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人皮面具(方静陈方八)整本免费

《小说叫人皮面具(方静陈方八)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5-10 18:09 作者:佚名 标签: 悬疑惊悚 方静 曾强

我叫吴泽,原本是一个平凡的大学学生,可在大三那年却在我身上发生了一件诡异的事情晚上我和女友钻了小树林,第二天我才知道女友四天前就已经在老家出车祸死了,尸体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千里之外的学校...

小说叫人皮面具(方静陈方八)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人皮面具(方静陈方八)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一章 尸体不见了

精彩节选


  我爸是一个阴阳先生,说难听点儿就是一个江湖骗子,反正我是这样觉得的。
身为二十一世纪时代好青年的我,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祖国花朵怎么可能会去相信这些神神鬼鬼的玩意儿?

  我叫吴泽,原本是一个平凡的大学学生,可在大三那年却在我身上发生了一件诡异的事情,竟然将我拉入到了那个光怪陆离的世界里…

  记得那是一个春天,百鸟争鸣,雌性和雄性都在打着最原始的激战。
而我自然也不例外,为了寻求刺激,当晚我和我女朋友方静就钻了学校的小树林。

  方静虽然不是特别漂亮,但五官端正,身材也很好,属于气质路线的女孩儿。
我从大一开始就追她,追了一年多我们才在一起。
刚开始认识她的时候,人如其名,斯斯文文的显得十分文静,宛如邻家女孩,可没想到交往了几个月后她比我想象当中的更加狂野。

  因为一周前方静请假回了一趟老家,而今天是我们恋爱一周年的纪念日,所以她紧赶慢赶的赶了回来。
我原本想大出血带着方静去高档酒店玩一次浪漫的,但是她却提出来要钻小树林。

  俗话说小别胜新婚,一番**后我们各自提上裤子继续享受这这份温存,方静就说太累了,想回宿舍去休息。

  我将方静送到女生宿舍门口撒了半天的狗粮才依依不舍的目送着她消失在楼梯口,我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正准备回宿舍的时候,学校保安室竟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有我的快递,让我赶紧去取一下。

  我心里嘀咕着,这都已经大半夜了谁还会给我送快递?

  我敲了敲门,保安室里似乎一个人都没有,我见门虚掩着,便轻轻的推开,扫视了一下屋里,空荡荡的,很冷清,而我也很快注意到了放在办公桌上的一个四四方方的快递盒子。

  但是快递单上面竟然没有邮寄人的署名和电话号码,只有我的详细信息。
我一头雾水,不过很快想到可能是方静送给我的礼物吧,她刚刚才从老家回来,应该是她送给我的土特产,恐怕是她携带麻烦,就选择了快递。

  我也没多想,拿起快递盒子就回到了宿舍。
我和方静一周没见,因为又是第一次打野战,所以十分激动,在小树林里一连折腾了三次,把我累得够呛,所以身体实在是太疲倦,我将方静送给我的礼物随手扔到了床头便开始呼呼大睡。

  我做了一个梦,梦境十分真实,梦里我就像现在这样躺在宿舍的床上,门忽然被打开,一阵微风徐徐吹过,顿时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芬芳,沁人心脾。

  我抬起头望着门口,映入眼帘的是一副绝对的春色,包臀小短裙,黑**,低胸小背心,再往上看,吓了我一跳,竟然是…方静。

  方静一直都很朴实,尽管当骑在我的身上的时候很浪,但她的衣服什么的都十分保守,这也应该是从农村出来未经历社会洗礼的保守思想吧。

  我没多想,方静更没有多说什么,进门之后将门给反锁这才踱步走到我的床前。

  “方静,你好漂亮!”
我伸手将方静揽入怀里,芬芳的气息顿时将我迷得五魂三六的。

  “喜欢吗?”
方静乖巧的躲在我的怀里,张开嘴,鼻息之间流出一股微弱的甘甜味,让我不经咽了一口口水。
我贪婪的吮/吸着这股味道,生怕会遗失一星半点儿似得,这也立即触及到了我体内的荷尔蒙

  方静的肌/肤很白也很滑,宛如雪片似得触手冰凉,我坏笑道:“你冷吗?
要不要来我被窝里暖和暖和?”

  方静将头埋得更深了,隐约间听见了嗯的一声嘤叫。

  得到了方静的允许,我的胸中就好像一团火在烧似得,可当我将方静放在床上刚怂恿两下,我的“二弟”不争气了,软得像泥鳅似得,耷拉着头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样。

  “是不是我的魅力不够?
还是你不争气?”
方静小声的埋怨道。

  这一句话可真是触及了我男人尊严的底线,在女人面前能装孙子,但一定不能说自己不行。

  方静嘤嘤娇笑了两声,不知从什么地方摸出来一粒黑色圆形药丸,说让我吃了它,能力会倍增的。

  我想都没想便囫囵的吞了下去,因为吞得太快,我只感觉一股腥臭味瞬间弥漫在我的口腔里,让我连连有一种作呕的感觉。

  方静立即堵上了我的嘴唇,又是那股淡淡的甘甜味涌入我的鼻腔里,立即盖住了那股腥臭味。
还真别说,方静给的那粒药丸还真的很管用,这才几分钟,我的“二弟”就好像抹了水泥似得,比钢铁还要挺拔。

  宿舍里弥漫着一股春光,我就好像打了鸡血似得,战斗力瞬间飙升到了极致,几乎是将小电影里的所有姿势都给用尽了…

  卸完货之后我的身体累得就好像犁了一天地的牛,瘫软在床上连动一根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

  方静似乎也累得不轻,枕在我的手臂上,轻轻的哈着香气:“别忘了打开快递盒,里面是我送给你的礼物,你一定会喜欢的。”

  …

  第二天早上我被一股黏糊糊,湿绵绵的东西给惊醒了。
我感觉身体被掏空似得,困意已无,但还是想躺在床上不想起来。

  可当我伸手摸了摸我的棉被的时候,耳朵顿时嗡嗡作响,心里不停的嘀咕着,昨晚我不是和方静连做了两次吗?
现在的我不应该还会有遗/精啊,甚至连晨/勃都是罪恶的。

  正当我倍感疑惑的时候,忽然想起了昨天晚上做的那个梦。

  “难道是因为昨晚的那个春梦?”

  我的身体都快要累虚脱了,直接将被子翻了一转继续盖上,而这时我才注意到方静送给我的那个礼物盒还放在我的枕边,我记得昨晚梦里,方静告诉我说这是她送给我的,我一定会喜欢?

  好奇心驱使下,我用力撕开了包装盒,里面竟然是一张白色的东西,我伸手拿出来一看,吓得我惊魂未定,差点儿将那东西扔到了出去,因为方静送给我的竟然是一张纯白色的面具,只有鼻子和嘴巴突出来一点,看着格外渗人。

  宿舍里的其他人都应该去吃早饭了,只有我一个人留在宿舍里。
我深吸了一口气,等我的心脏平复下来后我才把玩着这张面具,心里暗暗道方静送我这个东西干嘛?

  实在想不通方静的用意,便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可她的手机却关机了。

  随后我又给方静的闺蜜方芸芸打了一个电话,方芸芸是方静的同村,两人关系从小就非常好,而且还住在同一个寝室里。

  电话打通后我便问方芸芸,方静在干什么呢?
为什么电话一直打不通?

  方芸芸啊了一声,然后好奇的问我说难道我不知道方静的事情吗?

  我有些纳闷,便问方芸芸怎么回事?
方芸芸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在我再三追问之下她才告诉我,说方静四天前就出车祸死了,方芸芸也回到了老家吊唁方静,她还好奇问我为什么没过去?
好歹我和方静也是情侣关系,方静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也应该去安慰一下方静的家人。

  我轻笑了一声也没在意,因为方芸芸这个小妞平时就喜欢开一些不着边际的玩笑,我也没当真,只是对她说大清早的还是不要开这样的玩笑吧。

  没想到方芸芸却一板一眼的说她没有开玩笑,是真的,说着说着方芸芸还轻声的抽噎了起来。

  我瞬间从床上坐了起来,不停的追问方芸芸,说方静昨天就回了学校,晚上的时候我还见过方静,而且我们还干了那事?
怎么可能四天前就…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方芸芸立即给我发来了几张照片,是灵堂,我仔细点开来看,发现灵堂上面的黑白照片真的是方静。
而方芸芸以为我是过度思念方静造成的幻觉,所以还在电话那头轻声抽噎着安慰我,说希望我不要太伤心。

  我的身体仿佛瞬间沉入了冰冷的湖底,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透着诡异。
我不停的对着方芸芸说我昨天才见过方静,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不会有错的…

  方芸芸那头沉寂了良久,才开口轻声的对我说方静的尸体不见了,就在前天晚上准备去火化的时候竟然神秘消失了,现在警方已经介入了此事。

  这一下可容不得我再冷静下来,脑袋就好像炸开了锅似得嗡嗡作响…

  撂下电话后,我也没精力再去伤感什么,因为…因为我心中很清楚,昨天晚上我的确见过方静,至少那种感觉不会出错吧。

  我脑袋中思绪乱麻,在加上身体疲倦不堪,实在是不想起床,手中紧紧的握着文静送给我的那张白色面具。
忽然我的脑袋里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难道一切的谜题都在这张面具里?

  躺在床上想了良久,我才将面具扣在了自己的脸上,大小还刚刚合适。
可下一秒我看见了惊魂未定的一幕,头皮直发麻,就好像被电击的感觉。

  我啊的尖叫了一声,慌忙的将面具给取了下面,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天花板,一片灰色也没什么不同的啊。

  我又看了看手里的面具,只是很一般的材质,我心道,肯定是太累了,所以刚刚才会出现幻觉。

  俗话说好奇害死猫,我就是一个好奇心比较重的人,这一次我稳了稳心神缓缓的将面具扣在了脸上,再次鼓足了勇气才将面具扣在了脸上睁开了眼睛望着宿舍的天花板。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