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薄情总裁狂宠妻(叶蓁蓁沈溪傅璟言)整本免费

《小说叫薄情总裁狂宠妻(叶蓁蓁沈溪傅璟言)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3-26 17:09 作者:佚名 标签: 叶蓁晚 沈宴 霸道总裁

叶蓁晚无数次设想过未来的生活一家一人一孩子,足矣可男友的算计,却让这场梦彻底破碎那个男人是恶魔,以爱之名,困她于牢笼中直到孩子的出生,她才恍然她的爱情,不应如此决绝地转身,离去,再度归来却是七年后她带着孩子,巧笑嫣兮地说:沈先生,好久不见

小说叫薄情总裁狂宠妻(叶蓁蓁沈溪傅璟言)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薄情总裁狂宠妻(叶蓁蓁沈溪傅璟言)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2章 不嫁


“沈宴,你这是什么意思?”林期庭皱眉盯着对面的男人。
沈宴漫不经心地搅动杯子里的咖啡,“什么什么意思?”
他眉骨很深,脸部轮廓分明,天生带着一股霸气,即便不怒不威,也让人忍不住退避三舍。
林期庭耐着性子说,“叶蓁晚我已经送到你那了,沈总答应我的事也该实现了吧?我相信沈总不是言而无信的人。

“是吗?”沈宴轻笑,“可我还真不记得我答应过你什么了。

林期庭闻言猛地站起来,“你想反悔?”
“当初你跟我谈这笔交易的时候我有答应你吗?你可要好好想想!”沈宴沉声道。
“你明明……”
“我明明什么话都没说,你就迫不及待地把自己的女人送给我,是不是这样?”沈宴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林总可真是大方啊。

林期庭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脑子里不断回放着昨天和沈宴谈话的场景。
他低声下气地央求沈宴给自己公司注入周转资金,叶蓁晚突然出现,沈宴的目光便再也没有离开过她。
林期庭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一眼就看穿他的意图,几乎没有犹豫地将叶蓁晚支走,提出以叶蓁晚交换资金一事。
当时沈宴的反应是什么样的?
他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叶蓁晚离开的背影,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
思及此,林期庭蓦地变了脸色,双腿发软地坐下来,一颗心掉进谷底,“你想怎么样?”
沈宴挑了挑眉,颇有些兴致地等着他的下文。
林期庭见状又燃起一丝希望,如溺水之人抓住浮木一般急急地说道,“只要你给我注资,我立刻和叶蓁晚分手,到时候她就是你的了。

沈宴脸上挂着明晃晃的厌恶,“我想要什么女人何时轮到你来做决定了?既然林总没有其他事情,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等一下!”林期庭下意识地将人叫住,一句话不过脑子就脱口而出,“我可以告你!”
周围的目光顷刻间聚在沈宴身上,林期庭抬了抬下巴,发狠地叫嚣,“看看到时候是沈总先身败名裂,还是我的公司先亏空!”
沈宴勾起一抹诡异的笑,狼一样的目光锁住林期庭,“好啊,那咱们就拭目以待。

林期庭只觉头皮发麻,生生打了个寒颤。
叶蓁晚呆坐在阳台,初秋的夜风还有些凉,她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单衣,被风吹的鼓胀起来。
楼下灯火通明,映射着她惨白空洞的脸,远看似鬼魅一般。
敲门声由远及近,越来越大,叶蓁晚脸上终于有了表情,从惊喜到不知所措,最后慢慢化为无奈。
她跌跌撞撞地跑过去开门,一路上被自己拌了许多次,紧张的手心冒汗,门把都握不住。
“叶蓁晚!叶蓁晚!”
林期庭叫的一声比一声刺耳,最后已经开始吼了。
叶蓁晚咬牙让自己镇定下来,门一开,冲天的酒气扑鼻而来。
“叶蓁晚,连你都看不起我吗?”
林期庭反手将门甩上,扣住叶蓁晚的肩膀将人按住,力气大的像要把她的骨头捏碎。
叶蓁晚挣了挣,“你在说什么?”
林期庭随手把她推了一把,“你凭什么看不起我,你也不过是个二手货!”
叶蓁晚猛地甩开他的手,急急后退了几步,寒意从脚底一路冒上来,结结实实地将她包裹住,冻的她话都说不出来。
“怎么?我说错了吗?”林期庭醉的脚步虚浮,口齿都有些不清楚,“我还要你干什么?”
他直勾勾地看着叶蓁晚,“我还要你干什么?”
叶蓁晚摇头,锥心的痛意传遍四肢百骸,太痛了!
又冷又痛。
林期庭见不得她不说话,上前猛地将她推倒在地上,整个人覆上去,鼻子凑到她身上使劲闻了闻,“真恶心!你身上的味道真恶心。

他说着说着竟把头扭到一旁干呕起来。
叶蓁晚安安静静地躺着,眼中一片灰暗,比死人还要安静。
“你怎么不说话?你说话啊!”林期庭吐完了就动手去揉搓她的嘴巴,“被沈宴搞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吗?”
叶蓁晚依旧毫无反应。
林期庭突然癫癫地笑起来,“可是有什么用?他还是不肯给我投资!混账!”
叶蓁晚眼珠子几不可见地颤了一下。
林期庭彻底疯了,疯话不要钱一样地往外吐,“我要你有什么用?这都换不回来一笔钱……真廉价啊……太廉价了!”
“你醉了!”叶蓁晚捂住他的嘴,“你醉了,别再说了!”
“为什么不说?不说我多难受啊!”眼泪猝不及防地从林期庭眼中涌出来,糊了他满脸,“我把自己的女人亲手送出去,这样都换不回来一笔投资……”
林期庭认真地问叶蓁晚,“你告诉我,我要你有什么用啊?”
啪——
林期庭捂住通红的脸,迷瞪瞪地回不过神。
叶蓁晚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力气,猛地推开林期庭,抄起茶几上的陶壶当头砸下。
哐——
碎片和着血迹落在地上,艳丽灼眼。
叶蓁晚咧开嘴笑起来,她看了看虚软在地的林期庭,又看了看茶几上的茶盘,慢吞吞地抓起茶盘,再一次用尽全力砸了上去!
丢下不省人事的林期庭,叶蓁晚直接从公寓跑出去。
漫无目的地逛了许久,最后不知不觉走回了家。
一进门就看到她妈妈坐在微黄的灯光下看书,许多天来无处着落的心终于稍稍安了些。
“晚晚,怎么突然回来了?”程婉婷放下书迎上去,看到叶蓁晚身上的睡衣脸色一变,“怎么穿成这样就跑出来了?”
“妈……”叶蓁晚摇摇头,死死地压抑着哭腔,“我没事,我爸呢?”
程婉婷一愣,试探道,“你是不是知道了?”
“晚晚,你回来的正好。
”不等叶蓁晚开口,一道威严的男声便从后面传了过来,“爸爸有件事要跟你说,过来坐。

叶蓁晚心里突然咯噔一下。
程婉婷叹了口气,拍拍她的肩膀将人带过去。
叶振延看到叶蓁晚狼狈的样子不满地皱了一下眉,不知又想到什么,一向不苟言笑的人突然呵呵笑起来。
“晚晚啊,”叶蓁晚从没见过她爸这么开心的样子,“昨天锐成集团的总裁沈宴亲自到我们家里来,说想要娶你……”
沈宴!
这个刚刚才从林期庭嘴里吐出来的名字,这么快又再一次从她爸爸口中说出来。
叶蓁晚捂住胸口,只是听到这个名字,就让她忍不住犯恶心。
“晚晚,发什么呆?”叶振廷不满地瞪着她。
叶蓁晚面无表情地摇摇头,“我不嫁!”
叶振廷瞬间沉下脸,“这件事由不得你!”
“爸,”一句话在嘴里滚了又滚,叶蓁晚才问,“你不问我为什么不嫁吗?”
“没什么好问的!”
“他把我强了……”
偌大的屋子里突然间消音了。
许久,程婉婷抑制不住的抽噎慢慢变大,叶蓁晚右手捏着左手,两只手都冒出青筋也不放开,等着叶振廷发话。
“既然……”
叶蓁晚抬起头,眼睛仿佛有穿透力一样看着自己的父亲。
“既然木已成舟,”叶振廷声音低沉,“那嫁过去是最好的选择!”
哀莫大于心死!
那一刻,叶蓁晚突然怀疑自己为什么会存在。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