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长生?不如一世(凌司曜陈小词)整本免费

《小说叫长生?不如一世(凌司曜陈小词)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6-01 22:11 作者:佚名 标签: 凌砾 古代言情 司陈汎

她亲眼看着自己的家人挚友一个个离去,却无能为力 强大与长生是她与生俱来的能力,可是却也是她痛苦的本源 或许她就注定孤独永生吧 偶然间,她遇见了他 这个男人温柔且善解人意,他脸上总是带着笑,带着她经历这世间最美好的东西 她时常会想,这个人怎么会如此合她的心意,或…

小说叫长生?不如一世(凌司曜陈小词)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长生?不如一世(凌司曜陈小词)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6章 河灯

一连几日,凌砾都没有踪影,而司陈汎还是一如既往地在粒水居里等她。

眼看着今日便是上元节了,司陈汎看了看上次凌砾留在这里的花灯,她的话都也还历历在目:

“这个花灯,就等上元节那天,咱们出去玩时点亮。”

她说话时那明媚的样子,那弯弯的眼睛,司陈汎回忆起来都还是会不自觉微笑。

好不容易才再次见到了她,这次怎么也不能让她简单就跑掉。

而凌砾此刻正坐在她家里的一棵千年桃树上发呆,这棵树她花了千辛万苦才找到,据说用这棵树滋养过的人参会更有灵性,这样就更容易做成好用的人偶。

啊呜——树下有叫声传来,是只双头大豹子,它四只眼睛紧紧地盯着凌砾,叫声里多少有些不满。

“知道了,座位还给你。”凌砾翻了个白眼,从树上跳了下来。那豹子便顺势上了树,在凌砾坐的地方趴了下来。

“白眼狼,也不知道每日供你吃喝的是谁,就稍微占了一下你的地方就这样。”凌砾撅起了嘴,抱怨道。

她走过房间,眼角瞄到了放在一边的小配饰,这是之前在都城的夜市买的。

那日她真的兴致很高,其实这些小物件平时自己也能买得到,但是那日却格外开心,大概是因为很久没有下山了吧。

想到这里,她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情。

突然恍然大悟,凌砾拍了拍脑袋,伤心了这几日,居然把她和司陈汎的约定都给忘了。凌砾觉得多少有些对不起司陈汎,毕竟她和人做交易,从来都不失约的。

凌砾到粒水居时,见到司陈汎正默默地盯着他写的字看,凌砾瞧了一眼,只见那纸上只写了一个字:“粒”。

这人到底有多喜欢这个字?凌砾百思不得其解。

“对不住,最近几日有事情耽搁了。”凌砾出声唤回了司陈汎的思绪。

“不打紧,只是说是七日,也没说是连续七日,可以从今日再往后算。”司陈汎笑着,将手上的字放到了白纸的下面。

“你倒是会说话。”凌砾听他这话只觉得很中听。

凌砾看了看窗外,太阳已经日渐西行了。

“今日已经晚了,要不然从明日开始算,凌姑娘觉得如何?”司陈汎问道。

“可以是可以…”凌砾说着,但是今日已经来了,如果不教法术那干嘛?

“今日是上元节,若姑娘不嫌弃,一起出去走走吧。”司陈汎提议道。

凌砾没有拒绝,于是他们先去了酒楼吃饭,这家的口味甚至比上次那家还合凌砾的胃口。

“你是不是会什么洞察别人口味的法术?”凌砾看着司陈汎,忍不住问道。

“在下倒是真切希望能有这样的法术,应该是幸运,在下的口味跟姑娘的口味相似。”司陈汎笑道。

这人是真的会说话。

吃饱喝足,天也黑了,只是这夜空早就已经被这满街的花灯给照亮。

事实证明,亲身经历远比通过媒介来看要真切太多。凌砾看着这满目的花灯,只觉得有点陌生,又很熟悉。

“给。”司陈汎不知道何时已经点好了花灯,将它递给了凌砾。

凌砾拿着那花灯,只觉得那光极其得耀眼,却又很温暖。她用手捂在那蝴蝶形状的贴纸上,感受到从里面传递出来的温热。

凌砾失神了,她脑子不受控制地回忆起了很多东西,小时候父母和她一起吃饭一起逛街的场景,她和李常缨一起玩乐一起拿着花灯转圈的场景,这一切都仿佛发生在昨日,却已经过去很久很久。

“你知道吗,前几日,我的好友永远地离我而去了。”凌砾默默道。

她不知为何,可能是急需一个发泄口,或者是再也没有人来听她的心事,她急需一个倾听者,她莫名地跟司陈汎讲了自己本来不会跟别人讲的关于她的私事。

“我们以前经常一起拎着花灯到处玩闹,她会带我去吃各种美食,去玩很多有趣的物件,我们还会一起放河灯…”凌砾也不管司陈汎有没有听到,只是自顾自地讲着,随后突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哽咽起来。

“可是,她不在了…她…”凌砾泣不成声,她捂着自己的眼睛,尽量压低了声音。

司陈汎看着眼前的那个他一直觉得无比强大的人,如今正站在他面前,哭得如同一个小花猫。

“跟我来。”司陈汎牵着凌砾的袖口,慢慢将她带到了河边,司陈汎从旁边买了两个河灯,一个交给了凌砾,说道:“你可以给她放一个河灯,让她知道你很想她。”

“我放了她也不知道我多想她。”凌砾忍着眼泪,赌气道。

“来吧。”司陈汎将蜡烛交给她,示意她点上。

凌砾沉默了一下,还是慢慢地将河灯点亮,她和司陈汎一起将河灯放入河里,看着那两个河灯随着流水渐渐漂向远处。

凌砾见那河灯漂远了,便再也忍不住,将头埋在手臂里,坐在河边抽泣起来。

司陈汎默默地坐在她旁边,看着那渐行渐远的河灯,陷入了沉思。

过了很久,凌砾似乎是哭累了,她慢慢地抬起头,看着河水出神。

“你的河灯是放给谁的?”凌砾看了看旁边的司陈汎,见他也正出神,便问道。

“是我师父。”司陈汎轻笑了一声,说道。

之后两人便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坐着,一直到这集市人全都散了才回去。

“明日我会准时过来,绝不失约。”凌砾走之前保证道。

“好,我等你。”司陈汎笑道。

第二日。

“司陈汎!”凌砾过来后,见没人,便大声喊起来。

“姑娘你来了,公子有事出去了,过一会儿应该就能回来,姑娘你先坐,我给你准备点茶水和点心。”玉湖听到了声音,便过来说道。

“谢谢。”凌砾自然礼貌回应。

凌砾想着既然如此,便先备个课。她到书桌前,拿起毛笔写在了今日要讲解的内容,她去掉了一些她认为在修道中毫无作用却还必须遵守的繁文缛节,很快便写满了一页,她从下面准备取出新的宣纸,却抽出了一张已经写了字的,那上面赫然写着:“凌粒”。

“凌粒?”凌砾想着这不会写的是我吧?她轻笑了一声,用毛笔划掉了那个“粒”字,在旁边写下了一个大大的“砾”字。

凌砾越想越好笑,想着难道是自己介绍的时候出现了差错?她回忆了一下,想起自己介绍“砾”字时,用的是“沙砾”。她一拍脑袋,心想着也难怪司陈汎会写错,一般人都会觉得是“粒”而不是“砾”吧。

看来以后介绍自己的名字要换个说法,要不然….瓦砾?

凌砾刚准备写下一页,便听见有人上了楼,她望过去,果然见到了司陈汎。

“你回来了,我刚好在备课呢。”凌砾举了举手里的毛笔,得意道。

“是吗。”司陈汎笑着走过去,立刻发现了那桌子上的字,他怔在原地,在组织要说点什么。

“刚好看到了这个,本夫子就给你纠正了一下,凌砾,是石乐砾,而不是米粒的粒。”凌砾用毛笔指了指那“砾”字,一本正经道。

“是,学生记下了。”司陈汎见她也没有其他的反应,便安了心,回答道。

凌砾见他如此配合,心情十分愉悦,她又道:“实不相瞒,我还没吃饭,要不然…”

“赶巧,我也还没吃,一起去吧。”司陈汎笑道。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