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穿越重生> 全集阅读团宠之蒋家小女会仙法

>

全集阅读团宠之蒋家小女会仙法

三月含芳菲著

本文标签:

《团宠之蒋家小女会仙法》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三月含芳菲”的创作能力,可以将蒋靖安蒋文康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团宠之蒋家小女会仙法》内容介绍:都是当父亲的,元允被提起了兴趣:“听你这么说,蒋兄家似乎孩子不少?”蒋文渊笑道:“亲子只一个,侄儿倒是有一群,组个蹴鞠队绰绰有余”元允讶然:“那还真是人丁兴旺啊!”就着这话头,俩人天南地北七扯八扯的竟然聊了一上午蒋文渊觉得元允大气爽快,不仅学识渊博,还没有勋贵子弟那种高高在上,不可一世元允觉得蒋文渊明明一介文人,却没有文人那种酸腐,性子也是憨厚爽朗,对于守边军士更是崇敬有加一番谈话下来,地......

来源:cd   主角: 蒋靖安蒋文康   更新: 2023-05-23 06:09:4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穿越重生《团宠之蒋家小女会仙法》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三月含芳菲"十分给力。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却颇具威仪,想来是长期居于上位养成的。想到自家都是他治下的百姓,蒋禹清下意识的扯出一朵笑容来。有道是破家的县令、灭门的知府,巴不巴结的两说,至少不能得罪了。"啊哦哦!"县令大人你好啊...

第16章

《团宠之蒋家小女会仙法》中的人物设定很饱满,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现的价值,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同时引出了蒋靖安的故事,看点十足。《团宠之蒋家小女会仙法》这本连载中团宠之蒋家小女会仙法,蒋禹清,古言脑洞,古代言情,种田,穿越,空间,团宠,甜宠小说目前更新到了最新章节第216章 连体双胞胎,已经写了73.0万字,喜欢看古言脑洞、古代言情、种田、穿越、空间、团宠、甜宠 而且是古代言情、穿越、种田、大佬小说的书友可以试试。

书友评价

这本小说实在太好看了,方方面面都让人看的过瘾,

谢谢作者大大,书写的真好,让人看的心情愉悦,有爱国爱家的情感,点赞[赞][赞]

好看是好看,就是更新太慢了。

热门章节

第94章 馒头外交

第95章 惊马山剿匪

第96章 超级大订单

第97章 战场救护

第98章 给人,必须给

作品试读

谭玉花是小胡氏的老来女,因此在家颇受宠爱。说的婆家是县城的,家里开了间豆腐坊,听说小有家资。

到了谭家后,碍于情面,老胡氏给了根银簪子作添妆,虽是空心的也有小二两。

以老蒋家现在的家底和门庭,若是给亲厚的人家添妆,必不会这么寒酸。

就比如,她给大儿媳妇准备的,给林家新进门侄媳的见面礼,就是一对儿赤金手镯。

但给小胡氏的女儿,哪怕是根空心的银簪,她也心疼。

谭玉花有些不满这个姨母的小气,她心想以胡氏的门庭怎么着也该添个金簪子才是。

好在她还算有点成算,没当场表现出来。

其实,她娘给她准备的嫁妆也不过才一套六件的银头面而已。

至少在所有的添妆里,这银银簪子算是最贵重的了。

到了吉时,新郎倌骑着驴,带着一顶四人抬的喜轿吹吹打打的接走了新娘。

之后,便是女方的家人坐席了。因着是老胡氏的姐姐,又是举人的亲娘,老胡氏自是受到了所有人的礼遇。

在这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时代。寻常的秀才都要让人高看一眼,更况是举人的家眷。

早上起得早,又看了场热闹。蒋禹清奶宝宝早就撑不住,窝在老胡氏怀里呼呼大睡了。

小胡氏便讨巧的凑过来道:“姐姐,孩子已经睡着了,你也抱了一上午了,怪累的。

要不放我那屋里去,让她睡会吧。我那屋平日里除了我也没人进去。

老胡氏抱着孙女,着实不方便吃饭。

再加上孙女儿长得好,压手的很,这抱了一上午了,手确实酸得不行。

想了想,便同意了小胡氏的提议,抱着孩子跟着小胡氏去了房里。

放下孩子后,给她盖了件溥溥的兔毛披风,又轻轻的拍了一会,确定她短时间内不会醒,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老胡氏离开没多久,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就进了老胡氏的房门。

猥琐男人四下翻找了一遍,并未找到值钱的东西后,贪婪的目光赫然锁定了床上熟睡婴孩。

三姑婆说,这孩子长的好看。若是卖去花楼里肯定能卖不少钱。

她听说有些花楼专挑漂亮的小姑娘买,养大了调教成那什么什么瘦马,再卖给那些豪商巨贾和大官,挣老多钱了。

而且这孩子还穿金戴银的,很是富贵。单她身上的首饰撸下来,就值不少银子。

最近几天赌坊的那帮孙子追债追的急,再弄不到银子,他的胳膊就要保不住了。卖了她,得的银子还完了债,说不定还能再玩上几把。

想到这他不再犹豫,从怀里掏出一块浸了蒙汗药的帕子,照着孩子口鼻就捂了下去。

婴孩只微微挣扎了一下,就彻底不动了。

必竟是第一次干这种事,猥琐男心跳的怦怦的。

他迅速的掀开被子,抱起孩子,小心翼翼把头伸出房门,就看见他三姑婆对他点了点头。

他又观察了下四周,见并未有人注意到这边,方才出了门,飞快的跑了。

饭吃到一半,老胡氏突感一阵心悸。想起还在小胡氏房里睡觉的孙女儿,便告了罪起身去看孩子,小胡氏见此也只好放了筷子跟着一道。

两人推开房门,见床上空荡荡的,哪里还有孩子的影子。

老胡氏瞬间大脑一片空白,如坠冰窖,腿软的险些站不住。

“我乖宝呢,我孙女儿呢?老胡氏颤抖的着拽住小胡氏。

小胡氏这会也是白了脸,吱吱呜呜的道:“这、这先前不在这儿睡得好好的么,这一会的功夫哪去了?

“我问你,我乖宝呢?老胡氏又急又气,拉开嗓门吼道:“你不是说你屋里没人来吗?我孙女哪去了?

“那个,姐姐,你先别着急。待我问问家里人,也许是娃儿醒了,她们抱去哄了也说不准。

老胡氏这会也没有其办法,虚飘着脚步出来问,谁抱了屋里的孩子,问了一圈都说没见过。

谭家人这才觉得大事不好,忙四处吆喝着找孩子。

慌乱中,一个半个的男娃娃冲小胡氏喊道:“谭家婆婆,我方才看到谭三叔往县城方向去了,怀里抱了个什么东西,用个大红色的衣服裹着,那衣服上还有圈白毛毛,看着可好看了呢。

众人一听顿时反应过来了。

那蒋家的小女娃,今儿个身上裹的可不就是一件镶了白色兔毛边的大红披风,当时众人还好一阵稀罕来着。都道蒋家这女娃子养的金贵。

一另个粗犷的男声道:“肯定是他,谭老三前几天在城里赌坊可没少输钱,怕不是见蒋家的小娃娃长的好看,起了歪心思吧。

众人顿时一片哗然。七嘴八舌道“哎呀,那赶紧去追啊!

“可不是,那么好看的小娃娃,真要被卖了去,可找不回来了。

“造孽呀!

“畜生阿,连姨母家的孩子都敢偷!

“输红了眼的人什么事干不出来…….

老胡氏只觉得头嗡嗡的,一阵儿天旋地转。好在旁人及时搀扶了一把才没有倒下去。

若非惦记着被抱走的小孙女,她怕是早晕死过去了。

她强自镇定下来,抖着唇对周围的人道:“麻烦诸位出几个人,一边去西津渡我家报信,一边去县衙报案。

我家孩子的舅舅是县衙的陆师爷,务必要把我家娃娃找回来。

待找到娃娃,我蒋家必有重谢。

前来吃酒的大多都是谭家的亲朋好友或是同村,莲花地的里正也在这,知道事关系到重大。

况且,丢的是举人家的孩子,还是陆师爷外甥女,一个不好,全村人都得跟着吃挂落。

里正当即立断,安排了几拨人,快速的撒出去。

一边往谭老三的方向追去,一拨去县衙报案,一拨去西津渡通知蒋家人。

老胡氏已经半疯魔了,她满脸泪水,双手揪了小胡氏的衣领,眼里的仇恨翻滚着,险些要将小胡氏淹没。

她咬牙切齿的说:“小时候,你跟你娘祸害我和我哥。现在你生的好儿子又来祸害我孙女。

我胡玉珍上辈子是刨了你王家祖坟吗?我告诉你王翠花(小胡氏的本名),若我家孩子平安找回来还罢,若是少了一根毫毛,我定叫你一家子鸡犬不宁。

我胡玉珍说到做到!说着狠狠一把将小胡氏搡开。

小胡氏瘫坐在地上,脸色白的就像刚从棺材里拖出来的一样。

她本来是想借着女儿出嫁的机会,好好修复一下跟继姐的关系,将来自家也能跟着沾个光。

不曾想光还没沾到,竟然出了这样的事。

完了,全完了!

小胡氏的大儿媳和二儿媳,是又气又恨。

平日里婆婆就偏宠三叔,家里什么好吃好喝都紧着三叔来,便是几个孩子都要靠后。

三叔便是再混帐,她都不许人说一句,但凡有一句不满,便要被婆婆骂个狗血淋头。

现如今,竟然发展到偷孩子。现在好了,全家都要被他害死了。

小胡氏的大儿媳又哭又骂:“都是你惯的好儿子,游手好闲偷鸡摸狗。

若不是我们看的紧,你闺女的嫁妆都要偷了去还赌债,如今倒好胆子大到连孩子都偷了,简直畜生都不如。

她家的小儿媳也哭:“今日小叔能偷了姨母家的孩子,明天就能趁我们不在家抱了我们的孩子去卖。

这个家我是万不敢待了,今天我就带了孩子回娘家去!说罢,扯了几个孩子便要走。

大儿媳也拉了孩子,不顾孩子爹的阻拦回屋收了衣服就走。一时间,院子里是哭的哭喊的喊,好好的喜事,顿时一片愁云惨雾。

且说蒋禹清被谭老三抱出去,走到半路就醒了。因为被捂了药,头脑晕晕沉沉。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觉得这个力道箍得她极不舒服,下意识的挣扎起来。这下可将抱着她的谭老三吓了一跳。

谭老三以为孩子要哭,就一手搂着她,一只手再伸进怀里去摸那块浸了药的帕子,打算再药一次。

这次捂久点,就不信她还能醒。然而摸了一下,却发现怀里什么也什么,顿时低咒一声。

他冲着怀里的孩子恶狠狠地威胁道:“不许哭,哭就弄死你。这话如雷一般炸响在耳朵边,蒋禹清昏沉的脑子瞬间清醒了。

糟了,她好像落到坏人手里了。

她记得,她是在奶奶怀里睡着的,现在落在坏人手里,那奶奶呢?是否也遭遇了不测?

如果自己是被他从老胡氏那里抢来的,以老胡氏对她的疼爱,那是宁可拼着性命不要也不会让他得逞。

争抢中,自己肯定早就惊醒了,又怎会一无所觉。

除非她在睡梦中被人下了药。

她轻轻地抽了抽鼻子,不出所料,果然闻到了劣质迷药的气味。

而想要在睡梦中对她下药,这变态必会挑老胡氏不在场的时候。

她又想到今天场合,极有可能是她睡着后,老胡氏把她放在某个地方睡觉,然后让这变态钻了空子,下药把她偷走了。

如果是这样话,那老胡氏就是安全的。

想到这,她顿时放心了一半。眼下最重要的便是如何脱身了。她的脑子飞速运转,寻找着脱身的办法。

谭老三威胁一顿,见孩子果然没再有动静,心里顿时松解了一些。

以蒋家那老太婆对孙女的疼爱,发现孩子不见那是迟早的事。到时候,肯定会派人追来。

方才心里紧张,只想着快点跑路,他也不确定路上有没有人看到。

不过去县城的这条大路是不能再走了,得挑个没人小路走。

想着,他便拐上了道边的一条山道。这条山道可直通县城外的左家庄村。

从这里去县城,甚至比走大路还要近不少。

但是因为这条小路,路窄崎岖,两旁的林木茂盛时有蛇虫出没。

而且中途还要经过一个阴森的乱葬岗,故而极少有人走。

谭老三急着跑路,拐上小道的时候没注意,孩子脚上的鞋子让荆棘给勾住了。

他也顾不得许多,用力扯掉后,就闷头赶路。

没过多久,孩子的另一只鞋子也掉了。

直到跑出去老远,眼看再翻过一个山包就要到乱坟岗了,谭老三这才停下来,打算休息片刻。

小说《团宠之蒋家小女会仙法》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全集阅读团宠之蒋家小女会仙法》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