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不朽仙王(杨云朵 云朵艾杨)整本免费

《小说叫不朽仙王(杨云朵 云朵艾杨)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5-09 18:13 作者:佚名 标签: 云朵 杨少青 武侠修真

吾为仙王,永世不朽!

小说叫不朽仙王(杨云朵 云朵艾杨)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不朽仙王(杨云朵 云朵艾杨)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009章 飞舟出青州

乌压压的云朵将艳阳遮挡,黑影从万丈高空投下,将蜿蜒千里的青峦山笼罩其中,间或有迷路的飞鸟从黑云旁掠过,没等进入云影之下,便消失不见。如果是一位冲破人身束缚的先天高手看到这幅景象,自当明白,那云影下是已铺展开来的杀伐大阵。

屹立于大陆东南的青峦山与山脚横流而过的清水河,正是这青州地界首屈一指的名山大川。山不在高,有仙则灵。青峦山上有仙人,一位位炼气求真的仙人统归青州一流宗门青纱宗门下。

然而开山立派近千年的青纱宗,今日已是大祸临头。

数十年前,一股力量在大陆西北苦寒之地异军突起,左右不过几年时间,这股后来被冠以“俊逸门”之名的势力便将大陆西北零星大小几十家宗门横扫一空。万年以降,从不曾出现超一流势力的苦寒之地,终于有人在大陆西北露出了三尺剑峰。

门下人人习练御剑之术的俊逸门,不知何时,大半门人横跨西部大陆,竟已杀到大陆西南的青纱宗前。

青纱宗的护宗大阵早已开启。

西北苦寒、西南湿热。

青纱宗在密林下、矮山中、瘴气下,平静繁衍千年。今天已走到末路,那偌大的理由几多可笑,俊逸门携全宗之力杀到门前竟只因一位弟子的轻佻糊涂?

以炼药见长的青纱宗,如何是一条血路里拼杀出来的俊逸门之对手,那千年来不曾动用过的护宗大阵,似乎旦夕之间就要告破。

高不过百仞的青峦山,居中大峰乃青纱峰,也便是青纱宗宗门所在。峰顶千丈大坪上,错落分布在田园苗圃之间连绵起伏的殿阁楼宇,早已布满哀伤。

坐南朝北的宗门大殿外,矗立着一群从老到幼同样服饰的人,形形**,或器宇轩昂,或锐气横生。无论老人还是妇女,都已满是精气神的背靠大殿而立。他们身后,是千年来哺育了一代又一代亲族的宗门。

人群脚下是青纱宗山门开启时就存在的高大台阶。

三段台阶,一阶三尺。

高阶下跪了一个青衫少年,与人群袖口绣有各色花草的宽袖长袍完全不同的简单青衫,横腰一条布带将青衫揽住,再无其他。

这位六岁练气,十岁开启气窍凝结气旋入武者境成宗门百年内第二天才的少年,在他十三岁时气力外放晋入后天四阶初级武士境奠定了宗门百年内第一天才地位,今年十五岁便已入了后天六阶高级武者境,更是一肩担起了宗门中兴之望。然而少年一次不值一提的轻佻行为,却为宗门引来了泼天大祸。

大名杨少青的青衫少年几次主动请缨,要出山门与俊逸门的杂碎们生死对决,却被宗门长者一阻再阻,如此杨少青只能在宗门大殿前跪拜垂泪。

“少青,你随哑奴去吧,日后,莫要再用杨姓。”

人群最前站了一位耄耋老人,玄衣白发的老人满是虬结的手握着一杆黑油油木杖,老人身材高大,只是皱成核桃的一张脸上看不清神情。耄耋老人一双晶亮的眼睛盯着高阶下跪着的杨少青,老人魁梧的身形抖了抖,冲着身旁招了招手。

一个满脸褶子,身形干瘦的灰袍身影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灰袍人袖口是一只艾草,在大坪花圃中最是常见的艾草,总是拥簇着花朵的艾草。

灰袍人大步迈下高阶,和兀自趴在地上嘤嘤哭泣的杨少青跪在了一起,灰袍人嘴里发出“呃呃”的声响,一条同样干瘦的胳膊用力擂着他那并不宽阔的胸膛,竟有金石之音。这灰袍哑奴居然是已入金刚境的先天高手。

“哑奴,你带少青下山,走你认识的路。”

耄耋老人无视哑奴也要为宗门奋战到底的意愿,转过身来,向着大殿走去。

老人才转身,身后人影已如流水般分到两侧。高阶下的杨少青听到老人的话抬起了头。浓眉下一双大眼,早已被泪花迷住了,只是泪珠下一双瞳孔,黑的深邃。

杨少青紧紧握起的手掌里,尖锐的之间早已将手心刺破。

“宗主,少青不走,宗主……爷爷!”

本是青纱宗少主的杨少青啊,如今要做那逃兵去了。在宗门先后送走三十几颗种子之后,杨少青这引来灭门大祸的害虫,成为最后离开的一人。

杨少青歇斯底里的呼喊没能引来耄耋老人的回眸,那魁梧的身影已走入大殿之中。

有惋惜、有愤恨、有爱怜、有艳羡,不一样的目光,同样的聚焦点。

众人最后看了杨少青一眼,跟着老人的身影走进大殿。

“爹!娘!”

被哑奴从青石板上拉起的杨少青,冲着人群再次大喊出声,走在最后的一对男女身形晃了晃,终于回过身来。

男子星目朗眉,女子粉黛颜色。

“少青,你要记住,杨家没有懦夫,破灭俊逸门之日,再回青纱峰之时,便是你重冠杨姓那一天。”

天赋异禀的杨少青啊,练气也好,丹药也罢,便是阵法都是各处崭露头角的幼弱少年,今日,却成了那丧家之犬。

一条黑影在青纱峰下密林之间快速奔驰着,黑影如风,早已达到了后天七阶踏雪无痕的高等武者实力,况且每在密林转折处,黑影动作毫无阻滞,如此更见身法。

黑影终于停了下来,却是两条身影,一灰袍一青衫,正是从青纱峰大殿前离开的哑奴和杨少青二人。

“哑奴叔,带我去冀水畔,我知你有凌天的本事,我们去冀水畔,姑姑在那里,我去求姑父大人,一定可以带回救兵的。”

嗓子早已沙哑的杨少青,被哑奴夹住双肋。杨少青见哑奴停了身形,急忙开口帮着哑奴拿起主意来。

哑奴没理会杨少青。一条干巴巴的手臂拦在杨少青胸前,那是已被哑奴从杨少青双肋下抽出的胳膊。

“少主,退一步,哑奴清清路障。”

心情激动的杨少青,脑瓜一点都不糊涂。杨少青对哑奴能够发出声音更是一点都不觉得突兀。

杨少青瞄准身后一丛灌木,身形晃动间已钻进灌木丛里趴了下来。

破空声从杨少青头顶响起,晃动着碧汪汪光泽的长剑不知从何处飞来,直袭哑奴后背,在飞剑剑尖离哑奴后背不足一丈的时候,哑奴已转过身来,抬起拳头向着飞剑砸去。

泛着冷光的飞剑与哑奴的肉拳撞在一起,金石之音嗡嗡作响。

“早就听说青纱宗用金刚丹喂养了好多奴仆,没想到真有此事。哎,这青纱宗真是暴殄天物啊,就算给了你这奴仆一枚金刚丹,你也不过半步金刚境,更是再无晋升之望。”

声音响起,不知何时已不见踪影的飞剑再次凌空出现,原本一尺多长的飞剑已变化成三尺大物,飞剑上站着一蓝衣剑士。

蓝衣剑士双手掐着剑诀,在哑奴身前十丈外停住身形,一张还算英俊的脸上,挂着冷笑。

“想不到离开宗门后第一次出手就是杀掉一名半步金刚,虽然你不过一只奴仆,但能死在我的手上,也是你的荣幸了,记住我的名字,杀死你的是……”

蓝衣剑士的话被哑奴的拳头打断,蓝衣剑士根本没看清楚哑奴的拳头是从哪里来的,刚刚还在十丈开外的哑奴,这会一只肉拳已砸到他的面门之上,他可是身在半空啊。

“不用自我介绍了,没人想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哑奴声到拳到,俊逸门的二等弟子蓝衣剑士,根本没有自报家门的机会,便被一只肉拳砸掉了脑袋,血雾炸开,接着在哑奴仍旧干瘪的手臂旁蒸发消失。

灌木丛里的杨少青眼见哑奴大发神威,一拳灭杀了已达后天八阶中级大武士的蓝衣剑士,这会一个翻身已窜出了灌木丛。

杨少青没有对哑奴的一拳立功大加追捧,也没有对已瘫倒在地的无头尸体鞭尸泄愤,倒是快步走到哑奴身旁,抬起手抓住了哑奴的胳膊。

“哑奴叔,附近还有俊逸门的杂碎吗?我们要不要先找个山洞藏匿下。”

半步金刚境的哑奴,一拳轰杀蓝衣剑士并不是表面看来那么简单,这会倒是有些气喘起来。本就有了暂藏一下打算的哑奴,断没想到往日里在宗门最是无所顾忌的刺头少主杨少青会说出这样的话。

哑奴没有再发出什么声音,在还有血腥气弥漫的现场站了一会,一个转身快步向着一片山阴处疾驰而去。说出这番话的杨少青,当然已经用不到哑奴再裹夹着他前行,好歹也是后天六阶高级武士的杨少青要追上给他带路的哑奴,难度并不大。

青纱宗宗主,耄耋老人之所以安排哑奴带杨少青下山,一个缘由就是哑奴对这座青峦山实在弯弯角角都了然于胸。

二人身形纵掠,不过盏茶工夫,就找到了一处被几多密林遮挡了个严实的山洞。

幽静通深,隔着密林只隐约看到一个洞口,里面的情况完全看不到,等杨少青跟上哑奴到了山洞之前,竟然还是看不清楚山洞里面是什么情境。

“早就听说哑奴叔是青纱宗里的奇人,少青今日才领略到了,这纵横三万丈的青峦山啊。”

哑奴的性子就跟他的身材一般,干瘦。换做旁人在他面前这样奉承,哑奴只会一笑置之。

但是杨少青,这位打一出生,就承载着青纱宗中兴大任的少主,还是叫哑奴一瞬间有些失神。

哑奴回过头来,对着杨少青笑了笑,本就满是褶子的脸,并没有因这个笑有什么表情变化,但杨少青还是看懂了。

“哑奴叔……”

杨少青的话被憋回了嗓子眼,震天的炸响从天际传来。

“砰”“砰砰”“砰砰砰”“砰……”

一开始还是听得清都是哪里传来的响声,等声音响成一片,山腰以上小半座青峦山被彻底的鸣响萦绕。

随着第一声炸响传来,杨少青和哑奴都已转身向着炸响来源处看去。

等到炸响连成一片,二人早变了脸色。

护宗大阵,已破!

青峦十三峰,以青纱峰为主的青纱宗十三山峰,一一被破!

俊逸门到底出动了多少人手,竟能同时攻破十三山峰!

千年底蕴,竟不能为青纱宗求得一分喘息。

哑奴张着嘴,口里只有“呃呃呃”的声响。杨少青已红了眼,豆大的泪珠在他眼眶中打转,没有掉落下来。

“哑奴叔,我们进洞吧。”

杨少青微微颤抖的声音,到底还是出卖了他的心绪。

这次竟是换做杨少青在前,半步金刚先天高手哑奴跟在他的身后,真如奴仆一般。

二人身影一闪消失,只有杨少青的声音从山洞里悠悠传出。

“俊逸门,原来藏了陆地神仙,好大的一盘棋。”

丰武大陆,实力为尊,弱肉强食,武者至上。

大陆西南有青州,囊括了整个青峦山的青州。

青州千万生灵,除却那些高在云端的“仙人”,大都生活在各个郡城与周边村落之中。青峦山高不足百仞,连绵起伏却有三万丈。

青州有郡城三百,镇府两千。

三百郡城首推青云城,两千镇府只看城主府。

不是每座郡城里的城主府都可以称作城主府。

在青州地界,城主府是青云城城主府专有的称谓。

因为青云城,正是青州主宰大秦王国的首都所在。至于,出世的宗门,那是“仙人”。

青云城依山傍水而立,山是青峦山,水是清水河,从冀州横穿而过的冀水,到了青州便被叫做清水河。

清水河环绕青云城,从青峦山山脚流过,整座青云城,纳有百万生灵,背靠青峦山,脚踩清水河,坐北朝南,虎踞龙盘。

大陆西南平静太多年了,便是高耸入云的“仙人府邸”青纱宗,也多少有些传奇故事在青州境内流传。闷头炼药不理俗事的青纱宗,倒是使得青州境内的大秦王国无为而治,近乎千年。

青云城三座城门,从不设立门禁,城内也没有多余的条条框框将人束缚。三千六百行,各司其职,武农工商兵,各在其列。

如此这般的青云城里却绝少有流血事件发生,因为这里有一座城主府,两千镇府唯一可以称为城主府的城主府。

今天,青云城城主府前,却有些嘈杂。

人很多,声音很多,事情不多。

鱼龙帮主与红拂仙子约战城主府前武斗场。

青云城里人口百万,少不了三教九流,当然就有花样别类的各种帮派。

鱼龙帮在青云城也传承几十年了,单是帮主就换了祖孙三代。只是鱼龙帮的发展轨迹一直与帮派的名号很是相谐,当得起鱼龙混杂。

鱼龙帮在青云城里,做得就是鱼龙混杂的买卖。开铺坐店的有,贩夫走卒的有,打家劫道的有,接镖走镖的有。

不过鱼龙帮从来不在青云城里做买卖。

不单是鱼龙帮,就是青云城的头号帮派——青州丐帮,也不在青云城里做买卖。

这是城主府的规矩。

掰着手指头再加上脚趾头,或许能数的到的鱼龙帮,在青云城里只是一个二流势力。

据说,鱼龙帮主是一位三十一岁踏入后天四阶初级武士的高手,如今已过不惑之年的鱼龙帮主,怎么也该到后天五阶中级武士的水平了吧。

至于主动向鱼龙帮主下战书的红拂仙子,是近几个月才在青云城里冒头的游侠人物。

红拂仙子身长七尺,比青云城里大部分的男人还要高上一丝。仙子爱穿紫衣,大红大紫这些艳色绝不是一般人物能担得起来,浓重的紫衣当然需要绝对姣好的面容和无匹的身形来支撑。

红拂仙子正是这样一位艳丽女子。

夺人眼目。

巍峨的城主府大门紧闭,城主府大门后是大秦王国皇室千年居住所在,掐着手指算来,差不多有三百多年不曾见过大门开启了。间或几年或十几年乃至几十年才从城主府大门后传出的一道旨意,以令人咋舌的速度传遍青峦山下的青州,叫青州两千镇府都确切知道皇室还在。

当人群开始向着城主府前偌大的武斗场聚拢的时候,衣衫褴褛的慕青正经过没有门禁的东门进入青云城。

“包子,新鲜出炉的包子,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今晨才从青峦山下送来的地龙肉,正宗地龙大肉包子。”

慕青一张脸如菜色,蓬乱的头发上插着几只枯草。五官多少有些扭曲的慕青抬起有些干瘪的右手拉了拉从肩膀处荡下来的布条,黑到望不见底的一双眼,直勾勾盯着不远处抱着笼屉在大街上走来走去的包子店伙计。

伙计也是妙人,来回瞟了几眼就认准了慕青这位恩客,也不管慕青一副乞丐打扮,抱着还在腾腾冒热气的笼屉就到了慕青身前。伙计有这反应也算正常,这青云城里最大的帮派可不就是青云丐帮嘛。

“爷,尝尝咱庆收包子铺的地龙包子,青云城独一份。您在青云城打听打听,咱庆收包子可是百年老号了。”

“哎,爷,爷……”

慕青没想到伙计这么快就注意到了他,身上都没几条布可以遮羞了,他哪里还有灵石可以去买包子。

慕青转身躲闪伙计的拉扯,也是奇怪,这伙计愣是没看出慕青是一位囊中羞涩者来,跟着慕青一步一步的往前走了好远,一直走到不断向前涌动着的人流旁。

慕青被伙计逼的更加窘迫,只好一味的低着头快走,好歹没撞上人,但也没甩开伙计。

“李世兄,你今日怎么回城了?前几天我听说世兄你在青峦山下擒了一只妖兽,想来恐怕还要在青峦山下逗留些日子,倒是没想到今天能在城里看到你。”

“王老弟,我这也是才进城。我在青峦山下就听说青云城里出了一位红拂仙子,今天这红拂仙子竟敢约战咱鱼龙帮主,老哥我在鱼龙帮里讨生活,说什么今日也要回来的。”

慕青躲避伙计的脚步被身前两个大汉挡住了。左边大汉赤红长发,裸露在黑色短衣外的两条胳膊被太阳晒得通红。右边那位一副教书先生打扮,灰色长衫接地,手中握着一把纸扇。刚才正是这位教书先生在跟鱼龙帮的红头汉子说话。

慕青是第一次来青云城,鱼龙帮他没听说过,红拂仙子也没听说过。他这次进城,只是为了能活下去。

慕青还在分神躲避包子店伙计和身边两人聊天的工夫,已经被慢慢拥挤开来的人群挤进了人流中。

等慕青回过神来,包子店伙计不见了,刚才那个红发大汉也没了身影。只有那位教书先生正在不远处高抬右手,展开手里的扇子遮挡着头顶的日头。

就是这样,慕青和那教书先生之间也隔了三个人,分别是两个壮实男子一个肌肤白嫩的小孩。

“不知道鱼龙帮什么地方得罪了仙子,害的仙子还要大老远的跑到青云城来跟我这个老头子约战。”

一个苍老但有力的声音透过人群传到慕青的耳朵里,想来这位就是红发大汉说的鱼龙帮主了。只是鱼龙帮主的问话没得到回应,慕青在人群里呆的也厌烦了,他还有正经事要去做呢,起码要为他的五脏庙做点贡献。

慕青还没从人群里挤出去,鱼龙帮主再次开了口。

“听说仙子是从青峦山上下来的,小老儿无知,想要请问仙子,是不是青纱宗下弟子。如果仙子是的话,小老儿是无论如何也不敢与仙子动手的。”

鱼龙帮主的话拦住了慕青继续向前挤的脚步,也终于得到了另一个声音的回应。

陷身人群中的慕青,看不到武斗场上的情形,但属于一名女子的声音还是清晰无比的传入他的耳中。

若乳莺初啼。

“阁下不用再打探我了,我不是青纱宗的人,也没从青峦山来。我到你这里也不远,我本就是青云城的人。阁下既然接了战书,咱们就该一本正经的把这场比斗进行下去,你又何必几番试探呢。”

“红拂仙子误会本帮主了,本帮主曾受过青纱宗的大恩,我鱼龙帮能在青云城立足也一直仰仗着青纱宗大德,如果仙子当真是青纱宗门下,只要仙子一句话,本帮主现在就解散了鱼龙帮……”

鱼龙帮主的自我称呼已经从“小老儿”换做了“本帮主”,对红拂仙子的态度却仍旧很是温婉,这在围观群众看来,鱼龙帮主真的是高德之人了,现在人群里已叽叽喳喳响起了赞扬鱼龙帮主品德高尚的声音了。

然而在慕青听来,鱼龙帮主根本就是扯着青纱宗的虎皮再威吓红拂仙子。不过从刚才红发大汉和教书先生的话来看,能制服妖兽的人,起码也是大武士阶了,放在青云城这样凡人郡城里,绝对算得上高手了,这样的高手在鱼龙帮里还要接受鱼龙帮主一声传唤就回到青云

城,那位鱼龙帮主再怎么说也应该是先天高手了吧。

就是这样,鱼龙帮主还要扯着青纱宗的旗子来应对红拂仙子,红拂仙子究竟强大到了什么地步,难不成刚才那么好听的女声,竟是一位指玄乃至天象高手?

这也是慕青第一次离开青峦山进入青云城的缘故,才会有这样的认知。

不算错,跟正确还是有很大差距。

青云城人口里的妖兽,并不是慕青所知道的可与大武士放对的妖兽。但凡和正常飞禽走兽有些不同,都被青云城人称作妖兽。

那位红发大汉是不是开了气窍的武者还不一定呢,这位鱼龙帮主当真不是什么高手。

鱼龙帮原本就是青云城里很是一般的帮派。

至于红拂仙子,倒的确有叫鱼龙帮主这番做派的本钱。

鱼龙帮不是红拂仙子约战的第一个帮派了,三日前红拂仙子也是在城主府前武斗场,与一家比起鱼龙帮来只是弱了一线的帮派之主约战,红拂仙子只用了盏茶工夫,就将那位正在壮年的帮主打的吐血,飞出了武斗场。

慕青因为鱼龙帮主嘴里一再提及的青纱宗停住了脚步,武斗场上的红拂仙子却不再迟疑,不等鱼龙帮主假惺惺结束,红拂仙子当真化作一道红影,一个纵跃已到了鱼龙帮主头顶。

鱼龙帮主下腰站稳,躲过红拂仙子一击,双手交错间多了一把长棍样武器。

鱼龙帮主手中武器与红拂仙子绕身的绫罗样兵器击在一处,金石声外是一人闷哼声。不知两人中哪个吃了暗亏,只见鱼龙帮主退后一步,一把混铁棍已被他横在身前,红拂仙子也已从半空中回落,双脚轻盈落地,绫罗样武器在她身畔飘荡。

真的动起手来,鱼龙帮主再没开口多说几句,不等红拂仙子再动,鱼龙帮主已揉身攻上,一根黝黑的混铁棍呼吸间变化,好似有火光擦过,混铁棍化作通红,鱼龙帮主一张脸也变得赤红,鱼龙帮主已动了气窍。

对面的红拂仙子倒是缓了下来,徐徐向后撤了两步,直等先发制人的鱼龙帮主两手持着混铁棍已杀到身前,那被红拂仙子抖展开来的绫罗样武器早已绕到了鱼龙帮主身后。

鱼龙帮主眼见手中混铁棍携着他赖以成名的“一柱擎天”已**了红拂仙子的胸口,脸色狰狞了许多,嘴角咧开,眼中满是喜色。

稍瞬,鱼龙帮主双眼迷茫,一柱擎天那头却不是见惯了的鲜血飞溅。没等他想明白怎么回事,痛击袭来,整个后背一麻,他再睁眼看去,身前哪里还有红拂仙子。

鱼龙帮主就势身子一趴,大半个身子伏下,靠着手中混铁棍支撑,躲过了红拂仙子更多的后手,倒也不至直接狗吃屎趴到地上。

等鱼龙帮主一个翻身再站起来的时候,红拂仙子却已笑嘻嘻的站在了他的身前,只是那绫罗样武器却已缠上了他的脖颈。

“鱼龙帮主,不过如此,亏得你的门人还敢在我面前大言不惭。”

这红拂仙子倒是一个伶牙俐齿的人物,赢了人不说,还在继续羞辱。

“呵,就你这样还想收了本仙子做你的十三房小妾,把你们整个鱼龙帮绑在一起,给本仙子提鞋都不够呢,当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红拂仙子手里紧了一紧,将鱼龙帮主拉的凑前了半步,嘴里仍旧喋喋不休的说着。人群里的慕青万万没想到这位有着一副好皮囊的红拂仙子是这样一位长舌妇人,打算就此走人找地方祭他的五脏庙去。武斗场上的鱼龙帮主却早已被红拂仙子惊的胆战心惊。他是说过

要收了红拂仙子做小妾的话,那是在红拂仙子前几天挑了另一家帮派的时候,这话是他听下面人回报以后,屋子里没人自顾自说的,怎么就传到了这位红拂仙子的耳朵里。

更有甚者,鱼龙帮主是惧内的人物,鱼龙帮本就是他老丈人的家业,而且他家那位母老虎本事远在他之上,所谓的十多位妻妾,不过是母老虎一个个娶进门里装样子的,外人看来好一个和谐大家庭,鱼龙帮主自知其苦。

红拂仙子现在当众把鱼龙帮主在暗室里说的话说了出来,早就引的围观群众一阵哄笑,只有鱼龙帮的门人们一个个憋着大红脸,想要动手救下自家帮主又不敢。

被红拂仙子紧紧缚住的鱼龙帮主,一张老脸早已憋得通红,却大气也不敢喘。

“呀,狐狸精,放开我家帮主。”

一个粗桑桑的声音响起,惊的武斗场前人群耸动,声音中分明带着气力,人未到气先到,单从这声惊住人群的声音便分辨的出来人实力远在鱼龙帮主之上。

携气而至的声音里,满是妒情。武斗场旁一众围观群众早已被这远超武士阶的气力波浪般推到两旁去了,一头赤红长发狂乱飞舞着,一个膀大腰圆的身影一步三颤,从人海分列两边的缝隙中走了过来。

“你这妖媚的狐狸精,在青云城里也太猖狂了,城主府前也是你这妖物可以信口开河的地方。”

人影缓缓走近武斗场,步子越来越慢,环绕着人影的气却已渐渐凝重下来,隐然有要化作气铠的样子。只是宽大的人影整个被身前迷蒙的气环住了,围观众人实在看不清那人的模样。

气化铠甲,来人分明已至后天大武士阶,这放在青云城首屈一指的青云丐帮里,也是最顶尖的战斗力了。

人影在离着百尺方圆的武斗场三五步远的位置站定,武斗场上一根根矗立数百年的石柱顶端,一道道彩旗随风飘扬,下一瞬,所有彩旗风舞的方向,竟从四面八方同时对向了武斗场中犹自站立场中的红拂仙子,还有仍旧被红拂仙子困住的鱼龙帮主。

“青云城内民众百万,人人与我鱼龙帮有所牵连,你这狐媚货色在城主府前大放厥词,肆意抹黑鱼龙帮主,现在便放了我鱼龙帮主,跪地磕三个响头,老娘还能放你一条生路。”

人影声音越来越重,身前的气越来越凝,终于化作半副土黄色的铠甲,包裹住了人影的前胸、双膝。一头红色长发张扬着,一条条流转的光线在半副铠甲上闪来闪去。这位后天七阶初级大武士还是一位女子,只是一双吊额眼下高高凸起的龅牙与那过于臃肿的身材实在叫人一眼望去便难以亲近。

来人正是鱼龙帮主的夫人,也是前任鱼龙帮主的嫡亲女儿、鱼龙帮真正的话事人。

随着人流晃到一旁的慕青与挺身站在武斗场前的鱼龙帮主夫人之间仅有三尺之遥。实力已从武士阶跌落到后天二阶中级武者境的慕青,皱眉注视着这位长相身材有些随意的帮主夫人。虽然面向不佳、身姿不美,但慕青一眼看去,总觉得在哪里见到过这位帮主夫人。武斗场上的数十面彩旗有这一番面向变化显然是鱼龙帮主夫人的手法,而这手法慕青很是熟悉,这分明青纱宗门下众人炼药时弄火的手法——将所有火力一瞬间同向一点,最大化的火力为即将出炉的丹药提供最精纯的力量。

虽然青纱宗的气功技法并不独有,但在这青峦山下的青云城里见到这般手法,还是叫慕青又多看了鱼龙帮主夫人一眼。

真的很熟悉,特别是那眉眼,左边嘴角那颗美人痣。

慕青脑子里一个个念头闪过的时候,武斗场上再起变化,红拂仙子大笑出声,丝毫不管一旁一张脸没了血色的鱼龙帮主,纤纤玉手轻轻一抖,绫罗样武器消失不见,鱼龙帮主被不知哪里发出的一阵气力推动着倒飞出了武斗场。

“人人都说鱼龙帮里有一只母老虎,闻名不如见面,阁下虽形似母老虎,但这份心计还是本仙子在青云城里见到的头一分。阁下既把这糟老头子当做宝的护着,我便把他还了你。”

跌出武斗场的鱼龙帮主这会已躺在了帮主夫人宽厚的怀抱里。不知是怕的还是羞的,鱼龙帮主一双老眼里竟有泪花闪现。

“夫人,我……我竟不知你对我是这般心境,以往都是我不对,夫人,我错了。”

鱼龙帮主哽咽的声音从帮主夫人怀里传出,已收了气铠的帮主夫人抬手踱了几多气力入了鱼龙帮主位于腋下的气窍,这才将鱼龙帮主交给了身旁的门人,正是之前走在慕青之前的红发男子。

“哼,你这狐狸精以为耍这点小聪明就能保住小命了吗,鱼龙帮纵横青云城近百年,不是你低头认错就能把事情摆平的,你要是不肯磕头,少不得,老娘要强压你一头了。”

人群中的慕青分明从鱼龙帮主夫人身上感受到了一股突然燃烧起来的熊熊怒火,只见帮主夫人身前又一次迷蒙起一层气,一瞬后,半副气铠再次加身。

“你这呆货,本仙子没有错何来认错一说。”

红拂仙子突兀一笑,似乎在为鱼龙帮主夫人主动登上武斗场而笑,又似乎就是笑给一众城中民众看的。

没有人回应红拂仙子的话,土黄色气铠下的鱼龙帮主夫人顶着肥硕的身躯,身法竟是极快,场外人群还没看清楚情况,鱼龙帮主已与红拂仙子交手了几个回合。

一阵急速的抖动后,武斗场上平静了下来,一朵小小的烟云从武斗场**位置腾空而且,烟云下武斗场白玉石地面上有一个黑乎乎的小点。

仍旧手持绫罗样武器的红拂仙子,一身紫色长裙裙角轻轻浮动,一张明媚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反观那边的鱼龙帮主夫人,一张奇怪的面皮已成了紫色,倒也红拂仙子的长裙相得益彰了些。

“你出过手了,换我来了。”

红拂仙子一句话后,整个人从武斗场上消失不见。

那边的鱼龙帮主夫人再面脸色,肥硕的身体跃到半空后一个顿空,再次腾起,却是在半空中无处借力时一阵凌空而起。

这,正是青纱宗独有的气功身法——天梯云路。

人群中的慕青终于想起来了,也是一张紫色面皮,那是被姑姑训斥过后在一处苗圃旁偷偷哭泣的少女脸面。彼时还不叫慕青的慕青正在牙牙学语时,少女因习练天梯云路不成被姑姑责骂,便在角落里垂泪。被小孩子慕青发现后,生来便是宗门中少主人物的慕青上下嘲弄不过婢女的少女,少女气不过,竟一气之下,两个纵跃凌空腾起。

正是那天梯云路。

“杨紫。”

人群中的慕青吐出两个字眼,杨紫正是他姑姑婢女的名字,却不是鱼龙帮主夫人的大名。

在姑姑外嫁后,离开青纱峰的杨紫被送回家中,便不能再用杨姓,只留下了紫名,现今她的大名是刘旎紫。

尚在武斗场中以人阶中级身法天梯云路躲避隐在他处等着致命一击的红拂仙子的刘旎紫没有听到人群中慕青的喃喃自语,人群中却有人听到了。

由红发大汉搀扶着的鱼龙帮主。

鱼龙帮主一双泪眼原本一动不动的盯着半空中的刘旎紫,听到慕青嘴里吐出“杨紫”二字,一个忽闪扫了慕青一眼,接着继续关切的盯着刘旎紫,无力的手却已对着身旁的红发大汉招了招,接着冲着红发大汉低语了几句。

武斗场上再起变化,与刘旎紫一头红发同样色系的绫罗样武器突然出现,已整个铺展开来。紫色长裙的红拂仙子轻飘飘站在绫罗样武器上,眼睛神色明亮,嘴角笑靥如花。

“天梯云路,原来是青纱宗门下。”

被人一语道破气功身法的刘旎紫身形一顿,从半空中缓缓落了下来,不知是被红拂仙子冷冰冰的语气惊到了,还是已无力继续凌空。

“不瞒仙子,我已离了青纱宗,现今不过青云城中一妇人。之前多有冒犯,还请仙子不要怪罪。仙子不如随我到鱼龙帮中一坐,鱼龙帮少不得真情款待,如果仙子有意投身青纱宗门下,我倒还有路子可以送仙子上山。”

对红拂仙子的称呼已从“狐狸精”径直换做“仙子”的刘旎紫一脸悻悻然的抬头看着半空中绫罗样武器上的红拂仙子,姿态已摆的极滴,却没能换来红拂仙子的丝毫垂青。

“本仙子已说过,青纱宗与本仙子无关,你夫妻两个倒心心念念把个青纱宗放在嘴上,难道本仙子就怕了青纱宗不成,左右青纱宗在这大陆之上也不过尔尔。”

红拂仙子的倨傲姿态一览无余,间或还把青纱宗贬低了一会。不用说人群里的慕青,一个个把青纱宗当做仙人圣地的青云城民众看向红拂仙子的眼神已带了不善。

本已低头的刘旎紫到这会彻底变了脸色,好似最最心爱的物件被人丢在地上狠狠踩了一脚。

没了多余的话,没了多余的身法,土黄色气铠一瞬间覆上了刘旎紫的身体,接着一阵疾驰而来的飓风扫过武斗场,将武斗场前的人群刮的东倒西歪。

那原本受了鱼龙帮主之令要上前与慕青说话的红发大汉也瞬息被狂发卷走,便是已恢复几分气力的鱼龙帮主也没能幸免。

狂风过后,武斗场上已不见了红拂仙子,只有一条肥大的身躯缓缓向着武斗场上白玉石地面倒了下来。本该护住肥大身躯前胸双膝的气铠也已消失不见。

武斗场外,这一瞬后,竟只剩下一个衣衫褴褛的半大老头子驼背站在原地。其余人等已摞成了一道人墙,将城主府与武斗场隔离了开来。

刘旎紫的身躯砰的一声倒地,激起一条烟雾飘散空中。那屹立城主府前上百年的武斗场竟就此被砸坏了。

这可是足以承受后天巅峰强者一击的青云城武斗场,这可是城主府的脸面,今天,却被人打破了。

第007章难忘青峦山

人墙那边的城主府里寂静无声,人墙这边层层烟雾下,衣衫褴褛的慕青已上前扶起了口鼻浸血的刘旎紫。

“杨紫杨紫羞羞羞,死活难练天梯云。”

二人当年初见时,牙牙学语的慕青对杨紫说的那句话,再次在刘旎紫耳畔响起,自打小姐外嫁冀水,不愿给人做同房丫头的杨紫便自毁了容貌、身段,在小姐的帮助下回了青云城的家中。

刘旎紫虽心心念念着青纱宗,却从不敢回近在咫尺的青纱宗再看一眼。

那个曾经被她抱在怀里的小家伙,是否已承接了宗门重任,小姐当年一直挂在嘴边的中兴之日,是否已在青纱峰上实现。

刘旎紫不敢去,也不愿去。她万不能给小姐招惹更多的麻烦,也不能为青纱宗抹上一点点的黑。

十多年前,她遇到了这个男人,这个口口声声与青峦山有着密切联系的男人。日思夜想都是青纱宗的刘旎紫,毫不犹豫的接受了这个男人的追求,亲人耳提面命的“那人不过妄求你这一分家业,怎会爱慕这般样子的你”在刘旎紫心里一点阻挡能力都没有。她娶了这个男人,并且把他推上了鱼龙帮主的位置。

这个男人的种种劣迹她都知道,然而每当她要处置这个男人的时候,这个男人一句青峦山上就把她的心意给扭了去。

她早已疯了。

那个女人真的好看,比小姐出嫁的时候还要好看,如果把这个女人送到青峦山上,那位小祖宗会不会很高兴呢。前些日子还听这该死的男人说起青峦山上少主的风流韵事。在她想来,少主便是风流些也是别人该当叫他风流。

所以当她发现她这大武士阶的实力并不足以将那个女人制服的时候,便存了送这女人上青峦山的心思。

那巍峨高大,在她心中早已永恒的青峦山。

却被这高傲的女人这般嘲弄。

她大概要死了吧,竟临死前听到了少主曾经耍弄她的那句话。她果然要死了。

刘旎紫到底没死,因为一条凌罗样武器轻柔若纱般穿过了慕青的臂弯,将刘旎紫拉到了红拂仙子身旁。

红拂仙子另一手里握着一只已有些难以辨别形状的土黄色物件,随着红拂仙子开始说话,那物件慢慢消失了。

“能将气铠变作暗器,我小看你了。是我出言不逊,青纱宗确有立足大陆的本钱,你原谅我吧。”

红拂仙子态度的前后变化,已将昏昏沉沉的刘旎紫刺激的彻底清醒了过来。到了此时,不久之前在耳边响起的声音又一次在刘旎紫的心底响了起来。

刘旎紫眼神电转,已盯住了空荡荡站在那里的慕青。

这半大老头子怎会是少主,刘旎紫眼光又是一挑,终于看到了那堵人墙。鬼使神差的,刘旎紫嘴角一抖,回过头来盯紧了红拂仙子。

“仙子好手段,只是这城主府比你想的还要高上一点点。”

刘旎紫的话才出口,一阵呜呜响动的声音从人墙那边传来。多少年了,不曾开启过的城主府大门,竟缓缓打开了。

“小友毁我武斗场,太任性了些,不知是小友近前与我一叙,还是我出来见见小友。”

浑厚的声音在大半个青云城里响起,那堵人墙随着人声响动,骤然四散开来,红拂仙子却已变了脸色。

“小友是否考虑好了?”

一旁的刘旎紫自信不是城主府中说话那人一根手指的对手,一个纵掠已离了乱成一堆的武斗场,往四散跌落的人群中找寻鱼龙帮主去了。

变成直面应对城主府的红拂仙子,看着那仍旧在缓缓洞开的黑色门户,一阵心紧。这里的城主府,她早就听大哥提起过,怕谈不上,但总是不见面的好。

想到这里,红拂仙子微微一笑。

“本仙子还要其他事情要做,你想见本仙子就自己来找吧,你知道本仙子在哪里的。”

红拂仙子手中绫罗样武器抖动着,慢慢变大,将已近乎完全洞开的城主府大门遮挡了去,接着铺天盖地的红色瞬间消失,红拂仙子已消失不见。

“夫人,我在这里。夫人,方才我听到有人喊‘杨紫’的名字,夫人,那人就在那里。”

刘旎紫已找到了被三五个大汉压在身下的鱼龙帮主,鱼龙帮主挣脱出来后第一时间向刘旎紫直点着慕青立身的方向,刘旎紫一张脸早已没了血色,按照鱼龙帮主指点的方向回身看去,却什么都没有。

原来跟着红拂仙子一起不见的,还有一直挺身站在原地的慕青。

在那红色绫罗缠上自己身子的时候,慕青很是冷静。一如红拂仙子一眼就看穿了他二阶中级武者实力,他也知道红拂仙子听到了他嘴里的“杨紫”二字。

青云城很大,大到足以容纳数百万生灵。青云城很小,小到红拂仙子驾驭一艘人阶高级飞舟不过盏茶功夫,已从青云城武斗场到了青州边界所在。

整个青州都是大秦王国的领土,大秦王国的领土也只有青州。

一块石碑立在清水河旁,蜿蜒曲折的清水河这一小段河路刚好是青州、冀州边界坐在。石碑上偌大的“秦”字矗在这里已千百年。

无为而治的大秦王国没有在边界位置安札兵士,与青州比邻而居的冀州也不曾有人手驻扎边界。

因为整个冀州不过凤凰学院的后花园罢了。

红拂仙子早早收了飞舟,只余下化作两条丝带的绫罗样武器攀在腰腹之间,一身大紫衣裙被清水河上掠过的轻风偶尔吹起裙角,不是神仙更似神仙。

“你叫什么名字?”

红拂仙子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冷言冷语对着被她一个丢掷摔倒在地的慕青。在武斗场上红拂仙子是听到了慕青说“杨紫”二字,但这不是她把慕青掳来的首要原因。

不过后天二阶中级武者境的慕青,一介半大老头,居然可以在红拂仙子与当时爆发了后天巅峰一击的刘妮紫的武斗中未伤丝毫,这不能不叫红拂仙子起疑,再加上那句“杨紫”,本就接了任务在身的红拂仙子当然要多想一些。

慕青头发花白、身形佝偻、衣不遮体,看那一脸菜色,怕是好几天没正经吃过东西了。

红拂仙子的问话没得到慕青的应答,她又扫了他一眼,看他这身行头,她不禁摇了摇头。

一句话还没出口,声音先弱了,红拂仙子也自知这话实在问的没啥意思。

“你叫什么名字?”

一连两次同样的问话,声音虽然弱了,红拂仙子的心意却已表露无遗,她是无论如何必须听到这半大老头自己开口说出名字来的。

“慕青。”

沙哑的嗓音还是有人用树枝摩擦城主府前的武斗场白玉石面,慕青顶着半灰半白的一头乱发,抬起头来看了红拂仙子一眼,接着便垂下头去。慕青一双眼波澜不惊,并没有红拂仙子心中预想的惊惧之色。红拂仙子倒是正在细细品味“慕青”这个名字,端的没有看到慕青抬头又低头的神情变化。

“你不姓杨?算了,随便你姓什么吧,本仙子看你还有几分本事,不如你就认了本仙子做主。”

红拂仙子一番话说的毫不做作,倒好像她收慕青为奴仆是慕青莫大的荣耀。

“慕青爹生娘养,不敢乱改自家本姓。今日慕青入青云城为年迈老母求一位郎中看病,不想就被仙子卷到这里来了。还请仙子放过慕青,叫慕青回去奉养母亲,慕青感恩仙子大恩。”

站起身来的慕青向着红拂仙子深深一躬,一番话倒也说的入情入理。想到自家身世,慕青还真的挤出了两滴眼泪一片哽咽。只是这并不能换来红拂仙子的大恩大德。慕青初始最怕这红拂仙子是俊逸门的杂碎,后来认真观察那绫罗样武器,并不是飞剑幻化而成,到似乎是已达到更高阶位的“气兵”,慕青这才却准了这位红拂仙子不是专程来拿他的俊逸门杂碎。

只是慕青还有大仇未报,还有大事要做,他无论如何不能被这半路杀出来的红拂仙子掳走做了奴仆。

红拂仙子却是一位打定主意就不会随意改变的倔强性子,她长在世间这十多年,除了家中妹妹偶尔能动摇她心思一会,就是英雄盖世的父亲和兄长也难动分毫。

“本仙子收你为奴是看的起你,你母亲既然病重又何必浪费时间精力去寻医问药,你不如跟着本仙子求得一线生机入了先天之境,如果到时你那老母还在人世,你再为她续命就是。”

红拂仙子一席话说的理所当然的样子,慕青却听出了这女人对凡尘中生命的不在乎。慕青这些时日,日日夜夜铭记着哑奴临死前所说的“有意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作恶,虽恶不罚。天道轮回,报应不爽。”如此,慕青对这位红拂仙子更厌恶了些。

红拂仙子今日倒难得的好脾气,仍旧在跟慕青絮絮叨叨说着:“你在青云城里知道什么高低,我看那青云丐帮的老大也不过后天八阶中级大武士境,真要放对怕还不是劳什子鱼龙帮主夫人的对手。你也看到了,本仙子三下五除二就把那母老虎打的欲死。你跟了本仙子,是你年迈老母做梦也要笑醒的事。”

如果红拂仙子今日表现被她门中亲友看到,怕要跌落一地眼镜。红拂仙子之所以如此一反常态,还是因为她自己心虚。她此番到青州是带着任务来的,然而这位天之骄女却因为路人对她较好面容、无匹身材的指指点点三番五次出手约战,精力大都放在了欺压鱼龙帮主这样的“弱小”之上,本该完成的任务早已被她抛之脑后。结果现在算算,只剩下不到三天的时间,就是她回去缴交任务的限期。

这慕青虽然实力不佳,好歹也是开了气窍又没有其他宗门束缚的人,至于可能与慕青有所瓜葛的青云丐帮,在红拂仙子眼里不过一堆乌合之众罢了。

到这会,随便抓住一个,权当凑数完成任务就是了。

也是红拂仙子一直在门下骄纵着,才敢这样肆意应付,只是这半大老头竟然不知好歹,不肯认她为主,红拂仙子一时也是鬼迷心窍,把家中兄长经常拿来显摆的“以德服人”摆了出来。

然而慕青似乎不吃这一套。

“还请仙子放过慕青,慕青年少时有幸在一处山洞里错吃了一枚野果,就此开了气窍,如此浑浑噩噩小半辈子,却只到了后天二阶的地步,慕青实在没那个实力可以在仙子身边为仙子鞍前马后。只求……”

慕青的脑袋被一片红色堵住。是那绫罗样武器,武器的另一头在红拂仙子手中。

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虽已退落到后天二阶但见识还在的慕青已经明白。这绫罗样武器的确是一只“气兵”,能将气外化武器,还能保持“气兵”的长久形态,原来这位红拂仙子已是后天巅峰,至于她战斗时的气凯,恐怕也与这只气兵有关。

这道绫罗样武器,曾在门中古籍里见到过类似气兵的慕青已知晓它的名字——赤虹。

“本仙子已决意收你为仆,你当以本仙子为主,事事奉主,不得稍有违抗,如若不然,本仙子便以这赤虹封你气窍,取你性命。”

果然是气兵“赤虹”,这道天生气窍的女子才能修炼的气兵就这样一直在慕青眼前晃来晃去。慕青却已无心再去观察久闻大名的赤虹,红拂仙子一席话已叫他心痛如绞。

被红拂仙子一句“封你气窍,取你性命”踩到痛处的慕青,褶皱不齐的脸上阴晴变幻。红拂仙子看着这一幕,觉得这嘴硬的半大老头已为她收服。

红拂仙子也不在多说什么,玉手轻轻一摆,赤虹重新化作一条丝带挎在她的腰间。红拂仙子大紫长裙无风摆动,一个忽闪,一道青色光芒闪过。

大小三尺方圆的人阶飞舟出现在红拂仙子与依旧怔出神的慕青之间。

红拂仙子一跃而上坐在了飞舟之上,慕青却还傻愣愣站在原地。红拂仙子手臂轻抖,赤虹卷着慕青的胳膊上了飞舟。

慕青犹自站在飞舟上,任疾驰而过的狂风扫过脸庞。

“呆子,快快坐下,不要想念你那老母了,本仙子带你离了青州,去见见大世面。”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