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天才娇妻:狼犬总裁有点甜(苏洛洛凌云扬)整本免费

《小说叫天才娇妻:狼犬总裁有点甜(苏洛洛凌云扬)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5-10 18:09 作者:佚名 标签: 现代言情 苏初蕊 苏洛云

经历了换女风波,苏洛云从小活的就挺惨,明明出生豪富,天资纵横,偏偏混了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在炸弹爆炸的那一瞬间,她才明白过来,有的时候天资并不代表智商…… 得天之幸,重来一回,她肯定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在不当个傻子,凭人摆布,不过…… 苏洛云:我说,我是来报前…

小说叫天才娇妻:狼犬总裁有点甜(苏洛洛凌云扬)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天才娇妻:狼犬总裁有点甜(苏洛洛凌云扬)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1章 救命恩人

精彩节选


  夜幕西垂,明晃晃的车灯照亮了漆黑的夜,四下无人的马路上,悍马车前,一个女人拼命的奔跑着,脸色苍白,上气不接下气。

  仿佛垂死挣扎般,汽车一个加速,‘呯’的一声,狠狠的撞到了女人身上。

  “啊……!
!”
凄厉的惨叫划破了寂静的夜,女人的身体抛物线般划出个扭曲的孤度,呯的摔到街边角落。

  ‘吱’的一声刺耳声响,悍马车停下,车门打开,下来了个衣着华丽的美女,她半蹲下身,冷眼看着倒在血泊中垂死的身影,用手抓住女人的头发,强迫她抬起头,“苏洛云,你跑啊?
不是挺能跑的吗?
这回怎么不跑了?”
她嗤笑着,伸手羞.辱性的拍着女人的脸。

  女人满面血污,扭曲着身体一动不动,毫无反应。

  “初蕊,怎么样?
她死干净了么?”
车窗内,一个四十多岁的贵妇伸出头来低声寻问。

  “死了,苏洛云这贱人,死的这么干脆,真是便宜她了。”
苏初蕊冷哼一声,不屑的甩着手起身。
一边说,还一边踢了踢躺在血泊中的苏洛云。

  “既然死干净了,那咱们就快走吧,别让人看见了。”
贵妇——李娇兰连声催促着。

  “妈,你怕什么呀,苏洛云活着的时候就是个蠢货,被你骗的连谁是亲妈都认不清楚,白替我扬了那么多年的名!
如今死了,也不过就是个窝囊鬼,你还怕她找回来啊!”
苏初蕊满面轻蔑,沾满鲜血的鞋跟蹭在苏洛云的衣服上,划出一道道血痕。

  “行了,初蕊,赶紧上车吧。
到底,在外人眼里,苏洛云才是我的亲生女儿,当初把你和她换了……这事可没传出去,旁人都不知道,还是小心点些的好,你马上就要和唐少订婚了,千万别出差错,走吧走吧。”
李娇兰打开车门,对女儿招着手。

  “要怪只能怪苏洛云太蠢,说什么信什么!

不过妈,你还真厉害,这么多年,她还真把自个儿当成私生女,对我满怀愧疚了,每次看她把我当亲妹妹补偿的模样,我真是忍不住就想笑……”苏初蕊抿唇闷笑,踩着苏洛云的肚子上车。

  一脚油门下去,悍马发出‘呜呜’的声响,仿佛巨兽。

  车轮急速转动着,无情的从苏洛云的右手手臂上碾压了过去。
感觉到身下微弱的颠簸,苏初蕊大笑着扬长而去。

  天边,雷鸣掩盖了微弱的呻.吟声。
苏洛云趴在地上,骨头被碾碎的巨疼让她咬碎了牙根。
但……她不想就这么白白死了!

认贼做母,被‘至亲’欺骗,利用,囚禁,甚至被杀死,太窝囊,太可悲了!

  她要为她自己,为她早早就被害死了的亲生母亲报仇!

  颤抖着张开嘴,她艰难的爬行着,划出长长的血印儿。
张开嘴,她想求救,却只能呕出血水来,满口的血腥味,断掉的肋骨扎进了胸腔,刮骨一样的疼。

  天边,伴随着雷鸣声,倾盆的大雨哗然而下,冲刷着满是血污的马路……好半天,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响起,闪烁着刺眼光辉的车灯,照射在半死的苏洛云脸上,那苍白而布满血污的模样,好像厉鬼一般。

  “去看看,是什么人?”
低沉仿佛大提琴般的男声在雨幕中响起。

  车门打开,有保镖快步走到苏洛云面前,皱着眉蹲下查看,扬声回,“老大,是一位年轻的小姐,伤的很重。”

  “檀儿,日行一善,救她吧!”
一把苍老的女声叹息。

  “这……”低沉的男音顿了顿,最终如是吩咐,“把她交给姜北,救活她。”

  被保镖抱起抬上车的时候,苏洛云强撑着抬头,半开的车窗内,露出半边面孔的男子优雅如同神抵一般。

  ——

  半年后。

  在A市雷顿七星酒店的婚礼现场,身穿华丽婚纱的苏初蕊,扯着雪白的面纱发出一声惊呼,“苏洛云,你,你是人是鬼?
你不是死了吗?”

  “是啊,我死了……”抬头,看着面前这些该被她称做爸爸、‘妈妈’、‘妹妹’、爱人的至亲……看着他们满面惊慌的模样,苏洛云突然笑了笑,轻声说道:“但我真的舍不得你们,我亲爱的家人们。
所以,我就回来了,我回来带你们一起下地狱陪我!”

  半生的退步和忍让,真心相待换来的却是欺骗和理所应当的侵占,甚至是身死……她怎么甘心?
这一刻,她等得太久了!

  外套瞬间滑落在地上,苏洛云伸出双手扑向前,利落的拉开绑在身上的微型炸弹,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彭”的一声巨响,哨烟味飘散,火光四起,原本装饰豪华的客厅,瞬间血肉横飞。

  ——

  爆炸,巨疼,死寂般的黑暗过后……苏洛云突然睁开了眼睛,充满着鼻端的恶臭,身上异样的触感,她发现自己躺在个破旧无人的暗巷里。

  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

  身体被压制束缚着,一双乌黑布满青筋的手胡乱的摸着她,苏洛云忍着海脑中仿佛要裂开的疼痛抬眼去看,就见一个满身臭味的流浪汉死死的压在她的身上,双眼赤红,狰狞的脸上布满了欲.望,正撕扯着她身上的衣服。

  脑子一片空白,身体在酒精的作用下绵软无力,还没大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呢,苏洛云本能的开始挣扎了起来,指甲死死抠住流浪汉的脖子,划出一道道血印儿。

  “妈的,臭.婊.子!
!”
流浪汉疼的脸色扭曲,嘴里骂骂咧咧的,扬起巴掌‘啪’的一耳光扇在苏洛云脸上,一手掐掐住她的脖子,一手去扯她的裙子……

  单纯就力量来说,女人天生就比男人弱上不少,被死死压在身下,脖子被钳住,苏洛云的反抗由激烈慢慢转弱,脸色涨紫,呼吸也艰难起来。

  她,她这是要死了吗?
不是已经死过一回了吗?
爆炸,报仇,这,这?

  就在苏洛云精神恍惚的时候,不远处发出一声闷响,“啊……”流浪汉突然惨叫一声,捂着鲜血直流的小腿翻滚哀嚎。

  “咳咳咳!
!”
脖子上的压力骤减,苏洛云猛然翻身起来,张大嘴拼命呼吸着空气,眼角呛出泪水……

  对了,她,她想起来了!

这样的场景,这样的事件,很多年前,她早就经历过了,一模一样的……

  “强迫女人,恶心的透顶的东西。”
角落里,一道低沉充满不屑的声音响起,听到这明明陌生却又异样熟悉的音调,苏洛云捂着唇猛然抬起头,琉璃色的眼眸一瞬不瞬的看向阴影处,倚在墙角,半坐着的俊美男人。

  “喂,要报复吗?
那匕首借你,你杀了他。”
坐在暗处的俊美男人回望苏洛云,玩味的命令道。

  他这突兀的语句,让还哀嚎着的流浪汉一愣,慌然的挣扎着去拔腿上的匕首。

  流浪汉这一动作,猛的惊醒了呆怔的苏洛云,只见她眉头一狞,咬牙爬起来,抬腿就用脚狠狠的踩在流浪汉的伤口上,引得他发出一声惨叫。
苏洛云弯腰伸手,用力的拔出匕首,血水飞溅出来。

  流浪汉呜咽着缩起身体,抱着受伤的小腿,满面骇然的想往外爬。
但,下一秒,锋利的刀尖已经对准了他的眼睛。

  “别杀我,别杀我,跟我没关系,不是我要找你,是,是……流浪汉拼命大喊着,惊恐的盯着苏洛云冰冷漆黑的眼眸,“是有人给我钱,让我这样对你的,是她告诉我你在这儿,我都说,我什么都说!

求求你别杀我!
!”

  匕首死死抵着流浪汉,苏洛云冷笑一声,“是有人指使你的?
告诉我,那个人是谁?”

  “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

他,他,他在公园找到我,给了我不少钱,让我到这里找你,我真的不知道他是谁,就,就是个穿黑衣服的男人,普普通通的……求求你,别杀我,我,我可以把钱都给你……”流浪汉一边喊,一边装做要去掏身上的钱,借着被遮掩住的视线,他猛然咬牙,伸手狠狠推了苏洛云一把。

  “你滚,你滚!
!”
他高声嚷着,转身就想爬着离开。

  谁知刚爬了几下,就被反应过来苏洛云用刀扎伤了他另外一条腿,她的动作干脆又流畅,十分精准的割断了流浪汉的脚筋,流浪汉惨叫一声,痛晕过去。

  角落阴影里的男人目睹了这一切,眼中盛满了兴趣,这个女人,够狠,够果断,到是很对他的胃口……

  “手法不错,练过?”
他挑眉,语气轻快,只隐隐的,有些断断续续。

  苏洛云没有回答,而是转头双眼一瞬不瞬的盯着他。

  ——这人是姜檀,是她的救命恩人。
也是给她机会,让她能拖着残破的身体和仇人同归于尽的那个男人。

  她永远记得那天晚上,她知道所有真相,最最绝望的那个夜里,是他出言救了她,勉强维持住了她将死的生命,让她能苟延残喘着报了仇。

  在她短短二十五年的生命里,姜檀——他是唯一一个帮她却不求回报的人。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