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刺客小说网!

首页资讯›小说叫禁欲傅少掌心的小朋友又在虐鬼了(傅云深谢景行)整本免费

《小说叫禁欲傅少掌心的小朋友又在虐鬼了(傅云深谢景行)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22-06-04 22:10 作者:佚名 标签: 傅景唯 现代言情 谢箐

【玄学大佬+疯批病娇+甜宠+团宠+灵异】 又奶又凶的玄门天才谢箐,一人坐镇,万鬼胆寒却得了一种叫“间冻症”的怪病,需要XX冥王方能化解 因此,她的玄门职业目标就是:赚够功德,睡冥王 然而,睡错了人,竟把傅氏财阀的霸总傅景唯给那个了 ...... 传闻中杀伐果断…

小说叫禁欲傅少掌心的小朋友又在虐鬼了(傅云深谢景行)整本免费

推荐指数:10分

《小说叫禁欲傅少掌心的小朋友又在虐鬼了(傅云深谢景行)整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01章 玄学天才的奇葩职业目标

精彩节选

华灯初上,深市。

海岸线附近云溪山上,阴风阵阵,半山别墅区在云雾里若隐若现,恍若无数巨大的鬼影。

“姑奶奶,求你别追了,本鬼真的不帅。”

一个黑色阿飘连声求饶,慌不择路地往别墅区内林子里逃窜。

MD,听说这个又奶又凶,又还超级漂亮的女天师最喜欢调戏男鬼啥的。

一个娇小的人影紧随其后冲进林子,双肩包上可爱的毛绒玩偶一搭一搭的,包上三个带着荧光的LOGO在昏暗林子里显眼又诡异–【睡冥王】。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九字真言,启!”

娇软甜糯的声音响起,女孩脚底罡步迅速结印,漂亮的手指在虚空掐了个手诀,一道淡淡金光骤然升起,向着前面的那团黑雾砸了过去。

那男鬼被打得一下惨呼倒地,哀嚎连连,跪地求饶。

“大师大师,我真的没干坏事,我就只是个坚定反清复明,伟大理想三百年不动摇的有志青年啊。”男鬼身穿长袍,一头长辫子搭在肩上,哭得鼻涕冒泡,“还有,我更不知道你想找的那个秘密啊。”

“嘻嘻,不着急,咱们慢慢聊。”谢箐笑得眉眼弯弯,甜蜜蜜地,随手扔出一个困鬼袋,将他收了进去,打算先收着,回去后再审问。

刚才那九字真言她也就只是吓吓他,故意打偏很多的,否则这东西直接就魂飞魄散了。

谢箐将困鬼袋往包里一扔,准备收工。

异变却突生。

林子里的温度一下如坠冰窖,阴风乍起。这一次,风声轰轰作响如雷贯耳。

谢箐脚步一顿,猛地抬头,见刚才还月明星稀的天空,无数黑色雾团遮天蔽月一般,带着一种排山倒海的气势,向着云溪山压了过来。风声里,夹杂着各种凄厉至极的声音。

她脸色一变,心跳直接漏了半拍,脸上两个可爱的小酒窝都跟着颤了一颤。

仙人板板。

百鬼夜行!

怎么可能,这个时间,这个地点,怎么会出现百鬼夜行?

纵然她是祖师爷说的百年难见的玄门天才,可她目前的实力也无法抗衡这传说中的百鬼夜行啊。这数量,可得地府派阴兵来才搞得定的。

谢箐精致漂亮的小脸一黑,爬起来就跑,奶奶的,逃命可不丢人的。

身后那阴冷的感觉怎么也甩不掉,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那些阴气像疯了一样,往她冲过去。

她跑,他们追,她插翅想飞,心里无数MMP.

“丁丑延我寿,丁亥拘我魂。丁酉制我魄,丁未却我灾。丁巳度我危,丁卯度我厄。甲子护我身,甲戌保我形。甲申固我命,甲午守我魂。甲晨镇我灵,甲寅育我真。”

谢箐边跑边念六丁六甲护身咒。

随着咒语念出,她的身后,渐渐出现十二道巨大的金黄色身影,每个身影手中都拿着什么法器,对着那些阴气砍去。

“多谢各位帅小哥哥。”

趁六丁六甲阻挡百鬼,她继续逃命。

只不过,两分钟后,六丁六甲的影子渐渐埋没在百鬼之中。谢箐脑门开始冒汗,她知道,六丁六甲已经消失了。因为每次召唤,都有时间限制。

此刻,她已跑到某栋别墅大门前,慌不择路下,冲进院子里,刚好这院子不知道为啥没关大门。

院子里光线昏暗,她也就没注意到,院里有一私家游泳池,池子里还隐隐约约有个男人在游泳。

看到有人冲进来,男人漂亮的眸子微微露出诧异的目光,随后凉凉地看着她,并未出声。

她身后的鬼影,仍然不离不弃,不过男人倒是看不见这些的。

“我说鬼哥哥们,我虽然长得漂亮,倒也不用这样追我啊。”谢箐叹了口气,对着百鬼扯了个鬼脸。

从来只有她追着鬼跑,何时被鬼追得如此狼狈过。

男人好看的剑眉微微蹙起,看着她的眼神有些一言难尽,隐隐有种看神经病的意味。

鬼哥哥?

这小朋友人挺漂亮的,怎么脑子好像有啥大病似的?

谢箐扶住膝盖,累得气喘吁吁的,手却不敢停,虚空画起了五雷掌。

嘴里念着:“东起泰山雷,南起横山雷,西起华山雷,北起衡山雷,中起嵩山雷,五雷速发。嗡,啼啼。五雷速发,启。”

咒语落下,天空落下五道雷电,炸在百鬼堆里,也炸得周围花木冒火。

看着天空猝不及防的雷电和被炸焦了的花木,男人惊得眼眸都大了一圈,

谢箐手掌再次抬起。

下一秒,脸色巨变。

那抬起的手,像被施了定根法,再也无法画手诀。

“不行啊,我还没睡到冥王啊。”谢箐欲哭无泪,死了死了。

男人惊色未去,诧色再起,漆黑的眉峰微微一抖。

睡?

看着娇娇软软未成年的样子,说话居然这么凶残?现在的小朋友都这样奔放了?

等等,睡冥王?

果真是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男人嗤了一声,失了兴趣,有些无聊地靠在池边闲闲地看着她。

谢箐可不知道这院里还有人,此刻的她,心里一直在骂娘。

完球了,看来一代天才今天要挂在这里了。

早不来迟不来,她这变异间冻症在关键时刻发作了。

其实这病不叫间冻症,只是她自己这样取的。这怪毛病,娘胎里带来的,看遍名医,也无法医治。

医学界大佬们曾经还讨论过她这毛病。嗯,和渐冻症有些类似,但是又不同。就是身体的某个部位会时不时发病,局部瘫痪一样。有个专家说,这病估计会随着时间逐渐加重,最后可能和渐冻症一样,整个人无法动弹。

更糟糕的是,发病的位置,发作时间,压根没规律。

她沮丧过,直到后来遇到了教她玄门之术的师傅。师傅告诉她,这病是她的因果,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唯有睡到冥王。至于师傅如何知道的,她没说,只说天机不可泄露。

所以,她这些年,一直在积累功德。因为师傅说,功德够了,就有机会见到冥王殿下。

所以,她的人生目标和职业规划就是:积功德,睡冥王。

谢箐有些发愁地看着失去知觉的双手。如今,法器用不了,符咒扔不了,任何技能都暂时作废了。

冥王未睡身先死啊。

“哎,死吧,死了应该也能想办法睡到冥王。”谢箐白眼一翻,开始摆烂。

结果因为脚下打滑,身体失去平衡,一下往后跌倒,噗通一声,砸进了后面的游泳池里。

砸进了某人怀里。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