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神医狂妃又美又飒(夏初七沉河)整本免费

《小说叫神医狂妃又美又飒(夏初七沉河)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3-26 16:58 作者:佚名 标签: 其他小说 夏初七 沉河

  鬼使神差偷了个兵符,夏初七无可奈何惹上了冷面晋王   血海深仇与她何干?她只有两个愿望   赚银子   嫁美男   阴差阳错钓上个丑女,晋王爷顺理成章收了个贪财流氓   庙堂争霸与他何干?他只有两个愿望   玩江山   娶阿七   当简单的愿望碰上烽火连天…

小说叫神医狂妃又美又飒(夏初七沉河)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神医狂妃又美又飒(夏初七沉河)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5章 嫁祸!

  马嘶声飘远了,等夏初七从残酷的现实中回过神来时,清凌河边上的芦苇荡里,风儿吹得像在呜咽,那两人两骑早已走得无影无踪。

  他个先人板板的,真贱!

  这王八蛋连“理”字都不要了,还是人吗?

  夏初七实在不明白,那混蛋穿得那么高端大气有格调,长得那么尊贵英俊有档次,怎么会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呢?她恨得要命,可再一想,没了钱,总比没了小命儿要好得多。

  而且嘛——

  “啦啦啦啦……”

  她扬唇一笑,得意地倒在芦苇秆上,高高扬起左手。

  一只黄金做成的小伏虎,栩栩如生的在她掌中,闪着令人垂涎的光华。

  “嘁!老子是那么好欺负的人么?”

  这小玩意儿是她刚才与大冰山“暧昧”时,顺手牵羊拿的,权当他孝敬自己了。

  应该值不少银子吧?

  舒坦的把玩在掌心,夏初七觉得有了钱垫底,这个陌生的世界顿时美妙了不少。唯一的遗憾就是早知如此,她就应该多准备一些有用的东西再穿越,那就能大开金手指,在这儿纵横无敌的欺负古人了……

  “咕噜——”

  肚皮不客气的呼唤,打破了她称霸天下的幻想,不得不考虑起现实问题来。贴身放好小金老虎,她又小心翼翼从怀里掏出桃木雕花小镜,准备仔细看清楚自己闯荡世界的容貌资本到底有多少。

  嗯,年纪约摸十五六岁。不错,赚到了!

  嗯,五官小巧,长得还算娇靥秀气。还行,勉强过关!

  嗯,胸前平了点,不过好在年纪小,还有得长,她有的是时间打造成波涛汹涌。

  嗯,从事过生产劳作的皮肤粗糙暗淡没有光泽,生活条件太差导致面黄肌瘦。这也没多大关系,她有的是办法折腾这张小脸儿……

  扯根芦苇叼在嘴上,她撩开了遮额的刘海。

  “妈呀!”

  惊恐地看向镜子,她失声尖叫!

  在刘海掩盖下的左额角上,竟然有一个像现代人文身般的东西——针刺蘸墨“贱”字,生生破坏了整张脸的美感不说,直接就为她贴上了“矮穷锉”的标签儿。

  她依稀记得,脸上刺字被称为“黥刑”,一般用来惩处大奸大恶,想那夏草一个天高皇帝远的小村姑,怎么会受这样儿的刑罚?

  靠,丑死了。

  倾国倾城没指望了,她的人生还有什么乐趣?

  尤其想到就在不久前,她还腆着这张死人脸冲那男人放电,假装风流骚年对他出言调戏,她就忍不住胃里翻滚,哀嚎着捂了脸滚进了芦苇里,直到一大群背着竹篓提着扁担的村民们涌了过来——

  “快看!族公,找到了!她在那儿,夏家娘子在那儿……”

  夏初七还不知道“十九爷打了胜仗,当今圣上大赦天下”的事儿,听着村民们七嘴八舌的议论声和杂乱无章的脚步声,她没睁眼睛,懒洋洋的躺在地上寻思,以她目前的体力,在这么多人面前,该怎样才能逃出生天——

  够呛啊?

  “草儿,不怕了!王爷打了大胜仗,你没事了……”一只热乎乎的大手摸上了她冰冷的脸,抽噎着叭嗒叭嗒直掉眼泪儿。

  王爷打了胜仗,她没事了?

  兰大傻子有逻辑缺陷的话,夏初七没有搞明白。

  不过不管为了什么,能松口气歇歇也是好的。

  兴许是这个肉身的原主人身体实在太过虚弱,兴许是之前由求生本能支配着的紧绷神经彻底松懈了下来,她唔了一声儿,便无力地疲软在芦苇秆上,再没了精神。

  “草儿!”

  兰大傻子爬在那里,把身上唯一的破烂袄子脱下来裹住她,光着膀子呜咽得更厉害了。

  “呜,草儿,你不要死,我这就带你去找郎中。”

  这人如丧考妣的泣哭声儿,像个没了娘的孩子,让夏初七无奈地睁开了眼睛。面前的男人长得牛高马壮,身量极长,肤色黝黑五官也可以称得上十分端正。只可惜,憨憨痴痴的样子,一看便是智力有问题的人。

  但真心待她好的人,也只剩这个傻子了。

  “闭嘴!大男人你哭什么哭?家去吧。”

  村人找着了夏初七,很是好奇她为什么会从猪笼子跑到了芦苇丛里。她支吾着只说是被高人救了上来。没了范氏在场,这些寻人的村民也没再深究,一边三三两两往村子里走,一边各自感叹,一路上好生热闹。

  兰大傻子没有与众人同路。

  村子里没有郎中,他背起夏初七就执意要往三十里外的清岗县城去。

  夏初七咳嗽了声,拍下他的背。

  “傻子,不用去城里。等会儿你带我采些草药就行。”

  回头看下她苍白的脸和乌紫的嘴巴,兰大傻吸着鼻子抽泣。

  “不!你过些日子是要做我媳妇的,我不要你死。”

  夏初七哭笑不得。

  “你个傻子,还想娶媳妇儿?”

  兰大柱垂下大脑袋,闷闷地低吼,“我才不是傻子!”

  这句话他总说,可没有人相信他。夏初七刚才也不过是逗他一下,见他委屈着耷拉脑袋的样子,不由笑了。

  “呵,你不傻谁傻啊?找到郎中,你有银子看病吗?”

  傻子回头瞅她一眼,“我可以求他,跪下来求,一直给他磕头,他定会大发慈悲的。”

  夏初七心窝狠狠一酸。

  她前世做了一辈子的孤儿,临穿前不久,才被本家叔伯找到,继承了家传《金篆医典》的中医学术。过多了艰苦日子,又在特种部队训练过,心脏早就锻炼得比钢筋还硬。哪成想,竟被这傻子感动了。

  可不管在哪个世道,没有钱,哪怕跪破膝盖也没有用。

  傻子看她发闷,有点儿不知所措。

  “草儿,可是我惹你生气了?你骂我是傻子吧,我不恼!你骂吧!”

  夏初七没有吭声,只望着他许久,才叹口气。

  “傻瓜!往后除了我自己,我不会再让任何人骂你是傻子。”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