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噩梦轮回:从写日记开始斩神(袁哲东 上海)整本免费

《小说叫噩梦轮回:从写日记开始斩神(袁哲东 上海)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5-31 22:11 作者:佚名 标签: 悬疑惊悚 袁东 许哲

你是否也曾恍惚间,隐约听到几声呼喊,抬起头,却空无一人…… 你是否也曾在清晨醒来,泪眼朦胧,心头一片空洞,却是不知为何…… 你是否也曾拼命回忆自己的过去,却只看到一片模糊,记忆里的故事,似乎只是一串名字,几个符号…… …… 你是否也像我,只把它们当做无聊琐碎的…

小说叫噩梦轮回:从写日记开始斩神(袁哲东 上海)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噩梦轮回:从写日记开始斩神(袁哲东 上海)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2章 那封迟来的信

“许哲,你醒醒。”

身边,被惊醒的女子推了推他的肩膀,叫道:“许哲?”

大约十几秒钟后,许小哲耳边的呢喃声缓缓减弱,冰凉的手脚恢复知觉,眼前的景象逐渐清晰,雪白色的天花板,熟悉的那张床。

枕头上还残留着的淡淡香味,来自于躺在他旁边的女子。

黑色长发散散的披在肩上,弯弯的眉下面,双眸如一池秋水,小巧的鼻梁,粉红色柔柔的嘴唇,带着南方女子特有的那种清秀婉约。

许小哲认出这是自己的妻子,姜雪。

他生命中的最美的意外。

他和姜雪在大学的一次联谊会上相识,初次见面,许小哲就深深爱上了这个温婉的女子,几次接触之后,许小哲果断发起攻势,终于在锲而不舍了几个月之后,赢得了女神的芳心。

之后的故事,一如大多平常人。

两个人在东都找到了工作,定居下来,然后用一笔出卖了他们后半生的贷款,在东都买了座不算大的房子,结了婚。

婚姻幸福,家庭美满。

“你又做噩梦了?”

姜雪帮许小哲捏了捏头,关切得问道:“还是未名湖的那个梦?”

“嗯!”

许小哲感受着额头上的柔软触感,姜雪的青葱手指不断揉捏着他脑袋上的穴位,指尖的冰凉好像能穿过皮肤,给大脑深处带来阵阵清凉,格外的舒服。

做这个噩梦是从大三开始的,就是那年的19号,他突然接到家里的电话,说东子在军校执行任务的时候,出了事故,去世了,等他赶回去参加袁东葬礼的时候,只见到漫天的黄纸,还有一口漆黑的棺材。

连遗体都没能看一眼。

自那之后,许小哲就开始被这个噩梦所困扰,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做这样的梦,去医院检查过很多次,都没查出什么问题。

据医生说这是一种创伤症候群,学名叫创伤后应激障碍,是因为许小哲不愿意相信自己好友袁东的死亡,而导致的心理疾病,类似于幸存者综合征。

但是,许小哲这种因为别人的经历,而出现创伤后应激障碍的病例,也是极为罕见的。

精神科的医生给他开了一些安抚神经的药,然后隔一段时间,会安排心理医生给他治疗,经过一段时间的医治之后,果然,他的症状好了很多,做噩梦的频率显著下降。

近几年,已经基本上不会再做这个梦了。

“你一直这样下去怎么行?”姜雪开口道:“要不,我们再找医生看看吧。”

“不用,已经三四年没犯过了。”

许小哲摇摇头,他不想再在医院经历那些循环往复,接连不断的各种检查,还得回答医生一系列乱七八糟的问题,实在是太麻烦。

“我喝一点药应该就没事了。”

说着,许小哲坐起身来,从床边桌子的抽屉里找到几个红色小药丸,就着水吞下去。

见他这么说,姜雪也没有再坚持。

“我去看看东子留下的遗物。”许小哲说着,就起身离开了卧室。

姜雪看着自己丈夫的背影,频频皱眉,她知道袁东的死始终是许小哲的一块心病,这些年他虽然很少提及这件事,却一直郁郁寡欢,再不复两人初识时的阳光开朗。

离开卧室的许小哲来到书房,书架上零零散散摆着一些杂七杂八的孩提玩具。

有带着浓浓岁月气息的小霸王游戏机和各式的游戏卡带,绳子断掉的溜溜球,七龙珠的漫画书,两个人自制的木陀螺,一盒从女同学哪里偷来橡皮筋和头绳,封面已经翻烂了的金庸先生的射雕三部曲……

每一样东西都沉淀着岁月的痕迹。

这些是在东子死后,袁叔叔交给他,说是那年东子离家去西北军校前,特意叮嘱要把这些东西交给他,好像早已经预见到了什么一样。

这一晃东子都已经走了七个年头,今天的梦,让许小哲又想再看看这些儿时的老物件,他也理不清楚自己的心情,不知道是想缅怀什么,还是期待着什么。

有时候他也觉得自己太异想天开,竟然梦见东子写信约自己到未名湖,东子的人远在西川,怎么会跑到未名湖来。

再说,这年头正经人谁写信?

微信,扣扣,电话,哪一样不比寄信这种复古的方式更加方便快捷?

“东子,是十年之期到了,所以你特意来托梦给我吗?”

“你怕我把你给忘了?”

自嘲的笑笑,许小哲从书架上拿下出一个木制盒子,正面歪歪扭扭得刻着一个‘东’字!

这是东子的时光囊。

在两个人临上大学以前,各自买了一个木盒子,刻上了自己的名字,在里面放着送给对方的礼物,埋在家的院子里,约定了十年之后再一起打开,没想到东子竟然把这个东西给挖出来了。

木盒并没有上锁,是用万能胶封上了口子。

这么多年许小哲一直不舍得破坏这个盒子,而现在到了约定的日期,该陪着他的人却失了约。

在抽屉里找了个一字起子,很容易就把盒子给撬开,里面静静地躺着一封黄皮信封。

信封背面,带着犬牙交次的裂口,明显是被人撕开的。

东子给我留了一封信?

心里带着疑惑,许小哲从信封里拿出那张泛黄的纸,展开:

“阿哲。”

“我过几天要到东湖去一趟,我们见个面吧,有些事情我想和你谈一谈。”

“兄弟一场,我不想你这么浑浑噩噩的活下去。”

“19号,凌晨三点,我在东都大学的未名湖上等你。”

“袁东!”

“嗡!”

许小哲脑袋里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开了一样。

信!

东子的信!

不是梦,那个不是梦!

东子死前真的给自己写了信,他也真的到了东湖,可是这封信为什么会在小时候埋起来的时光囊里?

敏锐的许小哲很快就意识到了寄信日期的事情,他翻开信封的正面:

寄信人:空白

地址:空白

日期:空白

收信人:空白

地址:空白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