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李翠花顾知舟现代言情(新婚之夜变披麻戴孝)全章节在线阅读_(新婚之夜变披麻戴孝)全本在线阅读

李翠花顾知舟现代言情(新婚之夜变披麻戴孝)全章节在线阅读_(新婚之夜变披麻戴孝)全本在线阅读

《新婚之夜变披麻戴孝》

宫墙往事

李翠花 现代言情 顾知舟

《新婚之夜变披麻戴孝》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李翠花顾知舟现代言情,讲述了​目光看去,抬头,只见亭台楼阁里,窗边的男子执扇含笑,生得郎艳独绝,身姿芝兰玉树。
他对我微微点头,眉目柔情。
我的心,融化了,发芽了,开花了。
爹娘在天有灵!
女儿的春天来了!
当晚,客栈屋内。
顾知舟熬夜挑灯读书,我含泪抄女德女训。
大概是我每一笔撇捺都饱含了对顾知舟的亲切问候。
导致他喷嚏连连,感染风寒。
饶是这样,顾知舟也不肯放过我。
他看着我的罕见字迹,眉毛拧成了麻花。
摸着良心讲话,我念了一年的书,杀了十年的猪,写成这样已经突破极限了。
顾知舟沉默片刻,无奈地叹气:“喏,执笔,我教你。”
他靠过来,宽厚掌心覆在我的手背上,那条凸起的疤痕反复摩擦,莫名痒痒。
顾知舟的手很好看,骨节分明,白净修长,写出来的字也清隽工整,如他本人。
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写着:李翠花,顾知舟。
暖黄的烛火填满狭小屋内,他侧颜被光线柔和得有些不真实。
四目相对,那双清澈的眸子闪着点点光亮,比夜空繁星还璀璨,比翡翠玛瑙还明艳,比珍珠宝石...顾知舟:“你想什么呢?”
我:“想把你眼珠子抠出来。”
4我盘下了一个杀猪匠的铺子,附赠一窝猪羔子,后面还有个大院子。
顾知舟黑着脸:“为什么住这儿?”
我不明所以:“价格合适,专业对口,地理位置也好。”
他:“哪好?”
我:“离菜市场近啊。”
他:“难道不是因为离南风楼近?”
我递给他一颗溜溜梅:“相公你没事儿吧?”
或是果脯甜腻,顾知舟眼睛弯成了月牙。
我悄悄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高楼。
嘿嘿,这地方选得真不错。
我杀猪,顾知舟喂猪。
女主外男主内。
偶尔他会去街头摆摊,帮人写信,挣点儿碎银。
这抛头露面的败家爷们,惹上了富家千金。
人家非要他休妻。
顾知舟拒绝了。
他:“对方说要补偿给你黄金百两,你才不稀罕呢!”
我稀罕啊!
有了这笔钱别说跟春天共度良宵了,直接能把春天榨干。
翌日一早,富家千金就气势汹汹地找上门。
这女子明艳动人,娇俏嫣然,浑身散发着金主娘娘的光芒。
她柳眉微蹙,唇角讥诮,还没来得及张口说话呢,就被抢猪蹄子的大妈们一屁股撞飞了。
我在这头挥刀挣钱,她在那头四处找鞋。
中间隔着七吵八嚷的大妈们。
果然,生而为人都很忙碌,但悲喜并不相通。
隔几日,富家千金又来了,带着黄金百两。
她:“这个给你,把你男人给我。”
我:“成交!”
她:“你叫什么名字?”
我:“李翠花。”
她皱眉:“李翠花?
这是什么名?”
她:“齐筱雯。”
我皱眉:“洗脚盆?
这是什么名?”
顾知舟回来时,看着熠熠生辉的黄金,还有乐得合不拢嘴的我,脸色极冷。
他撅着大腚,费劲巴拉地把那箱黄金拖出去,又毫不留情地把洗脚盆推了出去,“砰!”
地关上门,回过头,猩红的眼睛死死瞪着我。
顾知舟往前一步,我后退一寸。
最后退无可退,靠在墙上。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我,目光灼灼,像在审视犯人。
然后从怀里掏出一根簪子。
“你...你要杀我?”
我声音都带着哭腔。

来源:知乎问答   主角: 李翠花顾知舟   时间:2022-11-02 19:02

《新婚之夜变披麻戴孝》小说介绍

以现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新婚之夜变披麻戴孝》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宫墙往事”大大创作,李翠花顾知舟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相公要休了我,迎娶当朝公主做驸马 无妨 这便宜玩意儿柔弱不能自理,还动不动就哭鼻子,老娘我不要了 但他欠的债得还 ...

第4章

目光看去,抬头,只见亭台楼阁里,窗边的男子执扇含笑,生得郎艳独绝,身姿芝兰玉树。
他对我微微点头,眉目柔情。
我的心,融化了,发芽了,开花了。
爹娘在天有灵!
女儿的春天来了!
当晚,客栈屋内。
顾知舟熬夜挑灯读书,我含泪抄女德女训。
大概是我每一笔撇捺都饱含了对顾知舟的亲切问候。
导致他喷嚏连连,感染风寒。
饶是这样,顾知舟也不肯放过我。
他看着我的罕见字迹,眉毛拧成了麻花。
摸着良心讲话,我念了一年的书,杀了十年的猪,写成这样已经突破极限了。
顾知舟沉默片刻,无奈地叹气“喏,执笔,我教你。”
他靠过来,宽厚掌心覆在我的手背上,那条凸起的疤痕反复摩擦,莫名痒痒。
顾知舟的手很好看,骨节分明,白净修长,写出来的字也清隽工整,如他本人。
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写着李翠花,顾知舟。
暖黄的烛火填满狭小屋内,他侧颜被光线柔和得有些不真实。
四目相对,那双清澈的眸子闪着点点光亮,比夜空繁星还璀璨,比翡翠玛瑙还明艳,比珍珠宝石…顾知舟“你想什么呢?”
我“想把你眼珠子抠出来。”
4我盘下了一个杀猪匠的铺子,附赠一窝猪羔子,后面还有个大院子。
顾知舟黑着脸“为什么住这儿?”
我不明所以“价格合适,专业对口,地理位置也好。”
他“哪好?”
我“离菜市场近啊。”
他“难道不是因为离南风楼近?”
我递给他一颗溜溜梅“相公你没事儿吧?”
或是果脯甜腻,顾知舟眼睛弯成了月牙。
我悄悄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高楼。
嘿嘿,这地方选得真不错。
我杀猪,顾知舟喂猪。
女主外男主内。
偶尔他会去街头摆摊,帮人写信,挣点儿碎银。
这抛头露面的败家爷们,惹上了富家千金。
人家非要他休妻。
顾知舟拒绝了。
他“对方说要补偿给你黄金百两,你才不稀罕呢!”
我稀罕啊!
有了这笔钱别说跟春天共度良宵了,直接能把春天榨干。
翌日一早,富家千金就气势汹汹地找上门。
这女子明艳动人,娇俏嫣然,浑身散发着金主娘娘的光芒。
她柳眉微蹙,唇角讥诮,还没来得及张口说话呢,就被抢猪蹄子的大妈们一屁股撞飞了。
我在这头挥刀挣钱,她在那头四处找鞋。
中间隔着七吵八嚷的大妈们。
果然,生而为人都很忙碌,但悲喜并不相通。
隔几日,富家千金又来了,带着黄金百两。
她“这个给你,把你男人给我。”
我“成交!”
她“你叫什么名字?”
我“李翠花。”
她皱眉“李翠花?
这是什么名?”
她“齐筱雯。”
我皱眉“洗脚盆?
这是什么名?”
顾知舟回来时,看着熠熠生辉的黄金,还有乐得合不拢嘴的我,脸色极冷。
他撅着大腚,费劲巴拉地把那箱黄金拖出去,又毫不留情地把洗脚盆推了出去,“砰!”
地关上门,回过头,猩红的眼睛死死瞪着我。
顾知舟往前一步,我后退一寸。
最后退无可退,靠在墙上。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我,目光灼灼,像在审视犯人。
然后从怀里掏出一根簪子。
“你…你要杀我?”
我声音都带着哭腔。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