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长久(孙琇莹,贺钧)整本免费

《小说叫长久(孙琇莹,贺钧)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6-01 22:14 作者:佚名 标签: 古代言情 孙琇莹 贺钧

孙琇莹十三岁入宫,十八岁成了太子贺钧的晓事宫女,她是贺钧的第一个女人 贺钧中宫嫡出,名正言顺的太子,十六岁晓人事,十八岁大婚,身边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只有孙琇莹从遇见他起就从未离开

小说叫长久(孙琇莹,贺钧)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长久(孙琇莹,贺钧)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7章 好喜欢你

其实今日大头不在两个丫头,就她和许琳琅的身份,两个丫头也拦不住。

何况依着许琳琅的性子,若是青茵和长虹硬是阻拦,怕是会被许琳琅打了。

许琳琅其人,不生气的时候看着蛮聪明的,但是一旦发怒,那就是个棒槌,这种人好对付却也防不胜防,像个定时炸弹。

还是要多讨喜欢才是,晓事宫女一般只有在正妻进门后方可提升位份,同样正妻进门一年内,她们不可停下避子汤。

正妻进门一年后,无论是否有孕,妾室均不必再服避子汤。

未来两年内她必须加重在他心中的份量,趁他还正直少年,心里还未装下太多人,趁太子妃还未进门。

不过现在她有些拿不准主意,按理来说她第一次侍寝之后应该有赏赐才是。

可她都侍寝第二次了,还是啥都没有,琇莹有些纠结了。

当然她是不会知道,贺钧单纯是因为忘了,而他没吩咐,下面的人拿不准他的意思,也不敢擅作主张,导致结果就是虽然琇莹侍寝两次,可东宫的人还是不拿她当一回事。

无利可图自然就没人献殷勤,没人献殷勤她就像眼睛耳朵都失聪了一般,别说打听东宫外小盈和提灯的情况,就是北苑外的情况她都抓瞎。

这样可不行,看来还得再接再厉,争取让太子殿下同意,她跟小盈和提灯见一面。

宫里人心叵测,她们三人的交情才显得弥足珍贵,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失去他们。

夜里贺钧依旧招了琇莹侍寝,这就引得东宫诸人侧目。

要说贺钧也是忘了许琳琅这个人,就算有人提起,他也会微微皱眉。

琇莹进入寝殿,请安后,贺钧就招手叫她过去。

贺钧今日心情不错,倒是有心思浅酌两杯。

琇莹给自己也斟了一杯酒,贺钧看着小丫头喝他的酒,看着她双眼一亮,继而亮晶晶的看着他,心思不要太明显。

贺钧一时没忍住笑了,“你怎么这样馋,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殿下好好看哦,殿下的声音好苏好撩哦,想扑倒。

贺钧看着小丫头双眼迷离,脸颊绯红,眸光晶亮而又痴迷的看着他。

一杯倒?难道是醉了?

贺钧伸手在琇莹眼前晃了晃,却是被琇莹一把抓住手。

嘤嘤嘤,殿下全身上下都好看,这双手骨感而漂亮,大抵是因为常年习武的缘故,手上有茧子。

琇莹摩挲着贺钧掌心的茧子,他明明还只是个半大的少年,如今却已是这般顶天立地的男子了。

她将小脸埋进他的掌心,蹭啊蹭啊,觉得心疼又觉得甜蜜。

贺钧挑眉看着小丫头的动作,有些不明所以,但感觉不赖。

琇莹抬起头,眼里像盛满了星光,只容得下贺钧一人,“殿下,奴婢给你斟酒”,喜滋滋的给贺钧和她自己斟满,但却没把酒壶放下,反而护食般的双手抱着。

啧,这小东西还想贪他的酒。

贺钧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琇莹忽然道,“殿下,奴婢给你唱段小曲儿吧?”她自幼琴棋书画,也是涉猎的,只是重心都在学医上罢了。

明日传出去,定是都会说她以色事人巴拉巴拉的,可那又怎么样呢,她现在连个妾都不是,比起他的喜欢,面子是什么东西,管饱吗?

琇莹噔噔噔跑到前面,摆好姿势,就开始唱起来,咿咿呀呀的别有一番滋味。

她唱的是渝州的小曲儿,小时候她听人唱的,那时候觉得很好听,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就成了乡音,想家的时候就哼一哼,好似她还在那个热闹而淳朴的县城。

刘忠听着里面传来的声音,有些讶然。

小丫头的技巧虽然略显不足,也比不了乐坊司的宫人,可他就是觉得好听好看,让人舒畅。

宫里宴会不少,可他作为太子,却不能单独召人过来唱曲儿给他听。

这是第一次有人为他唱曲儿,只唱给他听的曲儿,欢快的曲调就像她一样令人侧目。

孙氏的心思都写在脸上,浓烈而炙热,他模模糊糊觉得孙氏应是喜欢他的。

招手让琇莹过来。

伸手摸摸她的小脸儿,看着小丫头露出乖巧的笑容。

他噙着笑意自斟自饮了一杯。

琇莹赶忙给自己也满上。

一时间两人倒是不再言语,很快一壶酒就见底了。

“时候不早了,安置吧”

结果小丫头没动,贺钧侧目。

眼眸生波,潋滟如水,脸上挂着开心的笑容,可偏偏这个人透着一股傻气,看来这次是真醉了。

贺钧扶额,抱起人来到床榻放下。

结果小丫头一脸懵懵的看着他,“嚯酒……听曲儿”。

贺钧扬声叫人送碗醒酒汤来,便坐在床边看着小丫头。

琇莹傻乎乎的看着贺钧笑,见他看她,就拍拍旁边的床铺,意思是叫他上来。

贺钧眼神暗了暗,却没动。

山不来就我,那我来就山。琇莹咕蛹咕蛹到贺钧旁边,然后坐起来一下扑到他怀里。

抱着他不撒手,“喜欢殿下,好喜欢殿下呀,喜欢……喜欢”,嘟嘟囔囔的。

贺钧抱着人不让掉下去。

“殿下真好……是全天下最好的人了……福宝最喜欢殿下了”

“两年……两年哦……”,琇莹伸着两个手指头叫贺钧看,“福宝……福宝每两年……总……总能遇到殿下一次呢……好……好开心呀……可是上次……上次遇见……殿下是一年前了……这次不到一年……不到一年……就又遇到殿下了”,埋在他脖颈处,拱啊拱啊,跟小狗狗似的。

福宝?应该是她小名吧,倒是看得出来她爹娘应该很疼她,那她以前应是没受苦。

贺钧摸摸怀里的小脑袋,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却是刘忠端了醒酒汤过来。

看见太子怀里的人,刘忠心惊,赶忙头低的更低了。

贺钧端过醒酒汤,就叫他下去了。

可是怀里的人却扭来扭去,拒不配合。

贺钧僵硬的哄了几句不见效果,无奈道“乖,把醒酒汤喝了,孤就带你去玩,你想要什么就给你什么”。

琇莹唰一下抬起头,“想要殿下,嘤”。

贺钧看着她,“不行,换一个”。

啪嗒啪嗒,眼泪说来就来,这一下贺钧慌了,手忙脚乱的给她抹眼泪。

这要是叫刘忠看见,肯定惊掉下巴,当年四皇子哭着跟殿下撒娇,殿下都是冷着一张脸看着四殿下,直到把人看的不敢再哭。

贺钧见还是哄不住,“福宝乖,不哭不哭了,福宝乖”,贺钧学着母后哄珺儿的样子,拍着琇莹的后背哄她。

一听到福宝,琇莹立马不哭了,“在呢呀,福宝来了”。

原来要叫福宝才能哄好啊,呼——。

贺钧一边叫着福宝,一边哄琇莹喝醒酒药。

直到躺到床上休息,他才忽然意识到什么,浑身僵硬。

偏偏这个时候药效没到,小丫头不老实,在他怀里蹭来蹭去的。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