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林映雪大周现代言情(我无法反驳)全本阅读_林映雪大周现代言情最新热门小说

林映雪大周现代言情(我无法反驳)全本阅读_林映雪大周现代言情最新热门小说

《我无法反驳》

宫墙往事

大周 林映雪 现代言情

强烈推荐热门现代言情小说《我无法反驳》,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宫墙往事”。小说无错版梗概:阴鸷男子的黑衣上一片片深色痕迹开出花来。刑架上的女子浑身是血,苦苦哀求,“放过我,求你放过我吧。”男人惨白冰凉的指尖抬起她的头,女子的眼神里全是恐惧与哀求。他像是失了兴趣一般,“不像...

来源:知乎问答   主角: 林映雪大周   时间:2022-11-07 18:21

《我无法反驳》小说介绍

书名叫做《我无法反驳》的小说,是作者“宫墙往事”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现代言情,主人公林映雪大周,内容详情为:我穿越过来时,故事已经接近尾声目前我人在天牢,那位大周朝最尊贵的皇后娘娘,我的嫡姐,正一脚踩在我的脸上,数落我罪孽的一生什么自私恶毒,害人无数,妄图谋逆……诸如此类种种我无法反驳,因为这确...

第8章

想到什么,她神情开始缓和下来,言语间有些追忆的意味。
“派人盯着进神医谷的路,不要打扰谷中人。”
“遵皇后令。”
天牢如往常一样,惨绝人寰地叫声不断。
阴鸷男子的黑衣上一片片深色痕迹开出花来。
刑架上的女子浑身是血,苦苦哀求,“放过我,求你放过我吧。”
男人惨白冰凉的指尖抬起她的头,女子的眼神里全是恐惧与哀求。
他像是失了兴趣一般,“不像。”
转身离开。
紧接着便有其他黑衣官服刽子手入内,凄惨凌厉的声音从身后的牢房中传出来。
“薄离,我诅咒你不得好死,永远只能在这里当见不得光的老鼠,做萧御底下的脏狗。”
他置若罔闻,没有停留,没有回头。
呵……薄离,薄离,命比纸薄,众叛亲离。
这不是师傅给他的名字吗?
师傅在哪呢?
哦,想起来了。
他不是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骨头被一根根敲碎,身上的筋被一一挑出,腻手的肥肉被剥去喂狗。
就连他的皮,现在不也完整无暇地放在房间暗格内。
那你呢?
你又在哪?
我心猛地一抽搐,从光怪陆离的梦中醒来。
不远处的村庄提醒着,我穿越了。
秦尧身影停下来,微微侧头询问我,“到了,你怎么样?”
他有些气喘,眼神疲累不堪,我很想安慰道,我还好。
但是,“我身上的鞭痕裂开了,被挑动过的脚筋很痛,在水里泡了一晚上,现在头痛欲裂,发热得眼冒金星。”
所以秦尧,你后不后悔一时冲动说出“那就跟着我”,我现在浑身透着“麻烦”两个字。
你娘没告诉过你,女人不可信,漂亮的女人更会骗人吗?
秦尧找了个村外的干草垛将我放下,将怀里的匕首交给我。
“你在这等我。”
我乖巧的点头,“嗯。”
他转身消失在夜色中,我现在一点都不担心他会扔下我。
书中秦尧一诺千金,本应该是江湖中自由自在的侠者。
奈何摊上前朝皇室遗族这身份,以至于前半生流离失所,后半生被囚深牢。
所以,我救他,他救我,这很公平。
说只停留片刻便只有片刻。
秦尧动作很快,换了一身打满补丁的粗布衣裳,身后背着个包袱回来。
他将另一身的衣衫递给我,语气有些不自然,“我替你守着。”
说完立马背过身,退离十余步之远。
我不是墨守成规的深闺女子,分得清楚处境和形势,没有半分扭捏换上粗布衣。
将半湿衣衫和在长春宫首饰上扣下来的金叶子一起打包,走过去轻拍一下他。
秦尧后背一僵,转过身来。
“我好了,我们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无论是我还是秦尧,身上重新渗血的伤口都要先处理一下。
我们重新投身深山老林。
山里人靠打猎生活,一进山便是十多天,因此在山中总会有一处落脚地。
秦尧凭借自己的敏锐,很快带着我来到一个山洞。
我不得不佩服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这里不仅有还有一方水潭,还开拓得极其隐蔽。
要不是秦尧,我从外面根本看不出来这里有个山洞。
除了一个破旧陶罐和熄了很久的火堆,里面什么都没有,这样才最好。
有什么就说明猎户就在这附近,我们的踪迹很可能被察觉,到时候事情就难办起来。
秦尧从身后包袱里拿出火折子,将火堆重新燃起来。
我抱着陶罐认真清洗后,舀了一罐水放在火堆上,拿出湿衣开始烤。
火光跳跃,我坐在旁边抱膝休憩,“你伤得很重。”
秦尧闻言侧目过来,没有任何隐瞒,“是。”
琵骨被穿,周身要穴被重创,封脉蓄起几分的内力,走了一天一夜早已散尽。
“我也是。”
我抬头,移到他身边坐下,“把包袱拿过来,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
男女授受不亲比不得事急从权的逃亡。
秦尧本想说什么,看到我的神色又噎回去,把身后的包袱给我。
我用烈酒帮他把肩上的两个血窟窿擦拭干净,匕首划开换下的衣裙替他包扎好,方才放心坐下。
随便一动,头就晕乎乎的,我不得不从坐着,继而躺在火堆旁边。
用碎衣片沾冷水敷在额头上,连脚上的伤口都来不及处理,我又开始昏沉起来。
迷糊中有人喂我喝粘稠温热的水,抓住我的脚。
我脑中一激灵想要挣脱,眼睛却怎么也打不开,意识陷入无边的黑暗。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