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农女富甲天下(女主宋安然的小说)整本免费

《小说叫农女富甲天下(女主宋安然的小说)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3-26 16:56 作者:佚名 标签: 其他小说 宋安然 宋老太

穿成书中古代乡下小姑娘是啥感觉?宋安然:爹死了,娘临盆,家徒四壁,外带极品亲戚惨!穷!既来之,则安之,她一个21世界农学博士还怕活不成吗?斗极品,立女户,带着娘亲发家又致富!宋安然表示日子是越过越舒坦了什么?知府大人天天上门找麻烦?江初定弱弱地表示:不找麻烦,…

小说叫农女富甲天下(女主宋安然的小说)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农女富甲天下(女主宋安然的小说)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一章 穿成农女,家徒四壁

精彩节选

轰!

实验室炸了!

宋安然晕了过去,手里还紧紧抓着今年研究所用的新一代杂交水稻的种子。

她和她的导师正在做新一代的杂交水稻实验,不知怎么就出现了意外。

等她醒来的时候,浑身酸痛,还没有睁眼睛就觉得脑袋上面晒得快要掉皮一样!

宋安然冷静下来,努力地平稳了呼吸之后才缓缓睁开了眼。

可是这一睁眼又让她大跌眼镜!

我的天呐,这是个什么鬼地方?

怎么破成这样?

实验室就算炸碎了,好歹也是残留现代建筑的残渣碎片啊,眼前这个跟破烂了千百万年的破屋一样的东西是什么?

她以为自己在做梦不由得抬手揉了揉眼睛。

眼睛抡了一圈,发现自己穿得破破烂烂的,跟个叫花子似的,浑身散发着一股酸臭味,和眼前的破屋倒是很相配。

她才爬起来,便听到了一阵刺耳的声音从前院传过来。

“还不快起来?天都大亮了还在睡,真把自己当猪养了,是不是?下了崽也没见你下个公的出来!”

宋安然听到这刺耳的声音,当时就皱了皱眉头。

这公鸭子一般的嗓音像是一个老太太的声音,难道是哪家的婆媳在吵架吗?

那这老太婆也太不是东西了吧,哪有这样骂儿媳妇的?

她本想过去说道两句,可又觉得这是别人家的家事,自己掺和什么?

于是就站在原地又听了两句。

“你怀着宋安然的时候不是也壮得跟头牛似的吗?现在才八个月你装什么死人?咱们知礼出去打鱼了,你还以为有谁伺候你不成?”

“今天不给你点颜色看看,我看你是不知道怎么给人家当儿媳妇了!”

“啊!疼!婆婆你快放开我,你放开我呀!啊,我的肚子好疼啊!”

啥?

孕妇都打?

前院的宋安然再也听不下去了,一溜烟赶忙冲过去。

踏进房门的一瞬间,整个人真是差点惊掉了下巴!

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被一个老妇人骑在身上,挺着个大肚子在坑坑洼洼还带着脏水的地上疼得滚来滚去,叫得撕心裂肺的。

宋安然被这一幕震惊,反应过来之后,不由分上前就是一个擒拿手,将那老妇人一抓,狠狠砸在了一旁的土墙上。

“哎呦!我的脑袋!要出人命了!快来人啊!恶毒媳妇季初柳要杀婆婆了!”

宋安然听到这话真是恨不得一脚将她踩死,她赶忙将季初柳扶起来。

季初柳艰难地往旁边破木板上一躺:“岚儿,娘肚子好疼,你快去找你大伯娘来看看!”

宋安然听到这话就有些蒙了,看来自己是她的女儿?

她正想着,脑海中疯狂涌入许多原主的片段。

不出片刻工夫,她便将这里的所有的关系网都捋清楚了。

那个所谓的大伯娘,人称徐巧嘴,是个稳婆,但是平日里没少煽风点火,为难宋安然他们家。

宋安然不由得担心的问道:“娘,去找她,她会帮忙吗?不如我去外面给你找个稳婆吧,你告诉我在哪里可以找到稳婆?”

季初柳疼得厉害,直锤那几块木板,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先去找你大伯娘吧,她不帮忙的话你再去隔壁邻居家,看看隔壁林老太太能不能动弹了?能动弹的话让她过来看看我的肚子吧,我实在疼的不行了!”

人命关天,宋安然不疑有他:“好的娘,你坚持住,我马上去叫人。”

话音刚落,宋安然转身的脚便被绊住。

宋老太到底是个庄稼人,已经六十了力气也大得出奇,此刻就像是两个铁锁千斤坠一样,将宋安然的双脚抓得死死的。

宋安然恨不得一脚踢飞她。

可是自己哪有那么大的力气,此刻动弹不得,不由得骂道:“你这个老妖婆,你想做什么?还不放开我?人命关天啊!”

宋老太却歪着嘴对她说道:“你个小没良心的,居然敢骂你奶奶我老妖婆,我看你是没王法了,今天我要撕烂你这张嘴!”

宋安然急了,抓起桌上的一个热水壶便狠狠地砸在她的身上。

所幸热水壶里都是温水,否则那壶里的水此刻全洒出来烫在那宋老太的脸上,还不跟开水烫肥猪似的?

“你再不放开我,我就不客气了!”

说完这话,宋安然已经抄起了桌上的一把剪子,剪子虽然钝,但是仍旧是有杀伤力的,宋老太吓得一下就松开了手。

瑟瑟发抖的咧嘴骂道:“你拿开水烫我的事儿,回来我跟你没完!你不是要去找你大伯娘吗?我到要看看她会不会帮你这个小没良心!”

宋安然懒得理身后的疯老太婆,一阵风似的跟着原主的记忆跑到了一墙之隔的大伯娘家。

破旧的春联贴在有几条大缝的门上,宋安然扯着嗓子,用力拍门大喊着:“大伯娘你在吗?我娘肚子有些疼,好像快要生了,你去给她看看吧!”

宋老太也风一样的跟在了身后,微微跳着脚,神婆似的伸长了脖子骂道:“你这是要把他家的门砸破吗?砸破了你家有钱修门吗?你这小没良心下手没轻没重的,扯着你那破嗓子喊不就行了?还拿手砸门,你再砸门我把你这手给剁了!”

宋安然动静十分的大,周围四五家邻居都已经探出头来,有的端着手里头的簸箕围了过来皱着眉头看热闹。

宋老太见大家都围了过来,更是一屁股坐在地上,捶着地喊着:“哎呀,这个孙女啊,胳膊肘往外拐了,刚才要拿剪刀戳死我,还用开水烫我呀!你们大家伙看看我这一身被她烫的,都成什么样了!我今早才化的妆呀!都被她用开水给烫没了!”

宋老太的力气和嗓音都远胜于宋安然,于是宋安然再怎么用力嘶吼,那声音也完全被她盖了过去。

而且宋安然越是尖着嗓子使劲的喊,宋老太越是卖力的吼,两个人像是比赛似的。

宋安然心里头知道,她是故意的,与此同时她也知道大伯娘肯定是故意不出来的,这么大的动静十里八荒都知道了,她就算睡得跟个死猪似的也该知道吧!

想到这里,她二话不说就往记忆中右边一墙之隔的林老太家去了。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