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夏雪易眠(殷逸眠,南宫泯雪)整本免费

《小说叫夏雪易眠(殷逸眠,南宫泯雪)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5-23 22:10 作者:佚名 标签: 南宫泯雪 古代言情 殷逸眠

也许一切的纠缠都可在梨花盛开的季节结束,他曾尽一切所能护她周全,却也可以随时收走对她的关心而她却永远困在那个无法挣脱的困局之中,究竟他是她的救赎,还是她的宿命她本该在那场腥风血雨之中结束她的生命,却又因何被他所救,他对她用情至深,孰料在光阴的尽头,他们好不容易…

小说叫夏雪易眠(殷逸眠,南宫泯雪)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夏雪易眠(殷逸眠,南宫泯雪)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5章 是人是鬼?

“将功补过啊~这丫头还真有意思,那……你们是回来了,那我的百灵鸟呢?“殷永新俯下身,盯着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喘的两人。

“小….小的刚才将小雪送上了墙顶,这小雪眼看着就要进去了,谁知……谁知突然宫墙内传来一声鬼叫,这声音极为吓人!“

“奴才入宫这三年来,也是第一次听到宫墙内有人说话,那声音像极了阴间的鬼差……于是一时害怕……就…..就和郑由逃了回来。慌乱中好像看到小雪掉进了逸清殿内,奴才只想快些回来搬救兵,就……就没有回去继续侯着等小雪将鸟儿找回……“

熏儿听着两人的陈述,冷笑了一声,让这贱人逞能,现在这情形,怕是已经凶多吉少了。

“殿下,郑由亲眼所见百灵鸟飞进了逸清殿,现在夜也深了,明天还要早朝,还请殿下先回去休息,待明日若小雪还不能将百灵鸟带回,属下再派人去寻。”羽涅真切地对殷永新说。

殷永新劳累了一天,也是十分疲倦,他看了看羽涅,道:“这逸清殿是皇家禁地,父皇前些日子已经吩咐,任何人不得接近逸清殿,眼下这情形,除非是小雪自己从逸清殿出来,否则,谁都不能进去寻她!本王可不想父皇对本王有什么芥蒂,明白了吗?”

熏儿抑制不住心中暗暗发笑,这狐媚子这下是彻底完了,她要是能从那鬼地方出来,估计太阳都得从西边出来,想到以后再也不用看到那贱丫头嚣张跋扈的样子,她简直不要太开心。

羽涅恭敬地微微躬着身子,神态自若地答了声是,自从小雪犯事到现在在逸清殿不知是生是死,他就一直没有任何着急的神色,仿佛之前恨不得日日见到小雪的那个羽涅只是中邪了而已,熏儿跟着羽涅太紧,不小心撞到了他的背上,羽涅却没有在意,只是半侧过头冲她微微一笑,轮廓分明的侧脸被月光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光晕,宛若画中人,熏儿脸红地低下头,羽涅先生对她笑了,今天早上的争执他也并没有为小雪说过一句话,她本来以为小雪说要去冷宫寻百灵鸟羽涅会制止,却并未想到羽涅居然答应了,看来小雪这贱人就是在勾引羽涅先生,她一个青楼**,羽涅先生到底是不会喜欢她的,只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玩物罢了!除去了心头大碍,熏儿觉得今晚自己可以睡一个好觉了。

小雪在逸清殿转悠了许久,这偌大的冷宫就是个巨大的迷宫,天色漆黑她不明方向,也已经忘却了来时的路,她知道周围一个个漆黑的房间里都承载着某位前朝妃子的冤魂,她越来越绝望,只能任由孤独和恐惧慢慢将她吞没,终于,在她快绝望的时候,她发现了其中一间房里亮起了微弱的灯光,她现在就像是飞蛾扑火,这火光即使代表着毁灭也是她唯一的希望,她抓住不断流血的膝盖,往那灯光跑去。

破旧的门“哗”地一下被她推开,一股热气扑面而来,眼前是一个巨大的浴池,虽然周围十分脏乱,这浴池倒还是很干净的,里面盛满了热水,由于推门的惯性,她脚下一滑,直直地摔进了浴池中……

她在水里扑腾着,被呛了好几口水。

“你是何人?胆敢夜闯怡清殿?”一个低沉的男声在头顶上传来,这声音像许久未发出的一般在寂静中显得十分突兀。

刚遇到个老鬼,现在又来个男鬼?!小雪心里想着,双手在扑腾中摸到了一双泡在水里温热的手,她想都没想就抓住那双手,支撑着从池中抬起头,撞到了什么东西,睁眼一看,是一个满是伤痕的**胸膛。

“啊!”她吓得惊叫了一声,眼前是放大了好几倍的男人的坚实胸膛,可是这胸膛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抓痕,在微弱的灯光中十分触目惊心。小雪吓得急忙退后,可是池中的水很深,她没站稳眼看又要倒入水中,一只大手将她的细腰一捞,将她扯进了那个满是伤痕的胸膛上,她抬眼一看,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棱角分明的下巴,往上是一双深邃眼眶下的凤眼,这双眼睛正神色复杂地凝视着自己,昏暗的灯光并没有让这双眼睛变得可怖,相反,望着这双眼睛,却让小雪感觉到一种久违的安全感,她感受到了和羽涅从凝香阁将她带入宫中那天一样的心安,由于害怕摔倒,她的手紧紧攀在男人坚实的胸膛上,男人身上的伤痕凹凸不平,像是留了许久的疤痕,她轻轻地抚摸着,不知怎的,他身上的伤痕让她除了心惊……还带着些许其它的感觉,是什么感觉,她也说不上来。

烛光被风吹的一闪,又变亮了一些,一张被黑暗掩埋的俊脸慢慢浮现,小雪估摸着眼前的男人和自己一般大,剑眉星目,宛若雕刻的艺术品,虽然皮肤极白,毫无血色,却带着一股刚硬的气息,不同于羽涅总是带着笑意的桃花眼,男人的眼睛是好看的凤眼,眼角稍微上翘,深邃的眼眶给人一种充满防备、不容人接近的冰冷,他虽然皮肤苍白,身体却十分壮实,身上布满的大大小小的伤痕让他看起来就像一个受伤的野兽,带着危险的进攻的气息。

“你究竟是谁?”男人垂下头,看着怀里惊愕的小雪,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十分凶狠,他的大手往上掐住她的脖子,恨不得下一秒就将她撕碎。小雪觉得自己快要被掐死的时候,男人又似乎良心发现似地松开了一些,只要她一挣扎,他又会加紧力道,让小雪觉得自己的生死都掌握在他的手中。

小雪突然感到很害怕,她不想不明不白地死,于是她极力想挣脱,无奈男人的力气十分巨大,他健硕的手臂将瘦弱的她环绕得死死的,根本无法动弹,而且水池不浅,她又不会游泳,离开男人她可能只有死路一条,于是小雪壮着胆子,破罐子破摔地冲男人吼道:“我才要问你呢!你是人是鬼?本姑娘是来这寻六殿下走失的百灵鸟的!你是人的话就帮我找找,我回去定让六殿下赏你,你若是鬼的话,就快快靠边!别挡着我找百灵鸟!本姑娘天生八字硬,可不怕这些歪门邪道!”小雪被男人的手臂环抱得很是难受,她觉得身体有些发疼,于是拼命挣扎着。

“呵呵,人人都知道我这是闹鬼的冷宫敬而远之,你倒好,居然大半夜跑了进来还给我编了个这么荒唐的借口,快说,你究竟有什么目的?“男人见小雪挣扎,双手收的更紧,无奈是在水里,还是打滑了一下,松了一些,小雪趁机想攀上池边逃走,不料男人轻松一勾,小雪又回到了他身边,而且在争执过程中小雪的衣服还被扯了下来,一下露出了大半个肩头,男人眉头一皱,表情复杂地看着她锁骨上蟒蛇纹样的标记。

“啊!你干嘛!没想到你神经还有些不正常!快放开我!……救命啊!救命!”小雪惊得大叫起来。

男人被小雪逗笑了,在冷宫喊救命,这丫头是真以为会有人来救她吗?只要他想,即使是神明鬼怪也救不了她!夜深人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昏暗的灯光和温热的池水让气氛变得十分暧昧,小雪的挣扎竟让他觉得有些躁动难安,他低吼一声,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唇。

感觉到唇上的触感,小雪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眼前是男人紧闭的双眼,纤长的睫毛上沾着温热的水珠,与其说是吻,不如说是啃,男人的疯狂地掠夺着她的唇,像一头凶猛的野兽,放肆地独占着眼前的猎物,跪了一天又加上在冷宫中跑了太久,她此刻已经没有半点力气反抗,只能双手尽力将他推开,却只能让他更变本加厉地将她紧抱。如果她不逞能,乖乖地呆在重明殿不惹事,现在也不会让羽涅讨厌她,也不会在这冷宫被这不知是人还是鬼的异性所侵犯了,想到这,她的眼泪溢了出来。

男人察觉到了她的异样,嘴唇稍微离开了她,怎知她一找到机会竟然反过来狠狠咬了一下他的下唇,铁锈的味道从嘴唇溢出,他抬手擦了一下,好家伙,这丫头还真野,不知道是血腥味还是小雪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他觉得更加难受,他低头再次吻住她的唇,左手狠狠地托住她的脑袋不让她避开,两人在池子中间挣扎,与对方纠缠在一起……

小雪感觉到了男人炙热的气息,她吓得想要拍开他的大手,可是不知道是不是被吻的太久有些缺氧,她竟觉得全身软弱无力,等她渐渐恢复气力,她猛地想要把他推开,无奈他的胸膛实在是如巨石般坚硬沉重,她这么做除了勾动他的侵略,只是徒劳。正当两人纠缠之时,门外传来了那个吓人的老妇的声音:“殿下……老奴已将饭菜准备好了,那池子旁的蕨菜长势不错,老奴方才便砍了一些,还从池子里杀了一尾鲶鱼,您快去用餐吧。”

是哪个老鬼?殿下?三年前逸清殿住进了得了怪病的太子…….难道这个男人是太子?小雪用尽全力锤了一下男人,不管是人是鬼,她都不想让外人看到自己现在这副被男人嘲弄下落魄、羞耻的样子,他似乎也恢复了理智,嘴唇离开了她,小雪急忙呼吸新鲜的空气,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凉凉的,男人修长的左臂一伸,抓住了她脖子后的东西,小雪定睛一看,吓得尖叫了起来,是一条白蛇,正凶狠地朝她吐着芯子,他准确地捏住蛇的要害,将这条一米多长的蛇扔出了半开的门外:“王嬷嬷,加菜!”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