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豪门重生:金牌医女(简瑶宫尚小说下载)整本免费

《小说叫豪门重生:金牌医女(简瑶宫尚小说下载)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3-26 17:10 作者:佚名 标签: 宫尚 简瑶 霸道总裁

简瑶,简家长女,爹不疼妈不爱,继兄继妹迫害,更被未婚夫背叛算计惨遭挖眼,命葬深海一朝重生归来,她恢复光明,双眼更是得到异能从此,人生开挂,她 手撕仇人,报仇雪恨!本想低调行医,却不小心名扬天下还被某个男人死叨着不放,对外宣称:谁敢惹我女人,放虎咬他!!!

小说叫豪门重生:金牌医女(简瑶宫尚小说下载)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豪门重生:金牌医女(简瑶宫尚小说下载)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5章 再见宫尚


三月的夜,冬寒未尽,三分暖,七分峭。
春风微拂,更觉清寒。
然而简瑶浑然不觉。
今天这一吵,算是跟家里彻底决裂,划清界线。
她回不去了,也不想回。
可是除了简家,她发现她竟无处可去。
因为柳华和简玥,她身边的亲朋好友都刻意疏离。
她成了这个城市最孤寂的人。
但她早已不是前世那个遇事只会自怨自艾的简瑶了。
拢了下领子,跑到最近的银行,将卡里的钱全部取出。
依她对简成章的了解,今天这样忤逆,简成章一定会冻结她的卡。
而她,没有工作没有收入,毕业半年,玩得较好的同学也分散两地各奔前程,她没有依靠,身边不能再没有钱。
银行旁边便是个酒店,简瑶开了房,打算好好休息,明天再从长计议。
说来也怪。
以前和简成章吵架,心里难受得喘不过气,会觉得委屈不甘生气,睡不着觉。
现在,只有解脱感,一觉到天亮。
草草梳洗了下,在楼下花店买了束康乃馨,然后直奔元山公墓。
今天是母亲的忌日,她得去祭拜。
只是没想到在那里碰到了高祺。
“怎么是你?”
“今天是伯母的忌日,我来探望一下她!”高祺说得一脸真诚。
简瑶却是满脸不屑:“别搞笑了好吗?我妈走了十几年,你几时来看过她?”
高祺脸微窘:“简瑶,你什么时候说话这么尖酸刻薄了?”
“我一直这样,只是你没发现而已。

“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怪我让你给玥儿捐眼角膜?”高祺道,“简瑶,我知道我那么说是不应该,可是,这是唯一的办法啊,玥儿拖不起了……”
“拖不起你就捐,不想捐你就娶,以身赎罪,不也是一好主意?”
“你……你怎么就说不通呢,二老怎么会同意我娶一个瞎子呢?”
“那我要是捐了,我就瞎了,你爸妈就同意娶?”
“我……你跟玥儿情况不一样,我们之间有婚约,我爸妈是重承诺的人,不会因为你眼睛看不见就嫌弃你。

“这样啊,那你把你爸妈叫来,当我妈的面拿你祖宗三代发誓,说她不嫌弃,我立马捐,行吗?”
“简瑶,你这话是不是有点过了?”
“办不到是吗?办不到就滚,别站在这里碍眼!”
叫他们高家人来发个誓就过分,逼她捐眼角膜就不叫过分,呵呵,她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像高祺这样的货色能入柳华和简玥的眼,原来他们骨子里都是一样的自私冷血。
“简瑶,你别后悔!”连着被拒绝两次,碰了满脸灰,高祺气得当场甩袖离去。
“妈,讨人厌的苍蝇终于被我赶走了,我们母女两个可以安静地说会儿话了。
”简瑶吐了口浊气,靠坐在母亲碑前,一改方才的箭弩拔张神色温柔道。
往年她来祭拜会跟母亲说很久的话,今年重生,藏着秘密就更多,但想说的却更少。
因为她不想让母亲担心。
高祺下了公墓,等在车里的简伟见他一脸铁青,便知谈得不顺利:“难得看到你在那丫头面前吃闭门羹!”
“你这是在幸灾乐祸么,可别忘了,我是为的谁才跑这一趟!”高祺瞪了他一眼,然后上了前面的驾驶位。
“你也别忘了,你现在做这一切都是在赎罪。
”简伟亦冷下脸,要不是因为高祺,他妹妹能瞎?
“你有空说这些,不如想点实际的。

“办法总会有的。
”简伟摸着下巴,黑色的眸子幽光闪烁!
午后有稀薄的阳光,温度正好。
简瑶估摸着这个时候家里上班的该在上班,不上班的也留在医院照顾简玥,便想回去一趟收拾几件衣服。
可是人刚到门口就被几个黑衣人给架住。
为首的正是宫尚的手下阿勇:“简小姐,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

“你们又想干什么?”
“少爷有请。

“他请我干嘛?”
简瑶再问,就没声音了。
不过比起上次,这回有进步,好歹给过她回应。
到了宫家堡,虽然已见识过它的庄严恢弘,此刻再睹其颜,仍被它磅礴气势深深震憾。
普天之下,这大概是她见过最壕的宅子了。
“简小姐,少爷在林子里已恭候多时,你赶快过去吧!”阿勇将人带到后花园便自动消失。
留下简瑶对着这浓浓密林暗暗磨牙。
那个死宫尚,不会又想把她引进林子里,再招些稀奇古怪的家宠来考验她的生存力吧?
“你迟到了。
”宫尚看到删删来迟的简瑶,一张俊脸尽是不耐。
后者撇了下嘴,人是他抓来的,又不是按约赴会,早早晚晚的,哪有什么时间限定,凭什么说她迟到。
不过,这种辩解宫尚肯定不接受,简瑶也懒得说。
只道:“宫少,我们之间的账不是算清楚了吗?这次又是闹哪出?”
宫尚扯唇,嘴角浮起一抹凉薄的笑意:“算清楚了?谁说的?”
“昨天的事,你难道忘了吗?”
“没忘,我就是因为昨天的事才请你来的。
”梭角分明的下巴朝前面抬了抬,宫尚道,“大猛和小猛从昨天到现在就没吃过东西,我怀疑你给它们下的迷药有问题。

“这不可能,我下的是纯迷药,不含其他成份。
”简瑶矢口否认。
宫尚倒也不恼,“我劝你仔细给它们诊断一下再说话。

“怎么诊断,我又不是兽医!”
“所以……”
“所以你应该找兽医来啊,找我不顶用!”简瑶摇头如波浪鼓,表示自己不行。
但在宫尚不怒而威暗藏风雪外加冰雹的注视下不到三秒就果断改了口,“要不,我试试?”
“给你一天的时间。

“要是治不好呢?”
“治不好,你就别离开这里。
要是逃跑,我随时绑架。
只不过后果不是你能承担得起的。

简瑶被他的霸道震得简直没话说。
别人做绑匪都是偷摸的,宫尚倒好,光明正大不说,还冠冕堂皇理直气壮地要随时绑架。
见过嚣张的,没见过这么嚣张的。
简瑶气道:“你这是非法拘禁,就不怕我报警?”
“你觉得警察会管我宫家的事?”
简瑶想想也是,以宫家身后的财势,谁会不长眼把手伸到这里来。
在恶势力的扫射下,简瑶很快弃械投降:“行,我给它们治,治不好我不走。

反正她现在也没地住,就当宫尚免费提供食宿了。
话正说着,林子外突然走进一人来。
五官俊朗,眉清目秀,一身休闲尽显贵气。
见着她嘴角一咧喊道:“二嫂……”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