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重生之逍遥王妃(苏琦施方)整本免费

《小说叫重生之逍遥王妃(苏琦施方)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5-11 22:35 作者:佚名 标签: 施方 现代言情 苏琦

苏琦白眼睁睁地看着施方将匕首刺进她的心口,她仍不敢相信那个温润儒雅,做了五年多恩爱夫妻的夫君会如此狠心,霸尽苏家全部家产不够,连她这个嫡亲妻子的性命都不肯放过直到现在,苏琦白才真....

小说叫重生之逍遥王妃(苏琦施方)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重生之逍遥王妃(苏琦施方)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1章 重生归来

精彩节选

苏琦白眼睁睁地看着施方将匕首刺进她的心口,她仍不敢相信那个温润儒雅,做了五年多恩爱夫妻的夫君会如此狠心,霸尽苏家全部家产不够,连她这个嫡亲妻子的性命都不肯放过。

直到现在,苏琦白才真正相信父亲临死前的话,害得京城百年名门的苏家骤失圣宠,卷进东宫争夺案,最后落得抄家流放的罪魁祸首,不是别人,正是这个装了五年多好丈夫、好女婿的,父亲的得意门生,施方。

她顾不得心脏处传来的阵阵剧痛,拼着最后一口气,咬牙问:“为什么……。”

“为什么?你说为什么!” 施方紧紧攥着没入苏琦白心口的匕首,一向温和的面孔扭曲起来,状若癫狂,

“我与谢妹青梅竹马,情投意合,是你父亲苏瑾非要提亲!我能拒绝吗?我敢拒绝吗?一旦拒绝这门亲事,等着我施方的,恐怕就不是金榜题名、位列三甲,而是名落孙山,最后连你苏家的门都不能再进吧!”

苏琦白的瞳孔讶然睁大,五年前,施方欣然接受了父亲的提亲,两人结拜夫妻,她一直以为彼此都是出于真心,却没想到他原来是这么想的吗?

父亲确是赶在省试之前提出了这门亲事,却也仅仅出于爱才之心,想要赶早与得意门生亲上加亲而已,父亲一生正直不阿,如果施方大大方方说出早有意中人,父亲又怎么可能做那棒打鸳鸯之事,哪怕做不成女婿,施方仍然是父亲最得意的弟子之一啊。

施方话一出口便停不下来,直将五年来YY出的屈辱、恐惧和不甘化为一句句辱骂,朝着苏家满门倾泻而去。

“你知道这五年来我有多憋屈吗?不管走到哪儿都有你父亲压在头上,不管立了什么功劳都是苏老爷子教导有方,凭什么?!我施方有哪一点不如人!这下好了,苏家完了,那老不死的也归天了,偏你还活着碍眼,不肯乖乖自杀成全我和谢妹,还得劳烦我亲自动手,真真是不知好歹。”

苏琦白突然觉得这一切是那么的荒谬,这一年中,苏家突然遭到政敌猛烈攻击,圣上也莫名对父亲失去了眷宠,各项莫须有的罪名一桩一件不断扣在苏家头上,父亲怀疑了所有人,唯独没有怀疑到施方的身上。

不愧是能够夺得状元之位的少年英才,这五年戏演得竟是滴水不漏,那个什么谢妹,从未听他提起过哪怕一句。

而今,一切的信任、喜爱,均成了笑话。

意识渐渐模糊,苏琦白最终还是不甘地闭上了眼:“父亲,母亲,若有来世,女儿一定要为你们报仇。”

……。

“小姐?小姐您快醒醒!那施公子可就要来啦!”焦急的声音传入脑海,苏琦白脑中一阵刺痛,皱了皱眉,疑惑地睁开眼,青色的帐顶映入眼帘。

“怎么回事?我不是已经死了么?”苏琦白茫然转头,正看见床边贴身丫鬟春柳急切的双眼。

春柳是自幼陪伴在自己身边的贴身丫鬟,颇得自己信任,跟着嫁到施家一年之后,却不知为何,某日死在了水井内,都道是失足落井,当时正值太子第一次被陷害私交大臣之际,家中忙乱不堪,谁也没有精力管区区一名下人的生死,这事便匆匆揭了过去,只厚葬了事。

但苏琦白心中一直存了几分疑惑,后来也有暗暗调查,却始终查不出什么结果,几年之后,苏家出事,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如今再看到春柳活力四射的面庞,苏琦白心中一震,猛地坐起身子,四处张望。

是记忆中自己闺房的摆设,再加上春柳年轻欢快的模样,自己,莫非是死而复生了不成?

“哎哟我的小姐,您还磨蹭些什么呀?再晚点,那施公子可就到啦。”见苏琦白呆呆愣愣没有动作,春柳不由得轻锤了锤床,催问。

眨眨眼,苏琦白终于反应了过来,没有管什么施公子不施公子,张口便问:“春柳,现今是什么年份?”

春柳讶然睁大双眼:“您在说什么呀?今年是开平五年,正好是春闱的年份呢。”

苏琦白勉强扯了扯唇角,再次确认道:“春柳,我头有些痛,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哎呀,那怎么办?不如奴婢替小姐回绝施公子一声,就说小姐身体抱恙,没有办法和他一道春游了?”

听见“春游”这个关键字,苏琦白终于记起了现在是什么时候。

开平五年二月,春闱前半个月,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次春游之后,父亲就会问起自己对施方的观感,而后提亲了。

上天有眼,不仅赐给了自己第二条性命,还恰好复生到这个时候,一切都还未开始,一切都还来得及。

上辈子的一桩桩一件件,自己绝对会找施方算个清楚。

第一步,先要阻止父亲的提亲。

“小姐?”

春柳再次出声打断了苏琦白的沉思,觉得今天的小姐真奇怪,明明昨晚安寝时还再三嘱咐自己,今早一定要早点叫她起床,以免误了春游的时辰,怎么现在这么闷闷不乐呢。

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过激,苏琦白勉强平复下激荡的心绪,自觉以现在的状态,肯定无法冷静面对施方,更别说开开心心与他一起游玩了。

她怕她一时不冷静,一刀宰了那个人面兽心的畜生!

于是顺水推舟地按了按额角:“春柳,我实在是头痛,怕是无法与施公子同游了,你去帮我给施公子道个歉。”

“好的,小姐,奴婢给您把大夫找来,您先休息一会儿。”担心地碰了碰苏琦白的额头,见没有发热,春柳松了口气,边给苏琦白压着被角,边絮絮叨叨:“您也真是的,再怎么开心也要以身体为重啊,施公子又不会变成蝴蝶飞走,这下好了吧,弄坏了身子,也不能跟施公子一起春游了,您明明期待了好几天呢。”

说着,麻利收拾好房间,转身走了出去。

好笑地望着春柳婆婆妈妈的背影,苏琦白心中泛起一阵暖意,这丫头还是那么忠心耿耿,心直口快,最见不得自己吃亏。

重活一世,自己必会护她周全,再不能让她死得不明不白。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