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恶毒女配个der(秦星辞,席昀洲)整本免费

《小说叫恶毒女配个der(秦星辞,席昀洲)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5-12 22:14 作者:佚名 标签: 席昀洲 现代言情 秦星辞

秦星辞开学前一晚,梦见自己是一本书中的恶毒女配,下场凄惨 开学后,有个女生警告她:席昀洲和杜千寻是北城顶级豪门,人家从小一起长大…… 秦星辞立刻明悟,认同的点头:嗯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天生一对,我也在嗑他们的cp呢 那人被哽了一下,继续说:席昀洲是不可能看…

小说叫恶毒女配个der(秦星辞,席昀洲)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恶毒女配个der(秦星辞,席昀洲)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8章 偏爱

秦星辞吃过饭回教室,拿水杯去茶水房接水,随手打开手机就看见她嫂子的消息。

嫂子:【星星啊,下午放学我开车接你们,你跟小希别乱跑。】

秦星辞赶紧回她:【嫂子,不用来接,我跟希希扫个电动车就回去了。】

嫂子:【这不好吧,你们学校都是一群富二代什么的,我听说放学都是豪车来接的,还有什么保镖之类的,嫂子虽然开不了豪车,但嫂子亲自过来接也算有点排面了吧。】

秦星辞眨巴眨巴眼,嘴角微抽抽:【。。。嫂子,你不是说做人不能有攀比之心吗?】

嫂子:【可别人都有车来接,你们两个小可怜骑电动车,会不会觉得没面子,被嘲笑啊?】

秦星辞立刻回道:【不会,嫂子你把卓越想的太夸张了,同学都挺好相处的。

而且他们都有车来接,我跟希希就不用担心扫不到电动车了,之前在一中我俩还要担心门口电动车被别人扫走,需要到处找车呢。】

而且她嫂子正值事业上升期,秦星辞还真不想让她为别的事情分心。

手机这边的刘莹莹有些犹豫,但她真的很想来接妹妹,高中的孩子已经慢慢懂得名牌,loge,豪车之类的东西了,更不用提卓越。

秦星辞这边又发过来一句话:【嫂子,一般来说放学都是堵车高峰期,我跟希希扫个车就走,他们还不一定有我和希希回家速度呢,你开车的话指不定堵在哪,还赶不上加班。】

刘莹莹看到这个信息,才彻底歇了心思,算了算了,孩子自己懂事,她就不添乱了。

嫂子:【那行,你跟希希路上注意安全,到家给我发消息,不过就别扫电动车了,你们两个打出租回家,嫂子再给你转点钱。】

秦星辞无语,又不下雨,打什么出租,卓越离她家还是有段距离的,多贵呀。

秦星辞回道:【嫂子,出租车就有特权不堵车了吗?高峰期就是阿斯顿马丁,加长版豪华林肯,该堵还是要赌的,咱就骑小电车!】

之前因为去卓越上学,她嫂子很担心秦星辞会因为自己家庭条件普通,而身边的同学又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形成心理落差。

虽然她挺相信秦星辞的心理素质的,可是在那种金钱堆砌的氛围里,确实很容易迷失自我。

所以千叮咛万嘱咐,攀比之心不可有,又担心她融入不到集体,数次强调好心态的重要性,秦星辞暑期在家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没想到现在还要开车来接她,说什么撑场面,明明之前在一中都是骑电动车上学来着……

没过一会,她哥就给她发了消息。

哥哥:【听你嫂子说你不让人接,那你跟小希骑车注意安全,不要抢红灯,不差那点时间。】

秦星辞同样回道:【知道啦,你放心吧。】

她一心在座位上回消息,没注意周围人的打量。

余映冰和刘欢瑶拎着奶茶回来,两人坐到座位上就一脸八卦的看着秦星辞,眼睛亮的不行。

秦星辞被她俩看得不舒服,就问:“你们两个干嘛这么看着我?”

余映冰吸了口奶茶放桌子上,一手撑着脸,笑嘻嘻的问她:“听说,某人今天在餐厅被表白了?”

边说还伸出另一只手揪揪秦星辞的衣袖,抛了个媚眼给秦星辞意会。

刘欢瑶也是吃瓜象的对着她点点头:“就是就是,那个陈乔啊。”

余映冰欢快的说:“陈乔长得还不错呀,白白净净,个儿也高,没听说他**女朋友,抽烟打架之类的事情,私生活还算干净。”

刘欢瑶赞同的点头:“咱们学校男神席昀洲学习好,长得帅,家境更不用说了,只是他过于高冷,看着让人不易接近,咱们学校暗恋他的人不少。

但陈乔是另一种帅气啊,阳光,笑起来特舒服,一看就很会照顾人的那种,家世也很好,喜欢他的女生很多,今天估计有一堆女孩子要失恋了。”

“可是,”刘欢瑶越说越起劲。

“可是?”秦星辞接了她的戏。

“可是你居然拒绝他了,呜呜呜,星辞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那样的阳光男孩,你怎么忍心,怎么忍心!”

刘欢瑶边说边用眼神谴责秦星辞。

秦星辞死鱼眼:呵呵,可不是,毕竟是书中有名有姓的五号男嘉宾。

余映冰拉住了秦星辞的手接着说:“有什么不忍心的,咱们星辞这么漂亮,皮肤这么好。”

揉搓了两下秦星辞的手,愣了一下,诧异的看着她,“不是,话说星辞你的手也太软了吧,很好捏的样子哎。”

边说边又捏了几下。

刘欢瑶凑上来抓住秦星辞的另一只手,左捏右捏,又往上延伸到前臂,咋咋唬唬道:“我丢~我都没怎么使劲,你手臂就红了,皮肤也太嫩了吧,这是什么娇软体质,我一个女孩子都嫉妒,慕了慕了。”

秦星辞无奈的被两人一阵揉捏,手臂已经不能满足她们了,接着就要捏脸,秦星辞忍无可忍,无措的羞怒道:“你们两个够啦,不要再捏我了,放手呀~”

声音软软黏黏的又夹着丝丝甜意,因为打闹的缘故,秦星辞语气里带点慵懒的喘息,明明是有些生气的话,却只让人觉得她在撒娇一样。

杨景臣还有几个男同学本着听八卦的心在旁边支着耳朵,想听中午表白的事情。

听着听着就不对劲了,一个个面红耳赤的,什么娇软,皮肤嫩,什么不要,看着两个女孩欺负小仙女,恨不得魂穿那两个人。

终于到了下午放学,因为今天周五,所以下午只上三节课就结束了。

不过大家兴致都很高,放学也不打算立刻回家,约着去网吧,游乐场之类的地方逛逛,周凌希给她发信息说他们班男生要一起打会儿篮球再走,刚好余映冰两人嫌这段时间堵车,还不如先玩会再回家,三人打算一起去逛街。

学校左边是一整条小吃街,对面还有卖衣服,打台球,射击,网吧之类的地方。

秦星辞三人就在学校旁边逛街,她们现在正是最爱俏的年纪,都喜欢逛饰品店,还有衣服,首饰,本来秦星辞还以为余映冰两人可能看不上有些没有牌子的小众设计款的首饰,没想到大家逛得还都挺上头。

说是小众,其实价位还是挺高的,只是没c 家g家那么出名,几人光在小饰品店挑选发箍,发绳,发卡都挑了半个多小时,女孩子真的拒绝不了这些,包括秦星辞。

三人各买了一条扎头发的轻纱蝴蝶结,秦星辞选的藕粉色,另外两人各选了蓝色和绿色,都很好看,小姑娘们当即就把蝴蝶结扎在了头发上,这叫做闺蜜同款,又选了几个大肠发圈,还有珍珠小发夹。

秦星辞都不知道三人明明只认识了一星期,关系怎么就这么好了,但她不得不承认,两个小姑娘还挺合得来。

出了精品店,又去买冰糖草莓,糖炒山楂和板栗,又买关东煮,烤鱿鱼之类的小吃,各个吃的肚子溜圆,逛得时间差不多一个半小时,余映冰两人该回去了,秦星辞跟她们道别之后,又回小吃街给周凌希买些吃的就往篮球场走去。

到了操场,好家伙十几个男孩子都没回家呢,秦星辞无语,怎么就这么爱打篮球啊。

操场边也逗留着几个女生,秦星辞刚把包放下,周凌希大老远就看见了她,傻乎乎举高手臂打招呼,秦星辞也摆摆手让他继续玩,又干脆去了超市买了十几瓶矿泉水回来。

回去的时候几人打篮球也结束了。

周凌希看见她过来,笑着跑过来,胳膊蹭蹭额头的汗,呲着大白牙说:“打完了,咱们收拾收拾回去。”

看得出来,他打的很开心,眼睛亮亮的,眉眼透着畅快。

秦星辞把一包湿巾递给他,又把一兜矿泉水递给他:“好,你把水分给你同学。”

两人一起朝着放包的地方走过去,那边也聚着一堆男生。

刚刚在操场的女生依稀在给男孩送情书。

秦星辞不禁感慨:这就是青春呐!

她走过去,几个男生互相挤挤眼睛,想看又不敢看她,各个站的笔直。

明明之前还撩着短袖下摆擦脸,你给我一拳我给你一脚,嘴里骂骂咧咧,热热闹闹。

这时倒是假装不在意的接过周凌希的水,一边和他说话,一边慌忙把自己的发型缕顺了,还挺可爱。

秦星辞没想到席昀洲,霍然还有杨景臣都在。

她之前还真没认真看过席昀洲,只在医务室扫了几眼,必须承认他确实是个极出众的男孩子,才17岁就183的高个子,相较于其他男生,席昀洲比他们更白一些,天生冷白皮,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

因为运动的原因,几缕刘海沾着水意,他脸蛋很小却极其精致,有着介于男性和男孩之间的青涩感,长而微卷的睫毛下,幽暗深邃的眸子让人沉迷。

这是一个很容易让人迷恋的男孩子,符合了小说男主的所有标准,家世显赫,通身的豪门大少爷的矜贵优雅气质。

她记得书中说,这样的男人若不喜欢你,他便不会给你一丝眼神,若是爱上了你,会将你捧在手心用尽全力去呵护你。

越是这样的性格,越招女孩子喜欢。

不过秦星辞对他倒是没什么感觉,她清楚自己的身份,最重要的是他跟杜千寻是真正的cp,她才不愿意去做这样的恶人。

席昀洲仿佛感觉的有人在看他似的,朝秦星辞看了过来。

秦星辞没有像其他女孩一样扭捏害羞,大大方方的笑了一下,又转过身给周凌希递白桃果茶。

她是在外面给周凌希买的果茶,又去学校超市给他们买了矿泉水。

看着几人的打闹,她在心里暗道:希希难不成跟他们关系还不错?

她目光有些复杂,只想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不过一边的杨景臣一直在偷看他,实在是太明显了,拜托杨景臣的目光不要太炽热,很难不在意啊。

周凌希给几个男生介绍了一下秦星辞,他们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这个女生,中午还有关于她被表白的八卦。

最初还有些看笑话的意味,如今近看一下,也难怪陈乔表白了,这女孩比贴吧里的照片还要漂亮许多

几人就这么互相打招呼。

没想到周凌希看了一眼秦星辞的头发,忽然诧异说道:“星星,你又去买发绳啦?”

一句话,所有男生都盯着秦星辞的头发看去。

秦星辞正在努力降低存在感呢,好家伙,一嗓子把大家都要喝的看过来。

秦星辞怒了,这呆子!!!

周凌希还一无所知的接着说:“祖宗,你发绳买了一抽屉了,我包里还有好几个,根本戴不过来,怎么又买?

发绳不就是绑个头发,光发圈都十几个了,也没用坏,这就又开始买新的。”

他嘟嘟囔囔的,钢筋水泥一样的直男,完全不知道在这么多男孩子面前大剌剌说出这些话,会让女孩子很尴尬。

秦星辞气的不行,脸刷的一下红得透透的,面若桃花还夹着粉,像是被人敷了一层胭脂似的,既羞且气,不知为什么身上蹿出些热意。

她跺跺脚又觉得不解气,踢了周凌希一脚,瞪着大眼睛,鼓一鼓小脸蛋,此时已经忘了要降低存在感的事情,可爱的叉腰,又凶巴巴的说:“少管我!要你管!”

狗东西当着这么多男生的面拆她的台,我不要面子啊,这种蠢直男就应该孤独终老!

气死了!

又侧侧头给周凌希看她的丝巾蝴蝶结发绳,噘着嘴赌气的说:“我好看,我喜欢,我就要买,你游戏买那么多皮肤我说你了吗?”

~说了。

这两个字周凌希只敢在心里说,因为他已经知道星星生气了,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生气,周凌希尴尬的挠挠头发,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

他缩缩脖子,求生欲极强的讨饶“买买买,这么漂亮的头发当然要有很多发绳来配,怎么只买了一个,应该每个颜色都入手!”

秦星辞还是不解气,踮起脚尖,伸出手捏着周凌希的耳朵狠狠旋了一圈才罢休。

周凌希完全不敢反抗,低着头把耳朵凑过去,生怕她使劲拽,捏着她细胳膊,“小祖宗,我错了,饶了我吧……”

夕阳下在操场里,穿着蓝白校服裤子,白色短袖的女孩,一边跺脚又高傲的扬起下巴,娇俏灵动的样子好看极了,明眸皓齿,如琬似花娇柔可爱,说不出的动人。

男孩子们傻傻的看着她。

霍然眼里透着惊艳,好一会才回过神来,笑着搂了一下周凌希肩膀,挑挑眉说:“就是,不就是买发绳嘛,干什么说人女生。”

几个男生点点头,买发绳算什么,有的是女生巴巴的让他们买包,买钻石项链,发绳跟这些一比,简直弱爆了这才哪到哪,再说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买什么都是应该的。

周凌希无语了,都什么人呐这是,一群见色忘友,见色没原则的人。

几人在操场歇会儿,就一起去了校外。

他们给司机打电话 ,让司机来校门口。

周凌希和几人道别,霍然问他俩怎么回,要不要送。

周凌希没心眼的摇摇头:“不用送,骑个电动车就回了。”

杨景臣不忍心的说:“那秦星辞也要骑电动车吗?”

周凌希白痴的看着杨景臣:“是啊,不然你忍心看秦星辞坐出租回去,而我可怜巴巴的骑电动车跟在后面吗?”

“忍心啊。”杨景臣爽快的说道。

周凌希撇撇嘴,无语的比了个中指。

秦星辞没理他们的贫嘴,正在把包里的校服外套穿上,拉锁拉到尽头,又把白色棒球帽翻出来戴上,纤细挺拔的像个小青竹,看着其他男生摆了摆手:“那我们先走了,再见。”

说完就揪着周凌希的书包带走了。

不远处一排电动车,两人拿出手机各扫一辆,又对着远处的男孩们招了手就离开了。

杨景臣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嘴里小声说着:“我觉得秦星辞好酷,又洒脱,又不做作,真的好酷。”

平常女生跟他们说句话都含羞带怯的,穿着大牌衣服,拎个包就说重,下雨没带伞就脆弱无助的不行,出去玩没人接,就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随时都需要男生的帮助。

在他们面前一个个都是林黛玉,等她们为了抢一个男生自己凑一堆,又说话夹枪带棍的,攻击力极强,这种事情他们见得太多了,也习惯了。

霍然摸着下巴点点头:“确实。”

另一个男生坏笑的说:“我问过周凌希了,他俩不是男女朋友,喜欢就去追啊,有周凌希在,咱们机会还是挺大的吧。”

杨景臣听见这话雀跃的不行,他睁大眼睛惊喜的问:“真的吗?他们不是男女朋友啊?”

他本就喜欢秦星辞,那天看她和周凌希一起吃饭,就以为两人是男女朋友。

又因为周凌希和霍然同寝,而且他人确实不错,不然霍然也不会带他来他们的小圈子,更不会约着打球了,所以只能压下心思,毕竟兄弟的墙角不能翘。

霍然接过话头:“人现在不是不代表以后不是,他俩从初中,到高中都在一块,未来还要一起考大学,可能是打算大学再在一起。”

听了这话,杨景臣又蔫了,他真的好喜欢她啊qaq~

席昀洲看着前面的少女骑着蓝色电动车远去的背影,又想起女孩掐腰说话的纯真模样,若有所思。

这个女孩子,她好像只在意周凌希,其他任何人都不能引起她的一丝注意,她的活泼与俏皮也只在面对周凌希时才会表露出来,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

那就是:偏爱。

席昀洲莫名的感觉心情有一丝说不出来的别扭和悸动,他自己都没搞懂为什么会生出这样的情绪。

没一会,他家的车来了,几人挥手各自坐车回家。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