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探险恐怖屋(陈歌库里)整本免费

《小说叫探险恐怖屋(陈歌库里)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3-26 16:58 作者:佚名 标签: 库里 悬疑惊悚 陈歌

陈歌继承了失踪父母留下的冒险屋,无奈生意萧条,直到整理冒险屋时意外发现的手机改变了这一切 只要完成手机每日布置的不同难度的任务,鬼屋就能得到修缮甚至扩建! 于是陈歌开始在各大禁地里探险取材,将其中场景元素纳入到自己的冒险屋中随着前来参观的游客们各种惊声尖叫,冒…

小说叫探险恐怖屋(陈歌库里)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探险恐怖屋(陈歌库里)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4章 黑色星期五

  由于昨天的视频太过于惊悚,结果好多人只是吵吵嚷嚷,却没有游客进恐怖屋参观,一个个躲在防护栏外面,不敢越雷池半步。

  陈歌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就没有人想要进来体验一下吗?我这鬼屋一点都不吓人的。”

  又等了半天,终于有人站了出来。

  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

  男的理着平头,浓眉大眼,看着很朴实。

  女的身材高挑,戴着遮阳帽,穿着白色短裙。

  “你们是?”陈歌的目光被这两个年轻人吸引。

  “我们是九江医科大学法医学院的,我叫鹤山,这是我学姐高汝雪。”年轻人朝陈歌笑了一下:“我们是因为看了那个视频才决定过来参观的。”

  “法医?”陈歌有些头痛。

  能去学习法医,心理承受能力必然极强啊!这是来踢馆的了。

  “我们能进去了吗?”女人不耐烦地走到陈歌身前,她个子很高,又穿着厚底鞋,几乎是平视陈歌。

  “可以的,但是我还有一些故事背景和注意事项要告诉你们。”陈歌想起黑色手机里曾提及过的鬼屋设计三要素,其中背景故事非常重要,影响着游客的代入感。

  “这里,五十年前是含江市最大的乱葬岗。三十年前,市里规划,在这里兴建了含江人民医院,随后的事情你们可以在网上搜索到,因为发生了许多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含江人民医院被迫搬迁。”

  “而我的这座鬼屋,就是利用医院旧址改造的,这里隐藏着当初医院搬迁留下的许多隐秘和档案。”

  说完后,陈歌指了一下门边的警示牌:“有心血管疾病、心律不齐等疾病的游客禁止参观,十二岁以上,十六岁以下青少年请在家长陪同下参观。好了,没什么问题的话,你们两个跟我进来吧。”

  陈歌掀开不透光的黑色帘子,合上生锈的铁栅栏,领着鹤山和高汝雪进入漆黑的楼廊。

  “本次体验项目叫做冥婚,你们只需要在十五分钟内找到正确的出口,成功逃出就行了。如果实在害怕,就站在监控附近大喊,我会去接你们。”

  陈歌停在二楼入口处,露出莫名的笑容:“祝你们玩的愉快。”

  冥婚的场地是标准四合院结构,推门而入,屋内桌椅倾倒,床铺上被褥被撕破,棉絮散落,房梁正中间的位置还悬挂着一条白绫。

  “有点意思,白绫距离地面一点五米,这个高度根本吊不死人,桌椅倾倒,地上还残留有挣扎的痕迹,鬼屋是在刻意营造出一种被迫自杀的假象。耳房住着丫鬟,厉鬼连和本家没有血缘关系的下人都不放过,看来是准备将这大宅里的所有人全部折磨死。”高汝雪神色平静,眼角隐藏着一丝兴奋:“鬼屋设计很精细,说不定还隐藏有其他彩蛋。”

  她翻箱倒柜,一把将床上的被褥掀开,破旧的被子下面躺着一个纸糊的女娃娃。

  “纸人躺在活人床上?”高汝雪随手把纸人丢到一边,掀开了床板,下面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是我高估这鬼屋了。走吧,出口不在这个屋子里。”她摆了摆手,大步朝外面走去。

  独自留在屋里的鹤山看着地上的纸娃娃,可能是因为角度问题,他竟然感觉那纸人娃娃在对着他笑,顿时觉得脊背发凉。

  “等等我!学姐!”

  耳房的门重新关严,屋内的白绫也停止飘荡。

  “你能不能小点声,叫什么叫?一个大男人怂的跟个姑娘似的。”

  高汝雪白了鹤山一眼,停在游廊边缘。

  “不是我怂!这地方真的让我很不舒服,呆的越久那种不安的感觉就越强烈,好像心底最害怕的东西被勾了出来一样!”

  被鹤山这么一说,高汝雪愣了片刻,她也察觉出不对。

  法医最重要的是心稳、手稳,可她在刚才说鹤山的时候,语气明显变得急躁了许多,这是在其他地方从来没有出现过的。

  “难道我在害怕?鬼屋里的东西明知道全都是假的,我为什么要害怕?”高汝雪的心理防线出现了一道裂痕,在自我怀疑和心理暗示下,恐惧的种子正在生根发芽。

  “你说这地方不会真的藏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他这鬼屋建在乱葬岗上,还是用医院大楼改建的……”

  “闭嘴!学校的地下停尸库不比这地方吓人?你说出去也是个学医的,怎么这么怂?”高汝雪嘴上不在意,语速却越来越快,她坐在游廊的栏杆旁边朝四周看去,古宅、灵堂、枯树、满地纸钱,这些东西并不是非常吓人:“我到底在害怕什么?”

  两人都被阴森的环境吸引,并没有留意一直在循环播放的背景曲目。

  这首名为《黑色星期五》的禁忌之曲在潜移默化中,已经缠绕在了两人的心房之上,宛如一条暗河冲刷着他们的灵魂,一步步将他们拖入无底的深渊。

  高汝雪微不可查的皱了下眉:“好了,我们准备去下一个房间。”

  耳房紧邻着正房,这里是一家之主居住的地方,推开木门,屋内扔着麻衣孝袍,厅堂正中间放着一架漆木馆。

  红色的棺椁,中间用白纸贴了一个大大的喜字,两边整整齐齐各跪着一排纸人。

  它们后背上写着名字,脸上画着彩妆,双眼似是有神,表情各异,就好像在偷偷盯着门口的两人一样。

  “学姐,我怎么觉得这些纸人好像在看着我们?”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