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梦想的启航(张小斐 李莫愁)整本免费

《小说叫梦想的启航(张小斐 李莫愁)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5-28 22:11 作者:佚名 标签: 张子帆 李小莫 现代言情

贫困农村青年张子帆考上大学,背景迥异的同学令他自卑,面临生活的艰苦,同学的敌视、羞辱和背叛,他依然保有理想,通过读书、打工、参与实践,摆脱自身局限,成为精神世界的强者,间接推动了城市变革,并收获了才女李小莫的爱情

小说叫梦想的启航(张小斐 李莫愁)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梦想的启航(张小斐 李莫愁)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9章 秋(上)


铜州刚进入十月,天气就有了一丝凉意,不再像八九月那样炎热,太阳消匿的时间明显提前了,如果再偶尔下点雨,也并无疾风骤雨,当然是淅淅沥沥的几颗,落在学校的硬地板上,少时便消失得没了踪影,只在一些犄角的土洼里停留下来,慢慢的滋养着一根、两根杂草和不名的苗木。
到了这个时候,操场上便冷清下来,路上的行人也越来越稀拉,再也看不见新生军训了,高年级的也似乎关起门来,只有在那条林荫道上还经常看得到一些或结伴或零落的小股队伍,或快或慢的行走着,操场一角的篮球场也偶尔冒出几声惨烈的吼叫来。
大家褪去了清一色的绿色军装,开始换上自己精心准备的衣服,女生定要花上一些时间把自己打扮得再漂亮些,男生囫囵的也要尽着精神点——17、18岁的青年已经懂得体面这回事了。像吴越这样的公子哥自然是各色衣物走马换样儿,毫不在乎。张子帆那套长袖的涤纶白衬衣只有有课的时候他才穿,课后便回到宿舍换洗干净,等到下一次课的时候再穿起来。
穿上适合他们自己的衣服,这个体与个体的特征才开始明显的显现出来,你再也不必照着面才能叫出他的名字,只要瞅着这身装扮,不用说是谁,连大致的性格也能猜出八九分来,甚至他们的命运也可能因为自己的装扮而发生不一样的变化。
张子帆对刘云说,他闻到了栀子花的香味,即使刘云告诉他栀子花是在五六月份才开花,他依然坚持说他确实闻到了。
这是一年的国庆到来了,校园里难得片刻安静,高年级的、邻近的大多都回家去了,很多新生正好乘此机会熟悉熟悉周遭的环境,各种小范围的校园活动开始丰富起来,他们急切的想在这个舞台上找到自己的位置。
王义特意挑了个看得见月亮的晚上,组织留守的同班同学搞了一次班级活动,主题是分享,其实就是大家打堆儿一起再彼此认识认识。
大家就在校园里的一片草地上围坐着,时令自此,草地上已经有些许潮气。张子帆找了一本书铺在地下,叫着刘云在他旁边坐下来。
大家彼此自报家门,很是郑重其事的把自己的情况来了个七七八八,有的很简略,有的娓娓道来像做演讲。
张子帆感慨他们的神奇经历,而又想到自己是多么的平凡,以至于轮到他时,他竟一时不知从何说起,只是简单的介绍了自己的名字和来自哪儿,便草草了事。而且他刻意的省略了自己来自农村的这个事实,吴越他们已经对他另眼相看,他委实不想把自己的底细暴露给更多同学,即使他们早已经知道,他也不想这样傻乎乎的大声宣扬一番。
月亮露着笑脸爬过了树梢,晚风轻轻的吹着,草地边几朵鸡蛋花安静的盛开,桂花的余香还在,多么美好的浅夜。
大家分别介绍完之后,有人提议唱歌以享美好夜色,一下子就得到全体拥护。
鼓掌之间,吴越已经窜了出来,站在大家的中间,首先要给大家来一首,可刚唱了几句就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他的普通话原本很标准,但偏偏不知怎的,一唱歌就把普通话唱成了大山话,带有浓厚的地方味儿,连他的好哥们王义都叫他打住。这方面他是不灵的。
大家都齐声叫着文艺委员李小莫的名字,要她来一首。李小莫的大名早已如雷贯耳了,连张子帆这种不甚关心班级闲话的人都听说了,班上的文艺委员唱歌很好听。现在大家都指着这位来自西安的大才女好好给吴越开开眼界。
看起来传闻一点不假,李小莫把手中的书放在了自己的包上,自信的站了起来,要给大家来一首《白桦林》。
“静静的村庄飘着白白的雪,阴霾的天空下鸽子飞翔……”她刚一起头,低沉舒缓的调子就把大家怔住了。果然闻名不如见面,大家难以置信的看着她,都呆呆的微张着嘴巴,有一种被电击的感觉。
事后张子帆想,李小莫当时选这首歌一定是早有准备,不然怎么会如此应景,在那样一个夜晚,在那样青春懵懂的期待中,悠扬婉转的歌声顿时把人带入到如此安详和宁静的想象中。
她的声音纤细温柔,安静却又波澜壮阔,舒缓而游刃有余的讲着音乐里的故事。
张子帆仿佛看见了一片金黄的白桦林,他在之间缓缓的穿梭着,一群白鸽飞过,扑打着希望的翅膀,天空一无所有,村落就这样宁静的安放着,他在一棵树前停下来,抚摸着那棵白桦树,渴望着那个穿白色连衣裙扎辫子的姑娘会到来……
张子帆的眼里竟慢慢有了泪水,他没想到一首歌能令他如此动容。他的心里是暖的也是冷的,这感觉就好像他离开林夏县时,在火车上望着高中同学渐渐远去的背影而泛起的那股暖流,然而又有种身处空无人烟的荒漠般的孤独,让他瑟瑟发冷。
他钦佩,不,是惊讶眼前这个女生。而且他还想起在竞选班委时就是她在背后推他,鼓励他去尝试,他不由得咬了咬牙痛恨起自己来,他觉得自己当真是一个土鳖,身上没有任何闪光点可言。
让他摸不着头脑的是,他突然想起了那位送给他笔记本的高中同学,从火车站那天以后他们就再也没有任何联系,也没有留过联系方式,从此也不会再有来往了吧。那首诗他能倒背如流,青春年华里的美好感受他能真切的体会到,但是那内在的含义却不一定能够清楚的洞悉。他觉得李小莫清秀的脸蛋居然跟那首诗的笔迹有点像,他不由得开心的笑起来,享受般的笑着,他真得感谢生命中能有这样的人出现。
好一阵子他才听到大家都在跟着轻唱,便悄悄的挤了挤眼睛也跟着唱起来。然后有人开始随歌起舞,他们或两两相伴,或独自随性而动,气氛更加活跃,没什么能阻碍他们的激情绽放了。
刘云想叫张子帆也一起参与进去,可这太为难他了,他连唱歌也是跟着感觉一阵瞎哼哼,更别提跳舞了,他便直接回绝了刘云。宋书平倒是不含糊,过来拉起刘云的手便钻到三三两两的组合中去了。
一首歌接着一首歌,一支舞连着一支舞。李小莫和同学挽着胳膊热情的跳着,满脸的笑容比花儿还要灿烂。她见张子帆只是安静的看着,便过来邀请他一起参与,一双闪闪有神的大眼睛就这样盯着他,希望能够得到一个肯定的回答。张子帆微微的笑了笑,友好地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李小莫坚持着要他参与,还打趣的说文艺委员可不愿班上有落后分子,但依然没有动摇他,面对如此顽固的人,她也只好作罢。
“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
“红红心中蓝蓝的天是个生命的开始,春雨不眠隔夜的你曾空独眠的日子。”
“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流浪,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为了山间轻流的小溪,为了宽阔的草原。”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