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冷情王:独宠下堂妃(乾木木冥若凡)整本免费

《小说叫冷情王:独宠下堂妃(乾木木冥若凡)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5-07 18:10 作者:佚名 标签: 乾木木 冥若凡 古代言情

乾木木把算盘打的劈啪作响,随即悠然走到男人面前“王爷,我做了你一百多天的王妃,好歹给点酬劳吧?一百万两应该不多吧?陪吃陪睡陪玩,每天才收一万两……”男人咬牙切齿的扔出一叠银票和一张休书,冷冷地从牙缝挤出一个字“滚!”她嫣然一笑捡起地上的休书和银票,转身与他擦肩…

小说叫冷情王:独宠下堂妃(乾木木冥若凡)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冷情王:独宠下堂妃(乾木木冥若凡)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7章  魔乱


着了魔一样的撕咬,直到后来冥若凡越来越觉得不太对劲,眼珠发热到他都觉得疼痛,而注视身底下衣衫凌乱的人,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平日里他虽然随心所欲的做事,但是他并不是习惯强迫一个女人的人,他明明知道乾木木抵死的反抗着自己,虽然骄傲的自尊让他觉得要了自己的王妃没有什么不对的,但是……理智却渐渐不受控制,他克制着让自己停了下来,拳头放在身侧紧紧的攥住,再看身子底下的人犹如惊弓之鸟一样,匆忙的从他身底爬出,把自己缩成一个团子看着自己。

“该死!不是一种毒药,应该混合了媚药!”冥若凡暴躁的说了句话,猩红的眼,和握紧的拳头,手背上青筋凸起,乾木木听到他的话才恍惚了一下,白皙的小手胡乱的擦了把脸上模糊的泪水,咬了咬嘴唇稍微放松了一下戒备的身体。

“那……怎么办?”乾木木探前一步身子,看着冥若凡明显不太好的状况,在她刚要靠近一下的时候,冥若凡退开了一点,虽然还是在狭小的马车空间,但是两人之间的距离尽可能的拉到最远,冥若凡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言行举止,只有他自己知道身体的灼热来势多么凶猛。

乾木木看出冥若凡的抵抑,看着他的举动,暗道自己刚才太粗心大意了,现在的冥若凡在药的摧残下,意志不知道能坚持到几时,这个时候自己绝对不能靠近他,但是狭小的空间里是冥若凡抵抑着重的呼吸声,越来越粗重,连周身的温度她都感觉到渐渐过高,待在这里绝对不是最好的选择,冥若凡现在能控制住他的身体和理智,对自己来说还好一些,若是控制不住的时候,自己想出去都难,这么大点的地方,茂密的树林里,自己就是被剥皮拆骨的吃了,都没人来救,但是要出去吗?到树林里?乾木木却也知道那也不是一个好办法,尤其是天黑之后的树林,自己一个女子,虽然自认为不能称弱女子,但是她却也知道自身有几斤几两重,权衡之下,只能静静的待在一个角落,听着冥若凡急促的呼吸声,手下意识的拉紧衣衫,连肩膀上的伤都不顾了。

身体里像是禁锢着一头凶猛的野兽,理智越来越难以控制,而偏偏身体血液里隐藏着的旧疾似是要发作一般,炽热的折磨让冥若凡眼睛赤红,理智与疯狂颠倒转换之间,猛的抬头,乾木木突然感受到了他身上属于野兽般的暴走,有所感应的看向冥若凡,四目相接,火花迸溅,下一刻后背传来疼痛,她被狠狠的抵在地上,狭小的空间里,乾木木紧张的不敢呼吸,而她看向冥若凡的眼睛,半晌之后突然眼角落泪,无声无息的淹没在发际里,乾木木闭上眼睛,她知道……今天躲不过的,这里荒山野岭,这里冥若凡中了媚药,这里只有她一个女人,而且他们同在一个空间范围里。

身子底下铺的不算规整的被子,带着凉气,而身上被炽热的身体禁锢,灼热的气息就在头顶上,冥若凡通红的双目眼底闪过一丝痛苦,乾木木却也明白此刻他的理智已经处在了消失殆尽的边缘,眼睛闭紧睁开,再闭紧,睫毛随着眼睛的动作而抖动着,此刻的表情像是受了惊吓的小兔子,异常惹人怜惜,然而失去理智的冥若凡却毫无所觉。

耳边传来布棉撕裂的声音,下一刻皮肤暴露在空气中,凉气滑过身前,那里皮肤被炽热的手掌触摸,乾木木咬着滴血的下唇,突然间有些后悔在这里认命着,但此刻已经毫无还手之力,冥若凡有理智的时候她不能动用自己的功夫逃离,那是她最后的底牌,而冥若凡此刻失去了理智,她就算动用了功夫,依然无法逃离了,因为此刻他的力气大到手指几乎要嵌进自己的骨缝里,肩膀受伤的地方,鲜红的血液涓涓流淌,滴落在撕碎的白色里衣上,显得格外刺眼。

邪恶肆意横行的冲撞,在体内暴躁的挥舞着,乾木木的纤弱的身子像断了线的风筝,在冥若凡滚烫的身躯下折腾,眼泪一滴接着一滴无声的滑落,乾木木始终没有出声,无论是肩膀上的疼痛,还是初次经历人事的疼痛,面对双眼血红,暴躁的没有一丝理智的冥若凡,她保留着自己最后的尊严,紧紧咬着下唇,红肿带着血迹,没有丝毫温柔的前奏,毫不顾忌青涩十足的身体,冥若凡此刻就像是一只被禁锢已久逃出牢笼的野兽一样,灼热沉重的呼吸,一声声传入乾木木的耳里,噩梦,还在继续,黑夜来袭,身上不属于自己的气息和温度像是永无止境一样的,一次次掠夺和侵袭。

当阳光透着残破的马车车窗里照射进来,晃过眼角时,伴随着全身酸痛乾木木睁开肿胀的双眼,带着不适,纤细白皙的手覆盖在眼睛上,睫毛抖动的扫过手指,周身充斥着浓郁暧昧的麝香气息,还有……血腥味,身上覆盖着破碎不堪的衣服和染了血的锦缎被子,而身边已经没有了任何温度,冥若凡,那个昨晚发狂一整夜的男子不知所踪。

“咝!”乾木木支起疲惫酸软的身子,肩膀上凝固着干涸的血渍的伤口受到牵扯,低下头看了过去,伤口可能是昨天在挣扎的时候碰到了,伤口肿胀的有些狰狞,而且伤口下方的皮肤都是青紫痕迹,胸口前也已经由粉红色变成了紫红色,周围亦是红紫吻痕,乾木木看着狼狈不堪的自己,动了动有些麻木的腿,突然一股不适的触感从某一地方传来,乾木木愣了一下,随即嘲讽的笑了笑,果然有时候为了活命,太多的事需要去忍耐,或许早在接到圣旨让她成为冥王妃的那一刻,自己就做好了面临今天这样状况的准备,只是没想到……初次会这样凄惨,了无人烟的荒芜野外,残旧狭小的马车空间,一床染血锦缎被子,一身破碎了的鹅黄色衣衫……

“醒了?”突然一道黑影挡住了眼前的阳光,乾木木抬头瞬间听到了一个低沉略带嘶哑的声音,身子不由得一僵,昨夜晕倒之前的一幕幕在脑海中闪过,拳头在锦被下紧紧攥着。

“嗯。”沉默了一会之后,乾木木拿起被子边角的包袱,拿出里面一套干净的衣衫,就这样当着冥若凡的面,从里衣到外衣,一件件套在身上,冥若凡看着分外安静的乾木木,意外赞赏的点点头,眼神里的冰冷褪去了很多,这个女人还是有一点让自己欣赏的地方,至少她很有自知之明。

“先吃点果子裹腹,本王发了信号,用不了半个时辰会有人来接应。”冥若凡在马车外的地上坐下,不一会稍微整理了一下妆容的乾木木走了出来,坐在一旁,不靠近冥若凡,但由于地方有限,也并没有远离。

对于乾木木拉开的距离,冥若凡没有发表意见,只是伸长手臂将手中的青中带着紫红色的果子递到乾木木面前,乾木木看着眼前宽厚的手掌,昨天这样炽热的手掌在自己身上大力带来的疼痛却带着**的感觉还存在脑海里,快速的拿起果子,低头轻轻咬着。

“昨晚的事不必放在心上,从你踏进冥王府的那天,就是本王的妃子。”冥若凡见乾木木一直沉默的样子,这样被人无视的感觉,让他有些不悦,不过也没有发怒,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想起今天自己一早清醒的时候,看着怀里全身布满痕迹的人,心底突然绵软了一些,昨晚一开始并没有打算碰她,本来娶她也不过是掩人耳目做一个摆设而已,如无必要他还是不愿意去毁了一个女子的清白,只是最后还是太低估了自己的自制力,不过既然碰了,自己自然也不是没有担当的人,更何况她还是自己的王妃,事情也没有那么不好处理,大不了以后看在她能帮自己控制体内毒素,又在这一次的事情帮助了自己的情况下,善待她一点。

“……是,王爷。”乾木木咬了咬牙,还是忍住了,小不忍则乱大谋,昨天忍到连清白都搭上了,面对这个男子云淡风轻的话,自己自然也要忍耐下去,反正这辈子也没打算再嫁一次人,以后找机会离开王府了,一个人逍遥快乐的过日子也是不错的,所以,一个果子消化间,乾木木已经自我开导,把这样的一个意外事件抵在心底了,不得不说乾木木虽然有时候看起来很精明稳重,又谨慎,但是有时候也会偶尔思想脱线,换言之在某些方面会有些没心没肺了点。

一时间气氛又变得沉默了,乾木木低着无聊的数着落地的树叶,而冥若凡看了乾木木几眼之后便在一旁静气凝神调理自己的身体。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