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村官崛起(燕阳春聂勇身份)整本免费

《小说叫村官崛起(燕阳春聂勇身份)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5-09 18:05 作者:佚名 标签: 聂飞 都市小说 马晓燕

我和一个美艳少妇同事下乡扶贫,没想到离开了单位之后,她就性格大变……

小说叫村官崛起(燕阳春聂勇身份)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村官崛起(燕阳春聂勇身份)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哎!
好!”
聂飞回答道,正想着傍晚要找什么理由去一趟范春花那儿呢,现在理由来了。
赖顺贵是村支书,但他喜欢这些村民叫他赖书记,这样能找到一点满足感,当村支书没多少工资,所以范春花在家里开了个小卖部,算是帮补一些家用。
走到江果家的小院的时候,院子里已经摆了四桌酒席了,江果的老爸江达明和老妈郭梅一脸笑意地端着酒杯在几桌间穿梭,给客人们敬酒,听着客人们恭维的话,也客气地回应着,而另一桌则是坐的几个年轻人,那几个聂飞都认识,都是高中时期的同班同学。
“聂飞,别在那杵着了,赶紧进来!”
江达明一眼就看到了聂飞,他知道江果请了他的,便笑着招了招手,“这孩子还害臊吗?
这会了才来。”
“哟!
聂飞也来了?”
刚一走进小院,那几个高中同学便笑着放下筷子站起来,“赶紧赶紧!
今天咱们可都是来恭喜果子的,一起来喝一杯。”
同学这一桌加上聂飞刚好八个人,也刚好四男四女,靠着江果坐的是她高中时代的闺蜜也是班长陈欣欣,一头修理的长发扎了个马尾,穿着一条白色连衣裙,皮肤白皙,让聂飞一下子想起了党委办的苏黎。
而靠着聂飞坐的,则是当时的副班长马小贵,个子不高,一副精瘦精瘦的样子,上学的时候没少被聂飞欺负,还被聂飞打了几次,现在却戴着一副眼镜,猴精的样子上却又添了一副斯文。
马小贵斜眼看了聂飞一眼,刚才进来的时候就他一个人没站起来,脸上也没任何表情,估计还记恨着当年被欺负的事情。
坐在聂飞对面的一男一女是唐红和张田,当年也是班里的纪律委员和团支部书记,而在下首的则是当时的英语课代表和物理课代表陈佳、刘顺。
“啧啧,这一桌坐的都是咱们班上当年的干部,就我一个小平头百姓,压力大压力大!”
聂飞啧啧说了一声。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江果在学校是棵好苗子,接触的人也都是成绩上游的学生。
“来,江果,祝你找到好工作,以后飞黄腾达,我敬你一杯!”
聂飞端起酒杯往前一伸道。
“就你话多!”
江果白了聂飞 一眼,但也给了面子,“你喝酒,我喝饮料。”
“不行啊,你大喜的日子,怎么能喝饮料啊?”
聂飞立刻道,就要起身给江果倒白酒。
“行了,咱们女生都是喝的饮料。”
陈欣欣笑着伸手拦住了聂飞。
“你们男的喝酒。”
“还真是。”
聂飞嘿嘿笑道。
“哎,江果,你姐呢?
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她不回来?”
“她???她有事在县城呢,回不来。”
说道姐姐,江果的脸色一怔,以前的人家重男轻女,所以江达明在生了第一个之后是个女娃子,过几年又生了江果,江果的姐姐,就是江苹,姐妹俩合起来刚好就是苹果。
“哦!
那可惜了,我都好久没见苹姐了呢。”
聂飞有些遗憾,如果说江果是一个肉嘟嘟的洋娃娃的话,那江苹就是一个身材苗条的芭比。
相貌也极其好看,特别是那性子,见谁都带笑,可不像江果这样还带着点泼辣的性子,所以村里一直流传着一句话叫做:**家出美女。
寒暄了几句,就是宾客之间相互敬酒了,这也是港桥乡酒席的习俗,这叫做互敬,表示对对方的尊重。
农村人,再差也有半斤酒量,几个回合下来,聂飞这边一桌子刚刚毕业的学生就有些招架不住了,好在这些江家的亲戚们也没为难他们,又各自喝酒去了。
“聂飞,听说你后来高考考上大学了?”
陈欣欣一边夹菜一边问道,高中毕业后,大家都各奔东西去自己考上的大学上学,在学校发的留言册相互留的号码也成了个摆设,大家基本上都没联系。
“真哒?”
唐红马上就接过了话茬子,“当年这家伙在学校不是喝酒抽烟就是打架斗殴,没想到你也能考上?”
“嘿嘿嘿嘿???”聂飞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心道马匹的陈欣欣,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老子那能叫大学吗?
“运气,全靠运气!”
“知道他上的哪所大学吗?”
江果眼珠子一转,显得颇为神秘的样子,以聂飞当年在学校的尿性也能考上大学,这无异于潘金莲恪守妇道,大家伙都显得颇为好奇。
“来来来!
我再敬你们一杯!”
聂飞见江果要使坏,便急忙端起酒杯。
“祝你们大家都有好前程!”
“聂飞你别闹!”
陈欣欣拍了一下这家伙伸过来的酒杯。
“大家都听着呢,你还保持神秘,果子快说,聂飞上的是哪所大学?”
“洪涯县工程大学!”
江果故作神秘地环视一眼,然后解开了谜底,再坐的同学一下子冷了场,你看我我看你,压根就没反应过来。
“果子,你这是何必???”聂飞苦着脸,这有意思么?
这妮子纯粹就是拿聂飞来开涮了。
聂飞上的是洪涯工程高等专科学校,实际上以前就是一所中专,现在不管哪里都流行高学历,仗着是县办学校,花了点钱再买了点地皮,扩张了一下地盘,在教育部备了一下案,就成了所谓的大专院校。
“噗哈哈!”
刘顺一下子反应了过来,笑得把嘴里的菜都给喷了出去。
这弄得把几桌的客人都给惊动了,纷纷朝这边看来,还在打听着发生了什么事。
“果子你太逗了,你说的是洪涯职高吧?”
刘顺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哦对,现在好像的确是大专院校了,叫什么洪涯工程高等专科学校。”
“那学校还用得着考吗?”
陈佳有些奇怪地问道,“我有个亲戚的孩子好像就在那里念书,成绩特别差,初中毕业就直接进去了,学制五年,毕业就是大专文凭……”“哈哈哈哈哈……”桌子上又爆发出一阵笑声。
“那个……”聂飞也被弄得很尴尬了,想发火吧,又都是同学,不发火吧,这几个人的玩笑之语简直就像一把把刀子在聂飞的心头上割一般。
“你们也别笑!”
就在大家伙都在乐的时候,赖顺贵端着酒碗走了过来,“俗话说有志不在年高,文凭只不过是一块敲门砖,这年头,能力最重要!”
聂飞颇为感激地看了赖顺贵一眼,虽然今天酒席请的是江家的亲戚以及江果的同学,但作为村支书,江达明还是要请的,不单请了,而且还让赖顺贵坐的是主桌首席,显示尊重。
聂飞也没想到赖顺贵这家伙居然还要来帮自己说话解围,他一下子就想到刚才还跟范春花约定傍晚去她家捏赖顺贵老婆的那两坨肉呢,聂飞就觉得自己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点。
“你们可不知道,人家聂飞,可是在乡**工作呢!”
赖顺贵摇摇晃晃笑呵呵地端着酒,走到桌旁朝聂飞一伸手。
“来,顺贵叔跟你走一个,祝你前途似锦!”
聂飞一听到赖顺贵这么说,就知道这老东西要来拆自己的台了,心中不禁恼怒,妈的老子跟你无冤无仇,你反倒三天两头在我家鱼塘捞鱼吃,现在还要跟老子过不去!
看着赖顺贵那张老脸,聂飞就想到了他老婆范春花,傍晚的时候还要去捏她胸前的两砣肉呢!
一想到范春花,聂飞的脑海里就浮现出了那女人的身子,虽然四十来岁了,但因为会保养和捯饬,倒也显得比较年轻,身材也不错,特别是那两坨肉,非常令人浮想联翩。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