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诸天:从笑傲开始无敌(风清扬和岳不群关系)整本免费

《小说叫诸天:从笑傲开始无敌(风清扬和岳不群关系)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3-26 16:52 作者:佚名 标签: 奇幻玄幻 岳灵珊 风清扬

"从笑傲江湖世界开始,成为华山派少掌门 本想苟着发育不问世事的岳阳,在被迫踏入江湖中后才发现, 原来这世间没有什么事,是一剑不能解决的 打破天地桎梏,一路飞升而上,低武,中武,高武,仙侠,西游,洪荒…… 一剑在手,漫游诸天 诸天万界,唯吾称尊!"

小说叫诸天:从笑傲开始无敌(风清扬和岳不群关系)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诸天:从笑傲开始无敌(风清扬和岳不群关系)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2章

原剧情中,风清扬和令狐冲接触时,那真是仙风道骨,前辈高人风范足足的。

但如今站在岳阳眼前的,并不仅仅是小说里被安上了人设的人物,而是真实的,有血有肉的风清扬。

人性是复杂的,此刻的风清扬,不知怎地,就是想要看看,这个自称潜力无穷的少年,究竟会如何抉择?

哪怕,他其实有着解药,但却迟迟没有拿出,有违他的侠义之道。

双手背负在身后,风清扬老神在在,丝毫不急,对于岳阳的抱怨也是根本不加理会,就那么静静地看着,等待着他的最终选择。

岳阳叹了口气,这老头,还隐世高人呢,没想到骨子里,竟然还有如此腹黑的一面。

若是自己不救人,就那么看着对方死在眼前,风清扬必然会拿自己的品行说事,独孤九剑铁定不会再传给他。

但若是救人吧……

岳阳看了一眼那女子,长得倒也娇俏可爱,但,他现在压根就没有要娶妻生子的打算啊!

“要不,太师叔您亲自来?”岳阳试探道。

风清扬一愣,而后气的白胡子都往上飘了,额头上的青筋都根根暴起,大有要动手的架势。

“开个玩笑!”

干咳了一声,岳阳连忙摆手,上前一步,来到了那女子的身前。

也就是在这时,那女子“嘤”了一声,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岳阳叹了口气,蹲下身,将手中半截还没有啃完的黄瓜放到了她的手中。

“姑娘,这黄瓜送你了!”

“别问为什么,总之,待会,你用的上!”

“记住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自己的命运,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中,明白吗?”

那娇俏女子神色有些茫然,但呼吸声,却不自主的急促了几分。

“加油,你是最棒的!”

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也不管那女子究竟懂不懂他的意思,岳阳转身,对着风清扬招了招手。

“走吧,太师叔,接下来是付费内容了,咱们出去吹吹风吧!”

风清扬神色有些凝滞,他想到了很多种可能,但唯独没想到,岳阳会以如此做法,来破了他的刁难。

这骚操作,简直闪到了他的老腰!

“你……你这小子!”

风清扬哭笑不得,一时间都不知该说什么是好了。

长叹一口气,他上前几步,从袖袍中掏出一枚药丸,而后送入了那女子的口中。

片刻间,女孩脸上的红晕逐渐消散,之前中的药性,已经被解了。

“你在这里等着,我先送这孩子下山!”

风清扬抱起那女孩,吩咐了岳阳一句,而后身形一跃,便向着山下赶去。

见状,岳阳轻吐一口气,他知道,接下来,独孤九剑,要到手了!

半个时辰后,一袭青衫的风清扬,再次来到思过崖。

这一次的他,神色难得的严肃了起来,盯着岳阳仔细看了半晌。

“你是不是猜到我身上有解药了?”

“是,太师叔是何等的人物,若无解药,必然不会拿女孩的名节来做筹码。”岳阳没有犹豫,直接了当道。

“你倒也诚实!”

风清扬的脸色好看了一些,而后轻叹道:“其实你就算是不说,过两年,我也会将那门剑法传授给你的!

这门剑法,并非来自于剑宗,而是我机缘巧合下得到,传与你,我也不算违背我以前的誓言。”

说话间,他缓缓从背后抽出了长剑,缓缓道:“岳小子,我知你天资不凡,心气也高,想要内力和剑法都作为主修,难度远超常人数倍。

看好了,接下来这门剑法,我只施展一遍,你若能学会,我便承认你有资格剑法和内力同修,若是不行,就老老实实主修紫霞神功吧,剑法作为辅助就行了!”

话落,风清扬整个人动了起来。

这一刻的他,气势陡然一变,整个人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剑,锋锐而又带着森寒,给人以沉重的压力。

“此剑法,名为独孤九剑,有三百六十种变化,共分为总诀式、破剑式、破刀式、破枪式……破气式!”

只见风清扬身若游龙,剑若惊鸿,独孤九剑在其手中施展开来,放眼望去,方圆数丈之内,尽是残影和剑光,一般人别说是学了,估计眼睛都很难能跟得上对方的出剑速度。

一套行云流水的剑法施展完毕,风清扬持剑傲然道:“此剑法,以攻代守,招招攻敌所不备,日后你与人对战时,自然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好了,九剑已经演练完毕,你能记住多少,便看你自己的悟性了。

你我缘分已尽,自今日起,吾将坐镇后山,再不外出…….你,且离去吧!”

岳阳抱拳一礼,“谢太师叔传法!”

风清扬点了点头,“此剑法非同寻常,你且记住,切莫轻传他人!”

话落,也不等岳阳回答,他的身影在山峰间几个攀跃,眨眼间,便消失在了茫茫云雾间。

岳阳轻吐一口气,他知道,这位风清扬老前辈,至此,算是彻底归隐了。

慵懒的舒展了一番身子骨,岳阳在心中默念。

“系统,打开属性面板。”

下一刻,他的眼前,如同在玩游戏般,出现了一副网络游戏中常见的人物属性面板。

姓名:岳阳

年龄:十六

等级:四十九级

宗门:华山派

父亲:岳不群

母亲:宁中则

妹妹:岳灵珊

功法:紫霞神功(第八重)

招式:夺命连环三剑(大成)、独孤九剑(小成)

……..

将个人属性查阅了一番后,岳阳望着云山雾绕的华山,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来到这个世界十六年,笑傲世界的最强剑法,终于被他学到了。

作为穿越者,有个系统,是很合理的吧?

反正岳阳也不例外,穿越而来,他随身带了个所谓的游戏系统。

这系统的作用,在岳阳看来,用处不是太大。

除了修炼时没有瓶颈,可以自动学习他人所施展的武功招式外,也没有其他特别的地方。

不过对此,岳阳也已经满足了,若无系统在,那独孤九剑,风清扬哪怕是演练十遍,他也未必能完全学会。

更别说直接达到小成境界了。

只不过这门剑法颇为玄奥复杂,至于何时能达到圆润贯通的大成之境,岳阳无法确定,在他看来,单纯的苦练,没个几年时间,恐怕很难。

“哥!”

离开思过崖,返回门派住处,还未进院子,远处便传来一道女子声音,如玉珠坠落圆盘上清脆悦耳,令人听之便心生好感之意。

“灵珊来了啊!”

岳阳转身,看着身后那亭亭玉立的娇美少女,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他和岳灵珊是同胞兄妹,确切的说,二人是双胞胎,只因自己早出生了半个时辰,便成了哥哥。

“哥,走吧,咱们下山!”

说话间,岳灵珊从背后拿出一柄长剑,而后递到了岳阳手中。

此剑,名为纯阳剑,传承于当年的全真教,全真教覆灭后,全真七子之一的郝大通于华山创立了华山派,此剑,也便成了华山派的镇派宝剑之一。

因此剑和岳阳名讳有些相似之处,便被岳阳从老岳那里求了过来,成了他的随身兵器,每次下山,都会佩戴。

“说吧,这次又是哪几个村子起了争执,是因为水源问题,还是因为狩猎区域的原因?”

很是熟练的将纯阳剑背在身后,岳阳随口问道,看起来已经司空见惯了。

作为江湖中的名门正派,华山派虽然一代不如一代,实力衰弱的严重,但即使如此,在华山脚下的周边村庄中,依然有着极高的威严。

华山派中的弟子,在村民眼中,那一个个都是神仙般的存在,因此每当遇到麻烦时,村民们就会习惯性的前来寻求华山派的帮助。

华山派本就弟子不多,因此岳阳也曾多次下山,来处理各大村庄间的矛盾,还好为人处世尚算公道,倒也没有堕了门派的威名。

“哥,这次不是几个村庄间的矛盾,而是他们遇到了大麻烦!山脚下,来了一伙马贼!”

“马贼?”

闻言,岳阳的脚步顿时慢了几分。

江湖可不是诗情画意,而是刀光剑影,是血雨腥风。实力不足贸然行走江湖,怎么死的恐怕都不知道。

因此当从岳灵珊口中听到有马贼时,他第一个反应不是要去行侠仗义,而是想要推托不去。

山下的马贼,关我岳阳什么事?

马贼啊,成群结队呼啸而过,万一自己一不小心被流矢射中了怎么办?

这也太危险了!

虽然自己的内力在两年前已经超过了老岳,如今更是学了独孤九剑,但想想,还是感觉挺危险的。

不去,坚决不能去!

眼见自家老哥动作有些慢了,岳灵珊的俏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焦急之色。

“哥,咱们华山派的衣食住行,大都来自山下村民们的香火供奉。

你动作快点,那伙马贼已经跑到了山下的山阴村中搜刮钱财,再晚一点,村民们连上供给咱们华山派的香火钱都要被抢走了!”

闻言,岳阳神色一怔,而后,脸上浮现出义正言辞之色。

“这不是香火不香火的问题。行侠仗义,除暴安良,乃我辈侠义之士应尽之义务。灵珊,速度快点,随我去灭了那伙马贼!”

………

山阴村,因背靠华山而得名。

像这种村名,自古至今从来不少,几乎每个州府地界,都能有这么几个类似的村名。

整个村子也就是一百来户,人口不足千人,平时以种田和打猎为生,虽然谈不上富裕,但日子倒也还能过得去。

只不过今日,这个宁静的小山村中,发生了一场浩劫。

一伙上百人的马贼,不知从哪里流窜到了这里,而后,整个村子的百姓,被如同牲口一般驱赶到了村口处集合。

喝骂声,嘶吼声,惨叫声不绝于耳!

这期间,还夹杂着一些马贼的猖狂得意笑声。

“兄弟,我跟你说,我老王活了半辈子了,就上山入伙这段时间过得最舒服!”

其中一名三十余岁模样,满脸乱糟糟胡子的壮汉,手持马刀,将一名嘴里哀求的老汉砍死,而后从其身后拉扯出了一个面色惶恐的妙龄女子。

一边将刀架在那女子脖子上,这自称老王的马贼,还饶有兴致地对着身旁的同伴笑着交谈。

“上山入伙前,我老王就是个猎户,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至于娶媳妇什么的,就家里那点余粮,是想也不敢想。

但如今,上山跟了大哥,咱也成了一方好汉,大碗喝酒,大秤分金,像这样的小娘子,隔三差五就能玩一个,岂不痛快!”

“王哥说的是!”老王身旁,一名较为年轻些的马贼,满脸的认同之色,“俺入伙前,也是吃不上饭,娶不上媳妇,但现在,这些黄花大闺女,咱也能随便玩了!”

他们二人这话,倒是引得身后的一名头目连连点头。

“你俩觉悟确实不错。别人都说咱们是贼,但做贼有什么不好的?不用遵守律法,也无需顾忌任何人的感受,有吃有喝有姑娘睡,人这一辈子,不就图个痛快嘛!”

这马贼头目感慨了一番,看着手下小弟们在各自物色着漂亮的姑娘,点了点头,而后将目光落在了对面山阴村的村长身上。

“老头,别说我等好汉们不给你们活路,拿出一万两银子,以后每年供奉一千两,这山阴村,便是我们白马帮罩着,你觉得如何?”

村长是个五十余岁的老者,一身粗布短袍,他并没有回答,而是眼神悲切的看着地上。

不远处的泥土里,已经横七竖八的躺着好几具村民的尸体,其中还有两名衣衫不整的女子尸身,因为不愿从贼,被马贼们一刀捅穿了心脏。

眼见村长不说话,那马贼头目的目光冷了下来,上前一拽,将其身后一名十三四岁模样的少女给扯了过来。

“这是你孙女吧?”

说话间,他将马刀架在了少女的脖颈上,冷声道:“脱衣服,快点!”

村长身后,不少年轻男子一个个怒不可遏,但看着对面那散发着彪悍气息满脸煞气的马贼们,却又畏缩不敢上前。

双方实力差距太大了,普通的庄户百姓,怎么可能是习惯了烧杀掳掠的马贼们的对手!

众马贼见状,顿时轰然大笑,不少人更是喝骂着“怂货”、“孬种”。

但村民们只是羞愧、愤怒的低下头,却无一人敢出头,因为出头的,已经死光了。

被刀架在脖子上,那少女泪水早已打湿了衣襟,但却连声音都不敢发出。

她毕竟只是个从未离开村子的普通女孩,正处于豆蔻年华,面对穷凶极恶的马贼,此时已经被吓破了胆。

在对方多次呵斥她脱衣服后,她浑身颤抖的抬起双手,开始颤微的想要去解自己衣领上的钮扣。

就在这时——

“咻!”

仿佛是一道飞火流星,一颗石子从远处破空而来,划过长空。

“噗!”

正一脸戏谑看着眼前少女颤抖着脱衣服的马贼头目,脸上的笑意顿时凝滞,而后惊愕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

他那穿着皮甲的胸膛,此时已经被洞穿,那道流光从他的胸口处穿过,轻易穿透皮甲,甚至那石子的威势丝毫不减,将其身旁的一名马贼也洞穿后,方才没入了左侧的木檐上。

这马贼头目眼睛睁得滚圆,顿时感觉头晕目眩,而后在身旁小弟们的惊呼声中,从马背上一头栽倒了地上。

“唏律律~~”

不少马贼慌乱的拉扯着缰绳,生怕一不小心踩踏到了他们头目的尸体,而后,一个个警惕地向着右侧的山坡中看去。

只见数百米外的山坡上,两道身影正在急速奔驰而来,尤其是最前方的那道一袭青衫的男子身影,因为速度过快,甚至隔着老远,马贼们都能听到嗡嗡的空气摩擦声。

也不见对方有什么特别的身法,只是抬脚在地上猛然一蹬,而后身形便可一跃而起,向前跨越数丈距离。

几乎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对方便来到了他们的眼前。

这是个身材挺拔,剑眉星目,长相极为帅气的少年郎,顾盼之间眸光璀璨,一袭青衫随风飘动,端是一副出尘的谪仙之姿。

“诸位来我华山派脚下劫掠,胆子不小啊!”

岳阳神色淡漠,看了一眼地上村民们的尸体,而后神色转冷。

“谁干的?!”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