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离婚协议书签到一半(简简沈修卿现代言情)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离婚协议书签到一半全文阅读

离婚协议书签到一半(简简沈修卿现代言情)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离婚协议书签到一半全文阅读

《离婚协议书签到一半》

奶酪棒

沈修卿 现代言情 简简

金牌作家“奶酪棒”的类型小说,《离婚协议书签到一半》作品已完结,主人公:简简沈修卿现代言情,两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编写的非常精彩:……沈修卿经过一天的训练后,在队里洗了澡,然后又抓住几个副手制定新的作训计划。
中队教导员郭华强质疑:“这其中有不少新兵,虽说单兵作战能力很强。
可是咱们这毕竟是特种部队,一下加大这多高的力度,是不是太狠了点。”
副中队长张立军倒是有不同意见,“加大力度我倒没什么意见,只是最近天气不好,很多战士反应今年的皮大衣不抗风。”
沈修卿挑眉“皮大衣不都是一样的吗?
今年怎么就不暖和了?
不要找任何不能成为借口的借口!”
一连长王晓东也反应“今年的皮大衣确实是不如往年,今年我领了件新的,前几天不小心划开个口子,里面根本不是羊毛的。”
沈修卿眼里不由升起阴鸷。
皮大衣每年都定额配发,西北寒冷,里面的填充物都是羊毛羊绒加工而成的。
如果不是,就是有人在打军用物资的主意啊。
半天沉声道“这件事不要外传,如果真有人打军用物资的主意,一定不能打草惊蛇了”众人都一脸凝重,本来的作训会议也改成了研讨物资被调换的内容。
等会议结束出来,暮色已浓。
张立军追上沈修卿递上一根烟:“晚上去我家吃饺子吧,我岳母过来,改善下生活。
叫上嫂子一起过来。”
沈修卿苦笑摇头“算了,小颜你又不是不知道。
到时再搅的大家都不高兴。”
张立军也不知道怎么劝解,只能宽心的说:“现在都有孩子了,慢慢会好起来”沈修卿上楼就发现自家门缝有烟冒出,一惊飞快推门而进。
屋内浓烟更甚,只见简简蹲在炉子跟前,头发随意的挽在脑后,几缕发丝垂在脸庞,白皙的小脸跟个小花猫一样,一道一道的黑。
眼睛因为呛的流泪也红通通的。
可怜巴巴的望着自己,顿时觉得心中一软。
眼中也不由闪过一丝笑意。
简简见沈修卿回来,顿时委屈的不得了,嗷呜一声起来奔进沈修卿怀里,搂着沈修卿精壮的腰,呜咽“沈修卿,你怎么才回来,我都要被呛死了。”
被搂着的沈修卿身体不由一僵,还不适应简简如此热情得投怀送抱。
心中也不由划过一阵异样。
低头看着正泪眼汪汪瞅着自己的简简,情不自禁的的用手指拭去简简脸上的泪。
手指下滑腻的皮肤让沈修卿有点不想离去,也确实没有离去。
简简细嫩的皮肤因为沈修卿手指上的枪茧摩挲着,有些酥酥的麻痒。
不禁小脸通红,也忘记了哭。
还是沈修卿先回过神,“火灭了,你可以去隔壁借块火种啊。
这样点是点不着的”简简心中苦笑,自己点这半天火,狼烟四起,左邻右舍早应该闻到,却没有一个人过来问,可见自己多不招人待见。
何必又厚脸皮的去求人呢。
脸上却嘿嘿傻乐“我以为报纸就可以点着呢”沈修卿推开简简,过去把窗户打开跑跑烟,然后准备着手生火。
简简也不觉难为情,挠头问“咱们晚上吃什么啊。
咱家什么菜也没有,我也不知道去哪买。”
沈修卿抬头“你中午也没有吃饭吗?
你怎么不去炊事班要点菜去?”
其实每次简简要过菜,沈修卿都随后过去把菜钱补上,不想今天简简竟然宁可饿着,也不愿去要菜。
真的是和以前不一样了。
沈修卿边捣鼓炉子边说“我先把炉火生好,然后去炊事班买点菜,明天我带你出去买些菜回来。”
简简一听要带自己出去采购,使劲点头。
心想这可是太好了。
等沈修卿借了火种回来把火生好,屋内的烟也散的差不多了。
去把窗户关上,转头看见小花猫一样的简简,冷峻的脸也变得柔和了几分,低声说“你要不要先洗个脸?”
简简呆愣了下“啊?”
忽然意识到此刻自己脸有多脏,惊呼一声,赶紧冲到脸盆前一脸。
也就错过看见沈修卿上扬的嘴角。

来源:知乎问答   主角: 简简沈修卿   时间:2022-11-02 20:01

《离婚协议书签到一半》小说介绍

现代言情小说《离婚协议书签到一半》,讲述主角简简沈修卿的甜蜜故事,作者“奶酪棒”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离婚协议书签到一半,她忽然呕吐……,他想了想,伸手一抢,把离婚协议抢了回来直接塞进口里吞了下去…”简简惊住了,不过快速的从这句话里分析出了问题:一是原主不想要孩子,二是也不想和眼前这个男人过了…

第13章

……沈修卿经过一天的训练后,在队里洗了澡,然后又抓住几个副手制定新的作训计划。
中队教导员郭华强质疑“这其中有不少新兵,虽说单兵作战能力很强。
可是咱们这毕竟是特种部队,一下加大这多高的力度,是不是太狠了点。”
副中队长张立军倒是有不同意见,“加大力度我倒没什么意见,只是最近天气不好,很多战士反应今年的皮大衣不抗风。”
沈修卿挑眉“皮大衣不都是一样的吗?
今年怎么就不暖和了?
不要找任何不能成为借口的借口!”
一连长王晓东也反应“今年的皮大衣确实是不如往年,今年我领了件新的,前几天不小心划开个口子,里面根本不是羊毛的。”
沈修卿眼里不由升起阴鸷。
皮大衣每年都定额配发,西北寒冷,里面的填充物都是羊毛羊绒加工而成的。
如果不是,就是有人在打军用物资的主意啊。
半天沉声道“这件事不要外传,如果真有人打军用物资的主意,一定不能打草惊蛇了”众人都一脸凝重,本来的作训会议也改成了研讨物资被调换的内容。
等会议结束出来,暮色已浓。
张立军追上沈修卿递上一根烟“晚上去我家吃饺子吧,我岳母过来,改善下生活。
叫上嫂子一起过来。”
沈修卿苦笑摇头“算了,小颜你又不是不知道。
到时再搅的大家都不高兴。”
张立军也不知道怎么劝解,只能宽心的说“现在都有孩子了,慢慢会好起来”沈修卿上楼就发现自家门缝有烟冒出,一惊飞快推门而进。
屋内浓烟更甚,只见简简蹲在炉子跟前,头发随意的挽在脑后,几缕发丝垂在脸庞,白皙的小脸跟个小花猫一样,一道一道的黑。
眼睛因为呛的流泪也红通通的。
可怜巴巴的望着自己,顿时觉得心中一软。
眼中也不由闪过一丝笑意。
简简见沈修卿回来,顿时委屈的不得了,嗷呜一声起来奔进沈修卿怀里,搂着沈修卿精壮的腰,呜咽“沈修卿,你怎么才回来,我都要被呛死了。”
被搂着的沈修卿身体不由一僵,还不适应简简如此热情得投怀送抱。
心中也不由划过一阵异样。
低头看着正泪眼汪汪瞅着自己的简简,情不自禁的的用手指拭去简简脸上的泪。
手指下滑腻的皮肤让沈修卿有点不想离去,也确实没有离去。
简简细嫩的皮肤因为沈修卿手指上的枪茧摩挲着,有些酥酥的麻痒。
不禁小脸通红,也忘记了哭。
还是沈修卿先回过神,“火灭了,你可以去隔壁借块火种啊。
这样点是点不着的”简简心中苦笑,自己点这半天火,狼烟四起,左邻右舍早应该闻到,却没有一个人过来问,可见自己多不招人待见。
何必又厚脸皮的去求人呢。
脸上却嘿嘿傻乐“我以为报纸就可以点着呢”沈修卿推开简简,过去把窗户打开跑跑烟,然后准备着手生火。
简简也不觉难为情,挠头问“咱们晚上吃什么啊。
咱家什么菜也没有,我也不知道去哪买。”
沈修卿抬头“你中午也没有吃饭吗?
你怎么不去炊事班要点菜去?”
其实每次简简要过菜,沈修卿都随后过去把菜钱补上,不想今天简简竟然宁可饿着,也不愿去要菜。
真的是和以前不一样了。
沈修卿边捣鼓炉子边说“我先把炉火生好,然后去炊事班买点菜,明天我带你出去买些菜回来。”
简简一听要带自己出去采购,使劲点头。
心想这可是太好了。
等沈修卿借了火种回来把火生好,屋内的烟也散的差不多了。
去把窗户关上,转头看见小花猫一样的简简,冷峻的脸也变得柔和了几分,低声说“你要不要先洗个脸?”
简简呆愣了下“啊?”
忽然意识到此刻自己脸有多脏,惊呼一声,赶紧冲到脸盆前一脸。
也就错过看见沈修卿上扬的嘴角。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