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我在床下养小鬼(林珊练俊杰)整本免费

《小说叫我在床下养小鬼(林珊练俊杰)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5-24 22:16 作者:佚名 标签: 悬疑惊悚 林恒俊 林羽灿

人有善恶,鬼亦正邪 一个生活在乡村的平凡少年林恒俊,在村子里突然发生了许多诡异、恐怖的事情原来一直与他同床同枕的弟弟竟是...... 胎死腹中,红衣女鬼,白衣女人,邪术,道术,鬼魂,各种接二连三的怪事蜂拥而至,林恒俊无奈、彷徨、不知所措

小说叫我在床下养小鬼(林珊练俊杰)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我在床下养小鬼(林珊练俊杰)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3章 火灾

“啊!鬼啊!!!”

我跳起来抱住了坐在沙发一旁的三哥。

“啥,你说啥。”

三哥疑惑不解地看着我。

“三嫂不是死了吗,怎么还在这里。”

三哥揪起我衣领喊道:

“你是不是一个人在山上呆傻了?三嫂好端端地在你面前你怎么说她是鬼呢。”

我听别人说过,鬼是没有影子的,可是现在三嫂被太阳照耀下,影子正随她摆动着。

我三哥没有骗人,三嫂不是鬼。

我爷爷怎么能说三嫂死了呢?

我疑惑地问道:

“这是听我爷爷说的,可能他记错了吧。”

此起彼落,一道红印长在我脸上,我三哥竟给了我一巴掌愤怒地喊道:

“你爷爷两年前在我们村子里面发的一场大火中已经死去了,村里面的人都死光了,只剩下我和你还有你三嫂逃离了。”

三嫂在一旁附和道:

“对啊,当时俊恒你还在医院躺了半年,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要上山继续住,我都说叫你搬迁到山下,你说什么也不肯一句话不讲就回山上了。”

什么!不可能,那我爷爷还有我弟弟是谁,一直在山上日夜陪伴我的是谁?

三哥看我不信直接从抽屉中拿出一份尘封已久的报纸。

报纸上的标题赫然写着

“林家村发生特大火灾,全村132人遇难!仅三名幸存者生还。”

不可能,不可能,脑子像是炸裂掉了,一阵光晕随眼前袭来。

我双手抓着自己的脑袋,发了疯似地摇头。

“不可能,不可能的,我爷爷、我弟弟一直都陪伴在我的身边,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三嫂看到此刻的我,眼神呆滞正疯狂地摇头,心生怜悯地过来摸了摸我的头说道:

“恒俊啊,你一个人在山上是不是过得不好,要不在我们家住下吧。”

三哥紧接着说道:“你一个人下山干嘛?”

“我爷爷叫我去林场找杨老板面试当护林员”

完了、完了,这小子要疯掉了,林场哪里有什么杨老板。

根本就没有杨老板这个人,三哥不断地安抚着我,叫三嫂去找医生过来。

不一会儿,三嫂带着一个背着大药箱子的村医风尘仆仆地走了过来,戴着一副大圆框眼镜的村医摸了摸我的额头。

一脸黄牙的村医张口说道:“这小子没发烧啊。”

我此刻还在向三哥诉说着这两年来我爷爷和我弟弟一起在山上经历的种种事情。

在一旁帮我诊断的村医,把听诊器装上药箱子,快步走出门口,边走边说道:

“两年前的那场山火人尽皆知,这家伙怕是鬼迷心窍了吧,我可治不了,你去找黄大仙吧。”

三哥开口道:“这样,你先在我家住下先看看情况先,你还是不要回山上了。”

三哥林恒生是个热心肠,一直都是个有事还真上的人,我记得小时候我被村口大狗追,三哥拿着柴火棍就冲了上来。

望着双眉交缠在一起的三哥和三嫂,我不禁思考到底是爷爷说的话是真的,还是三哥说的话是真的。

能不能别耍我了,像是做梦一样。

我真真实实,的的确确在山上和我爷爷弟弟一直生活到现在。

我抬手就是给自己一巴掌,真实的疼感席卷而来。

这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莫名的恐惧感涌上心来,不对,我向三哥高喊到:

“我爷爷在林场的杨老板那里帮我找了个护林员的工作。”

三哥一脸无奈,无奈摇头道:

“你怎么听不懂我们说话啊,林场没有什么杨老板。”

林场就在旁边,我三哥指了指那个方向,三哥说完直接起身带我去了林场。

三哥径直带我走入林场,指着公告栏上的名字给我看,哪有什么杨老板,林场负责人是陈老板。

瞬间,一切之前在山上的场景画面全都挤在我的脑海中,犹如事实,我觉得我的两腿抖颤得厉害,双手不停地晃动。

像是站也站不住,扑通地跪倒在地上。

难道我爷爷和弟弟都是孤魂野鬼,一切一切都是我的想象罢了。

一阵野风吹过,躺在了我的怀里。

三哥见此情况说道:

“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是你是我们村里面最后的一个男丁,我无论如何都会保护好你。”

我望向了三哥,他的眼睛竟如此坚定,我冲他点了点头。

三哥接着说道:

“可能是我们太久没有祭拜过你爷爷,明天跟我买一些元宝蜡烛上去祭拜一下,这个世界上根本不会有什么鬼魂,一切的一切都是你自己不舍的幻想景象罢了。”

我跟随我三哥一同返回他的新家去。

三哥是憋了很久才跟我说,山上的房子与森林紧挨住在一起,因树林着火,村里面的人都躺在梦香中,当发现的时候已经是逃不开了。

这场大火烧了三天三夜,三哥起身撒了泡夜尿,才发现村民都处于危难之中,三哥为保护村庄,不惧危险,从溪流中挑来一桶又一桶溪水最终从我家把我救了出来。

由于烟熏我昏迷了很久很久。

三哥火灾过后就搬迁搬离到了这里,我却说什么也不肯,就只有我自己一个人独自在山上。

三哥说着说着眼泪不停地往下流,恒俊啊,我当初就该硬气点,把你留下来的,不然也不至于你脑子傻掉了。

我惊讶地望着三哥道:

“三哥,我可不是傻子,哎哟,你别哭啊。”

三嫂收拾好房间,安排我住在二楼的一间屋子里。

吃完晚饭过后,我久久不能睡着,躺在三哥的柔软大床上辗转难眠。

不知道过了多久多久。

当我小睡片刻后睁开眼睛时,天已经黑了。外面刮着微风,窗户不时地吱吱嘎嘎作响。

黑色的天空,散发着异样的气息,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压抑感,那种感觉,让人窒息。

刹那间,床板发出剧烈抖动。

凉风拂面而来,贴着床的背上升起了一股寒意。

“哥,哥你能背背我吗。”

那正是弟弟的声音,我慢慢向床下低头望去。

焦黑的弟弟露出一副狰狞的面孔,面目开始扭曲溃败。

“哥,你能帮帮我吗?我好疼,烧得我好疼啊。”

弟弟开始蜷缩自己的身子,像是正在被火烧似得。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