要皇帝的这个心头肉。

可是沈家会答应吗?当然不会,并且想要找人代替盛鸿钧,但是没有办法,不知道是谁传出的五皇子的画像出去,让夙国接质子的使臣都知道了五皇子的相貌,并且接质子的过程,需要夙国使臣全程参与。

“这真是欺人太甚!站在大堂上的礼部尚书李务愤怒的谴责到,看起来生气及了。

没成想,这话倒是被朝堂上等待的夙国人给听进了耳朵里。

不似玄国朝堂以深色长袍为主,夙国为官之人官袍为素锦之色,也有独特的服饰图文,大多为半长袍,最常见的图案就是雄鹰,展翅御飞,鹰越凶狠,官职就越大。

以什么判定凶狠,鹰的羽毛颜色,身体大小而判。

夙国皇帝的黄袍上绣的便是一只羽毛冗长,眼神坚定,以金红线为主所制的旋天雄鹰。

“这位玄国官员,在下夙国使者千逊,不知怎么称呼?

千逊身着淡紫色绣金暗纹半长袍,正向这边踱步而来,嘴角挂着淡淡的笑,眼睛微微眯起,看起来有些友善。

但是能够穿上这身袍子,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人。

周围的官员看向千逊的眼神有一些警惕。

千逊好像没有感受到玄国官员对他的不满和敌意,只是自顾自的说到,“大家不用担心,我们夙国此次前来,只是想与你们玄国建立友好的联系,为了两国的关系着想,怎么会是欺人太甚,你们误会了。

然后又看向了刚才发生表达不满的李务说到,“是吧,李大人。

千逊的眼中透露出一种意味不明的光,就这样被李务看在眼中。

李务开口“你怎么会知道我……

话还没说完,千逊就像没事人一样的走开了,而周围一直在现场的官员却奇怪的看着李务,而李务本人也显得十分的不解。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他也不可能抓住千逊问个底朝天,就只能够把疑问往肚子里面咽。

不日,仅仅三岁的五皇子就已经被夙国人带走了,沈家的丞相沈白岩前来送行,而最应该出现的沈皇后却因为悲伤不已重病而没有前来送行。

如若再见到这种分别的场景,更是要痛苦不已。

现在盛鸿钧从敌国回来,但是沈皇后依然没有前来接他,而是让公主来接,现在,倒是让人搞不清到底是为何了。

半倚着榻的盛郜旸娇声的对着榻边跪坐的侍女说到“小琴,我好想睡觉啊,怎么五皇兄还没有回来呀。

“只有我一个人来接,母后和外公也没有来。

只有十六的少女,娇俏的瘪了瘪嘴说到,想必已经耗了许多的耐心了。

侍女小琴一听,朝着盛郜旸行了行礼,说到。

“公主,若是实在疲乏,那便休息一下,若五殿下到达,自会有人通报的,公主不

必担忧。

公主眉头皱了皱,连带着右眉尾那颗鲜艳细小的红痣都俏皮的苦恼着,柔弱无骨的小手撑着粉白的小脸,鼓了鼓嘴到。

“算了吧,我再等皇兄一会儿。

盛郜旸直起身子来坐在软榻上,对着小琴说到,“小琴,把彩墨和笔纸给本宫,我要画一只迎春花给皇兄。

少女脸庞上是清纯的笑意,提笔开始了描绘,明黄色与翠绿色的相互映衬,不出一炷香,一枝活泼明亮的迎春花就跃然于纸上,生机勃勃。

最后扭转手腕,画上绿枝,点上花蕊,“完成。

收尾没多久,一个士兵从城门外跑了进来,高声叫道。“五皇子回来了。

只这一声,跟随的所有人都看向了守城士兵的方向。

“盛鸿钧到了。正在迷迷糊糊的季时岁猛然一个机灵,和其他人一样抬头看向了城门,尘泥半身的马车缓缓的行驶进入京城。

车夫手上一攥,随着马鸣一声,马车稳稳当当的停在了闪着金光的马车五米之外。

一双布满青筋的大手将暗色的布帘掀起,

一个剑眉星目,身高大约有八尺还多的一个巨人从马车中挤了出来。

因为季时岁所在的位置是盛鸿钧东南方,恰好看到了盛鸿钧左耳边的瘢痕。

束成一个高马尾的头发,隐隐约约能够看得出发白的衣物。

[长得……还挺帅。]季时岁的眼皮突然跳动。

他连忙低下了头。

“五皇兄——一袭粉色襦裙的盛旸披着兔毛披风向着盛鸿钧的方向跑来,头上的发饰随着跑动荡出雀跃的弧度。

看着少女越来越近的身影,盛鸿钧用着不用

拒绝但却温和的语气说到,“皇妹请留步,我身上有灰尘和泥土。

盛郜旸停了下来,打量着眼前食物年未见的五皇兄,如此的高大,盛郜旸小小的一只,只能够仰头观察着,不自觉的紧了紧手,“哎呀。

盛郜旸低头一看手心,发出可惜的惊呼声,“我给五皇兄的画。

她满眼的委屈,“都皱了。

但是想了想,她还是把手伸了过去,“五皇兄,这是我画的迎春花,送给你,欢迎你回家,有些皱了,你不要嫌弃。

盛郜旸的眼中充满着期待。

果然,低沉的嗓音响起,盛鸿钧接过那张画,“谢谢皇妹,画的很漂亮。

说着,还勾起了一抹温柔的笑意,在配上这样高大的身躯,让人有着一种特别的安全感。

“对了,皇兄,还有一件事情。盛郜旸将手指向微低着头颅的一片侍从。

“那些人是母后让我带给你的侍从,你就直接让他们带你去到你的府邸上,让他们伺候你换好衣服之后,我们就去面见父皇,父皇已经在等着了。

盛鸿钧对着盛郜旸点了点头说到,“劳烦皇妹,侍从让他们直接去到府上便好,衣服不必着急,还是面见父皇要紧。

虽然是自己同母的皇兄,但是盛郜旸对于这个皇兄也没有任何的记忆,只是凭着一股劲说出母后交代的事情,现在皇兄有着自己的安排,她也不好在说。

“那好吧,我们就先去面见父皇吧,皇兄,你跟我来。

盛郜旸转身走向了马车,踩着凳子进去之后,探头出来对着盛鸿钧招手叫到“皇兄,你的马车跟着我的马车走,我带你去皇宫。

说完便坐回了马车之中。

而盛鸿钧也钻进了马车中,“跟上他们的马车。

[总算是见到本尊,长得挺不错。]混在侍从堆里面的季时岁看着渐行渐远的马车这样想到。

根据短暂的三言两语看来,季时岁只是发现盛鸿钧有一些淡漠,不过这个也在意料之中,三岁,记事还不那么的全面,然后就被这么送到了敌国,可能对于盛鸿钧来说,说不定他对夙国的乡土情反而比玄国的要多。

自然对于这些人和事就是一种礼貌疏离的态度。

那这种人,应该怎么样才能够和获得他的信任呢?这是个十分大的问题,先进入他的府邸,然后再想办法,船到桥头自然直。

“走吧,你们都跟着我来 。带队的侍从站在一旁,催促着的走向了五皇子府的方向,季时岁收敛思绪,加紧脚步跟上了队形。

今天天气不怎么好啊,胸有点闷,季时岁在不注意时撇了撇嘴,深深呼吸了一口。

德炎殿,皇帝正端坐着,案桌前还摆着用朱砂批过的奏折。

大太监福忠揣袖弯腰的走了进来,对着盛鋐珖微微福了一下身子,开口说道“陛下,五皇子已在殿外等候着了。

盛鋐珖不紧不慢,提笔收尾,折子上则是礼部尚书李务所呈上来的折子。

甫渠县,因为突如其来的干旱导致收成不好,这种事情一般只需要减免赋税,减轻一下甫渠百姓的负担即可,但折子后面所说的才是重点。

甫渠存在的收成不好的问题,存在了近两年还要多,不仅是粮食问题,地方县竟然发生了饿死人的事件,形成了规模不小的饥荒,还有最让人闻风丧胆的并发症——瘟疫。

因为百姓一个接着一个的饿死,所以很多的人都会将尸体掩埋,可是随着越来越多人的死亡,有家人的还好,没有家人的就直接就在大街上等到身子腐烂,有些人还会搭把手给抬走。

但现在的情况已经严重到很多有着力气的

人跑到了其他的县份乞讨为生,大批量的乞丐出现在其他的县中,已经严重影响力当地的风气,引起了当地县令的疑惑。

安仃的县令就是如此,张白裕,三年前的新科状元,现今二十有五,才德兼备,听说了城中发生这样的事情,立马就派人带来了两个城中的乞丐询问。

当手下的人将这两人带来的时候,张白裕才看清出这些的情况,破破烂烂沾满泥灰的粗布衣物,干枯打结的头发泛着黄,就连裸露出的手部皮肤都是干枯开裂的,这就是一个难民。

此时两个难民正是眼神发着红,不断的咀嚼着官兵给他们的食物,丝毫不在意自己所处的地方。

“拜见官老爷,有什么……吩咐您说。

对啊,你说,呜——,我们知道的都告诉您。

二人含糊不清的说着话,时不时的抬头看着眼前的张白裕,就算被干粮噎的脸部通红都没有放弃咀嚼。

张白裕有些于心不忍,于是亲自走到桌案前倒了两杯茶水给二人。

“先喝点水在说吧。茶杯递到了二人的眼前。

两名乞丐见这地方的官老爷不但给他们吃的,而且还亲自给他们倒水,受宠若惊,颤着手接过茶杯将水灌进口中。

皆是伏地磕头,嘴里还不断的哭喊着,“谢谢青天大老爷!谢谢活菩萨!

“这是我最近吃过最多的一次粮食了,如果不是来到安仃,我们恐怕早就成为路边的荒尸了。

另一人也哭叫着说。

“对啊,甫渠那个地方根本就活不了人,人和天都不给我们活路啊——,苦命啊,我们太苦了——

哭号声和短短的几句话让张白裕意识到,恐怕有着更为严重的事情出现了。

为了知道更多的消息,他示意两边的官兵将跪坐在地上的乞丐先扶到椅子上坐了起来,然后安抚着他们的情绪。

张白裕搬了一个凳子坐在二人的面前,出声说到“你们二位先冷静一下,可以告诉我,你们是哪个地方的人,为什么会来到安仃这边乞讨,而且你们说的没有活路,又是何意。

张白裕说完这话就耐心的等待着回答,两个难民的情绪也慢慢的缓和了下来,一人接着一句的讲述他们的遭遇。

“我们本来是甫渠人,一年中除了赋税重了一点之外,也算是能够得到温饱。

“可是就在两年前,甫渠大旱,颗粒无收……

半个时辰的时间都要过去了,张白裕才明白了这些县外涌进来的难民到底经历了怎样的磨难。

“竟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张白裕内心已经是有些愤懑了。

成千上万的和他们一样的甫渠当地的百姓过着身不如死的生活,就在甫渠,土地缺水干裂,家家户户的人都钱粮尽绝,而当地的官员却是丝毫没有作为,除了每天施舍的那些只有颗粒米的粥,不,听那些人来形容,就是热着的米水,每个人每天只能够领上一碗,饿死的人不计其数。

刚开始的时候,甫渠县府大门口施粥救济百姓的时候还算能够获得的温饱,可是一个县,那么多的人,要供那么多人吃饭,怎么可能,有些人饥一顿饱一顿,身子弱了,生生的被折磨死。

如今的情况,当然就是向朝廷请款治灾,但是到了县里,还是依然没能够救济这些百姓?

而是硬生生的到了瘟疫这种地步。

瘟疫,传染性极强,不出数日,感染者就可几十,上百。

张白裕表情一凛,眉宇间透露出担忧,对着二人焦急的询问到“你们进城之人可有患上瘟疫之人。

立马,就连在场的官兵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所有的目光都盯着灾椅子上的二人。

在众人眼神的压迫下,一个年纪比较大的乞丐站起来,而另一个人也是很紧张的跟着一起站了起来。

“和我们来的人是没有染上的,因为那些染上的人我们都躲的远远的,就算他们饿的实在是不行,也不会有人去帮忙,因为大家都想有条活路,不想染上这种病。

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一下。“可是是有染上瘟疫的人想要来到城中求医的,我们也不知道——

二人支支吾吾,也是不确定其中是否有跟随之人。

然后他们才刚说完,就听到眼前的官老爷安排到“加强城门外的布防,告诉城外的士兵,戴上透气的布系上捂住口鼻,一定要严密筛查进入的人,如果有咳嗽,呕吐,快要病死的人来到城门口,一律拦在城外,不许入内。

吩咐完后,张白裕扭头对着刚才的二人认真说到,“瘟疫传染性极强,若是有人进了城内,必定会连累安仃无数的父老乡亲,如果你们发现有病患在城内,请一定要告知我们县府。

张白裕拍了拍旁边一个高大官兵的肩头,指了指往外走的二人说到,“赵乎,给他们一些干粮,然后把他们送到原来的地方,顺便搜查一下是否有着藏匿的病患在城内。

那赵乎好一个大个,双手抱拳,憨笑了一声答“是,县令。

转身招呼着周围的官兵,点了点其中的一部分人说“你们跟我来去搜查。

对着快步想要走出县府的二人说到,“还有前面那两个甫渠来的,等上片刻,我家县令准备了一些干粮给你们拿去吃。

爽朗的声音洪亮到四面八方的回响,张白裕站在后面看着,无奈的摇了摇头。

只是又对着赵乎说了一声“赵乎,你们也记得带上巾布防止传染。

“县令请放心——提溜着二人出了县门的赵乎回到。

“总是那么的风风火火。张白裕笑着摇了摇头。

说完抬步沿着走廊走向了书房的方向,他要上疏,禀明此事,如若不然,这甫渠县的风波怕是要波及到更多的地方。

“甫渠县出现大面积的饥荒,当地的县令没有上疏前来说明,反而是一个距离着百里的安仃县令层层递上这份奏折,还让李务那老家伙也参上一脚了。

盛鋐珖很是意外的抬了抬眉,随后放下笔,将奏折放到一边。

“传五皇子进来。他对福忠说。

福忠早已经等候着,掐着嗓子答,“是,陛下。退后行礼便向殿外走去。

娇气的盛郜旸在外面与盛鸿钧一起等候着传唤,平常来见父皇,只要到了殿门口福忠就会迎她进去,而今天她却在外面等了半柱香的时间。

虽然殿门外也不算太过寒冷,但是风吹着还是有一些凉意,盛郜旸轻轻的踮了几下脚,扭头看了看站到现在都纹丝不动的五皇兄,心里想着。

[五皇兄不冷吗?]

[见到父皇的五皇兄,第一反应会是什么样的呢?]

她还是忍不住说了话,“五皇兄,父皇日理万机,定是太忙了,所以才要我们在等一下。并不是不想念你。

盛鸿钧听到旁边小公主的安慰,低头对着她温柔的笑了笑,“父皇乃一国之君,忙是肯定的,我不会因此而感到任何的不舒服,这是我作为父皇儿子应该为他所做出的理解,多谢皇妹关心。

并且还抬起手轻轻拉了拉盛郜旸披风内卷的边,关心到,“虽然已经立春,但是春风中还带着些许凉意,皇妹还是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盛郜旸僵了一下身子,对着这个多年未见的皇兄还有一些局促,微红着脸说,“谢谢皇兄。

“嗯。

不消片刻,福忠打开了门,对着外面的皇子皇女行了礼,站在门侧,“五皇子,大公主,陛下召二位进殿。

“父皇终于叫我们进殿了,哼,我的脚都已经酸了。

“父皇~~,儿臣来拜见父皇啦。

盛郜旸蹦蹦跳跳的跑进殿中,乳燕投林般奔向盛鋐珖。

还未踏进殿门的盛鸿钧眼神瞥向门边低头的福忠,说了句,“多谢福忠公公。

福忠抬头,二人目光交汇不过一瞬,福忠立马低头提醒到“五殿下,陛下已经在等候了。

《拥有不死之身的我恋爱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