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古代言情> 君子温润如玉,放肆甜宠战神将军

>

君子温润如玉,放肆甜宠战神将军

冗里胥玉著

本文标签:

小说《君子温润如玉,放肆甜宠战神将军》是网络作者“冗里胥玉”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详情:”可惜他现在的状况不是面前这人的对手,否则真要让他不得好死。何况还有要事在身,这件事只能自认倒霉。顾昭述就算身为一个庶子,长到这么大,也没吃过这样的亏!他磨着牙,狠冽的眼神在郁迩身上凌迟了片刻,往门外走去。“你确定现在可以?”郁迩声线舒缓,眼里荡漾着微光,带着笑注视着他...

来源:fqxs   主角: 郁迩顾昭述   更新: 2023-03-07 21:42:4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君子温润如玉,放肆甜宠战神将军》这部小说的主角是郁迩顾昭述,《君子温润如玉,放肆甜宠战神将军》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古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郁迩无奈蹲下身,雪白的长袍曳地,轻声哄道,"我不动他,先给你上药"七尺通灵性,闻言微微放松,任由郁迩清凉的手指在它身上涂抹药膏白鹤从小与他相伴,能够洞察他的情绪,或许是察觉了他刚刚一闪而过的杀意顾昭述被白鹤紧紧箍着,他明明可以轻而易举地挣脱,但还是伫立在原地没有动,垂眸看着郁迩轻缓的动作他的手指白皙修长,指尖沾上了药膏,在一片纯白之中,准确找到白鹤的伤口,在上面细致地磨砂面上不显,眸底暗......

第8章 风起(二):步步逼近


从五皇子府出来后,褚郊没有立刻回到自己的九皇子府,而是驱散了仆从,独自拎着从顺德药铺中抓的药去往二皇子府。

弱冠后的皇子都会分府别住。

太医院的药虽然正宗,但是吃久了难免效果减弱,对病情没有多大帮助,民间会有些另辟蹊径的偏方,反而要更有作用。

暴雨过后,是一场艳阳,纯白的云朵稀稀疏疏,散得很开,点缀在湛蓝的天空中,像是铺开了一层斑驳的水墨画,煞是清爽。

二皇子府冷冷清清,褚滋只留了两个得力的侍从帮忙打理内务。

褚郊到的时候,褚滋正独自躺在红梅木雕纹长椅上阖着眼,周边没有其他人,温煦的暖阳洒在他略显苍白的面容上,勾勒出几分闲适来。

褚郊莫名也跟着心情好了些,他和褚滋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母子三人从小相依为命,母亲去世后,只留下兄弟俩互相照拂,绝大多数情况下,是身为弟弟的褚郊来照顾生病的兄长。

耳边是褚郊踩着落叶发出的窸窣声,褚滋微微掀开眼睫,平淡道:“你来了。

褚郊轻轻“嗯了一声,坐在一旁的石凳上,将手中的药包搁在洁净的石桌上,石桌晒了太阳,此刻有些温热。

他从衣袖中摸出一张折叠好的纸道:“顺德药铺进了一批新的药材,煎服方法我都写在这张纸上了,待会交给冬青和桐叶,你要记得按时服药。

褚滋抬眼瞥他,目光刚好能够看见地面与石桌的夹缝中,一簇巴根草向阳而生,纤细的根须蔓延着,匍匐在地面上和石桌底部,灰绿色的小穗在艳阳中格外富有生机朝气。

世家万物都在欣欣向荣。

他无所谓地笑笑,“横竖吊着口气,死不了,何必如此幸苦。

这些话像一把锥子刺痛了褚郊的心,他缓了缓,道:“以前的苦日子我们都已经熬过来了,现在好不容易好过一点了,哥,我们不应该这么悲观。

“呵……褚滋讽刺地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你我都心知肚明,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你可以这么心安理得?

褚郊默然良久,清秀的面容静得像是化不开的冰水,只有袖袍下的手微微蜷缩。

只听见褚滋略显苍凉的声音,“十年前的那个冬天,母亲没能熬过去,我缠绵病榻,沦为一个废人,当时的那种绝望痛入骨髓,我一辈子也忘不了!褚郊,你别忘了这一切是因为什么!又是拜谁所赐?!

一时情绪激动,褚滋接连咳嗽了几声,褚郊连忙站起身帮他顺着背。

最后他从屋内拿出一条薄毯,盖在褚滋身上,说,“哥,你身体不好,情绪波动不宜太大,我改日再来看你。

褚滋看着褚郊寂寥的背影,眸间闪过一抹痛色,轻声道:“朔霜堪覆凌霄树,难拒孤梅香万里。

正欲提脚出门的褚郊蓦地停了脚步。

“当年你尚且十岁,随口吟的这一句诗,我到现在还记得,当初你的孤高,你的胸怀,那是何等的才情,林弃林丞相更是当众赞誉,甚至直言你一身傲骨,生来便是高山上挺拔亭立的松柏,假以时日,必定支撑北楚繁荣昌盛!

褚滋像是陷入了深深的回忆,面上满是留恋,“可是弟弟,你现在在做什么啊?我越来越看不懂了。

褚郊站在原处,轻轻闭上双眸,垂落在身前的手紧了又松。

这一路上受过许多人明里暗里的不屑与奚落,质问与嘲弄,可是没有哪一次,让他有现在这样想要落荒而逃的冲动。

他没有办法在褚滋面前做到风轻云淡。

褚滋放缓了语气,“求你往回看看,母亲为了什么执着了一生,皇家权势的争夺,掺杂了多少污浊、肮脏的阴谋算计,又裹挟了多少无辜之人的生命?褚郊,你本是俯瞰人间的凌云,高洁,纯澈,何必自甘堕落卷入皇权的沼泽,在里面苟延残喘,随波逐流?

他用了求字。

那是一个哥哥想要将弟弟从地狱边缘拉回的深深无奈。

可是褚郊没有办法,甚至没有任何悔意,睁开双眸,眼中满是清明,他头也不回地抬脚离开。

留下满院枯寂。

~~

翰书斋。

这日,郁迩授完学后没有像往常一般下课,皇子们也都规规矩矩地坐在下方。

郁迩微不可察地扫了一眼褚承的方向,随后温和道:“近日兵部侍郎府满门枉死,郁某出身庙宇,身为修行之人,原想月末为他们念经超度。

他顿了顿,又道:“不过除夕降至,大型庙宇皆是人满为患。郁某来到北楚的时间不长,可否请诸位建议些清雅幽静的寺庙?

众人闻言都沉思起来,在脑海中搜素寺庙的名字。

八皇子褚维道:“先生若是要寻些幽静的庙宇,学生倒有几个推荐的地方。

郁迩抬眸看向他。

“古灵寺,清潭寺,余晖寺皆分布在北楚都城边角,偏离都城中心,倒是符合先生需求。

还不待郁迩作出回应,三皇子褚淀提出了意见,“这些寺庙都坐落村落集中的地方,周围都是些无知的穷苦百姓,兵部侍郎府满门被杀,民间百姓又多信鬼神之说,怕是那些地方也不见得会有多清静。

郁迩微微颔首,静静听着。

十皇子褚夙脑海中忽然闪过了一个地方,眼中浮现一抹迟疑,“郁先生想要清净不被打扰,学生知道一个地方,不过位置十分恶劣。

褚承和褚郊不动声色对视了一眼,有些不好的预感。

郁迩声音清淡,“愿闻其详。

“在靠近城门的城南方向,有一所背靠深山的庙宇,叫朴疏寺,环境清幽,因为位置实在偏僻,所以素日里只有相距近一点的村落百姓会去那处,不过这所寺庙有不少得道高僧,讲授佛学,占地规模是一点都不比其他大型寺庙差。

“多谢殿下的建议……

郁迩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五皇子褚承打断了,“郁先生是翰书斋的先生,教授的是皇家子弟,自然应当受到皇族礼遇,朴疏寺此等穷僻之地实在不符合先生身份,亦是对先生才德的埋没。


《君子温润如玉,放肆甜宠战神将军》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