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令主降临,尔等听令(秦玉兰是谁)整本免费

《小说叫令主降临,尔等听令(秦玉兰是谁)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5-11 22:25 作者:佚名 标签: 杨玉兰 秦天 都市小说

他消失的五年,世界上多了两块神秘的令牌,一块阎王令,见之必死;一块神王令,鸡犬升天,而他,便是两块令牌唯一的主人......

小说叫令主降临,尔等听令(秦玉兰是谁)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令主降临,尔等听令(秦玉兰是谁)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5章


第5章    周围几个家伙反应过来,像狼崽子一样朝秦天扑了上来。
  秦天原地不动,一只脚踢出去。
  嘭嘭嘭!
  惨呼声中,几个家伙全部飞了出去。
一个个捂着肚子哀嚎。
再也站不起来。
  “还不说吗?”
秦天踩住黄毛的一只手,脚尖轻轻一碾。
  “啊!”
  “疼死我了!”
  “快住手,我说,我全都说!”
  黄毛几乎要昏死过去,看着秦天,像是看到了一尊地狱魔鬼一样。
  他忍着疼,咬牙道:“苏少就是苏家的苏文成!”
  “他让我们收租,一个月一万。”
  “其他的我也不知道……”  原来是几个狗腿子,看来从他们口中,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秦天随脚把黄毛像球一样踢飞,冷声道:“下不为例!”
  “否则你们谁也别想活!”
  黄毛和几个家伙爬起来,狼狈逃窜。
  “小子,你敢动我们,苏少一定饶不了你!”
  “杨玉兰,你闯了大祸了,等死吧!”
  秦天抬头,看到林子外面,岳母一脸的惊慌。
  原来她害怕秦天被打死,跟了过来。
  “妈,苏文成不是苏酥的堂弟吗?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先是在医院指示李强偷着给苏酥使用昂贵的药物,又指示黄毛这几个地痞无赖以高价房租来要挟。
  这个苏文成,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事已至此,杨玉兰也不再隐瞒。
  她泪道:“苏文成他就是个畜生!”
  “苏酥出事之后,我无心管理公司。
苏家人主动提出来帮忙,我轻信了他们。”
  “谁知道,短短几年,他们阴奉阳违,背着我,把公司掏空。”
  “我所有的资产,包括别墅和几套房子,都被他们霸占。”
  “这还不算,他们贪得无厌,处心积虑的还要把我赶上绝路!”
  秦天怒道:“他们还想要什么?”
  杨玉兰叹道:“想要我手里的一个药妆专利。”
  “其实这个专利也不是我的,是苏酥的心血。”
  “这孩子从小就对中医很痴迷,通过对很多草药的研究,发现了一种配方。”
  “根据咱们东方女人的皮肤特制,利用纯中药提取的生物药妆。”
  “因为我是做医药生意的,她把这个专利给我。
商标我都注册了,叫做酥玉膏。”
  “谁知道,没来得及生产,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苏家贼心不死,这些年想尽办法,要逼我把商标和专利让给他们。
真是畜生不如!”
  秦天沉默了一下,道:“妈,那苏酥究竟是怎么出事的?”
  回忆往事,杨玉兰眼中痛苦翻涌。
  她伤心的道:“这是一件悬案。”
  “那天早上,我接到苏酥的电话,说是她爷爷叫她去疗养院陪护一个重要的病人。
中午不回家吃饭。”
  “当时她已经在第一人民医院实习,这也是正常的事情,我没有在意。”
  “谁知道,下午接到噩耗。
我赶到的时候,她正在重症病房接受抢救。”
  “护士告诉我,苏酥是从疗养院的八楼窗户跳下来的。”
  “当时衣服都被撕烂了。”
  “经过抢救,她的命是保住了。
可是却摔断双腿,脑子也摔坏了!”
  “事后我想调查,她陪护的究竟是什么人,可是没有人告诉我。”
  “苏北山警告我,如果不想苏酥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就忘了这件事情,不要去打听那个人的消息……”  “他说,那个人的身份和能量,是我们难以想象的!”
  说着,她捂着脸,再次无助的痛哭起来。
  秦天想起自己被丢进东江时那些人的话,沉声道:“妈,你知道一个叫飞少的人吗?”
  杨玉兰意识混乱,摇了摇头。
  秦天咬牙,眼中杀意翻腾!
  苏北山一定知道那个人的身份。
为了巴结那人,他安排自己美貌的孙女去陪护。
  那家伙对苏酥做出畜生的行为,苏酥无奈之下,从八楼一跃而下!
  苏家!
  他转身便走!
  杨玉兰惊慌的道:“秦天,你去做什么?”
  秦天咬牙道:“妈,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我这就去苏家,帮您把公司要回来。
也把当年伤害苏酥的凶手揪出来!”
  “我保证,他们会付出十倍的代价!”
  “不要!”
杨玉兰急忙抓住秦天的衣服,道:“咱们说好的,你要留下来可以,但是不要给我惹事。”
  “公司什么的,不要也罢。
我只求平平安安的活着。”
  “秦天,如今的苏家已经不同了。
凭你一个人,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答应我,不要去翻这件事,好吗?”
  秦天理解杨玉兰的心情,无奈之下,只得点了点头。
  回到家里,杨玉兰做了午饭。
  吃完饭,秦天主动收拾碗筷,到厨房去洗刷。
这时候,杨玉兰接了一个电话。
  是苏家的管家打来的。
今天八月十五,按照惯例,通知他们去参加一年一度的家族晚宴。
  杨玉兰自嘲的道:“什么家族晚宴,不过是攀比炫耀的名利场而已。”
  “我是不会去的。”
  “秦天,下午我去上班。
你照顾苏酥。”
  “等下班我顺便买几个菜,咱们也算过一个团圆节。”
  秦天沉吟了一下,道:“妈,既然是管家通知的,我觉得,我们还是去参加一下的好。”
  “您放心,一切有我呢。”
  杨玉兰犹豫了一下,道:“也好。
有些事情,当面跟他们说清楚。
以后互不干扰,咱们也好安生过日子。”
  她下午要上班,临走又若有所思的道:“你真的会治病吗?”
  秦天笑道:“这几年学了点针灸,不过苏酥的情况比较复杂。
我先带她去抓几幅中药,熬点安魂汤。”
  杨玉兰点了点头,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年轻人爱说大话,学了点针灸,就说天下没有治不了的病。
  她也见怪不怪了。
  秦天推着苏酥出了门。
  他可以感觉得到,苏酥虽然表情呆滞,但是神魂一直处在剧烈的不安和动荡之中。
  这种情况下,强行施展鬼门十三针,只怕会有什么后遗症。
  所以先调养一段时间再说。
  推着苏酥,来到了一间名为“玉仁堂”的中药店。
  中药材的香味扑面而来,秦天敏锐的察觉到,苏酥有所感应。
  她呆滞的美眸之中,也有了一点光彩。
  嗯?
  他心中一动。
  岳母说,苏酥自幼痴迷中药。
难道,这熟悉的味道,唤起了她潜意识的记忆?
  看来自己这次是来对了。
  “站住!”
  “里面有贵人办事,买药的话,等一会吧。”
  刚欲进去,药店门口闪过一条肤色黝黑,四肢粗壮的中年人,面无表情的挡住了路。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