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隔世之心(许悠然罗砚成)整本免费

《小说叫隔世之心(许悠然罗砚成)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5-08 18:13 作者:佚名 标签: 现代言情 罗砚成 许悠然

做过心脏移植的许悠然,在意外触电之后,脑海中不断出现支离破碎的陌生记忆一场废墟上的邂逅,让那颗心脏曾经主人的记忆和情感在她身上全面复苏来自时光深处的缱绻深情、拳拳挚爱,以及一场不堪回首的惨烈旧事,还有那隐匿在暗处的阴鸷目光和一双悄然伸来的罪恶之手,一切的一切,…

小说叫隔世之心(许悠然罗砚成)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隔世之心(许悠然罗砚成)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一章 废墟邂逅

精彩节选

2013年3月,古城西安早春的季节里空气依旧寒冷。正值深夜,瑟瑟的寒风里,一辆救护车呼啸着从寂静的雁塔路上飞驰而过。

车上躺着的,是个年轻的女孩儿,脸色惨白,连嘴唇都没了血色,双眼紧闭着,已经陷入昏迷。她的父亲和母亲,守在旁边,一人握住她的一只手,紧紧地攥着,生怕一松手,孩子就会离开。

“孩子,”母亲把脸贴在女儿冰凉的脸上,轻轻蹭了蹭,哽咽地轻声说,“你别害怕,妈妈爸爸都在呢。三年前那么大的手术你都挺过来了,现在你一定要坚持住,你能行,一定能行!孩子。”

“我们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特殊的病人,她做过心脏移植,高烧对她来说,已经是很糟糕的事了,这次触电实在是太危险。”救护车上的女医生,深深地叹了口气,“希望她能闯过这一关。”

“要是我替她拔那个充电器就好了,我怎么没有想到……”做父亲的喃喃自语着,紧攥着女儿的手,任由眼泪无声无息地淌着,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女儿的脸。

……

四个多月后。7月中旬的西安,已经像个大火炉一样的热了。烈日炙烤着整个城市,热得连知了都歇着停止了聒噪。

西京科技大学的校园里,一大片被彩钢板围起来的老宿舍区正在拆除。有的楼房已经被铲为平地,有的被拆得只剩下两层,像一个没盖子的大纸盒子似的立在那里。有些楼还算完整,不过所有的门窗都已经拆除。没了窗户的窗口,一排一排,黑洞洞的,像空洞无神的眼睛,看着眼前的一片青灰色的残垣断壁。楼前楼后的树都基本上伐完了,满地枝丫。草坪也基本损坏殆尽,上面堆满了拆下来的木头门窗,高高的摞着。水泥路上,到处散落着废旧的木板木框、碎玻璃、砖头,还有折断的枝叶。空气中弥漫着尘土和砖块的气息。

有一处的彩钢板被掀起一个大豁口,偶尔有人从这里钻进钻出。

大约正是午饭时间,工地里并不见工人的影子,远处几个大型破拆机械也都停了。整个宿舍区静悄悄的。

此时,在这片萧索寂静的废墟里,一个年轻女孩儿,正一动不动地站在19舍女生宿舍的楼门前。女孩儿身材单薄,穿了件V字领下摆不开叉的改良款白色旗袍,旗袍下摆上印着一丛丛盛开的玫瑰,脚上穿着一双白色高跟鞋,乌黑的长发盘在脑后。齐齐的刘海儿下,一双清亮的眼睛,正凝视着楼门上那块蒙着厚厚尘土的、残破不堪的门牌。眼神里流露出来的,是跟这张年轻的脸庞完全不相称的沧桑和忧郁。

女孩儿一直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这片废墟,忽然,轻轻地皱了皱眉。心里莫名的疼痛和沉闷,让她不由得深深吸了一口气,本能地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22岁的许悠然,的确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但这里所有的一切,却都是这么熟悉。就像刚才从那个豁口一钻进来,第一次来这里的她,竟然轻车熟路径直走到了19舍的楼下,连一个弯都没有拐错过。

而随着这熟悉的感觉一起来的,不是亲切和快乐,而是,一种很刺心的疼痛。

眼前这块残垣断壁之中的门牌也好熟悉,从看见它的第一眼起,许悠然就觉得自己很多年前就见过它。那时她也是这样站在楼门前,也是这样凝望着这块那时还半新的门牌,“西京科技大学女生宿舍19舍”的字样,那样鲜红鲜红的印在眼里心里。盯着那个门牌,她越来越相信,自己很久以前,从这里离开过,而且是那样孤单无助、恋恋不舍地离开这里的。

楼前那高高堆着的旧门窗,似乎也是很熟悉。许悠然走过去,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抚摸那些油漆斑驳的木框,拨弄了一下一扇窗户的插销,好熟悉的感觉。她隐约觉得,很久以前,她离开过一个房间,离开时自己关上过一扇这样的窗,亲手插上过这样一个插销。

有些恍如隔世的记忆,模模糊糊在许悠然的心里时隐时现。

她好像看见这一片青灰色的废墟,又恢复了本来生机勃勃的模样,绿树掩映,青草如茵,斑驳的阳光撒在楼前的水泥路面上。楼门口进进出出的都是背着书包的学生,那些身影,都似曾相识。

门房的阿姨端着个茶缸出来了,把缸子里的水泼在楼前那棵枫树的树根上,一转身又进了楼。

楼下的那几棵杨树之间拉着绳子,上面晒着被套、床单、枕巾、棉被。宿舍的每一个窗户外面,都晾着花花绿绿的衣服。有些窗户里好像有叽叽喳喳的说话声传出来。

忽然,好象想起了什么,许悠然扭头向宿舍前面的这条小路上看去,恍惚间一个男孩儿倔强决然的背影,正快步远去,白色的短袖衬衫,在夏日灿烂的阳光里格外的刺眼。

许悠然,张了张嘴,想喊住他。可是,他叫什么来着?一个无比的熟悉却又无论如何想不出来的名字,似乎已经就在嘴边,却怎么也叫不出来。

她的心撕裂般地疼了起来。

“嗨!小姑娘!”随着一个女人的喊声,许悠然眼前的幻影消失了。

她定了定神儿,寻着声音转头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站着几个人,三男,两女。都是中年模样。其中一个胖胖的女人,正冲她笑着招手。

“帮我们在这里合个影好吗?谢谢!”女人冲她摇晃着手里的手机。

“好的,不客气。”许悠然边答应着边快步走过去,笑了笑便接过女人手里的手机,问道,“那你们站哪里照呢?”

“就这个角度吧。”女人用手比划了一下说“把19舍这个楼,还有后面那个,那是25舍,主要把这两个楼框进背景里就正好。这是我们上学时住过的宿舍。”

“来吧,就这儿,”女人一边叫旁边几个人站好位置,一边拍了其中一个高个子男人一下,“罗砚成,你还说7月西安热,要十一的时候聚呢,你看,真要十一来,这里可是啥也没有了。”

罗砚成?许悠然心里咯噔了一下,这个名字在哪听过?

“那是,”高个子男人笑了,“你正确呗,你啥时候能不正确过?”几个人都笑起来。

正是照相最自然的笑容,许悠然顾不上再去想那个名字,赶紧举起手机,把人,楼,都框进镜头里。就在她看着手机屏幕里的画面,准备触摸快门的一瞬,许悠然愣住了!心,像被什么东西使劲地攥了一下。

镜头里的几个人,她是见过的,她一定是见过的!那个被叫做罗砚成的中年男人,他的脸他的眼睛,如此的熟悉,就连看到这张脸这双眼睛时,心里的刺痛都是这么熟悉的一种感觉。还有那个胖胖的女人,她该是很清瘦的,有着一张自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庞。还有另外三个人,也是这般的似曾相识。许多年的光阴,在他们脸上身上留下那么多痕迹,但是她可以轻而易举地抹去那些痕迹,还原了他们本来的年轻的模样。

许悠然的目光,离开屏幕,愣愣地看向几个正微笑着等着她拍照的人。他们是谁?究竟是谁?恍惚间,许悠然好像看见几个熟悉的瘦小的年轻人正在向她微笑。

她的心怦怦地狂跳起来,朝对面的几个人呆呆地看着,轻轻的笑了一下,可鼻子一酸,眼泪已经涌上了眼眶。

几个中年人,一下被眼前这突然发生的状况弄糊涂了。

“嗨?小姑娘?”刚才那个胖胖的女人,走过来轻轻拍拍她的肩膀。

“哦,没,没什么……我……我是忽然……看见你们,我忽然想起我以前的朋友。”许悠然明白自己的失态,脸腾地红了。

“呵呵,这样啊,”胖胖的女人笑了,“看样子,我们是跟你的朋友比较像啊”。

“她的朋友才能有多大?哈哈,这说明我们还很年轻!”不知道是哪一个接了一句,大家都笑了。

“就是!就是!来,快给年轻的老头老太太合个影吧。”高个子中年人笑道。

几个人哄笑起来。

“对不起啊,耽误给你们照相了。”许悠然很不好意地说,“来吧,现在赶紧给你们多拍两张。”

拍过了照片,许悠然把手机递回给那胖胖的女人的时候,女人一手接过手机,一边打量着眼前清瘦的女孩儿,忽然问道:“小姑娘,你看着很小啊,跑到这废墟里干什么?这些老宿舍跟你这么年轻的小丫头,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许悠然一时语塞,是啊,她来这里干什么来了?

“我刚路过,看见那有个大豁口,就进来看看。对了,我还见有个人扛着一个特别专业的大相机钻进来。”她轻轻地笑着说道。

“也是,”另一个小个子中年男人接上话说,“这片老楼该有几十年的历史了,一直是咱们学校的学生宿舍。现在要拆了,大概得有很多人要来拍拍照片,留个纪念吧。”

女人似乎并没有留意他们在说什么,她的眼光已经看向了19舍三楼的一处窗户,有些感慨地说道,“我们从这里毕业20年了。还好,亏着它还在。”接着,她转头对旁边几个人说道:“当初毕业十年的聚会竟然没搞起来,这弄到过了二十年才聚会,回头得好好抨击一下你们留在西安的这几个人。”

“那是,那是,我们的错,当初没好好组织一下。”高个子男人,很是诚恳地笑道。

“好遥远啊!二十年了!你们聚会的地点在哪?我……想给你们送些花过去。”看到几个人诧异的眼光,许悠然忙又补充道,“我在附近有一家小花店,别误会啊,不收钱,是我送给你们的。二十年,真的好不容易。另外……另外因为,你们很像我的老朋友。”

“也行,正好明天跟系里老师联欢,正需要鲜花。不过白送可不行,呵呵。”高个子男人这样一说,几个中年人也都点头称是。

“那这样吧,明天早上9点,送……哦,让我算一下。”胖胖的女人人沉吟了一下,接着说,“送12束花过来吧,你找力学系大楼,二楼会议室。”

“哎呀,不行吧?”女人说着,忽然又停了下来,看看单薄的许悠然,摇摇头接着说,“这么多花你可拿不动。”

高个子男人笑了,勾了勾身边小个子男人的肩膀,对胖胖的女人说,“这样吧,谢春茗,我明天一早,跟轮子一起去拿,”回头又看着许悠然,乐呵呵地说道,“你把电话、地址给我们一留吧。”

许悠然安静地看着他们,一点儿也没有听到他们在说什么,她正在心里,反反复复地念叨那几个名字。

罗砚成?谢春茗?轮子?

罗砚成……谢春茗……轮子……

这些名字在哪里听到过呢?一定在哪里听到过的,但是,她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