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衍门生(陆向晚)整本免费

《小说叫衍门生(陆向晚)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6-02 22:13 作者:佚名 标签: 古代言情 孟安玉 陆远生

作为衍门第一天才捉妖师,孟安玉一直以为,自己能活这么久是因为自己天赋异禀,但没想到这一切是因为自己的师父陆远生面对那个喜欢了很久的人,第一次有了愧疚如果自己能再勇敢一点,那些人也不会因为自己而死吧苏纺、朔来、朔去、于朗、乜蝶川、印轩、陆远生,死前的那一瞬间,所…

小说叫衍门生(陆向晚)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衍门生(陆向晚)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2章 新弟子入门、朔去负伤归来

孟安玉回到后院的房间内,先换了一套道观的统一服装,深灰色的衣衫和裤子,与普通衣物没什么区别,只是在在衣角处绣了一个“衍”字以作特别。

坐下给自己倒上一杯茶,打算休息休息,但一杯茶还未喝完,孟安玉就看见朔来走进院子。无奈叹了一口气:“哎,忙啊,哎——”一口喝完最后的茶,起身走出房间。看见朔来手里拿着十本初级术语大全以及衍门的个人专属令牌。

“掌门,一切已准备就绪。”

孟安玉拂了拂袖子:“走吧。”

两人一路往后山门走去,快到达目的地时,听到一阵喧闹。

“听我说!是真的!真有神仙,我刚刚被妖怪抓了,还是神仙姐姐救的我,哎!你们别不信啊!是真的!”是那个叫乜蝶川的小姑娘?

走近一看,还真是她。

两个看守的弟子看到孟安玉和朔来过来了,朝新弟子们使了个眼色:“掌门来了!”原本站在一堆的小家伙们立刻规规矩矩地排排站。孟安玉和朔来走到队伍的正前方,那两名弟子上前行礼汇报说:“掌门,这次新进弟子十名,男女各占一半,最小6岁,最大11岁,全部在此处了。”孟安玉点了点头,这才望向那堆好奇的小孩。

“师姐!”乜蝶川看见了熟悉的面孔,惊奇的喊出声来。

朔来皱起眉头望向她,怎可对掌门不敬?

正要纠正,孟安玉便出手制止他,然后微微一笑。

正色看向队伍:“各位好,我是衍门的掌门人孟安玉,今日是你们第一次来到朱玉观,所以,有些嘱咐想要告诉你们。”示意朔来及两个弟子将书和令牌分发下去。“这是初级术语大全以及出入令牌,令牌上有你们的专属信息,不可使用他人的令牌,违令者严惩。关于拜师事宜,衍门如今有五十名可收徒的前辈,新进弟子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前辈拜师,当然,也需要前辈同意,拜师才能成立,若没有心仪人选,可暂时只学习基础课程,之后再议拜师之事。待你们学完初级术语之后,还有高级术语、法器使用等书要学,此外,门内弟子每日必须锻炼体能、学习衍门武术。至于其他的门规及注意事项,在之后,各位上课的老师会一一告诉你们。”

孟安玉严肃了语气又说:“而今日最重要的事是,凡门内弟子,未经允许,不可进入后山,这也是今日为什么叫你们来这里的原因。”

朔来见敬爱的掌门讲完了,问道:“各位新弟子可听清楚了?”

小萝卜头们纷纷点头,还有些在好奇的观察着。只有乜蝶川一人呆呆站在原地。

掌门?掌门?神仙姐姐是掌门?天呐!我还叫她师姐……丢死人了!

乜蝶川怔怔地站着,直到旁边的女孩碰了碰她的手臂才回过神来,抬头看见朔来的眼神正望着自己,连忙点了点头,朔来才把刀人的眼神从她身上移开。

训话结束,孟安玉和朔来离开,新弟子们被领到各自的房间,明日开始授课。

走着走着,孟安玉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刚想开口问朔来,但是朔来好像她肚子里的蛔虫似的,还没问出口就回答说:“这次的弟子都用缘石测过,资质都不错,其中印轩和乜蝶川两人的资质最好,丝毫不逊于当年的大师兄。”

“印轩?印家那老家伙也舍得让他孙子来我这受苦。”孟安玉饶有兴趣地自言自语道。

一会儿又说:“那,既然资质都不错,下个月的门内挑战赛让新弟子也都参加吧。”

衍门一直以来也有新弟子刚来就参加挑战赛的,所以朔来也不多问,恭敬地回答:“是。”

四、

第二日一大早,孟安玉便被苏纺吵醒了。

模模糊糊中,孟安玉就听到了一阵吵闹声,仔细一听,苏纺咋咋呼呼的声音响起:“掌门!不好了!大师兄受伤了!”

这个消息倒是让孟安玉心头一震,什么?朔去受伤了?以他的能力,什么能伤到他呢?不敢耽搁,孟安玉迅速收拾好自己,就随苏纺去了朔去的房间。

刚到门口,就见一堆弟子在门外探头探脑地,应是来探望朔去的。弟子们见到孟安玉,纷纷让出一条路,行礼问安。孟安玉点头示意后,迅速走进房间里,就见尤长老正在为朔去诊脉。

尤若飞看到孟安玉进来,起身想行礼却被孟安玉一把按下。

“不必行礼,小飞飞,朔去怎么样了?”孟安玉有些紧张的说道,她看着朔去的脸色苍白,也不像小伤的样子。

尤若飞继续坐下诊脉,但还是不好意思地提议道:“掌门,我都三十五岁的人了,还是要点形象的,别叫人家小名了。”

孟安玉不以为然,说:“想当年。”尤若飞瞬间流了一把虚汗,又来了……

继续说道:“上一届弟子已招满,按例二十年不再招徒,但我为了收你破了例,还与众长老大吵一架。如今,竟然一个名字也叫不得了?真是,太伤姐姐的心了……”语气中还带有一丝悲凉和难以置信。

孟安玉知道,这一招对尤若飞百试不爽,一旁看戏的弟子们也对这种情况早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尤若飞也早已习惯,不再跟孟安玉辩驳,仔细给朔去看起病来。

不一会儿,胸有成竹地开口道:“妖祟入体,还好朔去功力深厚,将妖祟从体内逼出,要不然恐有性命之忧。如今,只需静养月余,再加以药物调理即可。”

听到这话,孟安玉以及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孟安玉这才往旁边的凳子上坐了下去,道:“还好还好,还以为好好的大宝贝快不行了呢!”众人听了都不禁笑了起来,刚刚赶到房间的朔来也没忍住自己的笑意。

苏纺撅了撅嘴,撒娇地问道:“难道只有大师兄是掌门的宝贝,我们就不是了吗?”

孟安玉立刻哄道:“小纺当然也是啦!”苏纺心满意足。

转头看到朔来,眼睛一转,又道:“朔来也是我的宝贝!”朔来立刻红了脸。

一旁尽量降低自己存在感的尤若飞也突感不妙。“小飞飞也是宝贝!”

救命啊!我为什么在这里!为什么!尤若飞在心里咆哮着,尴尬地想立刻消失。

本来房间里伤心的气氛也一扫而空,只剩下一片欢声笑语,以及旁边一动不动的朔去。

下午四点左右,孟安玉来到新弟子班,打算看一下他们的适应情况,但没想到第一天就出现了严重的打架事件,孟安玉赶到时,上课的老师正在将他们分开,孟安玉立即使了一个定身符将两人定住。

走近一看,是乜蝶川和另一个男孩。老师见到孟安玉就像看见了救星一样,立刻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扑到她面前:“掌门啊!您可算来了,我刘芝文教这么多年的术语课,就没见过这么顽固的学生!”

孟安玉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小刘,冷静,都是浮云,生气会变老的。”刘芝文立刻收敛了不少。接着,孟安玉看向这群小萝卜头,正色道:“都回教室去。”他们随即散去进入了教室。

乜蝶川见到孟安玉,先是惊喜,再是心虚:“师……掌门……”

之后孟安玉了解了事情的全过程,原来这男孩就是印轩,他们两个被安排做了同桌,在上课的时候因为一个咒语,各有各的想法,最后语言已经不能解决了,就大打出手。现在他们两个,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也脏兮兮的,看着还颇想嘲笑一下。

最后,孟安玉一边憋笑一边处罚他们:“你们两个第一天上课就犯了这样的错误,必须严惩。每人抄三十遍术语大全,还有,互相给对方道歉,以后还是好朋友,好吗?”孟安玉对自己的育儿经验还是十分信任的,毕竟这么多年带了那么多孩子……

僵持了一会儿,印轩语气傲娇地先出了声:“对不起!”见对方先服了软,乜蝶川也不好再犟着,也学着印轩的语气说:“对!不!起!”

但是看他们两个还是一脸不服气的样子,孟安玉也不太放心让他们两个独处。

这时,又响起了苏纺的声音:“掌门!大师兄醒了,想见您呢!”

孟安玉扶额,怎么又来事了。这种情况,孟安玉只好带着乜蝶川和印轩两个小朋友,以及苏纺一起浩浩荡荡的去了朔去那儿。一路上,苏纺拉着孟安玉的胳膊又开始分享她美好的一天,而两个小朋友就低头跟在后面。

到了朔去那儿,孟安玉一走进去,就听见朔去悲凉的声音:“掌门!我可见到您了,我差点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您了!”喊着,还带起了哭腔。别人听着,只会觉得他学了十成孟安玉夸张的语气动作。孟安玉再次扶额,果然是我带的孩子……

待孟安玉走近,朔去顺势抱住了她的胳膊,又想表演一番。

孟安玉立刻及时制止:“打住打住,好啦,掌门我知道你对我的敬爱之情了,差不多得了啊,乖。”朔去这才停下。

而一旁第一次看见这种场景的乜蝶川和印轩却呆了眼。

见朔去安然醒来,孟安玉急忙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在松城为宋家布阵除秽时,那只被我击杀的狼妖的残魂化为妖祟,趁我不备时攻击我,我一时不查中了招,一路忍着痛回来,却还是没能坚持住,晕倒在观门。”

孟安玉听完,心里有了底:“好在这只狼妖的妖祟不强,接下来一个月内好好养伤,别再出去捉妖了,就交给几个有能力的师弟师妹们去解决吧。”

然后,孟安玉先是让两个小朋友回去思过,又安慰了一会儿演的很假的朔去。

和朔去朔来苏纺一起吃过晚饭后,孟安玉开始交代后面几天的事:“今晚我便要到后山去,三到五天,你们看好门户,有事不能拿定主意的就先去和几位长老商量,实在不行再用传音符联系我。”三人知道,每年的这两天掌门就会到后山去,所以没有过问,纷纷应下。

处理完所有的门内事宜,孟安玉这才闲下来收拾去后山要用的东西,一切收拾妥当后,天也刚好黑下来。

“看来又得摸黑进山了。”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