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逍遥小都督(曹贵人与华妃)整本免费

《小说叫逍遥小都督(曹贵人与华妃)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3-26 16:58 作者:佚名 标签: 万贵妃 军事历史 曹华

新书《世子很凶》,大佬们支持一下   “以前我是大宋的夜天子,现在我只想做个好人”      身为珠宝商的他,穿越到类似北宋末年的乱世,成为一个古代权奸,前身恶行累累结仇无数,面对诸多想要将他杀之而后快的美人和名士,他为求自保说出了这句话      事实上他一…

小说叫逍遥小都督(曹贵人与华妃)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逍遥小都督(曹贵人与华妃)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一章 京都太岁

精彩节选

  无毒无雷,6年没写重新动笔,前三卷比较乱,部分书友反应有小郁闷,210章以后就比较流畅了。可以看看新书《世子很凶》,觉得合口味的话再看老书。

  ———

  昭鸿元年春。

  大宋,汴京,踊路街典魁司。

  两百禁军身着鱼鳞甲,手按官刀跪与校场两侧,垂首屏息面色肃然。

  八名力士抬雕花步辇停在校场中央,小太监趴在地面,以后背为台阶供主子落脚。

  雕花步辇上,玉面公子着银色武服,纱帽勾勒金丝,手持玉骨折扇,上书四个大字:

  我是好人!

  公子名曹华,人称京都太岁,黑羽卫都督,天子亲封武安侯。

  其武艺通天为人冷血,依仗权势迫害忠良,王侯将相还是江湖豪侠,对其都敢怒而不敢言。

  不过这些光辉事迹,在半个月前已经成为过去。

  现在的公子也叫曹华,但不是‘京都太岁’曹华,而是‘五好青年’曹华。

  吃好、喝好、睡好、玩好、活儿好!

  目标不大,但要达成这个小目标,却让穿越而来的曹华颇为头疼。

  ‘他’以前干的事情,用丧尽天良四个字形容有过之而无不及。刚来就在祸害良家妇女,历史上奸恶之人,基本上都能往他身上套。

  这也罢,干的龌龊事可以慢慢洗白,但留给他时间并不多。

  来的这个朝代叫‘大宋’,与北宋末年大同小异。皇帝叫赵诘,同样善书法爱花石,不同的是还爱任用宦官,比如说他的义父薛九全。

  外有强敌环伺,内有义军揭竿而起,天子还任用奸宦,照这么发展下去,北宋末年的‘靖康之耻’恐怕得提前几年。

  他不奢望挽大厦与将倾,但能在汴京城破时少死点人也安心些,如果连这也做不到,那至少得有一份自己的产业,可以逃到南方避难。

  哪怕是这么简单的需求,对他来说也不容易,因为他是天子赵诘的亲信,三千天子近卫的统领,杀的贪官清官、好人坏人不计其数,结仇众多。

  诸多抗金名臣现在正想方设法的要弄死他这奸臣,他还手也不是,不还手也不是。

  出门不是他想搞这么大排场,而是不多带点狗腿子,走不出两条街就被人大卸八块拖去喂狗。

  想起前几天被一个胸大无脑的女反贼掳走吊起来捶,他现在心里还有气。

  堂堂穿越客,本该吟诗作赋挣银子收美人,他倒好,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刚出门就被人敲了闷棍,要不是他机智过人,恐怕已经被那女反贼先奸后杀抛尸荒野。

  难!这世道太难了!

  还不如把他直接扔北宋末年,至少他可以知道历史走向。

  典魁司校场,他在侍卫簇拥下来到地牢外,提着食盒,装着毒酒,独自进入昏暗地牢。

  带着毒酒过来,干的自然不是能光宗耀祖的好事。

  汴京城中正举行三场诗会,本该是他扬名天下的时候,现在却只能来典魁司地牢,干些谋害忠良的缺德事。事儿还是后宫的娘娘授意,不做都不行。

  进入昏暗潮湿的地牢,各种声音乱七八糟,多是江湖上的悍匪,少数是朝廷官员,寻常平民百姓根本没资格进这里。

  简易茅草铺就的牢房中,光线昏暗,异味难闻。头发花白的老者,身形笔直盘坐在木板床上,闭着眼。

  打开牢门,他独自来到老者身前,放下食盒。

  这老头是御史陈清秋,因为骂后宫最受宠幸的万贵妃是红颜祸水,被皇帝一怒之下打入天牢。

  他过来自然是按万贵妃的意思,送这老头上路。

  牢房中。

  陈清秋听见响动睁开双眼,见来人是曹华,哼了一声:“没想到是你这阉人送老夫上路,换个正常人,否则老夫死都嫌膈应。”

  曹华不是阉人,却是阉党,他对这番斥责不以为意,在纷乱茅草上坐下打开食盒。

  里面放着一壶毒酒,一张宣纸,一支笔。

  将纸笔放在陈清秋面前,他微笑道:“老大爷,得罪万贵妃,能留个全尸你该知足。”

  陈清秋面带讥讽:“老夫寒窗数十载一心为国,何惧一死?”

  曹华无奈一叹:“你死了,你闺女咋办?这些天她一个人跑遍京城,连本公子都求了两次,你这当爹的只顾心直口快,倒是有些不负责任。”

  陈清秋脸色暴怒,憋了半天,只是咬牙道:“忠言逆耳,圣上降罪与我,百年之后,自有后人证我清名。”

  自古愚忠之人,都爱这番说辞,他摇了摇头:“闲来无事骂朝廷,临危一死报国恩,你们这些书呆子,烂透了。”

  话语间,他指向地面的纸张:“我说,你写。”

  陈清秋冷笑:“你以为老夫不知道典魁司伎俩,栽赃老夫,你痴心妄想。”

  “你不写,我就把你闺女也送进来,让她陪你。”

  曹华摊开手,笑容随意。

  陈清秋顿时暴怒:“你敢!靖柳她何错之有,你凭什么抓她?”

  “你也没错,不还是进来了。”

  牢房里寂静下来。

  曹华直接听命天子抓人需要什么理由,‘京都太岁’可不是自己起的外号。

  陈清秋脸憋的通红,身体微微颤抖。

  良久后,他伸手抓起了毛笔,咬牙道:“你以为一张纸,便能坏我陈清秋一身清名?”

  “听好了….”

  头发花白的陈清秋,沾了墨水,准备写下那足以让他遗臭万年的逆反之词。

  可曹华第一句话出口,陈清秋便愣住了。

  是一首诗!

  抬头望向曹华,陈清秋满眼茫然。

  曹华坐在茅草上,姿态懒散,话语却铿锵有力。

  陈清秋的脸色,从茫然转为难以置信。

  手上毛笔微微颤抖,斟酌良久,却不敢写下一个字。

  这一笔下去,他能活。

  但若是被发现,必然遗臭万年。

  不写?

  只要面前的曹华不说,他必定名垂千古。读书人追求一辈子的事情,近在眼前。

  陈清秋挣扎徘徊许久,仍然没有动笔。

  曹华说完后,轻声道:“说实话,你配不上这首诗,不过为了保你一条命,本公子便宜你了,出去后自己告老还乡,这辈子都别在给我找麻烦。”

  陈清秋身体微微颤抖,看着曹华的双眼,表情五味杂陈。

  良久后,头发花白的陈清秋,深深俯首:

  “谢公子大恩!”

  “不用,谢你闺女去!”

  曹华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松了口气。

  总算是把第一个屁股擦干净了。

  说起来这件事,和他能来到这里有些关系,不过这得把时间往前拨一点,回到十五天前…

  ———

  ———

  “脱!”

  汴京,武安侯府。

  楼外夜雨,阁内华灯。

  白衣公子斜倚软榻,手持折扇,眼神桀骜,折扇上书写六字:

  剑仙自古多情

  屋内熏香缭绕,女子站在阁楼窗畔,肩窄臀圆身段妖娆,面色却是悲愤难言。

  她没有依言解开罗裙,而是厉声斥责道:“曹贼,你依仗圣宠做尽恶事,即便圣上不治罪与你,苍天也会收了你这恶人。”

  话落,女子拔下头上发簪刺向咽喉,说出这句话她已经报了必死之心。

  白衣公子眼神冷傲,轻弹案前酒杯,一滴水珠弹起激射而出,正好击落玉簪。

  在‘京都太岁’面前,痛痛快快的死也是一种奢侈。

  女子自知清白难保,面若死灰。

  ‘霹!’

  便在此时,老天爷或许长了眼,一声惊雷凭空炸响,落在白衣公子身上。

  浩瀚天威下,白衣公子跌倒扭曲翻滚,不过片刻便没了动静。

  “死了?”

  女子跌坐在地面,满眼不可思议,继而面露狂喜。

  可惜,她马上就发现,白衣书生的修长手指,抓住了小案一角。

  “额…”

  曹华从被雷劈中醒来,脑子里浑浑噩噩。他揉着额头抬眼瞧去,满眼古色古香,并不是自己的办公室。

  还没来得及疑惑,便瞧见一个穿古装的女人哭哭啼啼用发簪自杀。眼见就要命丧当场,他也顾不得周围环境,猛扑过去把女子的手按住:

  “喂小姐,你别想不开..”

  形势危急之下,他只是想把这自杀的女人按住,自然不会注意男女之防,可看在女子眼里就是另一番光景。

  受辱女子被压住双手摁在地上,身材苗条纤瘦被压的几乎喘不过气。

  本就生性贞烈,哪里经受过这等欺辱,她羞愤道:“我就是死,也不会从了你这恶人。”拼死反抗挣脱不开,只能一口咬在他手腕上。

  “啊..你属狗的?”

  曹华顾不得疼压的更结实,就差用十字锁把这疯女人锁住。

  很快,房间外脚步声如擂鼓,铠甲摩擦沙沙作响,房门被一脚踹开,八名黑甲军士冲入屋里。

  见他与人撕打,八名军士抽刀冲上前,想要擒住女子。

  初临贵地的曹华,见几个彪形大汉抽刀而来凶神恶煞,连忙抬手呵斥:“你们做什么?!”

  八名黑甲军士顿住脚步,扑通跪到,以头触地,噤若寒蝉。

  曹华被这反应搞得发懵,也不是他心里素质不行,八个大汉莫名其妙对着你磕头,正常人都得懵。

  而被淫辱的可怜女子,趁着他抬手的瞬间,终于从他身下挤了出来,羞愤欲绝之下,竟是抓住香案上的一个花屏,狠狠砸向了他的脑袋…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