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这个世界我最爱你

>

这个世界我最爱你

一只不笑的狐狸著

本文标签:

热门网络小说《这个世界我最爱你》是著名作者“一只不笑的狐狸”的最新佳作。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因为分科是高二开学,所以大家还有两个月的考虑时间,班主任大概说了一下分科的事就走了。张之凌和许颜在上一次换座后成为了前后桌,同样喜欢在课余凝望窗外的天空,便一起选了靠窗的座位,许颜戳了戳张之凌的背说:“张之凌,要不你陪我学文科吧,你走了我可怎么办,都没有作业抄了,数学老师那么喜欢提问我,你走了没有答...

来源:fqxs   主角: 许颜张之凌   更新: 2023-03-07 21:39:3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一只不笑的狐狸"的《这个世界我最爱你》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长大后,我们总会为过去的决定感到后悔,然后以年少不懂事为由,轻描淡写的带过这件事,可是,对别人造成的伤害一直是存在的,不是每一句对不起都有回应许颜不止和别人提起过一次,熟的不熟的朋友,她都会说,我有个好朋友,她叫王圆圆,许颜的朋友都知道她,只不过没有见过真人许颜没有说的是,她曾是我最好的朋友,后来不是了,我把她弄丢了,她说我再也不是她的朋友了是啊,王圆圆,那个脸蛋圆圆,脸蛋轻微高原红的回族女......

第3章 我们的高中时代


那时,青春年少,我是我,你是你,我们如此熟悉,也如此陌生,你不知我,我亦不知你,也无人可知日后的纠葛。

高中生活总是紧凑的,忙碌的。做不完的作业,上不完的课,课程的稳定推进,月考次数的增多,大家的成绩逐渐明朗,有踊跃而出的黑马,也有自甘堕落的野马,中考排名和现在的排名还是有变化的,对于分科,大家也有了初步的规划,张之凌,依然稳居年级第一,学文还是学理都不影响,只有少部分人成绩起伏不定,少部分人中自然有许颜,她的理科成绩真的是一塌糊涂,年级排名中层靠后,这辈子注定学不了理科。所以,她注定是个文科生,和文字打交道。因为分科是高二开学,所以大家还有两个月的考虑时间,班主任大概说了一下分科的事就走了。张之凌和许颜在上一次换座后成为了前后桌,同样喜欢在课余凝望窗外的天空,便一起选了靠窗的座位,许颜戳了戳张之凌的背说:“张之凌,要不你陪我学文科吧,你走了我可怎么办,都没有作业抄了,数学老师那么喜欢提问我,你走了没有答案,数学课我肯定生不如死。

张之凌没有回复,她便掐着他胳膊,抢了他橡皮,他边转过来抢橡皮边说:“给我个理由,一个足够充分的让我留下来的理由。看他那么严肃许颜一时无法回答,只能一直捏着橡皮不放,张之凌握着她手,心想这么点力气够干嘛,伸手打了她的头,在一瞬间,窗户那多了个黑影,班主任朱钰展推了推眼镜,瞪着他。

张之凌一下愣住,笑容僵在脸上,随后他被小朱叫了出去,五分钟后张之凌黑着脸进来,许颜摇头晃脑比着耶,张之凌直接气笑了,想起了短视频里诌媚的狗狗,为了吃小肉干摇头晃脑,尾巴快摇到天上去了。他想,以后养条这样的小狗大概很可爱吧,一瞬间,他被自己的想法惊了,许颜怎么会像小狗,分明是恶犬,许颜怎么会可爱,摇摇头打消了念头。

“许颜59,整张试卷抄一遍,这是第七次了,你说你,怎么就不多考一分呢。地理课上,廖老师乐呵呵的说,许颜无法作答。张之凌忍俊不禁,回头和许颜说:“瞧瞧,永远的59,那一分多难为你,要是大学,你可就挂科了,你毕业证不要了啊。许颜回复他:“我村里上个月有个老人去世了,你猜为什么,因为他爱多管闲事。说完白了他一眼,然后埋头抄地理,抄写边说“我深深厌恶并憎恨着这门学科,毕业后再也不要学地理了,也再也不要遇见地理老师了。虽然他穿着黑色大衣,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个子很高,长的像个型男,还有腹肌,但是他这么恶毒,我以后再也不喜欢他了。王圆圆和张之凌听的对视一笑,告诉她班主任说了,今晚的晚自习可以看电影,要不留着晚上抄,许颜直接炸了,啊,看电影!!!可是自己还没抄完试卷。

“不行不行,中午我不吃饭了。许颜边奋笔疾书边骂骂咧咧,抄试卷时最后的大题涉及地图,许颜是完全没有绘画能力的,只好可怜巴巴的看着张之凌,并用眼神示意,张之凌叹了叹气,拿过来帮她画完了,她立马发挥自己的狗腿子能力。“啊,凌凌,你怎么这么优秀啊,什么都会,以后找女朋友可有优势了。张之凌笑笑但不说话。许颜还想说什么,但突然感觉下面一热,肚子微微发痛,心里大喊糟糕,扭过头过了一会,手伸进课桌鬼鬼祟祟的拿了卫生巾,和王圆圆说了情况。王圆圆起来和她一起去了卫生间,幸好发现及时,没有漏到外裤上,课间十分钟是没有时间回宿舍换裤子的。回来后,许颜小腹隐隐作痛,没有了调皮的劲头,厌厌不乐的坐在座位上,张之凌感觉迷惑,但看到王圆圆去给她接了热水,再看她苍白的脸,他懂了,也不再和许颜打闹。

许颜眯了一会,醒来发现王圆圆去买看电影要吃的零食了,正想起来接热水,张之凌伸过了手,看着她说:“今天没水了,我刚接的,把你杯子给我,我倒我的给你。许颜没说话,他接着说:“放心,我没喝过。刚拧开瓶盖,许颜拿过他的杯子就喝了一口,接着笑起来,又开始摇头晃脑,张之凌看到这,只能笑笑把水接过来倒给她,碰到了她的手指。四月份了,但她的手很冰很冰,他又起来把她旁边打开一半的窗户关起来,把外套递给她,她不接,他说:“好歹前后桌一场,你要是出事了,我也有责任,再说了,前天班主任还说我,不要和你斤斤计较。得,刚刚心里升起的暖意,一下荡然无存,直男就是直男。

终于熬到了看电影,她最喜欢的环节,无奈张之凌这个大高个,挡在前面,眉头一皱,拍了他肩膀,眼神幽怨的说:“你长这么高干嘛,快点,我和你换座位,我看不到。他不换,最后他的同桌吴旭东,殷勤的笑着站起来说:“许哥莫着急,我和你换,你那个位置可是玩手机的好位置啊!张之凌站起来了,让许颜过去,光顾着和他置气。许颜没看脚下,脚卡在了桌缝,人往前一倒,发生的很快,周围的人反应不过来,没人拉她,她心想这下好了,摔个狗吃屎,众人反应过来时,许颜靠在张之凌的胸前,手搂着他腰,于是全班开始起哄,仿佛返古了,还有人站起来吹起了口哨,许颜脸红着闪开,张之凌则是喊着男生:“别瞎起哄,电影要开始了。大家这才慢吞吞的坐下,心情平复后,她扭头给王圆圆要零食,王圆圆一脸吃瓜的表情。

王圆圆邪魅一笑,问道:“和大神拥抱什么感觉,他身上什么味道,是不是荷尔蒙的味道,还有,这么一撞老天有没有把他的脑子分一点给你。她声音很大,张之凌也能听到,许颜用余光看见他笑了,只能瞪着王圆圆,让她闭嘴。问她:“你怎么回事,圣贤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那么八卦。王圆圆撇撇嘴,不情不愿的交出了零食。吃着土豆片,一点味道也没有,心感觉要跳出来了一样,许颜心想,这是第二次心跳的这么快了,正发呆,一只手伸过来拿了土豆片。

她抬头,他笑了,“怎么,第一次抱男生吗,没事,这点便宜让你占了,兄弟一场嘛。他欠揍的说,许颜错开了他的眼神,告诉他,电影开始了,别说话,张之凌收起了不羁,开始偷偷的笑,原来许颜是会害羞的,刚刚她在他怀里的那一刻,他闻到了香味,好像是棒棒糖的味道,又好像是洗发水的味道,也好像是空气中的香味,总之,很香,后来想想,喜欢一个人是先从喜欢他身上的味道开始,大概是荷尔蒙的味道。

后来张之凌时不时总会想,要是他答应了留下来陪她学文,她的人生里都有他,会不会轻松一点,他们也不会错过那么久才在一起,他听到了许颜说的让他学文,他只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向往的是警官学院,以后成为一名缉毒警察,所以他问她理由,他也许是希望许颜说出,那你为了我留下。年少的感情,青涩又善变,朦朦胧胧,分不清是好感,是喜欢,还是爱情,于是她没再问他也不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