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惊!废物老公竟是隐藏首富(喻希音,司希尘)整本免费

《小说叫惊!废物老公竟是隐藏首富(喻希音,司希尘)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6-03 22:10 作者:佚名 标签: 司兆霆 宁希 霸道总裁

男主是宴川女主是姜沫的小说《惊!废物老公竟是隐藏首富姜沫》又名《闪婚娇妻:废物老公竟是隐藏首富》一个是不受宠真千金,一个是万人唾骂的假纨绔当有一天,真千金被逼嫁给了假纨绔“老婆,我给你买钻戒!”“老婆,我给你买包包!”“老婆,我给你买房买车!”“咱家哪里有钱啊…

小说叫惊!废物老公竟是隐藏首富(喻希音,司希尘)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惊!废物老公竟是隐藏首富(喻希音,司希尘)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4章


第4章:强势回归,打脸虐渣人群中,胡蝶悄悄打开隐形摄像机,对准台上,独独避开了宁希的身影。
底下人议论纷纷,宁希听着只觉得讽刺。
当年她跟司封昊结婚,是司老爷子顾念章家祖辈的旧情才一手促成此事,因为她的烧伤,甚至连一场婚礼都没有。
司家的车直接把她从乡下拉到民政局扯了证,从此以后她就被司封昊关在了郊外别墅里,断绝了外界的一切联系。
她因为从小面丑,也不爱出门,还天真地以为司封昊偶尔回家的陪伴是真爱,殊不知那只是他为利益而来的虚情假意。
而外界甚至不知道宁国富还有她这么一个女儿!
不不不可能……宁希,她已经死了!”
宁国富嘴唇颤抖,下意识地退了一步,一家三口看着宁希的眼神都跟看鬼一样恐怖。
三人相视一眼,心里飞快地转动着各种念头。
当初医院那边分明已经处理干净了。
宁希和孩子都已经送去火化了,一切都做得悄无声息,不会对宁家和司封昊的名声有一丁点儿损害。
这女人若真是宁希,她一定是回来报仇的!
宁希不动声色地扫了三人一眼,轻而易举就猜到了他们的心思,他们估计是以为自己早就死了,死在了五年前的产室里。
嗤笑一声:杀人犯法。
那医生只想赚钱而已。”
三人脸色一变。
宁希讽刺地盯着宁国富的眼睛:爸,您但凡有一丁点儿关心亲女儿的死活,也不至于连去医院看一眼我的尸体都不愿意。”
小希……原来你没死啊。”
宁国富生怕她把往事捅出去,反应过来就想悲痛地抱住宁希,老泪纵横。
你还活着,爸爸真是太开心了。
这些年我一直愧疚不已,当初没能早些把你接回来,原本是不想你受到外界流言蜚语的影响,没想到却差点儿错过你这一辈子……”这小贱人回来定然是为报仇,必须先稳住宁希的情绪,不能让她在宴会上胡说八道。
宁希看出他眼底的恶意,手心里几枚银针不动声色地露出尖尖角。
宁国富刚刚激动地抱上来,就觉得浑身被电击似的,又痛又麻,下意识狠狠将人推开。
爸,你就这么讨厌我和母亲吗?
那你当初为什么要娶她?
难道就冲着她的家世去的?”
宁希顺势跌倒在地,声声控诉。
你同我母亲结婚时,宁娇娇便已经一岁了;婚后你死性不改,屡屡出轨孙华芸;当年一场大火,我母亲为护我而死,她丧期未过,你便将这对母女迎进宁家;我年幼被烧伤,宁家不缺那点儿整容修复的钱,你却狠心将我送到乡下,从此不问不闻……”住口!”
宁国富疼痛过后,依然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把人推出去的。
他看着底下人或讽刺或议论或同情的面貌,心底渐渐沉了下去。
绝对不能让宁希继续说下去,再捅出五年前的事情!
牵扯出司家,那就难以收场了,或许连宁娇娇和司封昊的婚事都保不住。
小希,爸爸刚才不是故意的。”
宁国富连忙去扶她,你那时候太小,真的误会爸爸了……”宁希眼神一冷,正要反驳。
孙华芸忽然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小希啊,这一切不怪你爸爸,都是我的错!
我和你爸爸是初恋,分开的时候他不知道我怀孕了。
后来他和你母亲在一起,我太爱他了,才悄悄生下孩子,但是我绝对没有破坏你父母的感情。”
她抹了把眼泪,拉着宁希的手往自己的脸上抽,你要恨就恨我,打我吧!”
只要她认错够快,姿态够低,过去的错都不是错。
大众都是同情弱者的。
当初她和宁国富婚后来往很小心,连章慧都没发现任何端倪,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就不信宁希这个贱女人能找到证据。
她更不信宁希真的敢当众殴打长辈!
果不其然,底下有些道德修士见状,不禁唏嘘。
原来是初恋啊,她也挺可怜的。”
一个人带着孩子,能跟宁国富修成正果也不容易!”
她真的很爱宁国富啊,跟晚辈下跪打脸……这么能豁得出去!”
有人劝说宁希弄清楚真相再说,不要冤枉了一个无辜的女人。
突然!
啪的一声!
宁希才不惯着孙华芸呢,反手就狠狠的抽了孙华芸一巴掌,你算哪门子的长辈?
一个见不得光的小三而已。”
如果没有她,自己母亲也不会死!
现在跟她在这里装什么?
你!”
孙华芸震惊地瞪大眼睛,脸颊瞬间肿了起来,这次是真的哭了。
气得!
笃定我找不到出轨的证据吗?
我母亲孕后期,你去医院打过胎。”
宁希从包里抽出一张流产证明,狠狠往孙华芸脸上一拍,你说婚后没有打扰宁国富?
那这个孩子就是你拿着他包养你的钱,去包养野男人才怀上的?”
孙华芸的脸色瞬间惨白,承认也不是,不承认也不是,进退维谷,脑子里瞬间嗡嗡地响了起来。
似乎底下人都在嘲笑她,将她钉上小三的耻辱柱!
小三是永远也洗不白的,午夜梦回,你对我母亲下跪道歉过吗?”
宁希的眼神仿佛会透视人心似的,看她一眼,便教孙华芸心底的罪恶全部都曝光在阳光底下,让她乱了分寸。
不,我不是小三……是章慧这个贱人,抢了我的男人……”孙华芸忽然疯了似地朝着宁希冲过去,途中却被宁国富一把拽住,脸色难看道:娇娇,你母亲今天太累了,带她上楼休息。”
宁娇娇也被这一幕幕吓蒙了,狠狠看了一眼宁希,才安抚地拽着神神叨叨的孙华芸快速离开了。
底下的来宾吃瓜吃得不亦乐乎。
从商者最重视名声,越是身在高位,越是经不起身败名裂的打击,宁国富的脸色此刻难看到极致,但还剩下理智在挣扎。
小希,你跟爸爸来,我会跟你解释的。”
宁国富强势地拉着宁希往外走,一边示意管家留下镇场子,绝不能让坏消息传出去。
至于宾客们私底下怎么想,他已经顾不得了。
书房。
宁希,你到底想干什么?”
宁国富狠狠将门摔上,瞬间变脸,毁了宁家对你有什么好处?
安宁集团是我和你母亲的心血,今晚的宴会不仅为庆生,重点是为新项目集资,你这么一闹,全都毁了!”
他之所以选在今晚拿出海洋之心,并非他当真多爱孙华芸,只是想向众人展示宁家的财富底蕴而已。
宁希这么一闹,集资多半是没希望了。
她身上绑着太多秘密,得想个法子除掉才行!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