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这个卧底他来自深渊(张子玄,我不叫余远)整本免费

《小说叫这个卧底他来自深渊(张子玄,我不叫余远)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5-13 22:10 作者:佚名 标签: 张子玄 我不叫余远 都市小说

【无女主,不无脑,混黑方(警方和违法集团,深渊势力和异控局)】 我呢,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或者,我不算是个人,虽然有了一个人的全部记忆,但似乎,我依旧与这里格格不入 原主的爸是个警察,还在卧底任务里死了,他妈也在之后不见踪迹, 家里只剩个弟弟了,还不是亲的, 值…

小说叫这个卧底他来自深渊(张子玄,我不叫余远)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这个卧底他来自深渊(张子玄,我不叫余远)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5章 病友

漫天的飞虫在刹那间全都炸裂开来,如同黑色的花朵一般盛开。

体内拥有来自深渊的力量,知道如何去使用,有着异于常人的感知。

这样的人,我们称之为,能力者。

自从数年前,深渊通道的开启,这个世界陷入了一片混乱,大量的异常吸引来的深渊力量影响着人们,使得人们开始疯了一样的自相残杀。

是能力者拯救人类于水火之中,他们是救世主,理应受所有人尊重的人。

对于能力者来说,异常和飞虫不是难办的东西,甚至可以说,异常除了引来深渊力量,能让一个人变成精神病也没什么别的坏处,而飞虫,过不了多久就死了……

有一种来自深渊的东西,以普通异常为食,多附身于人体或者动物的身上。

每次出现,就有大量的深渊力量出现在他们周围,形成场域,影响着场域内所有人的精神。

精神被影响较轻的,会被送去给专人清除记忆,较重的,只能就地处决。

能力者不多,全国也没几个,何朝忆就是其中之一。

除了研究院的那几个研究员,没人知道能力者的存在。

他们只知道,特武组的人能拿到利用深渊生物“核心”做的武器。

至于“核心”是什么,这事还真不好说。

相应的,这种借助外物得到的力量也是会扰乱人的精神力。

负面情绪成就异常的成长,异常引来深渊力量,而深渊力量促进负面情绪的产生,如此,循环往复,没有尽头。

到头来,还是人类自己惹的祸。

何朝忆这次来,是为了解决上面所说的实质性异常,有个别称,叫,深渊生物。

其实,他也奇怪,就刚刚有一瞬间,这一片有种巨大的力量波动,但很快就归于了平静。

有两种可能,要么,那东西跑了,要么,那东西藏起来了,

最简单地例子是,藏在**后面,

正气凛然,国徽闪耀,

他们的身后是最好的庇护所,是掩饰的最佳地点,当然,也是会更加虚弱,

毕竟,一切都跟深渊力量的形成相对,所以,胆小的家伙都会躲起来,偷偷摸摸的。

最近,这种东西出现的越来越频繁了,不过,如果今天附近并没有的话,就要必须要知道为什么人们还是会大范围受到影响。

或许是因为人们自身的负面情绪太大,从而开始影响他人了?

瞧瞧吧,现在的异常看起来越来越肥了,要不是不带特殊眼镜普通人是看不见的,真想让他们反思一下为什么生活这么好还要天天乱想。

“没出事真是太好了,那个后勤组的人,问你个事,张子玄什么时候能出院?”何朝忆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这样有点没礼貌。

楚晴脸上挤出微笑道:“你不妨去看看他?”

谁知被何朝忆一口回绝了:“放心,我跟他是兄弟,他一直都很福大命大的。”

说罢,拎着吓呆了的张成轩走出了封锁线。

“忆哥,我哥会没事吧?”张成轩担心地问道。

“他肯定没事,成轩啊,你家缺钱吗?”何朝忆说道。

“缺,今天,哥好像没钱了。”

“那他为什么不问我借啊,还不用利息?”

“哥说这辈子都不借你钱。”

“我干什么啦?”

“上学那会儿,哥问你借了二十块钱,结果隔天你迟到被抓,报得是哥的名字。”

“你个小屁孩懂什么,兄弟就是要同甘共苦的,而且,那二十块我也没问他要回来啊。”

“是没要回来,但是哥他说不想再丢脸了。”

“……”

留下的人则是在处理现场。

行动组的人在用火枪烧掉残余的深渊力量,后勤组的人在为伤员包扎和进行心理上疏导。

楚晴正从箱子里取出一瓶消炎药,回头看了眼认真工作的谢医生,不禁笑了笑道:“真帅。”

面前的那个老妇人虽然满手的淤青,浑身疼的不行,但还是忍不住八卦道:“姑娘,你男朋友啊,男才女貌,绝配啊。”

这话一说,楚晴顿时红了半边脸,手上的动作也不觉得重了点。

“诶呦呦,要死人啦。”

“抱歉,我刚刚出神了。”

“没事,姑娘这么漂亮,我哪里舍得怪罪姑娘不是?”

“谢谢。”楚晴被夸得不好意思。

……

……

东城医院急诊室。

张子玄和另一个满身是伤的人被推进了手术室。

一股浓烈的消毒水味扑面而来,令人作呕。

手术室的灯光有些刺眼,几个人围着自己,手上都拿着银器。

张子玄看着他们对自己的身体为所欲为,心里毫无波动。

“看起来好麻烦啊。”

有这时间,早该自愈了。

看着这群人焦急地给自己输血,给自己缝针。

每个人都是满手的血,感觉跟刚杀过人似的。

手术很成功,张子玄也逐渐恢复了身体的控制权,他想,原主应该死透了吧。

他被搬上洁白无瑕的病床上,白布一盖从此不省人事。

他忽然好奇,人类什么都吃,是不是把自己的那群同类给吃了。

不然很难理解,那个叫何朝忆的身上居然也有同类的气息。

“人类真是弱小又可怕的生物。”

他能动了,可是不想动。

直到敲门声响起,他隔壁的人已经坐了起来,但他依旧没动。

乍一看,真像个停尸房尸体。

“该吃药了,你隔壁这个人一直没醒吗?”护士放下药问道。

“是啊,一直没醒呢,不会死了吧?”

说话的这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男人名叫楚言,病床上贴着名字呢。

“不会,我们医院是属于川万药企名下的,资源和医生都是最好。”护士说话的时候很骄傲。

其实就是全市最贵,最有钱的地方。

“这我当然知道,还用你说?”

护士看了一眼还没起来的张子玄,转身就要带着药走。

结果,楚言吹了吹手里的药道:“上百块就这么没了,浪费啊。”

此言一出,张子玄猛然坐起身,道:“给我。”

护士平静地看着张子玄,把药又送了回来,嘱咐道:“睡懒觉不是什么好事。”

说罢,端着空盘子就离开了。

张子玄盯着手里药,实在想不明白这是自己想做,还是原主在影响自己。

根据记忆,原主的总资产不过几千,而这么一点的药就要上百,要不说好奇一定是假的。

他还是抿了一口,然后,苦涩的感觉瞬间弥漫了整个舌尖。

一瞬间,他直接移走了眼前难吃的药。

“味道怎么样啊,良药苦口,喝了吧。”楚言脸上堆满了笑意。

“……”

“喂,怎么不说话啦,年轻人就是不行,一点苦都吃不了。”楚言嘲讽道。

“……”张子玄依旧没动。

楚言觉得无趣,一饮而尽。

“浪费粮食真的可耻啊。”

末了还是不忘提一嘴。

张子玄终于听不下去了,端起药就闷声灌了下去。

“这样才对啊。”楚言笑嘻嘻道。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