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凡星终末史(白龙飞老师)整本免费

《小说叫凡星终末史(白龙飞老师)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5-31 22:12 作者:佚名 标签: 奇幻玄幻 梅逸飞 白龙

意外跌入死亡游戏,从此见证世界真相 一个普通的凡星当中,孕育出了无数人杰追求真相的代价是什么,是千万未知世界的恶意 梅逸飞:“无可奈何” 白龙:“永不言弃” 神永鸣:“众生皆苦” 安歌:“正视自身” 宁子羡:“忍辱负重” 汨罗霸下:“锋不可当” 注:玄幻主题为…

小说叫凡星终末史(白龙飞老师)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凡星终末史(白龙飞老师)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9章 戏弄

庆云思通过审问得到的消息,贼王正和一帮手下潜藏在一处平房里,平房四周极为空旷,几乎没有其他的建筑。

对面的视野这样空旷,庆云思带领的执法队们无法埋伏,只能正面与他们对抗,他早早命令了上百人分为十队将平房所有方位盯死。

就是连个飞虫都不会放过。

平房也很安静,没有人员流动,时间慢慢流逝,整个执法队和庆云思本人都在慢慢向着平房靠拢。

执法队们身穿便衣,遮挡面部,一会走到无法遮蔽视野的区域时,就会直接冲过去。

如果穿着执法队服的话,恐怕会直接刺激到对方,虽然对方肯定能立刻反应过来,但是这种情况下,哪怕让对方集体怠慢个几秒也是合算的。

一小时时间过去了,随着庆云思大喊一句:“冲!”,所有的执法队就冲向了平房,声势浩大,平房内的人顿时就发现了他们。

很快他们就反应了过来,来者不善,这次执法队出动的人数是上次对战的数倍以上。

这次作战,庆云思势在必得!

风笑和白斩则待在后方,白斩显出身形守在风笑的身旁。

而风笑却一脸快意地看着执法队和贼人们大战,看到这次的执法队依靠着人数彻底碾压了贼人们,他胸中的那口郁气也吐了出来。

还没完,还没有结束,要为父母报的仇才刚刚开始。

想到自己的父母,风笑的眼角又一次湿润了,余光瞄到白斩在盯着自己,风笑抹了泪,不想他看到自己哭泣。

白斩转过头去,看到庆云思在人群中大肆屠杀,一刀一人,鹤立鸡群。

“你们是怎么回事?”

“该死,你是谁,为何要偷袭我们!”

看到庆云思如同屠夫一样宰杀自己的同伴,有一个人愤怒地向他喊道。

愤怒的质问没有得到回应,庆云思冷漠的双眼扫过他们每一个人,冷漠刺骨的声音清晰地传到了他们耳中:“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冲啊,制裁贼子!”

“你大爷在此,束手就擒吧,哈哈哈哈!”

“都是大功劳啊!”

执法队员们也都非常兴奋,这群贼人们被城主关注后身价暴涨,拿下他们就能得到巨额赏金和不小的功绩。

鸟为食亡,人为财死。

但对方也不是吃素的,也有不少杀红眼的执法人被反制,双方混战终是到达了**。

庆云思杀到手软,看了眼时间,大声对着所剩无几的贼人大喊:“你们老大呢?让他出来受死!”

声音传出去很远,让在场的人都震耳欲聋。

这庆云思果然很强,没有了那贼王,这些人竟然在他手上撑不了一刻钟的时间。

那震荡的声音也传到了风笑这边,但白斩随手一挥,站在原地的风笑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风笑:…

在场的贼人们都已经死干净了,整个战场都变得萧条了起来。

“你找我?”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庆云思的眼前,就是那日和他对抗的贼王。

“你总算是敢出来了,怎么?刚才是想要逃走,发现自己正处于包围网中后又大方地站了出来?”

不知他是从哪里出现,突然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风笑的面目瞬间就变了,一见到仇人,他所酝酿的话语再也说不出来,历历在目的血仇又擅自回放在脑中,如果可以,风笑已经想飞奔过去将他撕裂。

白斩感受到了身旁这个小小的学生所释放的恨意,比一些寻常的修炼者都要猛烈,心中的那个想法更加明确了。

“这庆云思算是戏弄成了。”白斩说了一句不知所谓的话。

庆云思没有再废话,抬手一刀对着贼王天灵盖就斩了下来,刀快还猛,其速在场之人很少能反应过来。

贼王反手就要振刀,他掏出自己的武器,准备硬抗下庆云思这强势的一刀。

眼见刀就要被对方挡住,庆云思在空中转了一圈,连带着刀就刺进了贼王的侧腹。

这次的他可不准备留手了。

“大人威武!”旁边的执法队员们见到庆云思如此强势,都纷纷喝彩。

他们隐隐有将贼王四面八方都给包围的势头,所有人都紧盯着庆云思和贼王两人,一旦贼王要逃,他们就可以第一时间拦截住他。

没准有机会能取得了这贼王的人头呢,正面交战可能转瞬即死,但是对面不注意的情况下,他们也有了很多的机会下手。

贼王侧腹被刺中,他痛苦的往后退,庆云思就将插着侧腹的刀尖往里推,整个人跟着贼王一起移动。

对面看自己甩不掉他,一拳就要往庆云思的脸上打,后者的头轻轻一歪,将刀一上挑,就要砍他的脖子。

贼王拼尽全力还是躲开了这致命一击,但是他的黑色面罩也被庆云思这一刀刮了开来。

“胡炎陵!”庆云思看到他的脸,瞪大自己的双眼道。

“怎么是他?”

“胡斗士?”

执法队员们也都看到了面罩下的容貌,正是黄城的顶尖斗士—–胡炎陵。

怪不得,能在庆云思这恐怖的实力下战斗这么久,黄城当中很少有人能够办到,胡炎陵算是一个。

是他的话,也算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在场的人充满了疑惑和愤怒,疑惑是执法队们的,愤怒是风笑本人的,这个人不是那次带走自己老爹,还威胁他的那个人吗?

该死啊,自己早该想到他了!

风笑没忍住,整个人就往平房那边跑去,他要跑过去问个明白。

庆云思冷冷地看着胡炎陵道:“没想到啊没想到,你居然做到了这个份上,早知如此,那天就应该逮捕你。”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些怜悯,命令手下准备扣下胡炎陵。

胡炎陵哼了一声,道:“没想到居然被你问出所在地来了,看来你的手段还是那么犀利啊。”随后丢下了武器就投降了。

胡炎陵自己的面容既然已经被看清,也就不想着在反抗了,他的侧腹被伤,肩膀也在上次被庆云思所砍裂,必然不可能在打赢他了。

更何况还有这么多的执法队员们。

贼人们除了胡炎陵以外全部被杀,胡炎陵本人也在手下全部身死后愤然现身,后被庆云思所伏。

这就是这场战斗的报告,随后就要上报给城主郭无新。

胡炎陵被整个队伍押着回到执法大队,这个过程中队伍都很安静,只有风笑的怒骂声在人群中响起。

“你这个杀人犯,还有脸活着吗。”

“你该死啊,你必须得死!”

“就算是下了地狱,我也不会原谅你!”

……

他不解胡炎陵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自己父亲得罪了他吗?

上位者这么霸道的吗?就因为当初自己的父亲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就要弄死自己一家?

风笑想要问个明白,虽然无论对方的回答是什么都改变不了他的恨意,但是有些事情必须得知道。

然而。

胡炎陵给出的答案让风笑不能够接受,他居然说是自己一时糊涂,被凡人所抵御后产生了恼怒,所以才犯下了这个血案。

修炼者们倒是觉得没有什么,因为胡炎陵所说的这种情况属实很常见,但风笑却非常的震撼,犹如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自己的父母竟然是因为这个死的?

简直不可理喻!

风笑一时失去了理智,冲到胡炎陵身前就要咬他的脖子。这个人必须得死,而且就是现在,此时此刻的风笑脑中只有这一个念头,身体也随之而动。

胡炎陵和庆云思都是一惊,没想到风笑这么不怕死,胡炎陵虽然被控制住了,但是对付一个凡人还是很简单的啊。

还未等胡炎陵有所反应,白斩就将风笑硬拽了回来。

好快!庆云思心中暗道。刚刚的动作他虽然看清了,但是身体却反应不过来,如果白斩与他正面对战,就单单凭借这个速度差,自己也一定赢不了甚至还会惨败。

自己整个人被拉了回来,风笑的情绪就没有发泄出去。

怒上心头的他对着白斩骂道:“你这个老矮子!快放开我!少阻拦我!”

此言一出,在场皆惊。白斩作为白龙的护卫,同样也是白家的人,白家的人地位有多崇高?就连黄城的城主都比不上白家的底层人员,风笑这个小小平民居然敢当面骂白斩?

真是初生的牛犊不怕虎。

白斩也是脸一黑,没想到风笑胆敢辱骂自己,当场就对风笑施加威压,企图让他知错。

小子你怎敢?

风笑强忍着威压继续骂他,白斩无奈,打晕了风笑让他冷静一下。以他的修为所释放的威压居然都没能让风笑惧怕,看来风笑这人一旦怒起来是真的天不怕,地不怕。

不过,白斩心里对于风笑的这个性格反而很是看好。

众人一看,这都没有对风笑下手,看来白龙那边是真的很惯着他。

换做其他人,一个小平民而已,表面上杀了恐怕还是有些不妥,但暗地里就可以直接动手了。

修炼者不可受辱,更何况辱人者还是个凡人。

庆云思眯起眼来,说起身材,他好像也和白斩差不了多少。

到了执法大楼,众多执法队前去领赏,伤员去接受疗伤,战报则上报给了城主,然后就等待城主对胡炎陵的判决。

胡炎陵被关进了审问室,庆云思亲自进去审问细节,自然不可能因胡炎陵一言就这么过去了,还是要经过层层公关的。

风笑被白斩带到了谭鲁的酒店里,他家里破破烂烂,四处漏风,根本没法睡觉。

白斩将他带了回来就交管给白弧了,白斩自己则是接管了白弧的任务。

白龙的工作马上就要结束了,这短短的三天,想必白龙怎样都想不到这么短的时间内风笑的身上发生了巨变吧。

白龙让风笑自己回了家,告知后者自己闭关三天,回到谭家酒店后当晚就闭关了,并派遣了白斩去保护风笑的安全。

风笑自己回家的过程中,被一群人给跟踪了,这一点也被张剑所知。

随后白斩来到风笑身边,风笑家当晚就发生了意外,白斩虽然身在风笑旁侧却没有出手帮助,那群贼人也不知为何,没有对风笑出手。

风笑一家互相安慰,风立知道对方是有备而来,但不了解对面的目的,也不敢随便找来执法队,怕贼人们因此伤害自己一家,普通的执法队也奈何不了这些无名无踪迹的人。

第二天张剑飞来问候,张剑走后风笑想起庆云思可以帮忙,后来和庆云思一起埋伏到了晚上。

然后风笑就付出了代价,庆云思并没有拦住胡炎陵,胡炎陵杀了风笑的父母。

风笑的自残行为让白斩显露身形,贼人们随即撤走,庆云思审问了一个被抓的贼人,最终问出了胡炎陵的下落。

第三天庆云思带着执法队成功将胡炎陵拿下,风笑也被白斩带到了白龙这里。

白斩将大致情况转述给了白弧,白弧没想到这风笑居然被人给针对了,心想应该是因为白龙少爷才会被盯上的吧。

毕竟从时间上来看,也只有这个可能性了。

白弧道:“是因为白家名额?”

白斩点了点头道:“想必是那郭浩民干的,那个斗士暗地里也是他的人吧。”

白龙过于亲近风笑让郭浩民认为白龙有意向将去往白家的名额私下给予风笑,毕竟这两人待在一起两个月内天天见面。

郭浩民其实很不解,为什么白龙这个堂堂白家弟子会和风笑这个小城的平民对上眼呢?

白弧冷笑道:“这个郭浩民没看出来,居然这么狠厉,白龙少爷从没说要将名额给风笑吧,他没有确切消息就敢动手,果然是个狠人。”

其实在白斩心中,郭浩民所想并非全错,白龙的确有将风笑带回去的想法。但是他不了解白龙,白龙是不会利用公家的这边动手的,他心中的公正廉明不允许他这么做。

就算白家弟子想要私下让人占用名额,别人也没什么办法,只能乖乖咽下这口气。

“白龙少爷的确不会让风笑占额,他只会公平的遵守规矩。”白斩语气复杂地道。

要是可以,他还真的希望白龙能私心一次。

白弧看着白斩忧心忡忡的样子,明白他在担忧什么。无非就是白龙的性子,在白家这个大环境下,白龙那个纯善的性格太容易吃亏了,很有可能就被人所利用。

即便白龙他智商不低,但纯善的代价就是被人慢慢地挖空且很难抵抗这种侵蚀,这是他们这一类人都无法避免的。

白斩有些累了,告诉白弧‘不必理会黄城的这些破事’就去休息了。

白弧则去看管风笑,虽然不是很想管,但白龙少爷的命令还在,他们不敢违抗。

……

白龙解决了最后的商单,至此工作全部告一段落。将好多天的文件堆成一堆,集中几天内全部解决后,剩下的时间就能跑去游山玩水了!

这一个习惯是白龙从第一次任务就养成到现在的,游玩可以养好精神,精神好了做工作也快,白龙的效率向来也很高。

白龙解除了门前的禁制,他准备提前几小时出关。

心中已经很想和风笑出去玩耍了,这几天在工作堆里都快变成木头了。

给自己施加了“清尘术”,白龙就大大方方地出门了。

一出门就感受到了白斩的气息,白龙有些诧异,道:“白叔你怎么在这,我不是让你去保护风笑吗?”看到白斩站在这里一脸严肃,白龙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风笑出事了?”白龙皱眉道。

白斩将之前和白弧说的那些又说了一遍。

白龙越听表情越严峻,听到风笑父母全都身亡的时候,整个人气血一震,怒问白斩:“你为何不出手?”

感受到了白龙的愤怒,不敢像平时那样逾越,白斩回道:“您的命令是保护风笑,并没有让我保护他的父母。”他的声音也没有起伏,好像就事论事一般。

白龙嘴角抽了抽,硬是没想到能听到这个答复,呵呵怒笑道:“你跟我玩文字游戏呢?快说,到底因为什么!”

白斩沉默不语。

气的白龙指着他不知道说什么,无语道:“我不知道你又想搞些什么,但这次太过分了。”

风笑与自己那么交好,白斩居然弃风笑父母不顾,那可是活生生的两个人命,更是风笑的亲人。

没想到自己刚出关就听到这么惨烈的消息,白龙冷静了一会,道:“谁干的?”

白斩道:“两个月前遇到的那十几人中的一人,胡炎陵。”

“那个斗士?”白龙愣道,一个小小的黄城斗士,怎么敢这般放肆。

“这次我就原谅你了,记得没有下次。”白龙扶了扶额,无奈的说。

白斩立刻顺应:“是,属下知道了。”

白龙问是否有幕后之人,白斩应道他也不知,白龙让白斩把事情前前后后再与他说了一遍,就让白斩退去了,并告诉他这些天都不要出现在风笑的面前。

白龙自己可以原谅白斩,但是没法替代风笑原谅白斩,只能让白斩先回避一下风笑了。

另一头,白龙也不希望风笑仇视白斩,白斩与自己很多年形影不离,不似亲人胜似亲人,目前两人绝对不能再见面了。

白龙唉声:“先去看看风笑怎么样了。”

白龙感知到了白弧的气息,来到了他这里,就见到了风笑。

风笑双眼通红,面目苍白,短短几天整个人都瘦了一圈,精神说不出的萎靡,衣物上甚至还有不少尘土和血迹。

这,白龙无法想象这几天风笑是怎么样的一种精神状态,听白斩说他现在甚至连家都没了。

白龙慢慢走到风笑面前,轻道一声:“风笑小弟。”

风笑瞳孔一动,他听出了白龙的声音,这沐浴临风的感觉他很是熟悉,这是两个月来他天天都能听到的声音。

风笑的泪水又一次充满了眼眶,他低下头不说话,泪水一点一滴地打在了自己的腿上。

白龙看得出他是故作此态,蹲下身来看着风笑道:“对不起,因为我的原因让你受委屈了。”

“我知道你不想听到我的道歉,我知道你此时对我的怨言,我知道你心中对自己的痛恨。我希望你能听我说话,我改变不了过去,但是,我希望你能继续和我交好,做我的朋友。”

他真诚的声音立刻让风笑的恶念都消散如烟。

风笑泪如雨下,此时一个年幼男孩真正的样子才彻底流露而出。

想起自己这段时间内,见到自己父母的身死,住在破烂的房子里被狂风吹袭,拿起砍刀将人大卸八块……

自己,杀人了。

后知后觉的悔意如同刀尖一样,扎在风笑的心中,自己一直以来恪守的信念被自己如此轻易的打破了,风笑有了一种自暴自弃的心态。

没有人来帮助自己,自己那么的信任白斩和庆云思,结果他们……

白龙平和地与风笑说话,慢慢的抚平他心中的创伤。

“我不需要你现在和我说话,我在这里慢慢讲,你慢慢地听就好了,等你愿意和我说话的时候,等你心中想开了的时候,我们在一起出去游玩。”

……

风笑耳中被白龙语重心长的劝说所萦绕,好像这个世界只有这个声音一样。

白龙将自己的手覆盖到风笑的手背上方,慢慢地道:“你父母的仇不需要你出手,让我的手代替你脏。”

风笑闻言一愣,第一次抬起头来看着白龙的双眼。

还是熟悉的瞳色,但还多了一些东西。

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决意,表情说不出的冷酷,风笑第一次从白龙那里感受到了剧烈的杀意,风笑觉得自己感受到了,又一次感受到了,白龙那纯粹的情感。

上一次是善意,这一次是恶意,这两种都是为了自己。

风笑再也忍受不住,重重地抱住了白龙的手臂,失声痛哭道:“白龙大哥,求求你帮帮我。”

风笑一直都知道,唯独白龙会全心全意帮助自己。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